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不會吧,我記得師傅每一次出遠門總會給我帶回一些令我終生受益的東西,這一次怎麼師傅變得這麼吝嗇了呢?」趙國棟厚著臉皮道,「讓我來看看師傅包袱里有啥新鮮東西。」

「小兔崽子,你倒是一天把我盤算得緊。」古道人笑罵,「包袱里沒啥,就一卷密宗歡喜禪法,表俗內奧,密宗的東西還是有些道道,不過你這麼年輕用不上,等我先琢磨幾年再教給你。」

「哦?也是,那等上十年八年之後師傅鑽研透了也不遲。」趙國棟點點頭。

「嗯,看你氣相還不錯,陰霾漸消,紫氣貫堂,這兩年你有驚無險,步步穩走。」古道人終於將烤架上的全雞取下來,拿出一些特製調料塗抹其上,一股異香在廟中瀰漫。

趙國棟也不客氣,先撕下一大塊雞腿送到古道人手上,然後自己也扯下一塊雞肉慢慢咀嚼起來。

「國棟,我看你眉目間似乎有些特異的變化,是不是有遇上什麼?」古道人漫不經心的道。

趙國棟動作一呆,抬起目光,「師傅,你是不是看出了什麼?」

「沒什麼,你的氣相很好,應該沒大礙,但是我從你眼中看到了更多,幾個月不見,你不可能變化這麼大,只能是外界因素介入促使了你的變化。」古道人均勻的咀嚼著雞肉,慢條斯理的道:「不過,這改變不了你的本質。」

「師傅,我是遇上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也拿不準。」趙國棟想了一想,將自己那一場奇異的夢境和盤托出,只是沒有涉及具體事情。

「真假本是相對立的,你要問我夢境中的東西是真是假,我無法回答。夢境是現實反應,但是並不真正表現現實世界,或許它會折射歷史,或許它會預言未來,這隻能你自己在以後的生活中去體驗了,不過我提醒你這個世界的運行有其規律,不要以為可以改變整個世界。」

「整個世界?我可從未有此想,但是局部呢?細微之處呢?」趙國棟搖搖頭,反問道。

「那隻能由你自己去感受體會,我無法給你任何答案。」古道人斷然答道,「機緣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是機緣,只是看你如何去認識、理解和把握罷了。」

趙國棟陷入了長久的沉思,古道人也不理他,自顧自的大啖。

趙國棟看著呼呼大睡的師傅,心思如潮水般的翻湧不息,一點一滴記憶浮起在心中。

小學就開始跟著這個老道人廝混,從習武強身到練氣壯髓,即便是自己到了江口中學讀書,每個星期回來也照樣跑不了一頓苦練,不管趙德山多麼強壯悍勇,在自己面前樣樣都只有甘敗下風的結局,長跑、游泳,摔跤、格鬥,趙德山都只有望塵莫及的份兒。

如果僅僅是這一切趙國棟也沒有那麼多感觸,更重要的是這個人教授給了自己一種坦然面對積極追求從容應對的生活態度,這才是讓趙國棟感觸最深的。

雖然年輕人的血氣方剛無法避免,但是師傅卻告訴自己人生的樂趣就在於有太多無法預知的變數,不要太過於被世俗的教條所束縛,敢恨敢愛敢作敢當的率性而為才是真正的男兒生活,當然這卻需要掌握一個度。

擺在自己面前的道路上似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入天堂,下地獄,一切皆未知,但是有一條卻是明白無誤的,自己似乎不再可能向正常的按部就班那樣走下去,機緣得遇,不惜者悔。趙國棟不想作一個左顧右盼的悔者,那就向著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下去。

噼噼啪啪的篝火聲似乎讓趙國棟的心神暢遊更遠,夢境的一些碎片又在不知不覺間連串起來,連趙國棟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古廟的夜色竟是如此的迷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國棟才從神遊中收斂回來,瞅了一眼師傅,早已經高卧石床上鼾聲如雷,懸挂在空中的一柄拂塵隨著篝火跳躍的光焰扭曲變換著影子形狀。

默默站起身來,趙國棟放眼觀外,星光浩淼,草長蟲鳴,世界彷佛在這一刻綻放出它最靜謐的一面。

趙國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全身血脈無比舒暢,緊走兩步,向著石床深深一禮,「師傅,國棟去了。」

石床上依然是鼾聲震天,趙國棟笑了一笑,轉身而去,卻在走出廟門的那一刻,聽得石床上彷佛是囈語般的聲音:「去吧,人入紅塵,心如皎月,快意暢行,遊走人生。」

怔了一怔的趙國棟昂首向天,他突然想起一句波蘭諺語,人有兩種生活,一種是腐爛,一種是燃燒,而自己別無選擇。

掙扎求票,積極碼字,天天向上,每日求支持!收藏、推薦票、書評,砸來吧! 夜幕降臨后的蘇庄。

蘇沐從盛京市出來后就沒有在沿途停頓的意思,一路馬不停蹄殺向蘇庄。青林市,杏唐縣全都被他拋在了腦後,他這次回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給老媽過壽,同時在家裡過個元旦。

至於說到別的應酬會客則一概謝絕,尤其是體制內的接洽會談更加不會理會。要說有其餘別的聚會,比如說像是同學間互相聯繫之類的,他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其餘的就免了。

蘇庄,當蘇沐緊趕慢趕回到這裡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黯淡,幸好他及時趕回來,不然恐怕就要等到明天才能到家了。當他走進熟悉的家門時,家裡面燈紅通明,正在做著晚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的久違菜香,刺激著他的味蕾,讓他感覺有點垂涎欲滴。

這些年在外面也算是吃過山珍海味,但每次只要回到家中,聞到葉翠蘭做的那種飯香味道,心情就會無與倫比的放鬆。

那是家的味道,這種味道深入骨髓,沁入心扉。

「哥,你回來啦。」蘇萱看到站在院中的蘇沐后立即招手呼喊道。

「小萱。」蘇沐快步走上前,伸手揉著蘇萱腦袋親昵道。

「哥,你總算是趕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有事來不及回來呢,爸、媽、姐,哥回來了。」蘇萱張嘴如爆竹般噼里啪啦喊道,話音還未落地,蘇老實三人就從屋中跑了出來,看到蘇沐后臉上全都露出格外高興的神情。

「兒子,你回來了。」葉翠蘭笑著接過蘇沐手中那兩瓶梅子酒後說道。

「媽,您這是做什麼菜呢?聞著就香。」蘇沐傻笑道。

「哼,還說呢,我回來的時候都沒有這種待遇,只有每次哥你回來才能吃到媽親手包的餃子,而且咱媽說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要多弄兩個菜給你好好吃吃。」蘇可故意撅嘴道。

「你呀你啊,說得多可憐似的,等會餃子你先吃。」蘇沐伸手颳了下蘇可鼻子笑道。

「本來就可憐嘛。」蘇可開玩笑過後,跟著蘇沐就走進屋內。

葉翠蘭繼續去忙活飯菜,蘇可自然是要去幫忙,蘇萱則繼續剛才的事,在外面剝蒜搗蒜。在他們家只要是吃餃子,都是要搗蒜泥出來,然後再搭配上老陳醋,放些生抽和香油,那味道是一絕。

這是蘇沐從小吃餃子吃到現在都喜歡沾的料兒,走到哪裡都不忘,不過以前這打雜的活兒都是他做,現在倒是交給蘇萱,這麼大的丫頭,做起來這活兒利索的很。

屋中就只剩下這對父子。

「爸,要不我去幫媽煮餃子?」蘇沐起身從桌上倒了杯茶水后說道。

「要你煮什麼餃子,坐著咱們爺倆兒說會話就行,廚房裡有你媽在,哪裡輪著你呢。」蘇老實抽著煙隨意道。

「好咧,那我就陪您說話。」蘇沐從蘇老實手中接過來一根香煙點著后,這爺倆兒就圍繞著火爐聊起來。雖然說家裡現在是有暖氣,但在這個正廳中卻是燒著一個火爐,上面放著壺燒水。

這也算得上是蘇沐最想做的事之一,閑暇陪著老爹喝茶吸煙嘮嗑,對他而言也是一種溫馨的幸福。不要認為這種事很多人都能做到,在如今社會中,真正能做到這樣的家庭並不多見,尤其是在農村中更是成為奢望。

老人希望兒子常回家看看,但兒子卻是要在外面打工掙錢養家,如此現實,你讓他們如何能隨時坐下閑聊?

「那兩瓶梅子酒是誰讓你帶回來的?」蘇老實抽著煙問道。

「爸,您這話說的,難道就不能是我買回來的?」蘇沐有些意外蘇老實竟然能猜到這個。

「你買回來的,你什麼時候買過梅子酒,要買你也不會買這個帶回來,再說咱們家我喝什麼酒你能不清楚,你老爸我喝酒並不挑剔。以前不挑,現在咱們家日子好過後,我也不挑。我雖然不挑,但梅子酒卻從來沒喝過,說說吧,誰讓你帶回來的?不會是葉惜那丫頭吧?她今年不能回來嗎?」蘇老實從旁邊桌上抓起一把花生放到火爐邊烤著說道。

蘇沐呵呵一笑,揚起大拇指后說道:「爸,甭說您這分析能力都快趕上警察了,要不趕明兒您就去咱們縣公安局給他們當軍師吧。有您這樣的軍師在,絕對能提高他們的破案率哦。」

「白跟我凈瞎扯這些沒用的。」蘇老實翻了翻眼,挑眉道。

「爸,其實您要是問這兩瓶梅子酒的話,是問對了。我在回來前,中午是在省委鄭書記家吃飯的,他知道我媽生日後,非要讓我拿兩瓶酒回來。也就是所您說的梅子酒,那可是咱們江南省********送的,有面子吧?」蘇沐眨巴眨巴眼睛道。

蘇老實心頭一顫,有點哆嗦的指著酒瓶問道:「這是********讓你拿過來的?」

「是啊,沒錯。」

「那……那這酒可不能隨隨便便喝了,咱們今天還是喝點別的。」蘇老實一下就將梅子酒給當作寶貝,笑話啊,這樣的兩瓶酒要是拿出來絕對能讓村裡人都羨慕死。

雖然說做事一向低調,為人也十分老實,但這並不是說蘇老實心中就一點沒有炫耀的想法,當老子的有個出息兒子,哪能不顯擺呢?

要是拿出來這兩瓶梅子酒把來歷一說,非得震驚全村不可。

蘇沐是無所謂,喝什麼酒都行,只要是陪著老爹,哪怕是喝從小賣部買來的十塊錢一瓶的酒他都甘之如飴。「爸,葉惜這次恐怕是沒辦法回來給媽過生日,她之前說的是能回來,但臨時有事,這個事情有比較急,所以說…」

「得,忙正事要緊,再說葉惜她剛回來過,既然有事就不必再趕回來了。」蘇老實大手一揮。

「說的就是,小惜前兩天已經回來過,我不就是過個生日,多大點事,還要讓她再回來,沒意思。對了,上次小惜回來時,咱們杏唐縣那個叫宋金東的副縣長來過,他好像是要小惜投資還是什麼事來著,你幫著過問了沒有?」從外面恰好端著菜走進來的葉翠蘭,聽到爺倆兒談話后問道。

「媽,那事已經解決好了,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蘇沐寬慰道。

「嗯嗯,解決就好,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葉翠蘭放下菜就又走出去,不到一會剛才炒好的幾個菜就都端上來,放在桌上后,她就說道:「你們爺倆先喝著吧,我這就煮餃子,在這個火爐上煮,咱們邊吃邊說。小可,拿碗筷進來,小萱,把你調好的蒜分開,你們想喝什麼酒自己拿去。」

在這個家裡,只要葉翠蘭在,那從來都是扮演著調兵遣將角色的將軍人物,幾句話就將事情分派好,幾個人就做起來。六個菜都是最普通卻最具家常味道的,是蘇沐從小就喜歡吃的。

蒜苔炒肉,紅燒茄子,涼拌藕片,拍黃瓜,糖醋排骨和紅燒鯉魚。酒的話是好酒,是葉惜回來時帶回來的地道茅台,用葉惜的話說,咱們既然有能喝好酒的能力,為什麼不能喝?

被葉惜灌輸這個理念后,蘇老實在家裡喝酒倒是比以前標準高出一大截。因為誰都知道他們家葉惜做的是大買賣,拿回來的酒又都是成箱成箱的好酒,所以說平常來這裡找蘇老實串門整點好酒嘗嘗鮮的老夥計也不少。

這今天也就是快要過年,家家戶戶都在家裡吃飯,不然這個時間點早就有人過來。

「咱們家這就缺你嫂子沒回來,不過不要緊,過春節的時候必須回來,這也就一個多月,沒有多長時間。小可,趁著你哥也在家,咱們人都全了,你給我說說心裡到底是有什麼想法。」

「你和溫子曰之間進展到哪步?不要再給我藏著掖著,要說實話。咱們家對你們婚事我和你爸的觀點很明確,絕對不干涉。只要你們喜歡就成,你哥和你嫂子他們是自己好上的,我和你爸沒意見。」

「你這裡我們也不會有意見,但你最起碼是要告訴我們,到底能不能成吧?要知道你是個女孩,不像你哥那樣是個男娃。咱們家從來都不重男輕女,但你是個女孩就要按照女孩的想法去向問題,你也不要嫌媽啰嗦,說這些是為你好。」葉翠蘭將餃子端上來后,就坐到椅子上,看向蘇可神情認真的問道。在對待兒女婚姻上,她從來都不會開玩笑,該重視必須重視。

蘇可臉色不由羞紅,這吃頓飯而已,怎麼就吃到自己頭上。但老媽問話她敢不回答?更別說問的還是這種正大光明的,是必須要回答的,不能打馬虎眼。

她偷偷摸摸的沖蘇沐眨眼,被葉翠蘭捕捉到后,沒好氣的拿起筷子敲了她腦門下,「嗨,幹嗎呢,問你話那,你老是看你哥做什麼,別指望這事你哥能幫你說話。」

蘇沐無奈的聳聳肩,一副愛莫能助之色。

蘇可吐出小****后,看向葉翠蘭的眼神也變的認真起來,「媽,我知道您是擔心我,我們現在好的很呢。至於說到以後結不結婚,現在真的沒有考慮過,真要是說到結婚,也要等到我工作穩定后再說吧,您總不至於讓我現在就和他去領結婚證吧?」

「就你小嘴甜,這事你心裡有數就成。」

葉翠蘭聽到蘇可和溫子曰關係很好后,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來,她最擔心的就是蘇可吃虧上當,畢竟她始終是個女孩。再說現在這個家裡,從蘇沐結婚後,葉翠蘭心中不就是惦記著蘇可嗎?蘇萱還小,談論這個壓根不現實。

蘇沐當然清楚葉翠蘭的擔憂。

可憐天下愛父母心啊。 山東750保養得還不錯,趙國棟猛力一踩,引擎便怒吼起來,離合器有點緊,不過對於趙國棟來說剛好合適,手一捏,腳下一點掛擋器,離合再一松,警用邊三輪已經如離弦之箭一般射出了江廟派出所。

刑警隊也有兩輛邊三輪,趙國棟是最喜歡騎邊三輪在江口縣城裡兜風了,墨鏡,警服,警用邊三輪,如果在半遮半掩的將兩斤半別在腰上,這副樣兒誰不退避三舍?

公安也就只有幾年風光了,隨著加在警察身上的枷鎖越來越多越來越重,警察執法也越來越束手束腳,力度也越來越弱,執法環境也就隨之惡劣起來,二十一世紀的警察都只能用嚴格執法熱情服務這樣的語言來詮釋這份職業了,再無作風過硬、打擊有力、震懾犯罪這些口號的存在了。

趙國棟有些感悟,迎面而來的晨風讓他從感慨中清醒過來,現在還是九十年代初,一個公安還相當有威懾力的時代。

大觀口鄉距離江廟鎮不到五公里,今天逢二正好趕場,還未走到場口,人流已經開始多起來,趙國棟放慢速度。

「趙哥,前面拐左就是鄉治安室,拐右就是鄉政府,咱們還是先去治安室吧,昨天我給羅長榮打了電話,告訴他你今天要來,他在治安室等我們。」胡明貴坐在後座上粗著嗓子道,摩托車的引擎聲差一點就壓倒了他的嗓音。

「嗯,我去過大觀口鄉治安室一次,好像去年一個盜竊耕牛案子。」趙國棟回憶道,實際上前世記憶里他已經去過這治安室多次了,不過前世他在江廟派出所成了案偵民警,而劉猛卻成了駐大觀口與土陵兩個鄉的駐鄉民警。

看來自己調到江廟派出所就已經引起了一點小小的變化,案偵民警與駐鄉民警雖然都是派出所民警,但是案偵民警學習業務的機會更多,也更容易引起局裡的重視,這也意味著調回局裡與提拔的機率更高,誰更重要也就顯而易見了。

「那個耕牛案現在都還沒破,火原村和水原村那邊都很有意見,年初鄉里人代會還專門提出來了呢。」胡明貴補充道。

「那案子多半都不是大觀口這邊人乾的。」坐在車斗里的譚凱插言。

「嗯?你憑什麼這麼說?」趙國棟皺起眉頭問道,前世記憶中他當案偵民警時這件案子也沒破。

「我聽有人告訴我土陵那邊的張三娃那段時間一直在這邊轉悠,張三娃是個殺牛的,以前就在鄉治安室掛過號,懷疑他曾經殺過從平川那邊偷來的牛。大觀口的牛都是用來耕地的,除非病死老死,一般都不會賣來殺肉。張三娃一般不會去大觀口那邊的。」

譚凱比胡明貴還要瘦一點,不過看上去也很精神,他是土陵鄉人。

「哦?」趙國棟心裡記下了,「你沒給劉猛說過?」

「說過啊,劉哥去查過兩次,但張三娃嘴巴很硬,又沒有其他證據,劉哥也只有算了。」譚凱聳聳肩。

「遠賊有熟腳,這邊老百姓對牛看得很重,平時守得也很嚴,如果沒有本地人給外賊打下手,外賊是作不了這種案子的,兩個村一個月之內連續被偷了三頭牛,哪有這麼怪的事情?」胡明貴也插話道。

摩托車轟鳴著鑽進一個小院子,門口一塊吊牌幾個黑體大字「大觀口鄉治安室」,沒等趙國棟下車,一個矮胖黑臉漢子迎了出來,趙國棟知道這就是大觀口鄉武裝部長兼公安員羅長榮,同時也是大觀口鄉黨委的黨委委員,一個在大觀口鄉黨委政府里有些影響力的角色。

「歡迎,歡迎,歡迎趙公安來駐我們大觀口鄉,聽說趙公安是刑警隊下來的,這下子咱們大觀口鄉可要清靜一段時間了。」

羅長榮看上去很高興,話也說得很好聽,不過趙國棟卻知道這個人不是表面上那麼粗豪,前世劉猛駐這裡並沒有受到歡迎,而且有一兩件事情沒有弄好,最後大觀口鄉黨委政府還跑到江廟區工委反應,讓劉猛很是難堪。

趙國棟並沒有託大,下車之後一個標準敬禮之後才雙手握住對方的手,他知道這些鄉幹部表面上沒啥,但骨子裡還是很喜歡別人尊重的。

「羅部長你說哪裡去了,你叫我小趙就行了,我來這裡駐鄉,還要全靠羅部長和鄉黨委政府的支持了。」

「嘿嘿,沒問題,沒外人時候我喊你小趙,在外面還得叫你趙公安,要不就亂套了。」羅長榮笑起來就像一個彌勒佛,除了黑了點。

「羅部長,所里安排我駐大觀口鄉,我新來,很多情況還不熟悉,還望羅部長多指教啊。」

正寒喧間,一個壯年漢子跑了進來,「羅部長,羅部長!」

「啥事雞飛狗跳的?」羅長榮臉一下子就陰了下來。

「那個鄭二賴又在鄉政府門口扯圈子,今天趕場,人都快要把鄉政府門口給堵了,許多辦事的老百姓就進去不了,曹鄉長讓我來叫你帶人去把鄭二賴勸走。」

「我帶人去勸走?怎麼勸走?他要是會走,就不得在那兒扯圈子了。」羅長榮一臉惱怒,「你把王春貴喊到一起去勸。」

「恐怕不行啊,羅部長,那個鄭二賴橫起來誰都不認。」壯年漢子有些為難。

就在羅長榮與來人說話間,趙國棟也從胡明貴那裡了解到那個鄭二賴的情況。

這個鄭二賴是場鎮邊上金水村原任支書的舅子,在場鎮上開了一個飯館,金水村這幾年也就在那裡掛了些餐費,去年原任支書下台,村上老百姓鬧得起,鄉上審計后發現有好幾千塊都是在鄭二賴那裡消費的,而且還欠著一千多塊,究竟是接待什麼人吃的也說不清楚,鄉上審計組對這些欠賬便沒有認可。

於是這鄭二賴就三天兩頭跑到鄉上鬧扯圈子,說**吃了飯不給錢,大罵鄉政府貪官污吏,而這個鄭二賴的老俵又是原來副鄉長退二線當人大主席團副主席的張主席。

「羅部長,要不我去看看?」趙國棟知道這是一個表現的機會,這種無賴仗著有點關係撒橫是因為沒有人敢和他較真逗硬,真要對付這種人並不難。

「呃,趙公安,這怎麼好意思,你才來就讓你碰上這種事情,」羅長榮喜出望外,原本這種事情不該公安管,但是對方主動提出來,那當然是再好不過,對於趙國棟的觀感頓時好了許多。

「沒事兒,反正坐在這兒也無聊,我倒是想要看看**地盤上有那個這麼橫。」趙國棟站起身來就外走。

「趙哥,那個鄭二賴原來是殺豬的,很有幾把力氣,場鎮上人都喊他鎮關西,你要小心一點。」胡明貴趕緊追上提醒道。

「嗯,那正好,我就來當一回魯智深。」趙國棟心中一樂,駐鄉第一天就遇上這種事情,還真是有趣。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書評。 哪怕是在以前蘇沐都沒有覺得老媽的嘮叨多讓他感到厭煩,早早就懂事的他,深知葉翠蘭的每句話都是為他好。你讓葉翠蘭去對別人家的孩子這樣叮嚀囑咐,她肯定不會多這個事。

說再多都是為孩子好,做再多都只是想讓孩子能夠過得開心快樂。再簡單不過的想法,再純粹不過的心理,這說的就是葉翠蘭,說的是天底下所有母親共同的心聲。

蘇可如今成為家裡重點要惦記的對象,這事很正常,什麼時候你結婚了,葉翠蘭和蘇老實心中的擔憂才會減少些許。但也僅僅只是減少,想要完全不牽挂是不可能的。

不要瞧說話的都是葉翠蘭,但最揪心的還是蘇老實。蘇可就是他的小棉襖,要是不能確保她能幸福生活,將會成為蘇老實這輩子的遺憾。這些問題平常都是他和葉翠蘭在說,如今從葉翠蘭口中問出而已。

蘇老實同樣也是豎起耳朵留心傾聽。

「爸媽,這事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小可又不是小孩,她早就成年,而且我也相信溫子曰不是一個朝三暮四,沒有責任心的男人。我和他見過幾次面,對他印象很不錯。」蘇沐總算是為了蘇可解圍。

有這番話在,葉翠蘭心裡踏實多了,也就沒有再繼續追問。

「好了好了,吃餃子吧。」

邊吃餃子蘇沐就邊問著明天老媽生日怎麼辦,是在家裡吃還是說去縣城?依著他的想法,當然是出去吃頓好的,最好是能去青林市。但葉翠蘭想都沒想就立即拒絕了,她是不會出去過生日。

這要不是說生日和新年挨著,想要藉此機會看看兒子,她連這個生日都不想過。又不是七老八十,這麼年輕過壽,沒這個必要。

在這個家裡葉翠蘭的話就是聖旨,她說不出去吃飯那就只能在家裡。因為知道蘇沐要回來,她早就準備好了菜,明天只要洗洗上鍋炒出來就行。蘇沐沒有堅持,但卻說到明天無論如何都要去縣城買個蛋糕回來慶祝下。

這點葉翠蘭表示同意,孩子們想要趁這個機會熱鬧下,自己總不能老是拒絕,買個蛋糕也花不了幾個錢,不算個事,總之明天的生日安排就這麼定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