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下海,不能讓他們靠近船隊!」凌傲天一聲令下,數百名強者從船上一躍而出,朝著東海蛟沖了過去。

大戰,瞬間展開。

幾百名強者迎上了東海蛟,在海面上瘋狂地廝殺起來。

鳳落閣的強者,實力自是不容小覷,東海蛟雖然是極東海域的霸主,但是面對三百名聖級強者的攻擊,卻還是吃了大虧,僅僅一個照面,便有數頭東海蛟被鳳落閣強者斬殺,海面上,瞬間泛起了一片血花。

濃濃的血腥味,徹底刺激了其大的三大海族,它們同樣也瘋狂地大吼著,朝著凌傲天他們沖了過來。

不用凌傲天下達命令,剩下的鳳落閣強者在第一時間沖了出去,朝三個方向迎上了三大海族。

鳳落閣強者很清楚,海上作戰,是他們的弱勢,船是他們修身養息的唯一倚仗,一旦讓四大海族毀掉了他們的大船,那麼,在這茫茫的大海之中,他們可就真的沒有任何依靠了。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在海上展開了,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與數倍於他們的四大海族瘋狂地廝殺,海面上漂起了一股股血血浪,

四大海族雖是海上霸主,但實力上畢竟畢不上鳳落閣的精銳,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激戰後,海面上已經漂浮了近千具四大海獸的屍休,而這些屍體,則成為了鳳落閣強者最為有利的跳板,踏著那一具具海獸的屍體,鳳落閣強者再次朝四大海獸發起了瘋狂的進攻。

隨著時間的流逝,四大海獸的數量越來越少。

「回船上!」就在鳳落閣強者打算趁勝追擊的時候,一直在關注著戰場的凌傲天突然下達了一個讓眾人極其困惑的命令。

現在不是應該全力出擊,全殲這些傢伙嗎?帶著這樣的疑惑,千多名鳳落強者退回了船上。

沒有給那些強者解釋什麼,凌傲天真接說道:「立即調息,恢復損耗的真氣。」

回到船上的眾強者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在;,;甲板上恢復起來,經過一段時間的激戰,他們的真氣消耗了將近一半。

看到鳳落閣強者回到了甲板上,那些殘存的四大海族紛紛怒吼著,再次朝著船隊逼了過來。

「鬼王前輩,該我們出手了!」凌傲天朝著一直沒有出手的鬼王等人說了一聲,直接從甲板上一躍而起,朝著東海蛟沖了過去。

激戰,再次展開,這一次,鳳落閣一方雖然只出動了二十餘人,但是,這些強者除了凌傲天外,實力都達到了聖級中期的程度,應對起那些早已被打殘的四大海族,根本沒有太大的難度,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死在他們手下的四大海族的數量已經超過了一千了。

如此瘋狂的殺戮,即便是那些獸性為主的海獸,心裡也有了一絲懼意,於是,殘存的四大海族終於放棄了繼續攻擊的打算,開始慢慢地向後退去。

見四大海族退去,凌傲天他們也不追擊,直接回到了船上,開始恢復起損耗的真氣。

「爹!天哥哥他們為什麼不追啊,若是他們追擊的話,那些傢伙恐怕誰都逃不掉。」綠朧有些不解地問暗黑龍主。

「傻丫頭,四大海族能成為極東海域的震主,你以為,他們的數量就只有那麼點嗎?」暗黑龍主拍了拍綠朧的腦袋。

「四大海族的數量很多嗎?」綠朧問道。

「當然,四大海族遍布極東海域,一個族群的數量便有上萬,現在我們遇到的,只不過是零頭而已,凌傲天他之所以不追擊那些潰逃的海族,並不是他不願意,而是不能,面對著如些龐大的四大海族,我們必須時刻保持巔峰狀態,才能不給那些傢伙可趁之機,如果我們不顧一切地追擊的話,恐怕最後我們也會成為這些傢伙的階下囚,到時候。可就沒人能救得了我們了。」暗黑龍主微笑著跟綠朧解釋。

暗黑龍主分析得沒錯,當凌傲天他們完全恢復了實力,再次前行不久,便再一次遇上了來襲的四大海族。

又是一番激戰後,鳳落閣眾人終於再次擊潰了來犯的四大海族,再次踏上了前進的道路。

時間,不斷流逝,凌傲天他們經歷的激戰,已經不下十場,而死在他們手下的四大海族的數量,也已經達到了上萬,而他們一方,除了幾名強者在與四大海族的激戰中受了點傷之外,幾乎都是完好無損的。

可是,對於這樣可喜的戰績,凌傲天的心中卻隱隱感覺到了不安,從這四大海族頻頻送死之中,他隱隱感覺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傲天,你也感覺到不對勁了嗎?」看到凌傲天眉頭深鎖,暗黑龍主問道。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沒錯,四大海族的舉動實在是太奇怪了,以它們的數量上來講,若是每一次多派出一部分力量來進攻我們的話,我們恐怕會應付得很吃力,可是,它們卻偏偏這樣一批一批的來,這不就是送死嗎?」

「四大海族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暗黑龍主也皺起了眉頭,聽到凌傲天的分析,他的心裡也生出了一絲疑惑,他可不相信是四大海族因為無法召集出足夠數量的隊伍,畢竟,從他們走不了多遠便能遇上四大海族的隊伍來看,在短時間內召集大量的隊伍,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不好!」鬼王驚呼了一聲。

凌傲天與暗黑龍主的目光同時落到了鬼王的身上。

「我想,四大海族這樣送死,恐怕不是它們的本意。」鬼王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恐怕是有人控制了四大海族,命令四大海族這麼做的。」

「那,他的目的是什麼呢?」若能控制四大海族,那絕對是掌握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那幕後之人為何要放棄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鬼王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若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幕後之人恐怕是打算凝聚四大海族的血氣來煉製一種至邪之物。」

凝聚四大海族的血氣煉製至邪之物?暗黑龍主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眼神中閃過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四煞血晶!」許久后,暗黑龍主驚呼出來,從他的聲音當中,中顯能夠感覺到一種恐慌。

四煞血晶是什麼?凌傲天有些不解地看向鬼王,希望能從他的口中得到解釋。然而,鬼王卻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前輩,四煞血晶是什麼?」凌傲天問出了自己的疑惑,而在他一旁的鬼王也瞪大了眼睛看著暗黑龍主,顯然也對四煞血晶極為好奇。

暗黑龍主看著一臉好奇的兩人,臉上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說道:「鬼王有一點說得沒錯,四煞血晶,確實是至邪之物。」

「前輩,你就別賣關子了!」凌傲天有些無奈地看著暗黑龍主,「快說說四煞血晶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見凌傲天如此,暗黑龍主也不再賣關子,直接講了起來:「天地間,有著無數種至陰至邪之物,而這些至陰至邪之物,自然是候煉邪功的至寶,可是,天地間的靈物的成長速度,自然比不得修鍊者的需求,因此,這些至陰至邪的靈物,自然也就供不應救,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有幸擁有,然而寶物有盡,人心無窮,對於這些至寶的慾望,卻激發了人的創造性,數萬年前,大陸上曾出了一個邪派天才,這個邪派天才的修鍊天賦可謂極佳,修鍊短短數十載,便已成為了大陸上極其強大的存在,然而,這名邪派強者卻有一個最大的遺憾,便是沒能擁有一件至陰至邪的至寶,而人,對於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往往是極為渴求的,而這名強者也是如此,當他踏遍萬水千山卻沒能獲得一件至陰至邪的寶物,卻更加激起了他對這至陰至邪的寶物的渴求,於是,在這種不甘之下,他的心性大變,開始在大陸上瘋狂的殺戮,而有一次,他在為神智出現了問題,竟然瘋狂地屠掉了一個城的百姓。」

凌傲天瞪大了眼睛,一個城的百姓,這得多少人啊?這個邪派天才在他那個年代恐怕也算得上一個惡魔般的存在了。

暗黑龍主接著講述起來:「因為莫名被屠,城內的數萬百姓自然怨念極深,而這些怨念,竟在在機緣巧合之下融合成了一顆至陰至邪的血晶,擁有著強大的力量,而這顆血晶,自然落入了那名邪派天才的手中,突然得到了久求而不可得的至陰至邪的至寶,那名邪派天才自是喜出望外,當即拿起那顆血晶研究起來,當他意識到那顆血晶是因為自己的殺戮而形成的之後,他開始了更加瘋狂的舉動,開始不斷地屠戮一個又一個城市,只為再次凝成血晶,然而,屠掉了十來個城市之後,那名邪派天才卻再也沒有得到過血晶,意識到血晶的凝成並不是那麼容易之後,那名邪派天才放棄了繼續屠殺,開始研究起那顆血晶,大約花了百年時光,那名邪派天才再次出現,再次開始瘋狂殺戮,最終,在屠戮了無數人之後,他再一次凝成了一顆血晶,由於這血晶之內蘊含了無盡的怨念與殺氣,他把這顆血晶稱作四煞血晶。」

「為了凝成四煞血晶,那名邪派天才可以說是殺戮無數,他的這種瘋狂的舉動,自然也引起了無數正派人士的注意,於是,一場正邪之戰展開了,在那一場大戰中,那名邪派天才憑藉著凝成了四煞血晶,擊殺了數十名與他實力不相上下的強者,而他自己,也因為力竭而死於了對手的臨死一擊之下。」

「那名強者死後,他所煉成的四煞血晶,也因為其強大的力量,被眾多的強者哄搶,最終,在釀下了無盡的殺戮之後,那塊血晶被一名正派強者所得,因為惱怒四煞血晶所帶來的殺戮,那名強者最終集合了數十名強者之力,將那枚血晶毀去,至此之後,四煞血晶便消失在人們的眼中了,久而久之,四煞血晶便被人們淡忘了。」

戰國之平手物語 「前輩,你確定那幕後之人是打算煉製四煞血晶嗎?」凌傲天有些疑惑,從四煞血晶現世以來所引起的腥風血雨來看,若是有人真掌握了四煞血晶的煉製之法,那為何這世上至那之後便沒有四煞血晶的消息呢?

「我也希望對方不是在煉製四煞神晶,可是,從如今四大海族的死亡來看,那幕後之人恐怕是真的在煉製四煞血晶。」暗黑龍主有些無奈地說道。

凌傲天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從四煞神晶的邪惡來看,若是煉製成功,大陸上恐怕會血流成河。

「前輩,你可有什麼辦法能阻止對方煉製四煞血晶?」凌傲天問道。

暗黑龍主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說道:「若是要阻止對方煉成四煞血晶,那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減少殺戮,可是,如今我們要救出被囚的暗黑龍族,又不得不衝破四大海族的重重封鎖,在這個過程中,想要減少殺戮,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凌傲天皺起了眉頭。

鬼王想了一陣,說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凌傲天與暗黑龍主心中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鬼王。

「前輩,你真有辦法?」凌傲天激動地問道。

「我也不敢說我的辦法絕對有效,但若我的猜想沒錯的話,若是用我的方法來做的話,應該是可以阻止對方凝成四煞神晶的,」鬼王說道。

「鬼王,說說你的想法。」暗黑龍主激動不已。

「從你所說的四煞血晶的凝成的過程來看,煉製四煞血晶無外乎是要吸納足夠多的至邪之力,如血氣,怨念等,而我們殺掉四大海族的那些強者,他們的血氣,怨念顯然是被那幕後之人用某種方法吸納過去煉製四煞神晶了,所以,我們只需要切斷血氣怨念的供給,對方的煉製就不可能成功了。」

「你說得輕鬆,要切斷這些東西的供給,就得減少殺戮。」暗黑龍主沒好氣地說道,顯然,在他看來,鬼王所說的完全都是費話。

與暗黑龍主不同,凌傲天聽到鬼王的話后,眼中閃過了一絲若有所思之色:「前輩的意思是。使用陣法阻斷那些血氣與怨念?」

鬼王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對方既然要靠血氣與怨念來煉製四煞血晶,那我們便用陣法將其完全阻隔,沒了血氣與怨念的供給,對方肯定就沒法煉成四煞血晶了。」

「對啊,鬼王,我差點忘了你是個陣法高手了,你這個方法也許有用也說不定,你快試試吧!」暗黑龍主激動地說道、

鬼王也沒推辭,當即開始行動起來,開始在船隊之中遊走,打下一道道符文。

半個小時后,鬼王已經在船隊之中刻下了上千道符文。

「噬靈陣!啟!」隨著最後一道符文刻出,鬼王一聲大喝,大手一揮,十幾條船上開始散發出一股微弱的光芒,慢慢地彙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幕。

「好了,接下來,我們只需要在光幕籠罩的範圍內戰鬥,四大海族的血氣和怨念便會被噬靈陣所吸納,傳遞到異空間中,不會再被對方所利用了。」鬼王自信地說道。

有了鬼王的大陣,凌傲天與暗黑龍主終於放心了不少,開始繼續指揮著船隊繼續向前駛去。

隨著船隊前進,四大海族的進攻如約而至,大戰,再一次展開。

四大海族的隊伍,再一次被鳳落閣眾強者擊潰,然而,這一次,那海水中的血紅之物竟然沒有像以往那般繼續漂浮,而是慢慢浮向空中,然後在靠近光幕的那一瞬間慢慢散去。

控制住了血氣與怨念,再加上確信四大海族不會全力進攻,凌傲天他們的前進速度加快了不少。

經過了數十場戰鬥,消滅了不下十萬四大海族的強者之後,凌傲天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島嶼。

「就是那裡!」墨魘激動地大喊起來。

「走!」凌傲天看了一眼那個島嶼,一聲令下。

十餘條大船加快了速度,朝著那個島嶼駛去。

也許是四大海族的力量已經消耗了不少,凌傲天他們的船隊竟然沒有遇到絲毫阻撓,便靠近了那個島嶼。

數十天的海上生活,即便是實力達到聖級的強者,也覺得不奈,此刻見船靠近島嶼,船上的千多名強者根本沒有等凌傲天命令,便從船上一躍而下,朝著島嶼奪去。

「啊!」腳踏實地的那種滿足感,讓眾強者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看著如同孩童一般在島嶼上跳躍歡呼的眾強者,凌傲天微微一笑,與鬼王一同從船上一躍而下。

很快,眾人便全部登上了島嶼。

「墨魘,他們被關在哪裡?」暗黑龍主問道。

「那裡!」墨魘抬手指了一個方向後,直接越過眾人,帶頭向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走!」凌傲天命令一出,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跟在他的身後,朝著跑在前面的墨魘追了上去。

在島嶼上奔行了數百公里后,眾人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洞之前。

「他們就被關在裡面!」墨魘喊了一聲,率先沖了進去。

擔心墨魘遇到危險,凌傲天腳下一動,跟在墨魘後面,衝進了山洞之中。

山洞之中,靜悄悄的,根本沒有墨魘先前所說的重重守衛,同樣的,那些被囚的暗黑龍族,也不見蹤影。 「這是怎麼回事?」墨魘愣在了當場,看著那空蕩蕩的山洞,他的心裡不禁有些發苦,當初,正是在這個山洞當中,數名暗黑龍族長老合力替他擋下了四大海族強者,才讓他有機會逃出去,可如今,這裡卻什麼都沒。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逃離激怒了四大海族,致使暗黑龍族遭了它們的毒手?想到這種可能,墨魘的心狠狠地揪了起來,若是暗黑龍族真的因為這事而遭了劫難的話,他可就是暗黑龍族的罪人了。

在墨魘自責不已的時候,凌傲天把目光落到了山洞的深處,眼神中透著無比凝重之色,剛剛踏入這個山洞,他便隱隱有種感覺,在這山洞之中,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邪惡氣息傳出。

「前輩,你也感覺到了嗎?」凌傲天小聲地問在他身旁同樣面色凝重的暗黑龍主。

暗黑龍主點了點頭,無比沉重地說道:「我們恐怕有大麻煩了。」

「快退出山洞!」凌傲天朝跟在他身後的鳳落閣強者大喊。

眾強者一頭霧水,不明白凌傲天為何會如此,不過,憑著他們對凌傲天的信任,那些強者沒有任何猶豫,便向後退去。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全部退出了山洞。

「前輩,你們也出去吧!」凌傲天接著對依舊站在他身旁的暗黑龍主等人說道。

「傲天,對方的四煞血晶已經快要煉成,你一個人應付,太危險了!」鬼王猜到了凌傲天的想法。

「快走!若你們留在這裡,只會助對方煉成四煞血晶,到時候,整個大陸恐怕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看著凌傲天的神情,原本還想再說什麼的鬼王收回了想說的話,嘆了一口氣說:「那好,你小心點!」

看著鬼王等人全部退出了山洞,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邁開步子,朝著山洞深處走去。

就在凌傲天緩緩朝山洞內走去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扇動翅膀的聲音響了起來,接著數道黑影朝他撞了過來,幾乎是下意識地,凌傲天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突然,他臉色大變,收回了殘劍,飛快地朝著山洞的另一側避去。

數只體形碩大的蝙蝠從凌傲天的身側飛過。

避開了那幾隻蝙蝠之後,凌傲天繼續朝山洞深處走去,直到走到了山洞的盡頭,才停了下來。

山洞內,依舊空空如也。

凌傲天的目光落到了他面前的那道石壁之上。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凌傲天的身上散發出來,接著,他身形一動,朝前衝出,手中的殘劍狠狠地轟擊在石壁之上。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那巨大的石壁上石屑四處飛散。

凌傲天眉頭一皺,再次揮動著手中的殘劍,朝石壁擊去。

接連數劍之後,那塊巨大的石壁終於徹底碎裂,接著,一個比凌傲天所在的地方更為寬闊的的山洞出現在他眼前。

凌傲天邁開大步向走進了那個巨大的山洞。

山洞內,數百個巨大的鐵籠子之中,關押著上千頭暗黑巨龍,每一頭巨龍的頭頂,都有著一道細細的紅線連著,在紅線的另一端,盤坐著一個凌傲天極為熟悉的身影——破滅之主。

在破滅之主的手中,正捧著一顆拳頭大小的血紅晶石。

破滅之主在利用暗黑龍族的精血祭煉四煞血晶!凌傲天瞬間便明白了破滅之主的意圖。

想把我說給你看 絕不能讓他成功!凌傲天沒有猶豫,直接將兩具分身放了出來,三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三個方向衝去。

透著寒氣的殘劍瞬間劃出,數道連接著破滅之主手中血紅晶石的紅線被斬斷。

凌傲天與分身斬斷紅線之後,根本就沒有半分停留,直接朝著鐵籠子沖了過去,手起劍出,將關押著暗黑龍族的籠子斬開。

數十頭暗黑神龍從籠子中沖了出來,震耳欲聾的龍嘯聲,幾乎將整個山洞都給掀塌了。

「諸位,一起出手,斬斷那些紅線!」凌傲天大喊。

其實,根本用不著他說,那些暗黑巨龍在衝出牢籠的第一時間,便已經朝著那些仍然連接著其他暗黑巨龍的紅線衝去。

數十頭暗黑巨龍出手,那些困著其他暗黑巨龍的紅線在極短的時間便被斬了個一乾二淨。

「各位,不要與他交手!」凌傲天制止住那些出了牢籠,正打算上前與破滅之主動手的暗黑巨龍大喊。

也許是因為過於著急,凌傲天的語氣顯得有些急切。

暗黑龍族是一個高傲的種族,凌傲天的語氣顯然讓他們的心裡有些不舒服,不過,礙於對方剛剛救了他們,他們也不好發作,只得瞪了凌傲天一眼,順著凌傲天打通的那處石壁,退到了外面的山洞。

「各位,暗黑龍主他們在外面,你們先去與他們會合,」凌傲天朝著暗黑龍族的眾人大喊了一聲,便再也不管他們,直接朝著破滅之主逼了過去。

「小子,屢次壞我好事,你該死!」就在凌傲天即將接近破滅之主的時候,盤坐在地上的破滅之主站了起來,一股濃濃的邪惡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竟然敢煉製四煞血晶這等邪物,你該死!」感覺到破滅之主手上的那顆血晶已經快要煉製成功,凌傲天的眼中含著濃濃的殺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