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不錯,沒想到下三天竟然還有這樣的強者啊,這種實力,在中三天也算是上強悍了吧!」十幾名圍攏著洛天幾人的真仙強者臉上帶著玩味,看著玄丹和張景煥不斷的對抗著。

「玄丹……」張景煥臉色難看,沒想到玄丹竟然這麼強大,那綠色的火焰包裹著玄丹的周身,每一次攻擊,都是讓張景煥狼狽不以。

「杜承石!過來幫忙,柯正浩,你將洛天和岑威宏殺掉!」張景煥大聲開口,迅速的分配了起來。

「好!」杜承石身形閃動,朝著玄丹沖了過去,讓岑威宏的臉色難看起來。

「傻小子,別衝動,有你師叔在,不要怕!」洛天拽住了岑威宏,目光看向提著長劍朝著他們殺來柯正浩。

「你們不出手么?」洛天目光看向黃有善等人,若是他們一起出手的話,那麼洛天會毫不猶豫,直接亮出全部底牌。

「哈哈,你也配嗎?我們就是想看看好戲而已,看你被同門擊殺的憋屈的感覺,放心吧,我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容易的!」黃有善臉上帶著冷笑,目光看向已經衝到了洛天身前的柯正浩。

「柯正浩,天仙巔峰?」洛天眼中露出興奮之色,如今他的實力又有增長,他很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幹掉天仙巔峰,其他人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先看著他們內鬥,那麼也正和洛天的心意。

「二傻子,你去看好那兩個王八蛋,剩下的交給我!」洛天沖著岑威宏開口,身上氣勢滔天而起,腳下升起陣陣的波動,朝著柯正浩沖了過去。

「找死!」柯正浩看到洛天朝著自己衝過來,臉色更加冰冷,他早就看出了洛天的不凡,如今天龍門中,和峰漸漸成了氣候,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洛天的存在,因此在張景煥說出幹掉洛天和玄丹的時候,柯正浩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殺了洛天,如同斬了左邱明的雙臂。

「嗡……」金色的拳頭一拳轟出,朝著金色的長劍碰撞而去,轉眼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轟鳴之聲響起。

而另外一面,玄丹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一人獨戰兩名同級,讓玄丹狼狽不以。

「師兄,堅持不住就說,我施展殺手鐧!」洛天同柯正浩碰撞一下,身形倒退,沖著玄丹傳音。

「好!」玄丹後背被杜承石一掌拍下,大口咳出一口鮮血,不過玄丹卻依然還是沖著洛天傳音,他知道,洛天一定有著自己的計劃。

「師兄!」看到玄丹大口咳血,洛天心中有了觸動,隨後雙眼露出狠辣。

「御鬼印!」洛天雙手舞動,御鬼印轟然飛出,雖然是白天,但是卻依然給人一種陰森之感,澎湃的鬼氣朝著四周籠罩,讓所有人都是打了個寒顫。

「吼……」黑色的人形鬼王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募然一變。

「能在白天出現的鬼物,是真仙境的鬼物!」有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震撼!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有這種東西!」眾人眼中露出貪婪,看著洛天頭頂之上懸浮的御鬼印。

沙啞的聲音響起,鬼王身形閃動,目光看了看頭頂上的烈日,身上的黑色的雙眼爆發出不情願之色,顯然白天對他的壓制很大,但是鬼王還是答應了洛天的要求,朝著玄丹三人的戰場衝過了過去。

「小子,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東西!」柯正浩眉頭微微一皺,彷彿想到了某件事情一般。

「是不是想到了什麼?沒錯,亂天門當初的確是想殺我,但是三十萬弟子長老,一名半步真仙的姚天成都死在了我的手中!」洛天飛升而起,同時雙手掐訣,瞬間化成了百丈高的巨人,朝著柯正浩震殺而去。

「什麼!」柯正浩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亂天門的傳言竟然是真的。

「難怪,段成風不肯合作,他那時候與洛天一起前去的亂天門一定知道洛天的實力!」柯正浩瞬間明白了過來,當初拉攏段成風,段成風死活都不同意的原因。

「殺死這小子吧!我不能殺死他,不帶表別人不能!」段成風臉上帶著瘋狂,他心中比誰都要恨洛天,畢竟,如不是洛天,他不可能被關宏盛下上道心魔種。

「滾開……」柯正浩雖然心中將洛天的危險程度提升了很多,但是看到洛天鎮壓下來的大腳,臉上露出不屑,長劍爆發出金色的神光,伸手一斬,強大的劍氣,斬在了大腳之上。

「轟……」紅光閃動,金色的大腳轟然潰散,洛天的右腿,也是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天仙巔峰果然強大啊!」洛天臉上帶著感嘆,目光看向柯正浩,同時蠻七踏第二步再次踏出,轟鳴中,金色的大腳再次朝著柯正浩鎮壓而去。

「小子,就這點能耐?」柯正浩臉上帶著冷笑,長劍嗡鳴,爆發出滔天的寒光,劍氣再次斬在了粗壯的大腿之上。

這一次,洛天更加凄慘,整個人倒飛出去,臉色蒼白了一分。

「吼……」洛天仰天大吼,彷彿支撐天地的巨人一般,複雜的蠻紋浮現在洛天的身上,同時,古老而又滄桑的蠻音,從洛天的口中傳出。

「他在念什麼!這時候竟然還有時間唱歌?」黃有善臉上帶著譏諷。

「是之前拍賣會中的那本仙境高階武技!」不過有兩道身影卻是驚呼出聲。

重生之北國科技 蠻音回蕩,洛天每吐出一個字,身上的氣勢便是轟然暴漲,整個天地間回蕩著古老的戰歌。

洛天長發飛揚,百丈高的身軀彷彿一座大山,傳出澎湃的氣勢,洛天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沸騰起來,滔天的戰意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一往無前的氣勢,唯有一戰才能,壓制住這種興奮的感覺。

「蠻神七踏……崩萬古!」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洛天直接開啟了第七踏。

「滾……」柯正浩看著那金色的大腳,這一次臉色終於變了,感覺自己面對的彷彿真的是一個巨人,那股滔天的戰意,讓他膽寒。

契機牽引之下,柯正浩一劍一劍的劈出,金色的劍氣席捲在天地之間,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轟轟轟……

一道道劍氣在金色的大腳之下崩滅,隨著一道道劍氣的崩滅,洛天的身上也是升起陣陣的血霧。

「咳咳……」金色的巨人轟然潰散,洛天整個人化成了正常的大小,身上布滿了一道道傷口,但是臉上卻是帶興奮,身上依然布滿了蠻紋,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籠罩在了玄丹和鬼王的身上。

「殺……殺……殺……」玄丹臉色一變,感覺到隨著那股波動的加持,自己身體之中的仙氣都是變的暴躁起來,彷彿有著使不完的勁一般。

鬼王亦是如此,黑色的雙目爆發出陣陣的神光,恐怖的黑氣將青天籠罩,使得即使是白天,對於鬼王實力的削弱,幾乎沒有!

「狹路相逢,勇者勝!」洛天大喝,封王戰法開啟,同時震仙筆落在了洛天的手中,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瞬間出現在了柯正浩的身前,震仙筆的筆筆桿輪動起來,朝著柯正浩力劈而下。

「上品仙器!」柯正浩的臉色微微一變,感覺到震仙筆上帶來的沉重的氣息,終於凝重起來,舉起手中的長劍,迎了上去。

「咔嚓……」下一刻,柯正浩的身軀募然下沉,彷彿一道流星一般,從天空之上墜落。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轟隆隆……」柯正浩整個身軀狠狠的砸進了一座山體之中,臉色蒼白到了極點,眼中還帶這不可思議。

碎石崩飛,千丈高的大山上布滿了細密的裂痕,從山頂一直蔓延的山下,柯正浩整個人,鑲嵌在山巔之上,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快要斷了。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我為黃雀

「怎麼可能,這小子怎麼可能這麼強!」 田園神醫 圍觀的中三天的人們驚駭了,沒想到洛天一個小小的天仙中期,竟然能讓天仙巔峰如此狼狽。

「是那根筆的緣故,是書畫仙的震仙筆!」圍觀的幾人驚呼,目光之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貪婪,洛天的寶物實在是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不對,一把上品仙器他絕對不能施展到如此威力,他本身的實力絕對超越了天仙後期!」隨後人們再次議論起來。

「天才啊,如此天才,中三天都不多見!就連上三天九大仙山,肯定都是鳳毛麟角之輩,只有逆天的天才才能達到如此地步!」人們感嘆起來,沒想到下三天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人物。

「結果很是滿意啊!」洛天手中握著震仙筆,剛才那一擊雖然看似簡單,但是卻是洛天的全力,恐怖的肉身,梵天攻殺,一力破萬法,再加上蠻神戰歌,三種秘術加持,再加上封王戰法,足以讓洛天擁有同天仙巔峰一戰之力。

「嗡……」真仙筆揮動,金色的仙丹運轉,嗡鳴中,澎湃的仙氣朝著震仙筆匯聚而去。

「啊……」柯正浩大吼起來,雙眼血紅,感覺到了無盡的恥辱,自己一個天仙巔峰,竟然被一名天仙中期給砸的如此凄慘,而且僅僅只是一招,自己之前可是一直壓制著洛天的。

「嗡……」不過,柯正浩剛剛顫顫巍巍的站起身,萬千兵馬的嘶吼之聲,便是在天地之間回蕩起來。

金色的兵字轟鳴而下,狠狠的鎮壓在了柯正浩的身軀之上,讓剛剛站起身的柯正浩,再次趴了下去,而那座大山也是再也堅持不住,轟然倒塌,化成一灘亂石堆,將柯正浩埋了起來。

洛天卻是不管不顧,手握震仙筆,整個人彷彿書寫著江山一般,手中不斷勾勒,整個人顯的異常的空靈。

「天人合一!」洛天許久沒有進入過的狀態,此時手握著完好無損的震仙筆,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震仙筆彷彿成了洛天身體的一部分,任何一道筆畫,都是異常的自然。

「臨……斗……者……」三個大字,轉眼見轟鳴而下,朝著那廢石堆震殺而去。

轟鳴震天,四聲轟鳴之後,整個碎石堆徹底化成了粉末,而柯正浩的身軀也是徹底消失不見。

「轟殺……」以天仙中期越兩級轟殺掉了天仙巔峰,讓洛天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你們誰還要送死來!」洛天目光看向黃有善幾人,身上的戰意沒有消散。

「小子,就憑你,也想幹掉我們,實力的確很好,若是真仙,哪怕你是半步真仙,我們也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但是奈何,你只是個小小的天仙中期,我們殺你,就像碾死一隻臭蟲一般?」

「是么?」洛天臉上帶著譏諷,目光看向一名名真仙初期,這麼半天了,還有沒有人出現,洛天心中頓時有底了。

有了關宏盛的事情之後,洛天行事要小心了許多,害怕再次發生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事情,因此洛天不想在做螳螂,而是要成為黃雀。

「我也有兄弟啊!」洛天低聲自語,隨後仰天大喊起來。

「兄弟們,你們要是再不出手,我就交代在這了!」洛天大喊,洪亮的聲響徹八方,在山脈之中回蕩起來。

「他還有幫手?」聽到洛天的話,人們的臉色微微一變,目光變的謹慎起來。

「哈哈,終於喊我們了,逼都讓你裝完了,也該輪到我們了!」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聲朗笑在四面八方回蕩起來。

「嗡……」下一刻,龐大的鷹愁澗的四周升起了陣陣的波動,無數的陣旗顯露出來,將整個鷹愁澗圍攏起來。

南宮御請,貂得助,李天之幾人臉上帶著笑意飛了出來,瞬間落到了洛天的跟前,但是卻沒有萬凌空。

「哈哈,這就是你的幫手么?一幫垃圾而已,我隨手就能震殺你們!」一名真仙臉上帶著譏笑,並沒有發現那一道道陣旗。

其他幾名真仙也笑了,幾名天仙中期,就揚言要幹掉他們,實在是讓他們感到很好笑,說出去,絕對是個笑話。

「開始吧!」萬凌空站在鷹愁澗之外,臉上帶著冷笑,手中的金色陣旗,狠狠的往地面上一插。

「周天煉神陣!起!」

「萬道凌神陣!起!」

「……」萬凌空臉上帶著冷漠,一枚枚金色的陣旗,不斷的被他插在地面之上,每扔下一道,一道道金光便是驟然爆發。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轉眼間,天空之上便是烏雲密布,瞬間讓整個鷹愁澗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恐怖的壓力,在天地間醞釀著。

「我草!」看到那弄密無比的烏雲,洛天頓時跳起腳來,好像想到了萬凌空曾經的一個陣法,諸天神罰。

「洛天,給你拿好,還有你那個師侄,還有你師兄!」南宮御清飛速的取出幾枚陣旗,送到了洛天,孫克念還有岑威宏的手中。

「有把握么?」洛天臉上帶著將信將疑,將陣旗拿在了手中,實在是萬凌空這小子從來都給他一個不靠譜的感覺。

「放心吧,十幾名真仙初期而已,只要給我們足夠的準備時間,真仙中期都能幹掉!」貂得助臉上帶著得意,想象著等下看到十幾名真仙初期傻眼的神情,那時候一定要好好裝逼。

「哈哈,一幫天仙中期,布置出來的陣法,能夠強到哪裡去?」黃有善臉上依然帶著不屑,雖然天空之上的氣勢很強,但是依然沒被他看在眼裡。

「出手,殺了他們,我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看到天空上那沉重的烏雲一名真仙強者沉聲開口,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嗡……」不過就在幾人剛剛要動身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籠罩在了眾人的身上,瞬間讓那些真仙強者的臉色變化起來。

「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我的真仙之力,運轉緩慢了!」一名真仙初期臉色難看,驚聲開口。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而隨著這名真仙初期的開口,其他人的臉色也是蒼白起來,強大的真仙之力,運轉緩慢,而更加可怕的是,十幾人,感覺到自己的修為竟然開始被瘋狂的壓制起來。

「半步真仙……」十幾人臉色難看,目光之中帶著驚恐之色,這下他們徹底慌了,轉眼間,他們這些人便是倒退回了半步真仙。

「啊……這是什麼陣法……」十幾人大喊,看著感覺自己的修為彷彿被硬生生的剝離了一般。

而同這些人相反的是,洛天幾人身上的氣勢,卻是瘋狂的升騰起來。

「哈哈……」玄丹長嘯一聲,一改之前的被壓制,兩掌拍出,一紅一綠,兩隻大手,帶著滔天的之威,拍在了修為跌落的張景煥和杜承石兩人的身上。

「嘭……嘭……」張景煥和杜承石兩人,彷彿被拍中的蒼蠅一般,直接被拍落,壓塌了大片的山峰。

「怎麼回事!」所有人臉上都是布滿了驚恐,沒想到這陣法竟然這麼可怕。

「轟……轟……轟……」洛天幾人身上傳出強烈的轟鳴之聲,修為開始瘋狂的增長起來。

「天仙中期……天仙後期……」

瞬間便是暴增到了天仙後期,十幾人氣勢滔天的站在那裡,就連洛天臉上都是布滿了不可思議之色,攥了攥雙拳,感覺自己比起天仙中期之時,強盛了幾倍,看到十幾名真仙,不再是之前那樣給他一種無法反抗之感。

「兄弟們,殺吧!今天是我們兄弟,在仙界的揚名之戰,以天仙中期,屠殺真仙!」萬凌空的聲音響起。

「快點出手擊殺他們,若是再降下去,我們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十幾人徹底慌了,感覺到修為不斷的流逝,若是在掉落到天仙後期,那麼玄丹一人,足以把他們橫掃。

「轟隆隆……」就在十幾人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道天雷卻是從烏雲之中飛出,成百上千道,如同下起了雷雨一般,從天而降。

「諸天神罰陣的升級版啊,好好享受吧!」貂得助站在洛天的肩膀上,紫色的雙眼爆發出陣陣寒光。

轉眼間,無顏六色的天雷,便是從天而降,瞬間將整個鷹愁澗變成了雷電的海洋。

「啊……」一道雷霆激蕩在一名真仙強者的身上,瞬間讓那名真仙強者受到了創傷,身上泛起了陣陣的白煙,渾身焦黑。

「這是真仙劫的天雷!」十幾名真仙臉色頓時蒼白起來,他們曾經渡過真仙劫,自然知道這天雷的威力屬於什麼層次。

「殺……」而就在十幾人驚駭間,洛天幾人卻是彷彿不受影響一般,朝著十幾人衝殺了過來,那恐怖的雷霆彷彿有著靈性,縱然快要降臨在幾人的身上,還是扭曲起來,改變方向,轟擊在鷹愁澗的山壁之上,使得鷹愁澗的那連綿的大山,開始不斷的崩塌起來。

「黃有善,來來來,當初不是要抓老子做寵物嗎,今天老子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寵物」,貂得助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狂傲。

末世一般的雷霆中,洛天幾人如同蓋世天神,萬法不侵,朝著十幾名真仙強者衝殺了過去。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滅殺

浩瀚的雷霆中,洛天幾人沐浴在雷光之下,朝著被天雷劈的灰頭土臉的圍攻他們的人沖了過去。

天仙中期對抗真仙初期,這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洛天幾人卻是硬生生的靠著他們的手段,逆轉了,洛天手持震仙筆,瞬間出現在了一名真仙強者的身前,高高的舉起震仙筆,狠狠的砸了下去。

「該死!」那名真仙強者剛剛躲避掉了一道天雷的轟殺,隨後便是看到了那朝著他狠狠砸落的震仙筆。

若是換做平時,真仙強者絕對能夠抗住,但是眼下修為跌落,而洛天的修為卻是暴漲到了天仙後期,兩人的層次相差不大。

「嘭……」灰色的震仙筆轟鳴而下,狠狠的砸在了那名真仙強者的腦袋上,沉悶的脆裂之聲響起,那名真仙強者臉色蒼白,身軀如同一道流星一般的跌落下去。

「哈哈,黃有善,王八蛋,之前要抓老子,現在讓你看看老子的厲害!」貂得助哇哇亂叫,紫色的光芒不斷的閃動,一道道傷痕不斷的出現在了黃有善的身上。

這些人中,就屬黃有善最弱,此時被陣法壓制,修為更是跌落回了天仙初期,根本不是貂得助的對手,若是不是貂得助想要折磨黃有善一翻,此時的黃有善已經是一具屍體。

其他幾人也是不斷的出手,同一名名真仙強者對抗著,之前還強的一塌糊塗的真仙強者,此時卻是狼狽不以,實在是那些天雷太過可怕,若是碰上便是重創。

最可怕的就是玄丹了,玄丹原本就是真仙初期,雖然修為沒像洛天幾人增加的那麼恐怖,但是卻是比之前強了許多,那些修為跌落到半步真仙的人們哪裡能是玄丹的對手。

「嗎的,張景煥,老子忍你很久了!」孫克念大罵起來,此時已經恢復了自由身,朝著剛剛被玄丹重創,剛剛飛上來,準備逃走的張景煥和杜承石沖了過去。

禹長天也是長嘯一聲,朝著杜承石沖了過去,禹長天憋了夠久了,身為紀元之主,曾經無敵的存在,接二連三的受到打擊,輪為階下囚,禹長天心中鬱氣之重,甚至超過了洛天曾經被關宏盛下了道心魔種,禹長天一直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報仇的機會,此時,正是報仇的機會。

「啊……怎麼會這樣!」所有人心中都是驚駭無比,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玄丹,放了我們,我是戰神門之人……」終於一名真仙扛不住了,渾身上下焦黑無比,口中噴血,大聲求饒起來。

「戰神門,那又如何,放了你,等著你們再殺我么!」玄丹強勢開口,他知道,不可能放虎歸山,若是放了這些人,不但沒有好下場,還有可能遭到他們的追殺,唯有將這些人徹底滅殺。

「嘭……」玄丹想都沒想,一掌拍了出去,那名老者化成了一團血霧,第一名真仙強者開始隕落

不過,這僅僅是個開始而已,玄丹猶如神助,強大的攻勢,壓制著四名修為跌落的真仙。

真仙的戰場是恐怖的,整個天地布滿了雷霆,戰鬥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鷹愁澗一座座大山不斷的在眾人對抗的餘波之下,化成了粉末。

「洛天,我是葉良辰的兄弟,放我一馬!」洛天手持震仙筆,不斷的揮動,一個個大字,帶著滔天的波動,朝著其他人轟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