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不用客氣。」聶甄淡淡地回應了一聲,然後再度鎖定自己的目標,朝萬火門的萬無極沖了過去。

目前在場的元境高階強者中,除了萬無極之外,也就只有趙暘這一個高手了。

趙暘之前在聶甄與賴太上長老的武技對攻中被波及到,此刻已經身受重傷,戰鬥力下降了不少,此刻已經構不成威脅,所以聶甄第一目標便是找上了萬無極。

萬無極看到聶甄朝自己殺了過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說實話,他的實力與賴太上長老不過是在伯仲之間,大家誰都奈何不了誰,聶甄如果殺得了賴太上長老的話,那要殺他自然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聶少俠!我覺得我們可以談談!如果你答應放我們一馬,萬火門從今往後就歸順你了!」萬無極看著朝自己撲過來的聶甄和墨麒麟,急忙表示願意歸降。

第一次歸順別人,也許萬無極還需要思考掙扎一下,但等到第二次,那就沒什麼思想負擔了,畢竟投靠誰不是投靠?

「哼哼……你以為我像乾龍那個垃圾一樣,什麼廢物都收的么?!像你這種三姓家奴,一個我都嫌多!我聶甄在這裡宣布,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活!」聶甄長嘯一聲,向四周釋放出殺神領域來。

「嗡……」

一股澎湃的殺戮之氣,將場內所有修鍊者全數鎮壓。

修為高達元境中高階的也就罷了,戰鬥力只是被削弱了將近三分之一,可那些元境初階,乃至三聖境的修鍊者可就慘了,他們的修為足足被削弱了一半有餘,甚至有的人連三成的實力都拿不出來。

「糟了!這是什麼手段?!是……領域攻擊?!」萬無極震驚地瞪視著聶甄,他想不到聶甄居然還留了一手,領域攻擊,雖然他曾經聽說過,但從來都沒有真正見過,想不到第一次見到,居然是從聶甄的身上看到的,而且還是對他們施展的。

還沒等萬無極從聶甄施展的殺神領域中緩過勁兒來,墨麒麟和鬼鬼二神獸的攻擊已經落到了萬無極的身上。

「轟!」

萬無極都還沒適應修為被削弱的狀態,先是被墨麒麟一爪拍得噴血,緊接著又被鬼鬼一棍子打翻在地。

「趙暘!你特么的哪兒去了?!」萬無極氣地大罵,如果趙暘在這裡的話,結合二人之力,說不定還能殺出一條血路,如果沒有趙暘的配合,就他自己一個人的話,恐怕連給二神獸塞牙縫的資格都沒有。

事到如今,萬無極甚至都不認為整個萬火門有辦法活著離開了,他自己能夠離開就已經能燒高香了。

「咳咳……」趙暘這時候才剛剛站起身來,他受到兩大武技的波及,體內身負重傷,調息了一番才好不容易緩過勁來。

待他起身,聽到萬無極的喊聲,連忙準備去接應萬無極,他也清楚,現在乾龍已經隕落,只有二人聯手,才有可能抓住那一線生機。

只可惜,聶甄他們根本連那一絲生機都不準備為他們留,趙暘才剛剛起身,突然他的胸口處出現了一支如水晶一般的犄角!

耿耿以空間穿梭的神通,直接落到趙暘的身後,挺起獨角就朝他胸口位置捅了過去,一下子就捅穿了他的心臟!

「哇啊!」趙暘慘叫了一聲,眼神中充滿了不甘,他甚至連殺死自己的敵人是誰都沒看清楚,居然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嘭!」

耿耿頭頂的獨角一用勁,將趙暘的屍體直接轟碎,然後一展雙翼,加入了圍攻萬無極的陣營。

「廢物!趙暘這個廢物啊!」萬無極一邊抵擋三大神獸的攻擊,一邊氣得大罵,他原本還指望趙暘助自己一臂之力的,誰想得到趙暘還沒幫上什麼忙,自己就先嗝屁了。

「你們兩個誰都別說誰,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我這就送你去見他!」聶甄冷喝一聲,控制四具流金傀儡加入圍攻萬無極的陣營,與此同時,死亡花蕾也分出了數千道藤蔓,協助圍攻萬無極。

萬無極本身面對三大神獸的攻擊就已經感到十分棘手,可偏偏聶甄還控制那四具流金傀儡和死亡花蕾聯手攻擊,頓時形勢就陷入了劣勢,連續被命中了好幾招。

「分金千光印,萬木枯榮印!」

聶甄在遠處直接朝萬無極施展兩重五行印,這一下萬無極是徹底崩潰了,他根本騰不出手來抵擋聶甄的攻擊,被直接命中要害,整個人被五行印壓著往地下碾壓的同時,鮮血噴洒在了整個上空。

「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尤其是你!聶甄!只要能讓我活著離開……我一定會再來找你,將你抽筋扒皮,活剝了你之後,還要將你倒吊三天示眾!還有你們這幾頭孽畜,我也會將你們全部殺死,拿你們的骨頭來泡酒!」萬無極渾身是血,猙獰地瞪視著聶甄他們。

「這老小子做夢呢!他還以為他還有將來?」鬼鬼無語地看著萬無極,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來。

「哼哼!無知之輩,又豈能明白我的功法之玄奧!」萬無極冷笑了一聲,然後用力將自己的舌尖咬出鮮血來。

只見萬無極低吼一聲,整個人逐漸化作一個火焰形成的人形,然後對著聶甄他們大笑道:「哈哈!我耗費了三個級別的修為,現在已經化為了無形之物,我看你們如何留得住我!」

千億影帝,惹不起! 說完,萬無極長嘯一聲,整個火人朝遠處遁逃而去。

這道化火的神通,是萬無極最重要的底牌,一旦施展了這門遁術,等武技失去作用,他的功力會直接倒退三個級別,淪為元境四段修為的修鍊者,所以這門武技可以說是萬無極在最不得已的時候使用的保命底牌了。

而這門底牌的優勢也十分明顯,一旦化為了火焰,尋常物理攻擊根本就無法奈何萬無極,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逃走。 「無辜?」男人聽到這兩個字還愣了一下,然後就是笑,輕慢至極的笑。

「慕蓁蓁,在你看來,是不是除了我以外,所有男人都是天真無邪,一塵不染的?」

竟然還會用無辜去形容一個男人。

「墨行淵,你想說什麼?」慕蓁蓁盡量壓抑住心中的怒火。

不是誰都像他這樣,做得出這麼卑劣的事情的。

「霍嘉齊如果識趣,就應該知道離你遠一點。」

墨行淵卻並未多解釋,端起桌上的黑咖啡,大大喝了一口。

「憑什麼?」慕蓁蓁幾乎毫不猶豫的反問了句,然後就一臉好笑的看著墨行淵,「他憑什麼離我遠一點?我有毒嗎?我不能跟人相處,不能跟他在一起嗎?」

「沒錯!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伴隨著一道冷厲的聲音,墨行淵重重放下手裡的咖啡杯,一雙冷如寒冰的眼死死盯著慕蓁蓁,「因為你配不上他,你配不上霍家,所以你,絕對不能跟他在一起!」

聽著墨行淵的話,慕蓁蓁兩個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原來他阻止她和霍嘉齊接觸,是因為,他覺得她配不上霍嘉齊,配不上霍家。

她在他眼裡,竟是這樣一文不值嗎?

「霍嘉齊都沒有嫌棄我,霍家都沒有嫌棄我,你憑什麼這樣說我?」

她配不上霍家,那她配得上誰?

慕蓁蓁的聲音明顯帶著哽咽,墨行淵握著咖啡杯的手下意識收緊,心臟皺縮了一下,很快還是冷酷無情的道,「霍家沒有嫌棄你,你難道就不能有自知之明嗎?」

「墨行淵,這些事到底和你有什麼關係啊!你憑什麼干涉!」慕蓁蓁終於沒忍住,兩行清淚滑落了下來。

就算霍家人沒有眼光,就算她沒有自知之明,都和他有什麼關係。

他憑什麼去做那些事?

又憑什麼對她說這些話?

這個混蛋……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

「我……」墨行淵難得結巴了一下,很快又理直氣壯道,「我做什麼事,用得著向你解釋?」

說完目光就別向了一旁,悶悶的又喝了一口咖啡。

慕蓁蓁聞言氣得雙手握緊成了拳頭,好在早就領教過這個男人的可惡,她慢慢又冷靜下來,「那個故意造謠霍嘉齊的女生,是你們公司的人吧?你把她藏哪兒去了?霍嘉齊沒有得罪你,墨行淵,你要是還有一點良知,你就讓那個女生出來解釋清楚一切!」

「這種事情有什麼可解釋的,我那麼多花邊新聞,你見我解釋過?」男人的聲音里都是不屑。

就因為這樣區區一件小事,這個女人在誰面前又哭又鬧呢。

「你那些算什麼花邊新聞,你那些都是事實,而霍嘉齊是被你污衊的,他跟你根本就不是一種人,你憑什麼設計污衊他的清白?」慕蓁蓁簡直要被這人氣死了。

世上怎麼就有這麼狂妄自大不講理的男人。

「跟我不是一種人?慕蓁蓁,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樣的人?」男人突然又將目光看過來。 「啊哈哈哈哈!有本事來追我啊!不然老夫可就走了!」萬無極仰天長嘯,整個火人化為赤芒,朝遠處遁走,遁逃的速度極快。

在他看來,聶甄這些人現在恐怕已經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遁走了。

「哇……這老小子真的是鼠目寸光,就這種級別的遁術,居然還得意洋洋……」鬼鬼按著額頭無語地說道。

墨麒麟則是朝著不遠處的玉麒麟傳音道:「小玉,教教他什麼叫天外有天。」

聶甄等人根本就不緊張,因為他們都知道,玉麒麟有一門在空間中建立空間屏障的神通,以萬無極現在的修為和狀態,玉麒麟完全可以徹底封鎖他!

玉麒麟掌控整個全局,靈魂裡面遍布整個萬古山脈,自然發現了萬無極的動靜,在墨麒麟對它傳音的同時,玉麒麟就已經開始施展空間屏障了。

可誰知,還沒等玉麒麟發動武技,卻聽到火麒麟用低沉的聲音說道:「不用緊張,這老鬼逃不了!」

火麒麟話音剛落,嘴部做了一個吸氣的動作,然後聶甄他們就看到,萬無極身上的那些火焰,居然像是一團煙一樣,被火麒麟給吸入了口中。

「啊!該死啊!」萬無極慘叫了一聲,連忙收回了武技,這才不至於整個身體被火麒麟給吸入肚子里,雖然提前打斷了武技施展,但那被削減的修為卻並沒有因此打折扣,該被削減的一點都沒有少。

「哦喲,忘了還有火麒麟在這裡了,有它這個玩兒火的祖宗在這裡,萬無極這個老狗怎麼可能化成火逃走!」玉麒麟冷笑了一下,正常的情況下,萬無極化成火焰,說不定還真的能逃走,可有火麒麟在這裡,光是火麒麟對火焰的掌控,就能令萬無極無所遁形。

「啊!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會失敗的!」萬無極幾近瘋魔,就連自己最後的一個底牌,都被聶甄他們給化解了,現在的他真的沒有任何底牌可以使用了。

而且,萬無極的修為還被削弱了三個級別,現在的他比起之前來,更加不存在抵抗的力量了。

「老狗,你的生命就到此為止了!」就在此時,一聲大吼從萬無極的背後傳來,萬無極驚慌失措,連忙回過身來,卻看到一道赤黑相間的劍芒倒映在自己的瞳孔中,越來越大……

「噗哧!」

「哇啊!」

劍芒貫穿萬無極身軀的聲音,和萬無極的慘叫聲同時傳入眾人的耳中,最終,萬無極的瞳孔逐漸灰暗,最終他的生命力,徹底被修羅殺氣給摧毀。

「萬無極已死!剩下的人,我們幾個一起動手,將他們全部斬盡殺絕!」聶甄發出一聲長嘯,率先殺入人群中。

「好啊!咱們幾個看看誰的人頭數多!」戰鬥狂人墨麒麟當仁不讓,發出一聲巨吼聲,然後沖入了人群中。

在玉麒麟的幻術控制下,原本那些修鍊者們自相殘殺,已經折損了過半人馬,現在領頭的幾個最強者已經全數隕落,如今剩下的人不過是一些小貓小狗,如何擋得住聶甄等人的攻擊?

殺戮持續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九梟派、萬火門、青陽派以及平沙派的修鍊者們,全部被聶甄他們斬殺。

數千強者的死亡,令萬古山脈上空的殺氣異常濃郁,聶甄閉上雙眼,緊緊地感悟著這片天地間的殺氣,不斷將其吸收入自己的體內。

「呼……」又過了片刻,聶甄結束了對這片戰場的感悟。

聶甄剛剛突破到元境一段,正需要鞏固自身的修為,而這一場大戰所釋放出來的殺氣,正好可以為聶甄鞏固根基。

雖然還不至於令聶甄現在就突破到元境二段,但至少可以省去聶甄許多時間的修鍊,可以遇見,聶甄突破到元境二段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吼!」

就在這時候,墨麒麟發出一聲長嘯,體表周身墨石靈氣大盛,方圓百里之內天地靈氣洶湧無比。

「老墨突破了!」聶甄欣喜道。

墨麒麟在元境三段也有些時間了,現在經過連飯大戰,終於突破到元境四段修為了!

「啊哈哈哈!老子終於進入元境中階修為了!」墨麒麟突破之後,忍不住大笑道。

而就在此時,突然玉麒麟以及鬼鬼和耿耿也同時仰天大聲吼道:「吼吼吼!」

「額……」墨麒麟一陣尷尬,忍不住吐槽道:「我擦……不是吧,這三個人不會是商量好的吧?!連突破都一起突破?!」

墨麒麟一陣無語,原先他還覺得自己此刻突破,修為的進展速度已經很了不起了,誰成想其他三大神獸也同樣突破了一級。

「哈哈,老墨你的心態就放平穩一些吧,小玉它們的天賦與你差不多,你突破了,它們也差不多該突破了。」聶甄來到墨麒麟的身旁對它笑道。

「轟轟轟!」

連續三道低沉的悶響聲傳來,玉麒麟與鬼鬼、耿耿三神獸相繼突破,修為直接進入到元境三段!

「嘭!」此時,火麒麟也降落到聶甄身旁,身形也變成尋常大小,對聶甄說道:「聶小哥,萬古山脈內的敵人全部肅清,我也可以繼續進入你的木靈聖泉中繼續休息了。」

聶甄朝火麒麟點了點頭,笑道:「火老哥,這回辛苦你了,不過稍等一下,等我開闢了內世界之後,將木靈聖泉直接移入內世界中,然後你再進來不遲。」

一旦修鍊者進入元境修為,就可以在自己的體內開闢一個內世界,其作用與納戒的原理差不多,而且由於內世界是修鍊者通過自身靈魂力量開闢,所以就算是活物也可以待在內世界中,同樣也可以通過修鍊者的內世界,吸收天地靈氣。

內世界與納戒的區別,就在於內世界的大小,與修鍊者自身的靈魂力量有關,靈魂力量越大,內世界便開闢得越大,而內世界的大小,往往是不如納戒的,所以哪怕是修為極高的強者,也同樣會攜帶一枚納戒用於儲存物品。 「你是一個自私狂妄卑劣無恥到極點的人!」

慕蓁蓁當真氣急了,直接就吼了出來。

然而話剛出口,她臉色就是一變。

她竟然敢對墨行淵說這樣的話?

墨行淵這樣的人……

本以為對面的男人會震怒,誰知墨行淵聽她說了這樣的話后卻異常平靜。

平靜得整個包間,氛圍都有幾分詭異。

「我要沒有這些缺點,你又怎麼配得上我?」男人靜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淡淡開口。

「什麼?」

慕蓁蓁完全一臉懵。

「慕蓁蓁,我跟你,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男人正色起了臉,一眨不眨的看著對面表情呆萌的女人,「我可以照你說的做,但不是因為我還有一點良知,而是你,也得照我說的做。」

慕蓁蓁瞬間不說話了,只是那麼死死盯著他。

他果然還想操控擺布她的人生。

憑什麼?

他以為他是誰?

她的人生,永遠都只能任由他操控擺布嗎?

「如果我說,不呢?」慕蓁蓁咬著牙,眼底滿是倔強。

「慕蓁蓁,你知道我要讓你做什麼嗎?」

「我不想知道,我也不用知道。因為我,絕對不會按你說的做,我不會再聽你的話受你擺布,墨行淵,既然已經結束了,就要有個結束的樣子,我的人生你無權干涉,你的人生,我也絕對不會打擾。」

慕蓁蓁一口氣把話說完,整個身體都有些抑制不住的輕輕顫抖。

墨行淵眼底明顯浮現出了巨大怒意,不過很快被他生生壓了下去。

「不打擾我的人生嗎?那麼今天,是誰主動給我發信息?」墨行淵唇角淡淡勾起,慢慢深深皆是嘲意,「霍嘉齊,我們既然能共同參加私人聚會,說明,我們是一個圈子的人,既然是一個圈子的人,難免會有些來往,發生一些糾葛也是難免的事,這些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覺得,你有質問我的權利?」

慕蓁蓁聞言倒吸了一口氣,隨即幾乎將雙唇咬出血,「今天,是我冒昧了。今後,再也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說完她就直接站起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