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不要輕舉妄動。」夜白低聲說道,然後舉起手來,向精靈示意自己的無害,

「誤會誤會。我叫白夜,並不是什麼黑暗魔法師,而是光系魔法師。你們在我身上感受到黑暗的氣息,那是因為我被黑暗魔法師給暗算了。」夜白露出一張無害的笑容,固然,光系魔法師也不會被精靈族直接認定是好人,但既然是黑暗魔法師的敵人,那敵人的敵人,多少也算是朋友吧。

如果這還不夠的話,那夜白就再添一把火,

「我一直在用自己的光系魔法壓制身上的黑暗元素,要是這些黑暗元素爆發出來的話,還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說話間,夜白還故意放出一絲光系氣息出來。

如此一來,才真是把幾個精靈給嚇到了。如果夜白真的是光系魔法師,並且在壓制黑暗元素的話,那一旦他受傷或者死了,體內的黑暗元素壓制不住,爆發出來,真不知道會造成什麼樣的破壞。

「這種危險的傢伙,趕快把他押送離開吧。」立刻就有一個精靈開口提議道。

這正是夜白的目的,夜白不是要讓精靈族同情或者幫助他,夜白就是想讓精靈把他安全的送出去。

夜白很清楚,只要出了森林,到了海岸線,那裡才是人類活動的區域。

而經過這短暫的幾句話交流,從來不知道精靈大陸情況的白雪,也敏銳的了解到了精靈對暗系魔法師的仇視。

她要配合夜白,絕對不能把夜白給暴露了。

「等等!人類大多狡猾奸詐,不能聽他們的一面之詞。」另外一個精靈突然叫道,

「你們到這裡來幹什麼的?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林沁兒捏著她的臉蛋,急得嘆氣,「怎麼睡得這麼沉,姐姐什麼時候起床你都不知道。」

昨天工作了一天,昨晚又聊到了深夜,陸眠一覺好眠到天亮。

誰知道姐姐會突然不見呢!

原以為經過昨天晚上的開導,她已經想通了呢!

現在看來,並不是!

陸眠驚坐起身,慌張的整理凌亂的睡衣,「我,我去找姐姐。」

母女倆慌張的下樓,動員傭人一起找人,一個傭人便從外面跑了進來,「夫人,小姐,不用找了。喬小姐在花園裡散步呢!」

花園裡散步?!

林沁兒和陸眠對視一眼,不確定的問,「真的?」

「千真萬確,夫人。」

母女倆同時鬆了一口氣,陸眠還是不放心,屁顛顛的往花園跑,林沁兒也跟上。

昨晚後半夜,下了一場下雨。

清晨的花園裡,空氣里有著淡淡的泥土味混合著花香。

花瓣上,還有著未蒸發的露珠,晶瑩剔透。

喬小諾穿著睡衣,在花園裡慵懶的散步,手裡還拿著一個蘋果,時不時的咬上一口。

看到這一幕,陸家母女倆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

「姐姐。」

陸眠叫了一聲,便跑了上去。

喬小諾轉身,沖她們倆一笑,「姨姨,圓圓,早啊。」

聲音輕快,臉色看起來,也比昨天好多了。

最重要的是,眼裡有了神采,不再是一潭死水般的死寂。

「早啊,小糯米。」林沁兒看她精神不錯,「怎麼起這麼早?吃早餐了么?」

喬小諾點頭,「肚子餓,我就先吃了。」

說完,她拿起手裡的蘋果,晃了晃,「這是飯後水果。」

林沁兒笑了,摸摸她的腦袋,「地上有露水,路滑,你自己當心些。」

「好。」

喬小諾坐在花園裡的漢白玉涼亭里,吹著晨間的微風,看著太陽一點點升起。

只要不去想蘇離,只要多想一想肚子里的孩子,日子……似乎也沒那麼難熬了。

緊接而來的又一個問題是,她懷孕了,要不要告訴家人?

她在告訴和不告訴之間,猶豫不決。

考慮了幾天,她還是沒有做好決定。

陸胤乾脆給她建議,「不如我來告訴你麻麻和爸爸?」

喬小諾緩緩搖頭,「還是我來說吧。」

「那好,你親自說。」

「……可是我還沒決定好。」

陸胤:「……」

他下意識的要抽出支煙來,轉念一想,考慮到她懷孕了,又作罷。

「你可想清楚了,難道要等孩子出世了,再告訴他們,他們升級當外公外婆了?」

想到喬安的反應,陸胤溫馨的提醒她,「到時候別怪粑粑沒有提醒過你,你麻麻會氣炸的。她一生氣,遭殃的是你爸爸和飯糰。」

喬小諾:「……」

縮了縮脖子,唉,好為難。

「讓我再想想。」

因為她身體虛弱,陸胤給她配備了營養師還不夠,還讓家庭醫生每天都例行一次檢查。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她也必須謹遵醫囑,靜養安胎。

…………

帝國集團。

慕少言剛結束會議,往辦公室走,接到陸焰的電話。 「陰謀?哈哈哈,怎麼可能會有陰謀呢。我們可都是好人,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精靈族的質問,夜白習慣性的傻笑起來。

喂喂喂!旁邊的雪麗臉色一黑,這個傢伙,每當遇到尷尬、不知道該如何作答的時候就會傻笑的習慣,什麼時候也該改改了呀!明明前面都表現的那麼好,如今別人看到你這個樣子,不是直接暴露了你在說謊?

咚!

雪麗重重的敲了下夜白的頭,

「不要理會這個笨蛋,他已經被黑暗魔法弄得頭腦不清了。我想諸位真正在意的,應該不是我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而是我們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吧?」

雪麗搶過話說道。

「沒錯,之前完全沒有感知到。」

「恩,現在也一點痕迹都發現不了。」

「實在是太不正常了。」幾個精靈低聲議論起來。

這裡可不是森林的邊緣,正常情況下,人類想要出現在這裡,早就該被發現了。就算這人實力很強,手段很高明,繞過了他們精靈族的耳目,現在已經發現了目標,那他們移動過來的痕迹總該有吧。哪怕草被踩過這種事情,就算臨時想要掩飾,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吧。再說了,都已經被發現了,還有必要掩飾什麼?

也就是說,兩人不知道如何出現在這裡的,並且還沒有留下任何的移動痕迹。這太反常了,而如果人類真有這樣的能力,那也太可怕了!

「神送,光系的神級魔法,藉由一道光把目標送走。這是我們的同伴,為了從黑暗魔法師手中拯救我們,所施展的魔法。情急之下,我們才會被傳送到了這裡,我們無意闖入貴地,實在是迫不得已啊!」白雪解釋說道。這種情況下,不把他們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說清楚的話,是肯定過不了關的。而引入神送魔法,也是刻意表明那是光系魔法,進一步跟暗系撇清干係。聰明的白雪可謂是第一時間抓住了關鍵點。

「神送嗎!」

「人類居然有這樣的魔法!」

「太可怕了!」

「如果是敵人的話。。。。。。」

如果是敵人的話,那他們精靈族的嚴密布防將變得一點意義都沒有,敵人可以直接侵入森林的最深處去,甚至對女王造成威脅!

「諸位大可以放心,神送魔法出現的時間已經不短了,你們精靈族什麼時候有被這種手段偷襲過嗎?沒有吧。這難道還不能表明我們的善意?而且,如果我們真有惡意的話,剛被送到這裡,就該採取行動,又怎麼會一點準備都沒有,並且還毫不反抗?精靈族是愛好和平的種族,你們應該也不希望平白多一個敵人出來吧。」白雪不卑不亢的說道,即是在求全,同樣也是在威脅。

剛剛夜白拿黑暗元素會爆發來威脅,現在白雪則是拿神送來威脅。黑暗元素的爆發,精靈族可能還有辦法能夠阻止,但神送並不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一旦傷害了夜白跟白雪,就會把神送推到精靈的對立面,屆時,精靈族的腹地就會面臨隨時被敵人偷襲的巨大風險。

如果夜白兩人是敵人的話,那還會考慮一下值不值得冒險的問題,但現在,兩人明明不是敵人,並且態度還比較友好,相信不會有任何人還會做傻事亂來吧。

「說的也是呢。」

「他們也並沒有做出什麼來吧。」

「而且看起來也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應該不是壞人。」

「把他們送出森林就行了。」

「如何?」

幾個精靈族又小聲商量起來。

其中一個,大概是主事者,眼睛動了動,最終說道,

「如果你們真沒有惡意,那就不要反抗,由我們綁住,把你們帶回去。有些事情,我想還是回去說清楚比較好。」

白雪眼皮一跳,居然不是直接把他們遣送離開,而是要先把他們帶回去?

夜白低頭,沉聲道,

「你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

白雪微微一顫,立刻也反應過來到底哪裡出錯了。神送!固然,白雪說出神送,是起到了威脅的作用,讓精靈畏首畏尾了起來。但神送的存在,還是會給精靈族造成相當大的困擾。比如以後,類似的事再發生怎麼辦?就算你們不是敵人好了,但你們把精靈族的地盤當成什麼了?你們安全的屏障嗎?

精靈族愛好和平,那只是不想他們的森林被破壞罷了,不代表精靈族會怕事!所以,這次的事可以算了,就當是初犯,但一定要把事情給說好,如果以後再出現類似的情況,該怎麼辦?是他們精靈族可以隨意把人處置呢,還是你們該付出什麼樣的利益來!

而想要談判,就必然要跟神送的施術者親自交談。白天目前還在人類大陸,幸好她是肯定會追到精靈大陸來的,但就算如此,白天沒到的這段時間,夜白兩人估計會一直被關押在精靈族內。而且,更讓人擔心的是,如果白天遲遲沒到,被精靈族認為他們是在說謊的話,最終可能會面臨非常嚴重的後果。

「對不起。」白雪慚愧的說道,都怪她,太自以為是了。

「沒事的。」夜白一笑,安慰道,「怎麼也比我剛剛那樣好多了。」

是啊,剛才夜白的傻笑,差點讓對方直接把他當做敵人。真的不能讓夜白一個人,難怪白天會把白雪也送過來了,夜白實在是讓人不放心啊。

於是,夜白跟白雪兩人被樹藤綁著,身上的所有東西也都被搜走。幸好兩人身上都沒有帶武器,而夜白唯一的武器也是個看起來不起眼的短棍,這倒是進一步讓精靈相信他們不是壞人。

「可不可以把雨傘還給我。」夜白突然開口說道,急的白雪忍不住又想給他一下子。明明別人都相信他們了,你突然說這麼一句,豈不是又讓人懷疑你有問題!

果然,對方立刻就懷疑這雨傘當中是不是有什麼機關起來。

「喂,小心點,不要弄壞了。」

看到對方檢查,夜白又忍不住提醒一句。對此,白雪已經無語,真想任由夜白自生自滅。不過,事情往往存在意料之外的變化,雖然夜白絕對不是故意的,但陰差陽錯之下,他卻反而得到了精靈的一絲好感。

雨傘是木製品,傘裡面有什麼情況,根本逃不出精靈族的耳目,所以他們很快就確定雨傘沒有任何問題。 精靈是以植物為本的,對木製品肯定有特別的情愫。不要奇怪,不要以為十分愛護森林的精靈族絕對不會破壞植物,所以就沒有木製品,相反,精靈族中全是木製品,反倒沒有鐵製品。不過,跟人類那種砍伐樹木的方式不同,精靈族的木製品基本都是由樹枝做的。就像羊毛出於羊的身上,他們不會傷害樹木的根本。

但就算如此,畢竟也是從樹上取來的,畢竟也是對樹木造成了傷害,是以,木製品雖然常見,但在精靈族眼中,是非常珍貴,有著特殊意義,需要呵護,不能輕易破壞的東西。只要還能夠用,那無論破成什麼樣,也會繼續將就用下去,修修補補,不到必要,絕不更換,因為一旦更換的話,就意味著又要去傷害植物了。

所以,見夜白不在乎他那根雖然不知道是何種材質,但看起來就不是尋常事物的短棍,不在乎他的子母碎片,偏偏在乎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破破爛爛,不知道修補過多少次的木製雨傘。夜白的舉動,顯然引起了精靈的共鳴,這是通常只會在他們精靈族身上才能夠看到的優良品質啊!

田穀 於是,在幾個精靈的眼中,夜白從『不是壞人』,已經一點點變為「是好人」,甚至「是朋友」了!

「你這樣的人類,倒也難得。」

精靈把雨傘交還給夜白。

「多謝。」夜白抓過雨傘,「不過你們好像有些誤解,雖然你們的這種看法或許對我更有好處,但我還是想說,我在乎的就只是這柄雨傘罷了。」

夜白主動澄清道,他並不是像精靈族想的那般,珍惜所有木製品,夜白珍惜的,就只是這柄雨傘而已。

啊!這個傢伙。。。。。旁邊的白雪早已經無話可說,又做起傻事來了,這還是那個夜之君夜白嗎?白雪突然一愣,轉過頭看向夜白,在精靈大陸,森林基本全是原始森林,是那種樹木高大,陽光只能從縫隙中透入的森林,是以,就算是正午,在森林當中,夜白也根本不用撐傘。說起來,不撐傘的夜白,如此真誠的夜白,不正是白雪一直以來所期待的夜白嗎!

在人類大陸的時候,白雪為了騙下夜白的雨傘,可是想盡了辦法。如今到了精靈大陸,不再受夜之君身份約束的夜白,正是白雪最喜歡的那個夜白,恰恰也是最真實的夜白!

或許,這樣也不錯呢。白雪第一次有些感謝起白天來。其實不僅是夜白,同樣被送到精靈大陸的她白雪,此時也不用再去在意她跟夜白的敵對陣營的問題了。人在脫去束縛以後,真的變得輕鬆不少呢。

主事的精靈瞥了夜白一眼,淡淡的說道,

「坦誠是好事,我們也沒有誤解什麼,有些東西是共通的。」

有著自己無比珍惜的東西,那就自然會懂得去珍惜別人所珍惜的東西。

「哈!沒想到精靈族也並沒有傳說中那麼難交流嘛。你叫什麼名字?」夜白問道。

精靈把臉一沉,冷冷的回道,

「我沒有跟人類交朋友的習慣。」

「額,哈哈,哈哈,哈哈哈。」夜白再次尷尬大笑,雖然精靈不願意告訴夜白他的名字,但夜白還是再次正式介紹道,

「我叫白夜,她叫白雪。今後的一段時間,打擾了。」

聽了夜白的話,精靈把眼睛轉向白雪,直接問道,

「她好像不是光系魔法師吧?」

七君子一脈,傳承萬年,換句話說,作為第一站的精靈大陸,精靈族跟七君子已經打了上萬年的交道。可能精靈族對人類大陸的情況不太了解,但對七君子各個家族的基本情況,還是比較清楚的。比如知道白家是光系的,夜家是暗系的。這也是為什麼,打一開始夜白就隱瞞了自己真實的姓名。

「哈哈,賜姓啦,賜姓而已。」夜白笑著解釋道,倒也不算說謊。

精靈點頭,也沒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問下去。根據現有的一些情報能夠判斷,兩人之間,是以夜白為主。白雪是作為賜姓家臣,從兩人身上夜白什麼都沒有帶,白雪帶了糧食等生活必需品也能看得出來。據精靈推測,這個白夜的身份,估計不會簡單。只是,人類的事,他們精靈不會多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