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不敢,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罷了。」唐老大一臉謙虛,伸出了一隻拳頭。不過,當拳頭即將相撞在一起的時候,唐春感覺到了曹正那邊傳來的暗勁涌動。

想讓我出醜,唐春心裡閃過這個念頭。不露聲色還是照樣子輕碰了過去,果然有鬼。那股火灼般的暗勁給曹正收斂得很高明。就只控制在拳頭範圍之內。外邊並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傳出去。

不過。下一刻,令曹正震驚的就是自己那十幾萬斤之力撞到對方拳頭上后好像撞中了一團棉花似的。一絲感覺都沒有,又貌似撞上了一團空氣。而自己那般強悍的拳勁好像被吞噬了似的,一點反作用力都沒有。

曹正氣得臉有些紅了。手臂上青筋一爆。頓時。一股強悍的內罡之光沿著青筋如游龍一般直接就從經絡中爆向了唐春。而且。拳頭之上居然有一團黃豆大的黃光攻擊向了唐春。

這種狀況自然各位高手都明白了,不過,並沒有站出來制止。白院長跟燕掌院貌似沒看見似的正跟喬宗主談得正歡。

不過。曹正用了九成內罡的剛猛一拳居然沒用。好像唐春的拳頭上此刻就是一個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不著力,而且,空空如也。而自己的拳勁之光也不見了。

頓時,曹正身體內的罡光如泉水一般湧出來。這傢伙不信這個邪,難道我堂堂的通天宗掌門弟子居然不能讓唐春閃一下嗎?

最後,曹正自然是自取其辱。臉漲得像猴子屁股,內勁用盡,可是唐春還是一臉含笑的看著他,好像倆人是一對老朋友,兩拳想觸都達到了一分鐘左右時間。這隻有老朋友多年不見才會如此的。

「呵呵呵,本人跟曹兄一見如顧啊。」唐春輕輕一笑收回了拳頭。

「是滴是滴,唐兄讓我看到了兄長的感覺。」曹正紅著臉趕緊借驢下坡了。

喬一滿啰嗦了一陣子沒用的屁話爾後告辭離開了。

「怎麼回事,你好像無法探出他的深淺是不是?」一到街上,喬大宗主忍不住了。

「失敗了,我拚出全力了。不過,暗勁如石沉大海。此人,太可怕了。」曹正感嘆道。

「會不會是他的拳勁有些特別,具有吞噬作用罷了。而並不能說他比師兄你要高強。」一個師弟說道。

「沒錯,我也如此認為。唐春聽說今年不過二十二三左右年齡,能突破到死境中階已經算是頂天了。應該是掌勁特別。」另一個師弟也說道。

「嗯,也有這種可能。估計他也拚出全力了。只不過掩飾得高明一些罷了。我才不信他會到死境後期,那也太逆天了。就是大陸英才榜上那些驚才艷艷之輩在二十二三這個年齡也不可能能達到如此地步的。我的根骨算是好的了。而且,師傅天天用高階藥材洗髓。不然,哪有如今的成就。」曹正又恢復了一點信心。

「呵呵呵,沒事。他現在掩飾得好也沒用。到時,既然唐春被各大學院列為了十大選手中的頭號種子選手。估計能進前十強。到時,你不就有機會挑戰了嗎?我們通天宗的掌門弟子難道會輸給他一介貧民出身的小子不成?」喬一滿一臉氣勢,甚至,不屑。

「呵呵呵,師兄,到時,你拿出掌門師伯的蓋世兵器來,聽說那東西已經達到了玄級頂峰。差點就能步入黃階兵器行列了。那個唐春,不必說。不經一砍,必敗。而且,很慘。那什麼帝國學院第一哥也不咋滴是不是?」師弟們那馬屁拍得溜溜的轉。

哈哈哈……

「曹正吃了你的暗虧吧?」此刻,燕掌院也在大笑著問道。

「沒有,我只是吞噬了他所發出的能量罷了。此刻非常時期,不宜過於強勢。天曉得另外五家學院有沒暗藏的真正高手。名聲在外的什麼種子選手我看未必就是學院中真正的強者。」唐春說道,「而且,各種高階兵器一亮相,這也是實力的一大部分。估計,這次盛會,各大院長是不會憐憫自己的兵器的。」

「那當然,像十大學子手中持有的至少也得是玄級中品兵器系列的。像前三甲的種子選手更是玄級上品優品兵器。

甚至,估計這次會出現玄級極品兵器。能達到這種等級的兵器那跟活物攻擊也是一樣的了。能大大的增強學子的個人實力。

而且,現在的攻擊手段也是層出不窮的。五花八門,一些外門歪道都用在了攻擊上。比如,像什麼凶獸魂神附體,暫時借用凶獸的魂神之力進行攻擊。

還有什麼借老祖宗的神光之力進行攻擊。明明不是該學子的個人能力,只是附庸能力罷了。可是,體現出來就是個人能力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比賽沒有控制手段的應用。你什麼法子都能用,只有勝利才是王道。」燕掌院嘆了口氣。

「百花爭艷,這樣才能促進武學的進步嘛。不過,你這樣子一搞。估摸著現在喬大宗主正在揣測著你的境界吧?」白院長笑道,倒不以為然。因為,曉得唐春功底子深。

「呵呵,也許會認為我取巧了。」唐春乾笑了一聲。

黃昏時候唐春正盤坐修鍊,這時,胖子頂著兩個熊貓眼滿頭大汗匆匆進來。老遠就叫道:「打起來啦打起來啦。」

「打架,跟誰?」唐春一愣,笑問道。

「聽說是千幻城莫家的人,那個莫非囂張得很。說是他哥在通天城被你打了,現在要找回場子。所以,在街上時陳水水剛露出口風說自己帝國學院的人。

頓時就圍過來一大堆人。就是那個莫非,問唐春在哪。我當然生氣了,說你丫滴這麼兇巴巴幹嘛,唐春是我大哥你們要整滴。

哪曉得那話剛落地,莫家人就動手了。他們人馬多,好幾十口子。而我們這邊只有我跟陳水水跟李青山三個。而且,莫家那邊有硬把子。

有個黑衣老頭厲害,估計是死境中階的。我一看,好漢不吃眼前虧,打不過我們趕緊跑,不過,他們人實在太多。結果,陳水水跟李青山都給抓去了。

這下子麻煩了。」胖子叫道,「而且,我還聽見莫非囂張的沖我後背大叫道,叫唐春過來,不然,一個時辰后就要切了兩個人的一條大腿送過來。」

「白院長燕掌院呢?」唐春問道。

「去天河學院開會了,六個學院的帶隊全都去了。」胖子焦急的說道。

「莫家人住什麼地方?」唐春冷哼。

「莫園,據說在天河城有很大一座豪宅,佔地達七八里範圍。莫家有錢。」胖子說道。

「叫趙龍過來,還有,通知滄海桑田大哥,咱們直殺莫園。」唐春叫著,不久,趙龍滿頭大汗跑了進來,攔住唐春等人道,「少院長,這事還是趕緊通知白院長跟燕掌院,由學院出面最好。這個節骨眼中不宜發生大的衝突。如果選手都傷著了還怎麼參加六方盛會。」

「滾一邊去,陳水水跟李青山腿都要給人家截斷了。你還講七講八的。」胖子大怒了,吼道。

「不用說了,你馬上帶我們去莫園。我倒要看看莫家人還真敢膽大包天砍我們帝國學院學子的腿不成?」唐春一擺手,帶上滄海桑田、鐵筆、雨媚兒全體直奔莫園而去。

僅僅十幾分鐘就看到了莫園。(未完待續。。) 2更到。

「你們是誰,停下,這裡是千幻城莫家的私人宅園。」四個護院囂張的攔住唐春問道,啪地一聲脆響,那傢伙給胖子一巴掌甩進破門而入到院子里了。

「叫莫非那狗東西出來,就說我大哥唐春到了。」胖子大罵道,嚇得另外三個護院趕緊往院子里跑去,一邊跑一邊大叫著。唐春也不等主人來,直接就帶人進了院子。

「你就是唐春。」不久,從那座石樓里衝出一大堆人來。打頭一個年輕人,一頭紅髮。看了唐春一眼,囂張的伸指頭點道。

「他就是莫非那狗東西。」胖子說道。

「李青山跟陳水水呢?」唐春**問道。

「要人成,先跟我家護院過幾拳再說。」莫非斜瞄了唐春一眼,一臉的屑。

嘭地一聲,鐵筆那拳頭上青芒一閃,一道火灼之拳砸了過去。莫非還沒講完,慘叫一聲給鐵筆一拳砸得狠狠把自家的樓房的石壁都撞裂開后軟癱於地,身上頓時鮮血直濺。莫家人呆了一下,黑衣老者一腳狠踢向了鐵筆,梆梆梆,兩人硬碰硬的對碰了十幾腿下去。看來,貌似勢均力敵。

而這邊雨媚兒等人早出手了,噼里啪啦一陣子爆響聲傳來,不久,莫家三十幾號人全給打癱於地。唐老大倒是一臉淡定的坐在胖子從房間里搬來的太師椅上。

最後,莫非給滄海桑田老鷹抓小雞拎到了唐春面前。胖子上前照準那傢伙臉又是狠抽了十幾下,直打得眼耳鼻嘴全冒血才停了下來。自然。頭早就腫成豬頭第二了。

「我數十下,如果陳水水跟李青山再不見人影的話,胖子,你動刀子,先切下這傢伙的鼻孔。」唐春一臉漠然,切人鼻子如切豬鼻一般。

「你敢。」莫非到這個時候了居然還如此囂張,不過,他話音剛落地,感覺鼻子一麻,眼前血乎乎的什麼一閃飛走了。頓時。此貨慘叫道。「你們全都得死,你們敢割我鼻子。你們這群混蛋。」

「再不放人的話,把耳朵也割一隻下來。」唐春那聲音寒森森的傳來。

「三叔救命,救命啊!」莫非殺豬般的慘叫著。

「在自家裡吼啥。真是的。」一道聲音宏鍾般的傳來。不過。轉爾,一道影子從後山地底下升騰而上,一道黃光閃過。劍光直接割向了唐春。

哐啷……

一道清脆的金鐵相擊的聲音傳來,那道劍光被一道黑芒砍中,頓時斷為二截掉落於地。而衝天而來的那道青袍身影在空中停了一下,一口鮮血噴將而出,那人落地了,臉色慘白,憤怒的瞪了滄海桑田一眼,冷哼道,「閣下是個高手,應該相當有名氣吧。怎麼,一點品性沒有,這裡可是我們莫家的私宅。千幻城莫家想必閣下不陌生。」

「本人滄海桑田,我們學院的人給你們抓進來了,我們是來要人的。閣下,廢話少講,馬上放人。不然,你這侄子的耳朵真保不住了。」滄海桑田一句話出,老者那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人的名,樹的影,滄海桑田太有名氣了。

「莫非,怎麼回事?」老者問道。

「三叔,在街上碰上的,他們要挑事,我們沒辦法,只好抓了二個。我哥可是給唐春打殘了的,此仇必報。」莫非大叫道。

「明明是你們先挑事的,我們被迫應戰。」胖子叫道。

「廢話少講,帝國學院那兩個人呢?」老者哼道。

「在地下室。」莫非抽了抽嘴,臉色相當難看,道。

「莫信,還不去提上來。」老者沖後邊從房子里冒頭的一個藍頭髮的族人吼叫道。

「這個……這個……」莫信臉刷地就白了,啪地一聲,老者一巴掌抽得這傢伙甩到了七八米開外,吼道,「提人!」

莫信嚇得趕緊跑進樓里,不久,幾個人抬著陳水水跟李青山出來了。

「怎麼回事?」唐春一掃,豁然大怒,人也站了起來。爾後隔空一把就把李青山跟陳水水扯了過來。發現兩人的大腿都給打斷了。打得還很慘,斷成好幾截,骨頭都粉碎了。就是能用秘法接起來估計也得一年左右時間才能行動了。

「我侄兒莫非的鼻子也給你們割了,還有,我的族人也給你們打斷了腿。這事,咱們雙方扯平。你們趕緊帶人走,我也得救治傷者。」老者莫禮成說道。這傢伙聰明著,此刻如果再打起來莫家鐵定吃虧。因為,光是一個滄海桑田就能橫掃此刻在莫園的所有莫家人。這個昔日帝國學院第一哥可不是蓋的。

「咔嚓……」跟鐵筆打鬥的黑衣人被滄海桑田一刀,那大腿噴血斷成七八截飛走了。而且,在空中就被滄海桑田打爆成了血霧。肯定沒法子接上了。滄海桑田老辣,先打殘了莫家的這個死境中階的強者再說。

「上!」莫禮成知道今天的事難以平息了,一甩手,一拳破空轟向了唐春。老傢伙也是想先打殘個軟柿子,唐春當然就成了他的目標了。而上百個莫家族人操起大棒什麼攻擊向了鐵筆等人。

莫禮成可是死境後期強者,不過,今天他很衰氣,居然會選擇唐老大。自然,下場可悲了。唐春一聲冷笑,就那樣子很大條的伸手一抓就把莫禮成那能摧毀一座小山的拳頭給抓住了。

反轉方向一扭,咔嚓幾聲脆響,莫禮成整隻拳頭給唐春硬生生擰了個720度的雙迴環斷了。而且給唐老大扯到了空中一拳打爆成了血霧。

啊……

莫禮成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莫園,此刻其它打鬥已經結束。莫家族人全給雨媚兒他們打殘倒地。不是斷腿就是斷胳膊。地下慘叫聲一遍,不過,全給莫禮成的慘叫聲驚得不敢作聲了,一個個獃獃的看著斷了手腕的莫禮成那噴血的手。

老傢伙發狂了,張口,一個紅色的金丹飛了出來。死境中階強者就能形成修士才能擁有的金丹了。莫禮成是金丹中階強者,金丹旋轉著在空中漲大到籃球大小。

一股能毀滅一切的能量波動在周遭傳開,莫家那座石樓居然無法忍受金丹上發出的能量迫壓咔嚓幾聲,石壁全龜裂開去,整個大樓裂開了一條寬達一米,長達幾十米的裂縫來,看上去馬上就要倒塌似的。莫禮成咬牙切齒,控制著金丹一閃就砸向了唐春。老傢伙要拚命了,居然想玩金丹自爆炸死唐春。

「嗯,金丹還不錯,能量充足。」唐春一聲冷笑,手上淡淡的青光一閃。那即將爆開的金丹瞬間就到了唐春的手掌心上跳動著。莫禮成猙獰著臉大叫一聲『爆!』

不過,唐老大在冷笑。金丹並沒爆開,而且,唐春往掌往金丹上一拂,頓時,莫禮成失去了跟金丹的所有聯繫。莫禮成心膽欲裂,這可是自己幾十年的修為啊。

其實,金丹並不是肉長的。金丹其實是修士或武道修鍊者的內罡之氣或靈液壓縮而成的。其實全是能量,包括元嬰也是一樣的。

看上去像嬰兒,其實並不是肉質的而是固化后的能量。所以,不管金丹還是元嬰全是跟高階丹藥一樣的性質。只不過前者品質更好,是修鍊出來的天然結晶體罷了。

梆……

一拳,僅僅一拳。獸紋閃現。華彩一紮,唐春以遠古窮奇那能把一座大山都能毀滅性的能量一拳穿過失去了金丹的莫禮成胸脯,直接把老傢伙那血乎乎的心臟都打出來飛掛在了莫家大樓的屋檐上。莫禮成最後是萬般不甘心的看了倒地慘叫的族人一眼,老傢伙的身體轟然倒下了。

這事當然引起了掀然大波。

白院長跟燕掌院接到趙龍緊報,也是趕緊從天河學院會議室趕了回來。當看見已經傷殘而失去了戰鬥能力的陳水水跟李青山。白院長兩人那臉頓時陰沉如墨。幸好黑院長沒來,不然,老傢伙早就暴跳如雷趕過去毀滅了莫家了。

「莫家太囂張了。」燕掌院陰沉著臉咬牙說道,在這個節骨眼中學院選手被傷殘,那等於要了帝國學院的『命』。

「支會一下莫紅院長,我要跟他當面聊聊這事。」白院長冷哼道。

「估計不用支會,不久他們就會找上門來。」唐春說道。

「怎麼說?」燕掌院問道,鐵筆沒瞞著,一五一十稟報了。

「這下子惹上大麻煩了,你們啊。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切以穩定為主。穩定壓倒一切。咱們是來比賽的,不是來打死人的。」燕掌院臉色更為難看了。

「是相當的棘手了,這事如果折騰大了,就怕會影響到比賽。」白院長也點了點頭。

「該來的總歸要來,沒事,莫家有什麼我唐春接著就是了。這事跟學院沒關係。」唐春冷冷哼道。

「算上我一個。」滄海桑田冷笑。

「加上我。」鐵筆道。

「我也有一份子。」雨媚兒說道,後邊別的學子也全表態,並且憤然道,「當時那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他們活了。莫家太囂張,這是他們應該付出的代價。」

「咱們靜觀其變就是了,莫家真要不依不饒,咱們學院也不妨跟他們擺擺。」白院長一聲冷哼,沖趙龍道,「馬上傳訊給學院,要求黑院長再徵調高手過來。一定先把比賽完成,莫家要挑恤,學院先接著。」

趙龍匆匆走了。(未完待續。。) 3更到!

此一刻,千幻學院常理副院長燕紅一行人匆匆進了莫家大院。當看清眼前的慘狀后,莫紅這女人那嘴唇都在顫抖。莫紅是現任家主莫不理的親姐姐。天河學院第二號人物,三掌院之首。

當莫紅走進大廳,看著廳中擱著的三弟莫禮成跟護院總尊莫東的屍體后再也忍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