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不愧是貂元山前輩,連這樣的舉世聖葯都能尋到!」洛天幾人感嘆,貂元山的強大,如此聖葯伴隨著絕對是九死一生的險地,貂元山竟然能將其摘下,顯然是有著滔天的實力。

「可惜,拿出去的拍賣品不能收回來,這是八大聖族共同定下的規矩,否則就送你小子了,畢竟是龍祖的大哥!」感覺到洛天好像很需要不滅生死竹的樣子,貂元山的聲音帶著一絲歉意在幾人的耳中響起。

洛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知道貂元山一定是在某個地方鎮守著,沖著虛空抱了抱拳:「前輩不必自責,如此聖葯,若是白白送給我,我心裡也覺得有愧,還是讓我自己拍下就好!」

「好,你儘管要價,大不了最後我將物資都送回給你就是!」貂元山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讚賞,之後便沒了動靜。

「這株不滅生死竹,底價十億元氣石,當然也可以用跟這生死竹等價的聖葯來交換,拿來拍賣的前輩說了,若是有天極七魂花,可以直接拿出來交換!」鳳元青臉上帶著恭敬之意,聲音在整個拍賣會場響起。

「十五億……並且我願意用五百枚聖品初級丹藥來交換……」不知道是哪一域的勢力率先開口。

「窮逼,就這點底子還想買不滅生死竹,三十億,外加五百枚聖品中階丹藥!」魔族的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聽到魔族的報價,整個會場的人們頓時升起了陣陣的驚呼之聲,不過隨著魔族的報價,一些人臉上露出一絲失望之色,知道這不滅生死竹是與自己無緣了。

「魔族真是好大的口氣!五十億,外加三件聖器,還有一千枚聖品中階丹藥!」南宮御清經過洛天的受意冷哼一聲,報出了價格。

「嘶……整個會場頓時升起了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臉上帶著震撼,看向幽冥鬼貂一族的包廂。 第九百四十四章偽紀元之寶

拍賣會場之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是放在了幽冥鬼貂一族的包廂之中,目光中帶著驚訝,沒想到貂得助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筆,同時也暗嘆貂元山對貂得助的寵愛程度令人髮指。

「貂得助,你想得到不滅生死竹,靠這些可是不夠啊!」鳳九天大聲嘲諷起來,隨後報出了價格:「一千枚聖品初階丹藥,一千枚聖品中階丹藥,三件聖器,外加我鳳族的一根尾羽!」

「逆天了,價值無量啊!」人們轟然爆發出聲,感嘆著聖族底蘊的強大。

「不過是添些彩頭而已,畢竟這是妖域的人寄存出來的東西!到最後的價格,絕對會更加逆天!」神族孫和風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目光在八大聖族的包廂之中掃來掃去,並沒有開口,知道現在還只是小試牛刀而已。

其他幾域的人卻是紛紛出手,價格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下,不斷的攀升著,升到了一種令人髮指的地步。

「一滴龍祖的精血!」洛天臉上帶著一絲輕笑,報出了價格,又是惹的人們陣陣的轟動起來。

這也是洛天現在能夠報出的最好的東西,他知道和這些大勢力比起來,自己現在就是一個窮光蛋。

「什麼?龍祖精血!這小子竟然有龍祖精血!」一處別院之中,八名老者臉上露出驚顫的神色,龐大的神識化成一道颶風,掃向了洛天的身上,想要將洛天渾身上下看個遍一般。

這八人就是妖域之中最強的八人,當年冥域禍亂之後,妖域龍戰天隕落,保留下了妖域的道統,經過無數年的成長,妖域也是誕生了八名聖人巔峰的強者,其中貂元山的實力最為強悍,這也是貂元山以一人之力,保住幽冥鬼貂一族還在八大聖族的資本。

洛天倒退了兩步,臉上露出一絲驚顫,渾身上下的汗毛頓時站立起來,一種無力感頓時在洛天的心中升起。

「大能!絕對的大能!」洛天心神巨震,眼中布滿了驚恐。

「你們在幹什麼?」別院之中,貂元山臉上帶著冷漠,目光中帶著一冰冷,在七人的身上掃了一眼,讓七人瞬間停下了神識。

「貂兄,這小子身上有著龍祖精血,得仔細查一查,若是真的跟龍祖有關係的話,若是能將龍祖復活,實乃妖域的一大幸事啊!」一名老者臉上帶著喜色,正是龍族現任的龍族老祖。

貂元山將幾人的目光盡收眼底,眼中閃過一絲譏諷之色,隨後冷聲開口:「這小子我接觸過,只是僥倖獲得過一滴龍祖精血而已!」

鳳族老祖目光深沉,目光在貂元山的身上掃了一眼,自然不信貂元山的話:「我們都希望龍祖還能夠尚存世間,我覺得還是要查一查比較好!」

鳳族老祖的話音剛剛落下,便是有幾人開口附和起來,表示著贊同。

「你們這是信不著我了么?查可以,這小子跟我孫子關係很好,我也打算收此子為弟子,你們誰若是敢對付他,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貂元山臉上帶著一絲冰冷在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圈之後,便不在開口,意思很明顯,你們願意查就查,但是不能傷這小子一根汗毛。

貂元山的實力擺在那裡,七人忌憚貂元山,只好各懷心思的呆在那裡,神識卻是不斷的在整個拍賣會上掃來掃去,有意無意的掃向洛天。

「我神族神王曾經用過的一件武器!超越聖器,威力雖然比不上紀元之寶,但是卻也是比一般的聖器強了不止一個檔次!可以稱為偽紀元之寶了!」孫和風報出了自己的籌碼,臉上帶著自信之色,同時心中也頗為不忍心。

「神族的神王!滔天大能,這樣的強者祭煉出的東西,超越了聖器的存在!」人們臉上帶著震撼,震撼神族底蘊的強大,連偽紀元之寶都能夠拿出來,可以說,孫和風這件紀元之寶比起不滅生死竹來,價值更甚。

華光四起,強大壓力瞬間在整個拍賣場上升起,一把金色的長弓,緩緩的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

一些超凡境,和至尊境的強者臉上帶著驚恐之色,強行的忍住那股跪拜下去的衝動。

紀元境,整個九域所有修鍊者都是夢想著能夠進入到的層次,傳說中,紀元境便是便是傳說中的長生境,修鍊到紀元境,就帶表著不死不滅,與天同壽,擁有無盡的生命,聖人巔峰到了大限之後不可以出手,消耗的是生命精華,加速生命的流逝,紀元之境卻是不會,完全就是如同天道一般的存在。

金色的長弓,華光流轉一串串繁雜的符文,不斷的在金色的長弓上流動起來,顯的聖潔無比。

這把弓,本來是神族讓孫和風帶在身上以防不測的,有了這把長弓,孫和風自信,即使是聖人巔峰,只要給自己開弓的時間,一箭之下,聖人巔峰,不死也會重創,給其創造逃跑的時間。

此時,看見不滅生死竹,孫和風很想將其得到,若是得到,煉製出寶丹,為神族老邁的神王續命的話,那麼孫夢如很有可能改變命運。

整個會場沉默起來,人們知道,這件偽紀元之寶一出,除非是同樣拿出偽紀元之寶,否則沒人能夠比起得過孫和風的這把長弓。

洛天也是心神震動,目光看向那把長弓,知道自己出不起價格,實在是太過珍貴了。

「小子,算了,大不了我再去趟那處絕地,為你再砍一顆竹子!」貂得助也是臉上帶著感嘆,本身他就是有著一件偽紀元之寶,自然知道偽紀元之寶有多強大。

洛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沉聲開口了:「前輩將採摘不滅生死竹的地點告訴我便好,等我有了實力我會自己去一次!」

「嗯,到時候我們兩人一同前去,把握更大一些!」貂元山傳音,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歉意。

「成交!」鳳元青大聲開口,一錘定音,將這項逆天的交易定了下來。

孫和風沒有一絲不舍,將金色的長弓,封了起來,親自送到了台上,珍重的將那株不滅生死竹收了起來。

「接下來,要拍賣的是本次拍賣會的倒數第二件拍賣品!」借著人們還在震撼之時,鳳元青開口,聲音依然高昂。

所有人都是目光中帶著期待之意,看向鳳元青,倒數第三件便是一株聖葯,倒數第二件,不知道是不是更加逆天。

「這倒數第二件,也是堪比不死聖葯的東西,之所以說是堪比,因為這倒數第二件拍賣品同交換不死聖葯的那把長弓一樣,也是一件偽紀元之寶!」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鳳青山開口,讓整個拍賣會再次陷入到了瘋狂。

偽紀元之寶啊,平時根本就是看不見,足以經稱為大宗門底蘊的東西,今天一天竟然有幸見到了兩次。

「大家不要激動,這件偽紀元之寶,雖然稱為紀元之寶,但是卻有著瑕疵!」鳳元青不慌不忙伸手一揮,扯開紅布,一個彷彿龜殼一般的東西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彷彿是一個盾牌。

不過讓人們有些詫異的是,這個殼卻是沒有絲毫的波動,就是感覺年頭有些久遠而已,比起之前孫和風拿出來的長弓來,實在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大家也都看見了,這龜殼沒有什麼波動,不是這龜殼不夠強大,我鳳族老祖判斷這龜殼應該是被一種無上的手段封印住了,若是有能夠破解封印的方法,那麼這龜殼絕對是偽紀元之寶,甚至更高!」鳳元青臉上帶著一遺憾之色,輕聲開口。

「嘁……」聽到鳳元青的話,人們頓時撇了撇嘴,眼中那瘋狂的神色,也是冷淡了下來。

「逗我們那,能夠封印偽紀元之寶手段何等逆天,誰又能破解開!」貂得助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撇了撇嘴。

其他人也是紛紛搖了搖頭,表示對此沒有任何興趣,妖域既然將其拿出來拍賣,顯然是解不開這龜甲上的封印,連妖域都解不開,誰還能解開。

但是洛天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識海中的紀元之書,傳出一聲蒼老的聲音:「拍下來,不惜一切代價,拍下來!」

「嗯?」洛天知道紀元之書中那個老者絕對是恐怖的存在,並且跟冥域九聖有著密切的關係,是九域最古老的一批人,沒有之一,洛天甚至懷疑老者活著的時候,是傳說中的紀元境的大能。

「絕對不簡單!」洛天低聲自語,能夠驚醒紀元之書中的存在,就說明這個看似普通的龜殼,絕對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就是傳說中的紀元之寶。

「這件紀元之寶起價,一百億元氣石!」鳳元青開口,宣布著競拍開始。

不過鳳元青的話音落下,卻是一時間有些冷場起來,沒有人出價,都是彼此觀望著,實在是有些不敢賭。

「有收藏的價值,上面的封印倒也是值得我們推演一翻,一百五十億元氣石!」周維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報出了一個價格。

「太少了吧,一百億元氣石,外加三件聖器,一千枚聖品初階的丹藥!」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到沒人報價,心中放下了許多,若是真的惹的其他幾個大勢力出價,那還真的有些不好辦了。

「嘿嘿,一百億元氣石,四件聖器,一千五百枚聖品初階丹藥!」就在洛天放下心之後,鳳九天那戲謔的聲音響起,讓洛天等人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第九百四十五章拍賣紀元之書殘頁

「鳳九天!」洛天目光深沉起來,深邃的雙眼,看向鳳族包廂,眼中露出一絲冰冷,很明顯,鳳九天這是在故意抬價,不想讓洛天輕易的獲得這個像是龜殼一樣的盾牌。

「雷域至寶,驚雷橋!」洛天再次爆出價格,將之前擊殺了李興騰獲得的驚雷橋用了出來。

驚雷橋雖然是屬於聖器的範疇,但是威力也比一般的聖器強上不少,而且對於雷域來說有著象徵性的意義,倒也價值連城。

「一件驚雷橋還不夠,三千聖品初階丹藥,一千聖品中階丹藥!」不等人們反映過來,洛天將自己幾乎所有的家底都兜了出來。

丹藥,對於洛天來說,沒什麼重要,畢竟自己能夠煉製,若是給洛天足夠的時間和藥材,就會不斷的有。

「嘖嘖,這個洛天還真是有錢啊!」人們臉上帶著一絲驚嘆之色,看向幽冥鬼貂一族的包廂。

雷域僅剩下的李茂德還有兩名聖人初階的長老,以及那名半步聖人的青年,還有幾個超凡境的青年,臉色難看到了極致,眼睜睜的看著雷域至寶被人當做籌碼去買東西,這種心情,讓雷域眾人實在是難受至極。

但是人們也知道,雷域現在的力量,完全不是洛天的對手,連掌教李興騰都死在了洛天的手中,他們這些人根本就沒資格去和洛天對抗。

「哼……那又如何,有我鳳九天在,今天你就別想便宜著買走任何東西!」鳳九天臉上帶著一絲猙獰,剛要開口報價,洛天冰冷的聲音卻是在整個會場響起。

「鳳九天,你要是在抬價,我就不要了,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財力買下! 邪王寵妃 你敢賭嗎?賭我會繼續報價!」洛天的聲音響起,讓剛要繼續抬價的鳳九天一窒。

聽到洛天的話,鳳九天的臉色難看起來,他的確是沒有財力將那龜殼買下,之前拍賣東西,完全是帶表著鳳族報價,並不代表他鳳九天。

之前鳳九天輸給貂得助那一堆東西,已經是他鳳九天的所有資產,甚至還借了一些。

洛天的話沒錯,鳳九天不敢賭,若真是真的拿不出東西來,那即使他是鳳族少族,也救不了他,畢竟這是八大聖族共同的舉辦的拍賣會,鳳族並不能因為一個鳳九天,跟另外七族撕破臉皮。

但是此時鳳九天也是騎虎難下,洛天的話音很響亮,若是自己慫了,那可就真的折了面子了,之前跟貂得助的賭局已經讓他的聲望有些下降,此時若是認慫,那就真的沒什麼威望可言了。

「哈哈,鳳九天,我咋就喜歡你這樣那,沒有錢,還裝逼,你倒是加價啊,今天誰要是慫了,誰特么就是孫子!」貂得助朗笑一聲,頗為豪氣的沖著鳳九天開口。

田穀 「貂得助!」聽到貂得助的話,鳳九天終於變色,若是一個洛天還好說,但是貂得助一向有錢,是出了名的,即使是他們這些少族加在一起都不見得比得上一個貂得助。

沉默,鳳九天終於沉默起來,他不敢賭,若是洛天真的不要了,那麼自己就真的玩完了。

「可以宣布了么?」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坐在包廂之中,聲音卻是傳遞在了鳳元青的耳中。

鳳元青一愣,隨後開始計時起來,經過鳳九天這麼一鬧,還真的沒人繼續出價了。

當人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鳳元青已經宣布了成交兩個字,讓人們知道,這件龜殼現在已經屬於了洛天。

「等等,我草,這可是偽紀元之寶啊,竟然這麼便宜!」此時人們才反應過來,這件偽紀元之寶,實在是太便宜了,洛天出的價格雖然不低,但是卻也不算太高。

一時間紛紛後悔,沒有再提升一下價格,畢竟若是真的將上面的封印破解開,那可就是真的是賺大發了,完全能夠越級挑戰了。

「撿了個大便宜啊!」洛天將丹藥和驚雷橋封印好,遞給了負責交易的侍女,從侍女的手中接過了那個被封印了的偽紀元之寶。

這龜殼大約有巴掌大小,而且分量很輕,洛天拿在手中幾乎感覺不有絲毫的重量。

「以後再研究吧,紀元之書中那個恐怖的存在,都說這是好東西,那就絕對沒什麼問題了!不過這封印,的確讓人棘手!」洛天心中暗自盤算,目光再次放在了高台之上,等待著最後一件拍賣品。

「下面是本次拍賣會最後一件拍賣品!」鳳元青小心翼翼,從侍女手中接過一個錦盒。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帶著好奇,目光看向鳳元青,都是期待著最後一件拍賣品到底是怎樣的驚天動地。

「真正的紀元之寶吧!」一名不知道哪域的超凡境青年,輕聲開口。

「想什麼呢,紀元之寶何等的驚天動地,誰會捨得拿出來拍賣,即使是偽紀元之寶足以經讓各大聖族道門爭的頭破血流了,若是真的紀元之寶出現,相信整個妖域都不會平靜!」 一婚更比一婚高 一名同伴開口反駁起來。

在人們的期待和議論之下,鳳元青緩緩的將錦盒打開,頓時整個拍賣會場被一片金光所籠罩,雖然沒有威壓,但是那強烈的金光即使是洛天都是適應了好一會,才看清錦盒之中的東西。

當洛天看見鳳元青拖著的錦盒之中的東西,整個人雙眼都是瞪的老大,臉上露處不可思議之色,整個人的呼吸都是有些粗重起來。

視線中,一張金色的紙張靜靜的鋪在了錦盒之中,金光流轉,一串串的符文在金色的紙張上流動著。

「這是什麼,一張金紙么?」一些人臉上帶著疑惑,並不知道,這金色的紙張到底是什麼。

「紀元之書殘頁!」洛天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八大聖族,竟然將紀元之書的殘頁拿出來拍賣,洛天說什麼都不相信,傳承已久的妖域,感受不到紀元之書的珍貴。

不只是洛天,神族的孫和風,星羅域的眾人臉上也是帶著不解之色,目光看向鳳元青,神族自然不必多說,孫和風知道,一頁紀元之書的殘頁,現在就在神族之中,被老神王保管著。

而星羅域中,也是有著一頁紀元之書的殘頁,星羅域的域主,傳說中星羅域的域主,就是靠著那感悟了一頁紀元之書,最終開闢出了星羅域。

「妖域瘋了不成?竟然將這東西拿出來拍賣!」洛天眼中帶著震撼,心中大聲呼喊起來。

所有知道紀元之書珍貴的人,都是呼吸粗重,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那華光流轉,靜靜的趟在錦盒之中的紀元之書。

「這金色紙張好熟悉啊,怎麼感覺像是當初在山海閣丹比的我拿出來的獎品!」杜洪濤臉上帶著疑惑,目光看向洛天。

洛天臉色露出一絲尷尬,杜洪濤若是知道這紀元之書的珍貴,絕對會腸子都悔青了。

「不是,跟您那張不一樣!」洛天有些心虛,連忙開口解釋起來。

「洛天哥哥,你怎麼知道,這張跟你那張不一樣啊,難道你將那張感悟了?」杜玉瑩雙眼靈動,一下在來到了洛天的身前,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自從那夜之後,杜玉瑩跟洛天的關係也不那麼尷尬了,兩人以兄妹相稱,而且關係很好,洛天是真的將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當成了妹妹。

「小丫頭片子!」洛天一拍杜玉瑩的小腦袋,知道小丫頭是看出來了,也不打算瞞著,對著杜洪濤抱了抱拳。

「前輩,那頁金紙的確珍貴無比,我的瞬移之術,就是從您給的那頁紙張上感悟出來的,等拍賣會結束,我將那些感悟傳給大家,至於大家感悟到什麼程度,就看大家的悟性了!」洛天臉上帶著一絲歉意。

「那本來就是你該得的,不必道歉!」杜洪濤無所謂的笑了笑,沖著洛天的擺了手。

人們聽到洛天要將瞬移之術,傳給他們的時候,紛紛臉上露出大喜之色,那可是堪比神術,完全是另外一條命一般的存在啊。

「這頁金書,雖然名義上是拍賣,但是也是一個引子而已,我妖域的聖祖大能曾經參悟過,並沒有將其參悟透,所以八大聖族絕對,想要將其交換,只要是這樣的金色紙張,都可以和我妖域交換!」鳳元青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拍賣會開口,目光在幾域的強者身上掃了一眼。

「當然,眾位若是實在不願意交換也可以,也可以拿出與其等價的東西來,代價大家自然懂,這金色紙張的珍貴,不用我多說了吧,只要能拿的出讓我們八大聖族心動的東西,就也可以將其換走!」鳳元青繼續開口,讓整個拍賣會再次陷入了沉默。

「怎麼辦!」洛天雙眼之中露出一絲精光,紀元之書殘頁出現在拍賣會上,實在是讓洛天有些措手不急。

「嗡……」就在人們沉默之時,一道細微的波動,從會場之外升起,一道空間裂痕出現在了龐大的房頂之上,細微無比,即使是洛天這樣聖人初期的強者都沒感覺到那細微到極致的波動。

直到七道渾身血氣的身影出現,人們才發現了有人出現,不過當人們感覺到時,七道血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高台之上,化成七道血色的長龍直奔鳳元青手中的錦盒。 第九百四十六章花落誰家

妖域聖城拍賣會中,七道紅光,泛著強大的波動,瞬間出現在了鳳元青的身前,二話不說,血色的手帶著滔天波動,抓向鳳元手中拖著的金色錦盒。

「聖人中期!」洛天雙目微凝,眼中露出強烈的凝重之意,這七道身影給洛天一種陰森之感。

所有人都是目光驚顫,就連修為最高的神族長老孫和風也是沒有反應過來,沒想到在妖域聖城之中,竟然還有人敢搶八大聖族的東西。

「這些人是誰!」所有人都是眼中帶著驚顫,感覺到聖人中期的強大,不敢出聲。

「膽子如此之大,竟然敢在聖城之中鬧事,自從聖城成立以來,你們還是第一批!」說話間,鳳鴻志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與此同時七道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正是八大聖族的現任族長,其中一族代替幽冥鬼貂一族的方位,封鎖了整個拍賣會場。

鳳鴻志八人有四名是聖人後期,四名是聖人中期,強大無比,但是那七道血色的身影,雙眼紅光一閃,瞬間便是一把將鳳元青手中的錦盒收在了手中。

「修羅域!果然膽大包天,竟然連妖域都敢搶!」孫和風將神族的眾人護了起來,眼中帶著驚嘆之色,看向那七個聖人中期的身影。

「修羅域!這就是修羅域的人嗎?傳說修羅域的人全部都是殘忍到了極致,優勝劣汰,修羅域人的那股狠戾即使是冥域都是忌憚無比!為所欲為!」聽到孫和風的話,人們轟然大亂起來,目光看向那已經將錦盒搶到了手中的七道血色的身影。

「搶是搶到了,你們卻定能夠帶走么?」鳳鴻志臉上帶著冰冷,目光看向七道被紅光包裹的身影。

之前幾人大意,真的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來他們妖域聖城來鬧事,即使是神族都沒有這麼個膽子。

「走?我們修羅域的人,想走,誰能攔的住?」冰冷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七人身形閃動,化成無盡的血海,翻卷著朝著鳳鴻志的方向沖了過去,果斷無比。

「不愧是修羅域的狠人,竟然選擇了修為最高的鳳鴻志當突破口!」星羅域的一名聖人中期的長老臉上帶著一絲感嘆之色,看向那朝著鳳鴻志衝去的修羅域的七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