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27 日

「並且,他卡人的技術很是高超,雖然很多車都被他卡過,但卻沒有在這一場比賽中,他是被判斷出違規的。」

「另外,我們龍國玩車第一人,在賽道上的時候,之前也被他卡過,所以只要是玩車的人,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會憎恨的牙痒痒。」

李天凝的話,令李宇航、余少華倆人思索起來。

能卡到別人的車,從一方面來講,也說明了開車技術的高超。

畢竟,想要卡別人車的話,第一點,就是需要超越別人,或者跟對方並駕齊驅。

要不然的話,根本就沒辦法卡別人。

那,這個御家獵者,是可以用的。

想到這裏,李宇航並沒誇獎李天凝,而是狠狠瞪了李天凝一眼,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朝李天凝開口道:「你天天關注的都是一些什麼人,不能關注一些好的嗎?」

余導在一旁笑着開口勸說:「算了算了,既然有了人選,那就好辦了,再說了,正規的玩車選手,咱們邀請人家,人家也不一定願意來啊,畢竟人家是要面子的。」

「但這個御家獵者,就不一定了,一看就知道,對方是一個給錢,那就肯定會來的主,既然如此,那咱們只要給錢,就不愁他不來,這樣一來,不就好了嗎?」

余導的話,令李宇航臉上的表情,有所好轉。

但,還是惡狠狠的瞪了李天凝一眼。

余少華雖然也幹了許多不是人乾的事,但問題的關鍵是,人家余少華是有那個真本事的,而李天凝,壓根都沒什麼真本事!

……

接下來,一個消息,在娛樂圈內部傳開。

雀名娛樂那邊,為了王野拍攝電視劇的公平性,聲明可以不卡王野那邊需要用的人。

但,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王野在玩車方面,能將他們給贏了。

四十九轉山旁邊的酒店。

王野、可靈兒、閆闖、姚欣、禾古、田海林他們六個人,此時正聚集在一起,打着遊戲。

而此時,剛剛打完一局遊戲。

王野看了一眼消息,朝禾古他們開口道:「雀名娛樂那邊,說今天晚上,我在玩車的過程中,能將他們派來的玩車手贏了的話,那跟雀名娛樂那邊有關的人,就不會卡我了。」

可靈兒聽到王野的話,臉上當即綻放出一抹明媚的笑意,揮了揮小拳頭,看起來給人一種極其可愛的感覺,她聲音中,都帶着一股難以抑制的喜悅:「那太好了,這樣一來,豈不是就代表着,雀名娛樂已經不卡王野需要用的人了。」

經過昨天晚上的比賽后,可靈兒對王野玩車的技術,已經很是信任了。

在可靈兒看來,就以王野的技術,不去參加玩車的比賽,就太可惜了。

畢竟,可靈兒感覺,王野一旦去參加玩車的比賽,那一定是能拿到名次的。

並且,王野拿到的名次,還不會低!

並且,跟別人比起來,可靈兒更知道,王野身上的實力,是有多麼恐怖,強大。

昨天晚上,在其他人看來,王野身邊,是有自己給王野當領航員的,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所說出來的那些話,根本都沒有發揮出太大作用。

王野自己,都已經是將四十九轉山上的路程給記的十分清楚,甚至要比自己這個,已經在四十九轉山上開過許多年的車,記的都要清楚。 第三百九十章養她還不如養條狗

「報警隨便,兄弟們上!把這小子給我廢了!」

潘金梅看到雙方要開打,她慌忙躲到了姚洪發的身後。

這時,一名小混混衝上前,還沒到劉黎明跟前,他一個飛腳踢出,小混混五大三粗的身材,伴隨着一聲慘叫可飛了出去。

接下來,劉黎明眉頭一皺,抓住小混混的一隻手臂,咔嚓一聲,一隻手臂就掉了下來,躺在地上嗷嗷嗷痛苦的叫了起來。

一旁的小混混大怒,一個個都衝上前來,劉黎明左一拳,右一腳,片刻過後,姚洪發的手下都失去了戰鬥力。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他們呱呱叫……」

周圍的群眾都爆發出了一陣陣熱烈的歡呼聲,此起彼伏。

姚洪發在村裏張狂已久,村民們對他們這幫人也是恨之入骨,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馮志才這時也有了底氣,在一旁喝彩了起來。

「劉總,好身手,打死他們,打死他們!」

劉黎明目光冷厲的走到姚洪發麵前,姚洪發頓時嚇得哆哆嗦嗦。

「你,你,你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既然你管不住自己的下面,我就替你來管管,省的你以後再去破壞別人的家庭!」

聽到這話,姚洪發嚇了一頭的冷汗,「不,不,不要,我不要!」

潘金梅早已經癱坐在了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要,你做不了主!這都是你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劉黎明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話音一落,猛地一腳踢了出去,一聲慘叫,姚洪發重重的滾到了路邊。

劉黎明這一腳力道十足,仔細聽的話,可以聽到一聲破裂聲,不過他並沒有收手,上前一步,抓住姚洪發的衣領喝道:「說,以後還敢在招惹人家的女人嗎?」

看着劉黎明吃人的目光,姚洪發渾身一顫,慌忙捂住自己的那個地方,艱難的搖搖頭,說道:「不,不,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那個女人你還要不要了?」

「不要,不要,不要,是她找我的!」

劉黎明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不要也得要,既然上了她,你就給我帶走!」

「啊?」

姚洪發一臉的驚訝,「大哥,我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敢要!」

「我說了你既然上了她,她就是你的女人,今天必須給我帶走,聽到沒?」

劉黎明眉心緊皺,目光冷厲,說出話的不容反駁。

姚洪發臉上的笑比哭還難看,趕快唯唯諾諾的點頭。

「要,要,要,我馬上帶走!」

「錢還要嗎?」

「不要,不要,你就是在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要了!」

「帶着那個臭婊子,給我滾!」

「好,我滾,我滾!」

姚洪發如蒙大赦,一個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便要撒腿就跑。

而這時潘金梅哭哭啼啼的跑了過來。

「發哥,發哥,你不要丟下我不管啊!」

「娘那個屁,趕快給我走!」

「啊?」潘金梅一愣,「發哥,錢不要了嗎?」

「媽的,閉上你的臭嘴!你是要命,還是要錢?趕快給老子走!」

潘金梅的一張臉難看到了極點,點點頭,二話不說灰溜溜的跟在姚洪發的屁溝后。

這時,手下的十幾個混混也跑了過來。

「大哥,大哥,怎麼樣?」

「死不了,你們這群廢物,快走!」

「啊?就這樣走了?」

手下的混混不甘心的再次問道,「發哥,我們真的走了?」

「娘那個逼,老子說話你聽不懂嗎?想死的話,你在這裏等著!」說着,一巴掌又糊了上去。

一群人各個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縮著腦袋,灰溜溜的離開了馮志才家。

看到小混混們灰溜溜的離去,圍觀的眾人高興的不亦樂乎,各個拍手叫好。

「志才,這是誰啊?」

「我老闆!」

「真是好身手啊!佩服佩服!」

「志才,那樣的女人早就該離了,別傷心,嬸閑了再給你找個好的!」

「是啊!就那臭婆娘,不給你帶孩子,也不給你做飯,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胡混,養她還不如養條狗呢!走了好,走了好!」

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

但對於馮志才這樣的老婆,大家早已經看不過去了,煩透了,沒有一個支持他們在一起,一番勸說后,大家才紛紛離開。

村民們離開后,馮志才歉意的來到劉黎明面前說道:「劉總,今天謝謝你了!」

「不用!都是自己兄弟,謝什麼謝,大家說的沒錯,這種女人要她幹嘛!你想開一點,別往心裏去!」劉黎明說道:「另外,這個女人要不得,她是男人的剋星,遲早會把你吸乾的!」

「啊?」馮志才一愣,「劉總,你什麼意思?」

劉黎明拍了拍馮志才的肩膀,「走,咱們回家說!」

「馮大哥,你是不是做那事的時候越來越力不從心了?不管是在時間,或者是硬度方面,都不如以前了?」

馮志才愣了愣,臉色陰沉了下來,許久過後才間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說道:「劉總,你咋知道?」

這種事情是屬於個人私隱,雖然馮志才和劉黎明關係不錯,但從來沒有說起過。

聽劉黎明這樣說,馮志才感覺實在是太意外了!

「我這樣給你說吧!我做那事的時候,的確是不如以前了,但是正常的夫妻生活還是能夠維持的,可是金梅天天來,天天來,我真是受不了!」馮志才哭喪著臉,說道。

劉黎明微微的笑了笑,說道:「那是你腎虛了,你沒看你的臉色,漆黑漆黑的,而且還有嚴重的黑眼圈,我剛才看你走路都有點頭重腳輕了,你這可都是腎虛的表現!」

劉黎明頓了一下,接着說道;「不過,你的病跟你沒有關係,這主要是源於你老婆的原因!」

馮志才聽的是一頭的霧水,疑惑的問道:「劉總,我知道我這是腎虛,可是我出了好多壯陽葯,都沒有作用,這怎麼會和金梅又關係啊?」

「因為金梅是個無底洞,不管你怎麼喂都喂不飽!」

「啊?」 紀嫣然駕馭玉如意,在幾大峰間穿梭,最後在一座山峰前停了下來,向著山腳下行去。

山腳下有很多小村落,甚至有著炊煙裊裊,彷彿是一個世外桃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