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不好!」就在這時,食人梟看著宮殿的方向,大叫了一聲。 君離也看了出來:「真是過分,死了也不讓人家安寧。」

他們幾個還在對付毒人的時候就有一個身穿黑色的衣服,手中拿著蛇形權杖的女人帶著幾個人突然出現,那個為首的女人的權杖的蛇口中對著南姝寧他們幾個射了一些銀針。

好在他們幾個功夫都還不錯所以躲了過去,權杖中射出的銀針射入了旁邊的植被上,葉子瞬間就變黑然後枯萎。

這樣厲害的毒還真是不容小視:「大家小心一些,銀針上有毒千萬不能被銀針射中。」

南姝寧看了看那些植被,心中的鬥志就像是被激發了一樣說了句:「老妖婆。」

以他們的功夫,已經知道了如何克制毒人,所以剛才的那幾個毒人輕易的就被消滅,那個人穿著黑色衣服的女人笑著回答。:「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們了呢你們居然還能躲得過我的毒人。」

君離又出來嘚瑟了:「那是,沒有幾下子我們怎麼敢上山呢。」

凌白看了看來人然後看了看她手中的權杖:「蛇銜權杖。你是…毒后白芷?」

雖然說君翊他們本是朝廷中人,但是江湖上的事情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毒后白芷的名號在江湖中的名聲那可是如雷貫耳,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已經銷聲匿跡很久了,有人說她已經死了,如今居然能在這見到,所以凌白的話一出口大家都有些驚訝的。

那個女人笑了笑。:「這個名號倒是都沒有聽到了呢,看來你還算有點見識,就這樣死了倒是可惜了,不如這樣你入我麾下為我效力,我就饒你一命。」

南姝寧忍不住笑,畢竟已經很久沒有聽到有人對著凌白說出這麼狂妄的話了。

凌白掂了掂自己手中的劍:「好啊,不過這個恐怕你得先問問我手中的劍同不同意了。」

白芷大笑:「我給了你生路既然你不肯走,那就可別怪我了,」然後大手一揮吩咐自己的手下:「給我拿下他們,留活口,我要用他們試毒,肯定會更好。」

不得不說,白芷的手下還是有兩下子的,反正起碼對付君悅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南姝寧看著君悅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就招呼凌白:「凌白你照顧一下君悅,我要去會會那個老妖婆。」

然後南姝寧的長鞭直指白芷。

白芷冷哼:「自不量力。」

姝寧倒是顯得很是輕鬆的樣子:「是不是自不量力,試過就知道了。」

白芷和南姝寧過了幾招之後根本就沒有佔到便宜,不過也是,畢竟雖然白芷擅長用毒,只是她根本就沒有想過南姝寧是藥王的關門弟子。

白芷對著南姝寧撒了一把毒粉,南姝寧沖著白芷呸呸了兩下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反應,南姝寧一般的毒藥對她來說根本沒什麼用。

白芷不解:「怎麼會?」

「你的那些伎倆對我是沒有用的,勸你還是在我面前收收手吧。」

白芷有一些慌亂:「你到底是誰?」

南姝寧笑的狡黠:「等我抓到你就告訴你。」

白芷的毒粉在南姝寧面前失去了效用而她的毒針又每每總能被南姝寧躲過,君翊看著南姝寧自己對付白芷終究還是不放心過來幫姝寧,白芷明顯不是南姝寧和君翊的對手。。

白芷又沖著南姝寧和君翊射了一波毒針之後就逃開了,南姝寧和君翊等毒粉散開之後,只能看到白芷逃跑的身影,對於南姝寧來說,她可對這個毒後有興趣多了,所以看到她逃跑之後南姝寧急得跺腳:「愣著幹什麼?追呀。」

南姝寧他們緊追著白芷到了一處山洞口的時候,白芷迅速進了山洞,南姝寧急得要衝進去卻被君翊拉住胳膊:「小心有詐。」

南姝寧回頭猶豫的看了看君翊還是甩開君翊的胳膊跑了進去,好不容易有這個能抓到毒后的機會她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詐不詐的。

君翊有些急:「南姝寧!!」但是還是隨後跟著南姝寧進去,凌白他們也跟著進去。

進洞以後裡面七七繞繞的他們幾個在裡面跑了幾圈才找到白芷的老窩但是卻沒有發現白芷的身影。

他們在山洞裡找了一會兒,發現了很多的瓶瓶罐罐裡面全都裝滿了各種毒藥和朝陽。:「看來這裡就是他的老窩了。」

夙夜找了找:「王爺沒有人。」

「這個老妖婆居然藏了這麼多毒藥,這得禍害多少人呀?」

南姝寧在這找了找有一張床還有男人的衣服而且那堆葯里有壓制七絕散的葯:「看樣子這裡應該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人?」

「我就說她既然試毒肯定是為了為誰解毒,我們只看到了她卻忽略了還有一個人,凌白你可曾聽過什麼消息?」

「聽聞毒后是有丈夫的,只是後來聽說她丈夫生了病具體什麼病卻沒有人知道。」

「這就對上了她肯定是為了給她丈夫解毒,她不可能從我們的眼皮底下逃走,所以肯定還有其他的出口,而且她帶著一個中了毒的人肯定走不遠。」南姝寧找了找果然發現了一個洞口就跑了出去。

君翊不放心她一個人出去,吩咐夙夜:「夙夜你陪君離留在這善後我去幫忙。」

「是,王爺小心點。」

本來在看藥瓶的凌白髮現南姝寧去找毒后的時候也趕了過去。君悅本來也想跟過去的結果被君離給攔住了:「你別去跟著添亂了啊」。

白芷帶著一個男人從山洞逃出來的時候自己面前已經站了一個人………

南姝寧從山洞後面的出口處跑出之後又沿著腳印走了一段路但是還是沒有找到那個白芷的影子。

君翊看著眼前的樣子:「怕是已經跑遠了。」

醉臥君懷:嫡女神醫 南姝寧氣的直跺腳。

凌白也追了上來雖然還沒有問,但是看到南姝寧的臉色他也能猜出來了:「好了姝寧,既然已經不見了蹤跡,這個山這麼大,她躲起來我們是很難找到的,我們就先回去吧,我看那個山洞裡邊兒的留下了不少東西,說不定對你有用。」 順著食人梟的叫喊聲,呂烈等人轉過頭一看,他們驚訝地看到,在黑色巨人推倒迷神宮的瞬間,無數赤紅色的迷霧像是發瘋般奔涌了出來,瞬間吞噬了黑色巨人,並且以排山倒海之勢席捲了半個迷神城,很快地向著呂烈他們等人推進過來。

「天殺的黑色巨人!在推倒宮殿的時候,也把其中積蓄的血怨霧一起放了出來——這將是整個迷神城歷史上最浩大的一次血霧滅城!」

看著遠方越發鮮艷濃郁的血怨霧,食人梟臉上的表情陰沉得像是要淌下水來一般。他看了一眼身邊的黎遠:「黎先生,我們的前方便是永遠都走不出去的扭曲空間,而後方則是能夠毀滅萬物的血怨霧,看來這一次,我們是真的只有在這裡坐以待斃了。」

「不必擔心。」黎遠淡淡道,「這些血怨霧不可能逾越扭曲空間。只要我們進入這片虛無之海,便能夠脫身。」

呂烈眼中流露過一絲驚懼之意:「不行!這一次我已經沒有綠蟻的千界之眼了!一旦進入那片虛無之海,我們只有像是古來今往無數冒險家一般,活生生被困死在那裡!」

一旦進入虛無之海,則必死無疑;但若是留在這迷神城,看著那吞天血霧蔓延過來的速度,他們大約也是十死無生。

黎遠走到了呂烈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相信我,我知道怎麼才能走出那片虛無之海。」

看著黎遠的瞳孔。呂烈猶豫了一下:「好吧。那就聽你的。」

已經沒有任何時間留給他們猶豫了。楊威、食人梟等人一一魚貫衝出了迷神城,在他們的身後,無數居住在那裡的黃泉居民發出了最凄厲的慘叫聲。

千百年了,它們被困在這裡,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輪迴。無數次的死亡,又無數次的在原地重生。

而這一次,也不會是終結。

黎遠、楊威、食人梟一一跳入了虛無之海。最終,整個迷神城,只剩下呂烈一個人。

他在迷神城的入口停下了腳步,最後回過頭看了這座龐大、詭異的城市一眼。

再見了,蘇文。

祝你……來世,能生於一個美好的來世。

呂烈轉過身,正欲隨著黎遠等人的步伐一起跳入那片虛無之海。忽地,他聽到了遠方傳來了一聲恐怖到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可怕慘叫。呂烈的瞳孔慢慢縮成了兩點,他感覺全身都變得僵硬冰冷。他想要向前邁開步子,可是那聲魔音已經奪走了他身上的最後一絲力氣。那近在咫尺的虛無之海,就在眼前,卻又無法達到。

呂烈慢慢轉過頭,他看到了令他終生難忘的可怕一幕。

那血霧環繞之中,黑色巨人竟然還沒有被徹底溶解,而是慢慢從血霧之中爬了出來。可是它渾身上下的一塊塊黑色鬼臉像是融化了一般,慢慢剝離了下來。黑色的皮膚漸漸消融,露出了血紅色的皮膚。

它變成了一個血巨人。

這還沒有完。

血巨人俯下身去,又沉淪在一片血霧之中,彷彿在血霧的深處和什麼東西拚命爭鬥一般。

眼前著遠處的血怨霧越來越近,呂烈的身體卻始終無法動彈,他只得就這麼獃獃地站在原地,繼續看著那恐怖的血巨人在血海中上下翻滾。

那血巨人又動了!伴隨著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咆哮,整個迷神城世界都開始顫抖起來。只見血巨人猛然從血霧中抬起來,一手提著什麼東西,一隻手捶打著胸口,對著天空長嘯。

那被血巨人抓在手中的,是一根長條形的、同樣血淋淋的條子。只是雙方的距離太遠了,再加上血巨人和它提著的東西一直在血海中翻滾,呂烈無論如何都看不清它拿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血巨人繼續仰天嘶吼,動作越發瘋癲,不住俯下身去,掏撓著什麼東西。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那令呂烈渾身無法動彈的催腦魔音又傳來了三四次,不過聲音越發低沉,像是垂死掙扎的野獸一般。

不知不覺,那席捲天地的血怨霧一眨眼已經來到了呂烈眼前。呂烈只覺得一股股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血腥氣和腐臭味灌入他的腦海,弄得他是雙目冒星、胃不住抽搐,幾乎堪堪要昏了過去。眼看那血怨霧越來越近,所處之處,寸草不生、百萬凋零。呂烈不知哪裡來的奮起神威,用力一躍,竟然硬生生掙斷了自己身上那無形的枷鎖,一步躍入了眼前的虛無之海。

他最後一眼抬頭望去,那血巨人渾身上下纏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紅色肉管,已經被血霧中的怪物拖到了深處,不見了蹤影。

……

待到呂烈再次醒來,他已經回到了自己初入這巨樹世界內部時,無盡的岩石長廊之中。

身邊三個人影等候著他。正是黎遠、食人梟、和楊威。

一想到當初進來的時候,還有五個人,沒有到現在又回到了這裡,雖然危機大致解除了,但是那個窈窕的身影卻是再也看不見了。呂烈心中一陣傷神,他只是保持著清醒時平躺在大地上的樣子,獃獃地看著天花板。只盼著,這輩子就在這般發獃中的時光流走。

看著呂烈那失神的模樣,楊威又是相勸,張開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猶豫了半天,才勉強開口道:「好了,人死不能復生。超級兄,你就節哀吧……非常美那個小姑娘不錯的,若是有來世,她一定會去一個好人家。」

呂烈沉默了半響。他強打起精神:「抱歉了。我浪費大家這麼多時間……黎遠,你前面說,你有辦法走出這片虛無之海……這地方總是讓我瘮得慌。多呆一刻總是怕多多出一些事情,我看,我們不如即刻出發吧。」

「無妨。」黎遠坐在原地,淡淡道,「大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不妨也在這裡休息片刻吧……因為,離開這虛無之海的時辰,還沒有到。」

「時辰還沒有到?」

「不錯。那居住於巨樹內部的老科學家,已經將這迷神城的一部分秘密告訴我了。如果我和老科學家的推斷沒有錯的話,那再過兩個時辰,我們便可以離開這裡了。」 醉卿心:錦繡傲妃 南姝寧雖然生氣,但是也確實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就這樣不開心的回去了,

君翊看著走在他前面的兩個人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自己默默的跟在後面,沒有說話。

回到洞中的時候他們還在收拾東西,看到他們來了以後君離激動的去問南姝寧:「老妖婆呢?」然後還朝著南姝寧的身後看了看。

南姝寧的臉色那叫一個臭啊,君翊解釋:「被她跑了。」

君離也就能理解南姝寧為什麼看起來這麼不高興,他倒是聰明,然後適時的轉移話題。:「你們回來了,剛好你沒看看他這裡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全都是瓶瓶罐罐的。」

南姝寧雖然沒有捉到毒后但是這麼多毒藥也可以讓她開心一些的,南姝寧靠近那些瓶瓶罐罐的開始搗鼓。

夙夜去給君翊回復:「已經發信號了我們的人馬上就會過來清理這裡。」

君翊點頭然後看了看還在搗鼓那些瓶瓶罐罐的南姝寧。

雖然跑了毒后南姝寧覺得生氣但是好在還有些毒藥可以讓她鼓弄:「夙夜。剛好一會來了人讓他們把這些都給我弄回去。」

夙夜不解:「王妃要這幹嘛?王妃要想玩的話,這也太危險了。」

君翊卻同意:「照做吧,回稟父皇恐毒藥傷人已經悉數銷毀。」

南姝寧聞聞拿拿的已經開始收拾一些:「吶,就這些給我帶回去就行。其他的都毀了吧。」

君悅皺眉:「七嫂,你要這玩意幹嘛?又不能吃又不能玩的,再說了這多危險啊。」

「我回去也養兩個毒人玩玩去。」

「啊,七嫂,你!!」

「你什麼你,我給你說以後你要是得罪我,我就放出來兩個毒人陪你玩。」

「七嫂!七哥你管不管?」

君翊一副什麼都沒有聽見的樣子君離也是無奈了。

「行了我逗你呢,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過了一會來了王府的人:「王爺,」

「其他人呢?」

「回王爺都在路上,也快到了,」

南姝寧還是沒有放棄找毒后:「你上來的時候有沒有見一個拿著這麼長的權杖穿黑色衣服的女人?」

「這個倒是沒有,不過來的時候倒是見了陌王殿下,陌王殿下想必一會就到了。」

聽到陌王殿下也來了的時候最緊張的肯定就是君悅了:「不行不行,我可不能讓三皇兄看見我。」

南姝寧嘆氣:「不能被陌王殿下看到的可不只是你一個人,反正這裡事情也差不多了,君悅,凌白我們先走吧,對了夙夜,我的東西給我一定留好了,少了一瓶回去都拿你是問。。」

君離反應過來,他可不能讓凌白那個傢伙纏著自己七嫂:「這反正也沒什麼事情了,七哥我們和七嫂他們一起下山吧,別回頭王嫂他們在遇到什麼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真是。」

「哎呀,一起走嘛。」

皇甫雲也確實是不太想和那個陌王殿下打交道,也勸說著一塊回去,君翊拗不過他們:「夙夜,你留下等陌王吧,對了,山上的毒人的屍體派人也去處理一下,讓他們入土為安吧,再派一些人去打追查一下毒后的下落。」

「是王爺。」

回去的路上南姝寧還不高興:「那個毒后不找到我心裡還是覺得不踏實,總覺得她這個傢伙還會出來作什麼幺蛾子。」

「行了姝寧,毒后也算是根基已除,而且她做了這種慘絕人寰的事情,已經遭到武林和朝廷的追殺,現在就憑她自己孤身一人已經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希望她不要再出來禍害人了吧。」

皇甫雲問南姝寧:「姝寧,還沒有問你,你要那麼多毒藥幹嘛?」

「那……那不是說了嗎,我以前看過很多書,書上面有很多毒藥還有解毒的方法什麼的,我這不是剛好碰上個這麼機會,那我不得學以致用嗎?」

「那你切記注意安全啊。」

「放心。」

君陌到了山洞之後之間到了夙夜:「你們王爺呢?」

夙夜乖乖回答:「回陌王殿下,我們王爺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所以就先行洗不了的,王爺特意吩咐在下在這裡等陌王殿下。」

寒尋輕笑:「翊王殿下還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南姝寧他們下山的時候皇甫雲看著山上的景色:「來的時候光顧著抓幕後黑手都沒有來得及細看,這梧桐山的景色還真是不錯啊。」

君翊嘆氣:「如果沒有白芷的出現,這些人也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穩卻又幸福的過上一輩子。」

南姝寧看著山下現在變得確實是很蕭條的鎮子:「原本那麼熱鬧的小鎮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如果我們能早些來的話或許能夠改變一些。」

凌白看了看有些難過的南姝寧:「好了姝寧,你已經儘力了,凡事都有定數,這不怪你。」

「好了好了我們回去吧。」君翊看著南姝寧瞬間恢復了元氣,就好像他們剛才看到的那個有些憂傷的南姝寧都只是他們一時之間的錯覺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