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不要注意什麼,只要將門推開即可!」藍凌志急忙說道:「但門的力道是與你體重相關的:大約是體重的三倍!」

「三倍!」秦少孚微微錯愕:「這麼容易?」

便如他體重大約一百五十斤,三倍則是四百五十斤,這個重量大部分習武之人都是能夠推開的。如果只是這樣,這第三關也太容易了。

藍凌志卻是接著說了一句:「那些藍珠的重量,也要算到裡面。」

原來如此……秦少孚頓時瞭然,一路過來的,除了自己,就藍凌志和姜懷真被擊中的最少,但就算是他們也都被擊中了幾十下,其他人,一百多下都算是少的,大部分都是好幾百下。

如此算來,那些人要推動的至少是千斤之力,在不使用真氣的前提下,這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難怪一眼看去,沒有成功的。

好在自己沒問題……秦少孚頓時輕鬆下來,算入那些藍珠,自己也不過推個五百斤力道,輕鬆可行。

至是藍凌志就一臉擔憂了,他體重雖輕,可力氣也不大,加上那些藍珠,少不得要推出跟自己差不多的力道,怕是難了。

秦少孚也不知道如何化解,只能安慰一句:「你先試試,我等你過了我再去。」

「多謝羅大哥!」

藍凌志道一聲謝,便是上前,雙手按在門上,大喊一聲:「啊!」

聲音剛起,就見大門詭異打開,一個沒堤防,整個人就這麼直接滾了進去。

「藍凌志!」

秦少孚一驚,急忙衝過去,但大門已經關上,同時一股力道將他推開。等到那股力道消失后,這才上前將雙手按在門上,大力一推,果然是感受到了五百多斤的力道,好像對面有人在反著推一般。

只是他如今一身力氣使來,可推出超過八百斤力道,這自然難不住他,很快就是轟隆一聲將大門推開。

有人見此處大門打開,想要趁機衝過去,但剛靠近,便有一股怪力衝來,直接將其推走,隨即聽見轟隆一聲,大門關上。

走出大門,前邊是一片平地,有一木橋通往另一個山頭。

藍凌志站在平地上發獃,凝眉苦思,似乎不解自己怎麼推開的。等到秦少孚喊過幾聲后,才如夢驚醒。

「你該不會又是算出什麼玄機了吧?」

秦少孚頗為好奇,剛才看來,藍凌志幾乎沒有用幾分力就進來了。

藍凌志搖了搖頭,也是不解。

看他不言,秦少孚也不多問,此時姜懷真還有好幾人也進來了,互相看過一眼,便是朝木橋走去。

木橋盡頭是一片迷霧,傳過去后,便聽到一陣叫喊嬌喝,再見得兩道身影正打個不停,正是唐長傑與蕭長眉。

雖然沒有使用真氣,但有神武魂加持,兩人身手還是可比精血一星武者。騰挪輾轉,攻伐有度,打的風生水起。

唐長傑正是後背對著木橋方向,聽到有人進來,擔心背後來人偷襲,急忙沖向一旁。如此卻是給了蕭長眉機會,一掌拍來,掌心赤紅,打的唐長傑悶哼一聲,直接退了十幾米。

「不過如此!」蕭長眉冷哼一聲:「第一名我拿定了!」

隨即轉身就走,前方是一處平坦石台,四四方方,每一邊都長約百米。

當她靠近之後,異事出現,那個石台竟好像活了一般,起起伏伏,猶如波浪。一會高達十幾米,一會下陷三四米,極為古怪。

只是這難不住蕭長眉,只見火鳳凰神武魂在她背上一纏,化出一雙火焰翅膀,雖然不能真正飛行,卻是可以有滑翔能力。

神武魂加持之下,又是能跳躍極高,幾個彈跳滑翔已經落到了石台對面。那裡有一個大鼓,蕭長眉掄起一旁的鼓錘,重重一敲。

「咚!」

鼓聲沉厚,隨即有人長聲喊道:「第一名!」

回頭看了這邊的所有人一眼,蕭長眉將鼓錘一扔,冷笑一聲便大步離去。

緩過氣來的唐長傑隨手拂了一下衣服,再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石台立刻又是如活了一般。

麒麟神武魂加持,一個彈跳沖了進去。不斷騰挪跳動,雖然沒有蕭長眉那麼輕鬆,但花了些許時間后還是成功落在了對面。

隨手敲了一下鼓,聽到「第二名」幾個字后,便是離開。

連續兩人成功,其他人紛紛沖了過去。但沒有神武魂的他們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那些石台起落,阻礙前行,剛跑出不到二三十米,又是被詭異的送了回來。

姜懷真和秦少孚都沒有急著上,兩人都是看出來,在不使用神武魂的前提下,這一關並沒有那麼好過。

「怪了!」藍凌志還是在凝眉思索,不解其故模樣。

「別想了,都過來了還不好?」秦少孚還以為他在為上一關不解,忙是喊道:「說說這一關!」

「不是!不是說前面!」藍凌志急忙說道:「不是說共有五關嗎,為何這才過了四關就宣布名額了?」

秦少孚和姜懷真同時一愣,此時方才發現,這一關才是第四關,應該還有一關才是。

第五關,心性考驗,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關卡,但一聽就知道肯定很難……秦少孚略作思索,帶著懷疑的問道:「莫非是取消了?」

「不對!」

藍凌志毫不猶豫搖了搖頭,看著前方那大鼓,沉聲道。

「敲鼓開始,應該才是第五關!」 小迪看了左側的空無一人的黑暗角落一眼,用食指和中指往棋盤一夾,手在一抖,手指里紅光變成一粒白子。

陸離疑惑的看著她,只見到小迪微微笑著,眼睛的光近乎狡黠:「少司,只論生死不算有趣,不如我們以承諾為籌賭這局勝負,怎麼樣?」

黑暗裡,漸漸形成一個消瘦的身影,仔細一看,卻是少司的臉,他像病了一場,整個人似乎都死氣沉沉,眼神也變得愈發陰沉。

他僵硬地伸出手,張開手掌,現出他手裡的那枚黑色棋子,然後再用力一捏,便和粉末一般紛紛掉落落,越搓越急,灑了下來。

少司陰著臉,「那你覺得該以什麼為籌,才最好?」

小迪微低垂眼瞼,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把把白色棋子輕輕放入棋盤,瞬間棋盤紅光乍現,把整座地宮都吞噬在裡面……

振興中學里,覃許躲在一個宿舍里,從窗戶往下望,能看見偶爾有幾個穿著校服的學生拚命奔跑,嘴裡叫著救命,聲音凄厲。

「開門、開門……」這時突然傳來激烈的敲門聲。

但是,覃許沒有任何響應,他只是小心翼翼地踱步在門前,然後趴在門上,透過門縫看外面的情況。

覃許皺著眉,顯然他什麼都沒有看見,只看見黑漆漆的一片,可現在明明是白天啊,走廊那裡不該那麼暗。

正可惱地想著,外面的敲門聲就突然停下來了。

接著,傳來一個大概十一二歲男孩的聲音,他的嗓子還沒有完全變聲,介於孩童和少年之間,青嫩好聽,「大哥哥,可以放我進去嗎?」

竟然是小孩的聲音?

這讓覃許一直提著的心,終於鬆了些,剛想伸出手打開門,手機就響了。

「滴滴滴……」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小天使」,那是他對李遨的備註。

竟然是李遨,這讓覃許頓時欣喜若狂,他趕緊接聽,「李……」

「聽我說,別開門,誰都不要放進去。」李遨的聲音有些慌張,連呼吸都顯得有點急促。

覃許深深地看了門一眼,後腿一步,對著外面的小孩說道,「小弟弟,隔壁宿舍好像沒有人,你去隔壁宿舍吧。」

「大哥哥,我害怕,我不想一個人待著。」孩子帶著乞求的語氣,聽著可憐兮兮,讓人憐恤。

手機那頭,李遨站在對面的女生宿舍里,兩個宿舍隔著大概有書十來個操場的距離,肉眼是看不見宿舍里的人的。

可幸運的是李遨在她躲的宿舍里找到了一個望遠鏡,她一安定下來就開始拿著望遠鏡到處尋找覃許的位置。

因為一開始還不確認覃許的處境是否安全,所以她根本就不敢聯繫覃許,怕會影響到他。

直到半個小時后,終於在對面斜上角的那棟男生宿舍的四樓發現覃許的蹤影,然後看見他朝門的位置走去,她知道,很大可能是有人來敲門了。

所以她趕緊打電話,必須通知覃許,不能讓他善心泛濫,誰都相信。

可經歷了那麼多,覃許早就不是李遨心裡那個善良得讓人心疼的男孩了,就算沒有李遨的提醒,他也不會打開那扇門,因為他很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

許久,覃許都沒有發聲,他沉默下來,然後緩緩轉身,朝陽台外邊比了個「V」字形的手勢,他知道,那麼及時就打電話過來的李遨,肯定在某個地方,可以通過陽台看見他。

見覃許那麼久都沒有回答,外面傳來一個很奇怪的聲音,那聲音絕對不是人類能發出來的,沙啞、詭異,帶著「咯咯咯咯」的聲響,像是骨頭磨擦的聲音,也像是硬物斷裂的聲音……總之是覃許從未聽過一種聲音。

「我沒事……你沒事就好,我……」很擔心你,果然,這話,他還是說不出口,覃許盯了眼手機屏幕里「小天使」那三個字,嘴角扯了幾抹笑意,「小心點。」

「好,你也小心。」說完,李遨就掛斷了通話,拿著望遠鏡的手徒然放下,什麼都沒有說。

男宿舍里,覃許的身影停在那,然後猛然抬頭看向陽台,像是在找李遨的身影,奈何,憑藉他半瞎的眼睛,什麼都看不見。

「大哥哥,你聽見了嗎?那怪物來了,我害怕,大哥哥,我求求你,把門打開。」說著說著,那孩子的聲音還帶著點哭腔。

覃許挺了挺坐僵硬的背,緊盯著手機屏幕,腦子彷彿麻木了般,不知該說什麼,也不知該做什麼,直到聽見外面的聲音才有了半分清醒,黯淡寧靜的面龐瞬間帶了幾分冰冷。

我是神界監獄長 他把手機塞回口袋裡,然後靠近那扇門。

另一個口袋,小黑蟲好奇地抬起頭,看著覃許那張變得冰涼漠然的臉,它突然有點害怕,那一刻,它竟然有些恍惚,怎麼覃許和少司那麼像?還是說他們本就是一體?

覃許自然沒有注意到小黑蟲的注視,他只是對著門外的小男孩扯開一抹與剛才完全不一樣的笑意,這次是殘戾的,寒芒掠瞳,眸中雖依舊柔意輕泛,卻隱著無限陰狠和森寒。

陌生的,很陌生的覃許,小黑蟲僵在原地……

眼光下可以看見,他的身軀悄然散發出極其不易察覺的氣體,看上去就像籠罩在淡淡的灰色煙霧裡一樣,那是和他眼睛差不多的顏色,灰濛濛的。

「大哥哥!」門外的聲音突然提高了音量,顯然已經不耐煩了。

「我若是不開門,你闖不進來,是嗎?」

隨著覃許的走動,地面上留下一個個潮濕的漆黑腳印,然而暴露很快就變消失不見,就像踩在水裡,一會兒后就歸於平靜,只剩下一層沙礫般薄薄的灰色顆粒。

「你怎麼那麼狠心,我只是一個小孩,學校里除了那麼多怪物,我當然害怕,不敢自己待著啊,你為什麼就是不肯收留我?」

「你在我面前裝?哼,我騙過所有人的時候,你還只是個單細胞!」

見覃許這樣回答,接著門外傳來沉重的敲門聲,走廊里里,也響起極其急驟的腳步聲音,於是宿舍的門猛然地被踹了好幾腳,但好在門還很結實。

覃許扭了下腦袋,脖子里傳來「咔咔咔」的聲音。

而那在外面那黑暗中那個小男孩,頓時出現的充滿恐懼的眼睛和慘白的臉,他竟然不受控制地掐著自己的脖子,死死掐住,自己的兩隻手還在不斷地收緊,疼得他甚至無法呼吸。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有個人很關心我,她一直在對面的女生宿舍看我,我不能讓她失望,所以,我就不親自出去解決,你——好自為之!」

剛說完,外面那個小男孩頓時就沒氣了,手一松,整個身體摔在地上,瞬間化作一頓白骨,然後白骨化成灰,灑滿走廊,一時間,地上只剩下那套全身黑色的衣服。

宿舍對面,李遨又重新拿去望遠鏡,她不放心覃許,怕他再次犯傻要打開門。

一看,就看見覃許站在陽台,手裡拿著手機,好像在打字。

幾秒后,微信里就傳來了覃許的消息:你還在看我嗎?

李遨:是啊,不放心你,你老是菩薩心腸泛濫,我得看著你。

望遠鏡那頭,李遨看見覃許勾唇笑了笑,連眉梢都流出淺淺的笑意。

覃許:那我得繼續善良下去了。

李遨:嗯?

覃許盯著屏幕傻笑,迅速打下一行字:因為我不善良,你就不理我了,你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時時刻刻放不下我了……可很快他又刪掉了,變成:沒什麼。

李遨拿著望遠鏡,她看得很清楚,覃許明明打了好多字,可就發過來三個字,那應該刪了好多,她有些疑惑,然後仔細翻了下聊天記錄,「怎麼怪怪的?」

接著,李遨又發過去:你剛才刪了什麼?

覃許:心裡話,一些不好意思告訴你的心裡話。

這個消息讓李遨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被人發現了內心的秘密,低下了頭,望著自己的腳尖。

「開門,開門……」

李遨這邊響起了敲門聲,李遨原本不想管,可卻發現是小迪的聲音。

她愣了下,然後從陽台往下望,發現下面還是有很多學生跑來跑去,他們好像都不會累,死命在操場上逃跑,還不停叫喊。

「李遨,是我,我是小迪。」

李遨步步走進那扇門,「你真的是小迪?」

「當然啊。」

「證據。」

門外的人,像是覺得很好笑,「咯咯咯咯」笑起來,很久,笑夠了,她才憋著笑意,繼續說,「我說,大偵探,你職業病吧?那請問我該怎麼證明自己是自己呢?」

「……」

這欠抽的口吻一看就是小迪,李遨沒有多做猶豫,就把門打開了。

小迪棒棒噠噠地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女孩,是一個李遨沒有見過的女孩。

等等,那女孩怎麼那麼熟悉?

李遨愣了愣,仔細瞅著女孩的臉一陣,才發現,她竟然時前段時間,鬧鬼的車站裡的女鬼,就是那個出車禍的女鬼——岑顏諾。

「你是岑顏諾?」 蜀山仙境五關考驗,前四關都是有跡可循,唯有第五關最難,也最玄。如果突然取消第五關了,別說藍凌志,便是秦少孚也感覺不可信。

但那都是之後的事情,秦少孚忙是說道:「先解決眼前這關,有什麼玄機,你說來聽聽。」

藍凌志點了點頭,拿根樹枝在地上畫了起來:「這裡看似是一片石台,其實是被分成了一百條直道。每一條道寬一米,只要你踏上了第一個石板,就只能前進或者後退,不可能再往兩邊走。」

秦少孚立刻回想,此時才發現,剛才蕭長眉和唐長傑雖然騰挪輾轉極為激烈,但的確都只是在一條線上,並沒有踏入旁邊的石板。

藍凌志又是繼續畫著:「這些石板看似起落不停,實則極有規律,猶如波浪一般,這一處起,這裡就會落……」

說話間,在地上化出一幅幅圖,很是詳細,便是計算低能如秦少孚都能看得懂。石頭的起落會造成一個一個滑坡,如果不能及時穿過最高點,就會被滑回起點。

最後,藍凌志計算一番后說道:「在這一塊石頭隆起的時候,整個一條線將會有最長時間處於相對平坦,只要速度夠快,從這個時候出發便能穿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