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不用你抱,我要自己走!」

厲麒麟小手一擺,邁著小短腿,扶著樓梯扶手,便自己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厲宸失笑著搖頭,這小子性格還真……隨了她媽媽。

到了樓上,厲宸領著麟兒去了自己卧室,卧室里擺放著許多毛絨玩具,還有一些小女生喜歡的小玩意,這些東西都是當年厲宸死皮賴臉從宮家順回來的。

「你居然喜歡這些!」

厲麒麟看著到處都是的毛絨玩具小眉頭皺巴巴的,這些明明都是女孩子玩的,他的爸爸怎麼會喜歡這些,真是太讓他失望了!

在他的心目中,他的爸爸如此高大威猛,至少要喜歡變形金剛、奧特曼、蜘蛛俠才對!

「當然不是我喜歡,這些都是你媽媽喜歡的!」

看齣兒子的失望,厲宸趕緊解釋,他可不想第一天見面就在自己兒子面前丟形象。

「這還差不多!」看來他的媽媽以前確實住在這裡,目前來看厲麒麟對他這個爸爸還算是滿意的。

「那你們為什麼分開?為什麼後來又不跟我和媽咪在一起?」

小孩子的問題是天真無邪的,厲麒麟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別人家的孩子都是和爸爸媽媽在一起,而他的生活里卻從來沒有爸爸,這也是宮恩恩從來沒有辦法跟他說明白的事情。

厲宸眼睛微熱,心裡更是一陣酸楚,他要怎麼跟這個小精靈解釋。

男人蹲下身,兩隻大手握著麟兒的小肩膀,眼裡是難有的深情,「爸爸也不想跟你媽咪分開,只是爸爸做錯了事,讓你媽咪難過,所以我們才分開了,你媽咪肚子里懷著還未出世的你去了國外,爸爸就在這裡等你媽咪回來。」

厲宸永遠都無法原諒自己,如果當初自己再冷靜一些,再多一點對宮恩恩的信任,宮恩恩也不至於心灰意冷的去打胎,自己更不會一時衝動就和她離了婚。

想到這些,厲宸對自己當初的魯莽衝動悔恨不已。

厲麒麟一雙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眼前突然流淚的男人,伸手去抹男人臉上的淚珠,「你別哭了,那你現在知道錯了嗎?」

厲宸笑了,自己居然在一個孩子面前落淚,但他一點都不覺得丟臉,「爸爸知錯了,你願意幫爸爸把媽媽重新追回來嗎?」

厲麒麟想了想,「是要以後我們三個人在一起嗎?」這可是他最關心的問題,他要爸爸,要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當然,把你媽媽追回來,以後我們就可以三個人在一起了。」

厲麒麟歪著小腦袋瓜,又想了一會兒,他是很喜歡這個爸爸的,「那好!我幫你!」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厲麒麟爽快的伸出小手指,「我們拉鉤鉤,誰騙人誰是小狗!」

「好!拉鉤鉤!」

兩個男人就這樣在拉鉤鉤的見證下,愉快的達成了協議。

厲宸又領著麟兒參觀了別墅的其他房間,隨著二人更深入的相處,小傢伙對厲宸越來越熟絡,也越來越放得開了,只是無論厲宸怎麼哄,怎麼引導,這小子就是不肯叫厲宸爸爸。

「你跟我說說,為什麼你不肯叫我爸爸?」厲宸很受傷的坐在厲麒麟對面,一臉的傷心難過,「你說你來找爸爸,可你找到了又不肯叫我爸爸!」

看出厲宸很失望,麟兒站在那,不停的扣著兩隻小手,不吭聲。

他是來找爸爸的,可小孩子也是要面子的啊,以前重來沒見過,哪能一上來就喊爸爸,多難為情!他可喊不出口。

「我先叫你厲宸行嗎?」

扭扭捏捏半天,厲麒麟從嘴裡蹦出這麼一句話來。

麟兒雖然比同齡的孩子智商、情商都高,可畢竟只是個小孩子,很多想法他自己也無法表達,他並不是不想叫厲宸爸爸,只是不好意思叫。

厲宸苦笑,他算是敗給自己兒子了,行了,他也不為難這小子了,慢慢來吧,雖然厲宸摸不清小孩子的心裡,但他也能理解突然管一個陌生人叫爸爸卻是有些難。

「好吧,厲宸就厲宸!」

厲宸默默厲麒麟的頭,算是妥協了。

厲宸知道徐瑞肯定已經想辦法通知宮恩恩孩子在他這裡,也就沒急著把孩子送回去,正好又是午飯時間,厲宸特意吩咐佟嫂給麟兒做了幾個小孩子喜歡吃的菜,讓麟兒中午留在錦繡家園吃。

佟嫂得知麟兒是厲宸跟宮恩恩的孩子,別提有多高興了。當初的事情佟嫂並不清楚,但這五年她待在厲宸身邊可清楚的很,厲宸一個人過的並不好,現在宮恩恩回來了,佟嫂只盼著這兩個人能從歸於好,畢竟還有個這麼可愛的孩子在這呢。 「梁破膽!我回去告訴我爹爹,你等死吧!」梁雪真捂著腫起的臉蛋,歇斯底里的叫道。

「還想再挨一巴掌?」梁騰又舉起了手。

梁雪真嚇的趕緊閉嘴,求救的目光轉向身旁的乾哥哥。

趙銘鎧裝作沒看見,他慘遭蹂躪,身心俱疲,雙目獃滯的走出了院子。

走了兩步,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回頭惡狠狠的對周圍的人說道:「誰敢將今天的事傳出去,我定取他的狗命!」

圍觀的人頓時臉色都變了。

趙銘鎧雖然被梁騰打了一頓,但畢竟是大梁氏族的青衣弟子,絕對不是這些平民所能欺辱的。

這時梁騰在身後咳嗽了一聲。

趙銘鎧嚇的一縮,帶著梁雪真,很快走的不見人影了。

……

地球上,一男一女在床上摟抱著,正睡的香甜。

夢中,男的發現自己變成了傳說中的修士,元氣縱橫,威風無邊。

一些宵小之輩前來挑戰,被他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扇飛,突然,一個員工上來掐住了他的脖子。

哎不對,這是什麼畫風?怎麼還有公司員工?等等,這人有點面熟。

是他?當年那個發現我和小雪偷情的小員工!

「趙鎧!你敢打我!」

一聲尖叫,趙鎧從夢中醒過來,發現小雪滿口鮮血,正在發瘋似的掐他的脖子。

「小雪,你的臉怎麼腫了?牙掉了好幾顆,誰打的?」趙鎧瞪大了眼睛。

「誰打的?還不是你狗日的剛剛打的!睡覺發什麼神經……」小雪對著趙鎧的臉又抓又撓,抓的趙鎧一臉的血印子。

他下意識的往後一退,突然絆倒,雙手一撐地,咔嚓一聲,竟然骨折了!

啊!!!

趙鎧痛的慘叫了一聲,一屁股跌坐下來,剛好坐在了一個鋼製模型上面,嗯……埃菲爾鐵塔模型。

啊!!!

一聲長長的慘叫,在房間回蕩。

……

人群散了之後,梁騰抽空沖了個澡,洗去了一身污垢,又從破房子里翻出來幾件灰色的弟子服,穿了一件在身上。

麻布做的衣服,穿著不是很舒服,也還過得去,在這個世界,始終穿著短袖牛仔褲也不像個事。

讓梁騰欣喜的是,他褲兜里的一包紅二喜,一個打火機,也跟著穿越過來了。

在地球生活艱難,梁騰養成了抽煙的習慣。

他點了一支煙,在屋前屋後轉了兩圈,發現真是家徒四壁,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比自己三百塊租的城中村單間差多了。

圍牆破破爛爛,屋頂就是一層茅草,只在屋后養了一頭灰驢,瘦的不成樣子。

這驢,就是曾經放屁太響,把梁騰的膽囊嚇破的那頭驢,還有個名字,叫馬小戶,跟主人的感情非常好。

因為它的主人沒什麼朋友,只好經常跟驢一起玩。

看上去,它跟普通的驢也沒什麼不同,甚至還有點丑,但是從梁騰搜索到的記憶來看,這驢還真不一般。

它出生時天生異象,一道紫色閃電擊中了正在院子大樹下生產的母驢,結果,母驢被雷電劈死了,這小驢子卻活著出生了。

或許是被雷劈過的原因,這傢伙天生不凡。

不僅跑的飛快,而且,只要在驢頭上拍三下,它的眉心就會出現一道灰色雷紋,然後放出一個爆響的雷屁,甚至有時屁里會夾雜一些電光。

人如果離得近了,會被震暈!

然而這麼奇怪的事,除了梁騰,其他人並不知道,因為沒有人會去關注一個修鍊廢物的生活。

我……去!竟然有這麼神奇的驢?說不定調教一下,能變成個神獸什麼的。

梁騰越來越滿意這次穿越了。

他轉了一會,找了個板凳坐下,從脖子上扯出一個項鏈來。

這個項鏈並不是地球帶來的,而是這副身體本來就佩戴的。

準確的說,這個項鏈應該叫作長命鎖。

灰色的鎖面上,被隨意雕出了幾朵祥雲,祥雲中隱約露出一截龍頭,儘管十分細小,卻是栩栩如生。

反面是兩行小字,「敬若神明,以登雲天」。

字雖小,卻是銀鉤鐵划,極具氣勢。

從記憶中的信息看,這長命鎖,是梁騰的母親,一個叫聶紫雲的女子,一刀一刀雕出來的,而那兩行字,則是梁騰父親所刻,其中的「敬」「雲」二字,正是梁騰的名字。

梁騰,字敬雲,這是他父親梁慕川給起的。

別人家孩子戴的長命鎖,大都是金的銀的,再不濟也是銅的,而梁騰戴的這個,卻是用附近蒼山上的黑槐木製成的。

據蒼山一帶的老人們說,黑槐樹是最陰的一種樹,是用來栓住鬼魂的,很少有人願意用黑槐樹來打造用具,更不用說小孩子用的長命鎖了。

這些,都是梁騰從記憶中搜索出的內容。

至於他父母怎麼死的,這副身體的記憶中竟然一片空白。

而在他十三歲的時候,爺爺奶奶被一個叫作魏元琅的人殺死,這件事給梁騰的刺激很大,曾發誓要報仇。

但是這個仇,他是報不了的。

因為他的這個仇人太過強大,是大魏氏族的一名天才。

蒼山一帶勢力眾多,但最強的只有兩個,一個是梁騰所在的大梁氏族,另一個,就是大魏氏族。

兩大勢力分別位於蒼山一南一北,都是從各自的本姓宗族發展而來的,後來不斷吸收外姓加入,實力漸漸增強。

比較起來,大魏氏族要壓大梁氏族一頭,因為他們的精英弟子更多,也更強。

其中最強的,就是魏元琅,一個修鍊天才。

修士到了十歲,體質才健全,方能開始第一境界,也就是太初境的修鍊。

普通修士要一兩年,有的甚至要三四年才能開闢出一道元脈,從而凝聚出一道遊絲。

等凝聚出十八道遊絲,已經好幾十歲了,這時才能化氣絲為氣旋,晉入第二境界,化生境。

當然,進階化生境困難重重,很多修士終生只能停留在太初境,因為到了一定年齡,經脈僵化,就再沒辦法提升了。

而魏元琅,十八歲就凝聚出十八道遊絲,蒼山一帶的太初修士,無人能敵,他曾一個人單槍匹馬,斬殺當年到處作亂的十二名野修,聲名遠播,被封為蒼山十英之首。

十九歲,被大宗門摩雲上宗收為內門弟子。

二十歲,化絲為旋,成功晉級化生境……

簡直就是一路開掛的人生。

而當年他追殺十二名野修時,其中一個野修剛好逃竄到梁騰家,挾持他的爺爺奶奶作人質,卻被魏元琅毫不猶豫的一刀劈下,將野修連帶梁騰的爺爺奶奶,一併斬殺。

而十三歲的梁騰,當時就在院子里,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爺爺奶奶,慘死在魏元琅刀下。

事後,魏元琅成為蒼山的英雄,被夾道歡迎,沒人知道的是,那時梁騰正在抱著爺爺奶奶的屍身痛哭。

但是,英名之下,誰又會在乎草根的死亡……

梁騰幽幽的吐了口煙圈,從脖子上扯下長命鎖,輕輕拍了拍,說道:「兄弟,我們緣分一場,你的仇,我會儘力替你報,你就放心吧。」

同命相憐,梁騰很同情這副身體的遭遇,但那麼強大的敵人,他也不敢誇口,只能是儘力而為而已。

現在的問題是,黑槐木這麼陰的東西,他可不敢戴在身上。

這東西既然是這個世界的他一直貼身佩戴的,不如燒了,隨他遠去吧,也算盡了自己一份心意。

梁騰掏出打火機,啪的點著,長命鎖燒了好一會,才被熊熊的火苗淹沒,化為了灰燼。

啪嗒。

一個寶石一樣的東西掉了出來。

梁騰一愣,這長命鎖竟然還藏了寶貝! 吃過午飯厲麒麟就開始想著要找外婆了,通常午飯後這小子都要午睡的,這會兒困勁上來,這才想起自己的外婆來,小孩子不懂得自己偷偷跑出來大人會有多擔心,但是厲麒麟還是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很不好。

「厲宸,你帶我去找外婆好不好?」麟兒揉搓著眼睛,聲音軟糯的說道,「我好睏,想睡覺。」

通常在家裡這個時間何兮已經陪著麟兒睡午覺了。

「麟兒,今天中午你就在爸爸這睡好嗎?」厲宸撫摸著厲麒麟的小腦袋瓜,用商量的口吻說道。

「好啊!可是……」厲麒麟很想留下來,可他還是覺得外婆找不見自己會很難過吧。

「放心,你外婆和媽咪都知道你在這,你先睡,等睡醒了,你媽咪就會來把你接走。厲宸耐心安慰這小娃娃。

剛剛何兮給厲宸打過電話,告訴他宮恩恩正在來的路上,讓麟兒在這睡下,正好給他一個和宮恩恩相處的機會。

麟兒乖乖聽了厲宸的話,被厲宸抱到卧室的大床上,沒一會就睡著了。

這小子上午也沒少折騰,獨自一人跑到公司來找自己,也是本事的很,想必這會也是乏了。

厲宸給厲麒麟蓋好被子,看著麟兒萌翻了的睡顏,心裡暖暖的,直到這一刻,厲宸都不敢想象這一切都是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