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7 日

「什麼東西?」張陽一臉疑惑!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蕭何淡淡笑道!

張陽打開一看,頓時驚呆!

證件上,用燙金寫著幾個大字——龍國龍王!

「這什麼官職?」張陽皺起眉頭:「聽說過上將,中將……龍王是什麼?」

「難道,偽造的證件?而且……偽造的還不用心?竟然虛構了一個職位?這他瑪是來搞笑的吧?」

張陽心裡這樣想著,嘴上卻冷聲對蕭何道:「現在你的罪名又多了一條!偽造軍官證!」

蕭何頓時驚愕住了!

他什麼時候偽造軍官證了?

轉念一想!

他的證件太高級了,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怎麼可能看得懂?更何況這人還不是部隊里的人。所以他馬上拿回了整件,又笑著道:「能不能讓我打的電話?你也不差這幾分鐘!」

張陽猶豫了一下,同意了,他倒是要看看蕭何能耍出什麼花樣了!

蕭何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曲戰的號碼!

「曲戰,我出事了!在江州,仁來大藥房……我被強買強賣,對方還敲詐我幾千萬,我不給還要殺了我!刑警隊的人來了,居然還要抓我……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解決,不然我就報告給霸王了!」

曲戰拿著電話的手,顫抖的跟篩糠一樣!

「哪個極品傻比?敲詐到了龍王的頭上?這江州恐怕是要變天了!」曲戰在心裡嘶吼!聲音卻十分恭敬,又帶著一絲顫抖的回答蕭何:「您放心,我馬上打電話給元卓,讓他來處理,您千萬不要告訴霸王!」

要是霸王知道,他就該滾蛋了!

「張隊長,這小子是在故弄玄虛,拖延時間,別跟他廢話了,抓起來!」郭波在張陽的身邊痛苦的吼道!

他的傷勢很嚴重,早就應該去醫院!

但他卻沒有去,因為他要親眼看到蕭何被抓起來!

只要進了監獄,他就能有一百種辦法,讓蕭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張陽點了點頭,也感覺蕭何是在拖延時間!因為在這江州,是王家說了算,不管蕭何跟誰打電話,今天都救不了他!

所以他立刻下達抓捕蕭何的命令,猶豫知道蕭何厲害,他還補充了一句:「如遇反抗,格殺勿論!」

他帶來的人瞬間拔出了槍,然後踩著貓步一點點朝蕭何靠近!

「完了,完了,完了……」沈溫婉心裡在著急的嘶吼,蕭何在強也不可能躲子彈啊!這次是真的死定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誰也沒看到,蕭何的手指在輕輕轉動!

而每一次轉動,都有一根肉眼難見的寒芒飛出!

噗噗……

隨著幾道極為輕微的聲音響起,張陽帶來的人,突然一個個摔倒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張陽震驚,所有人都震驚,這些刑警支隊的人,怎麼全都暈倒了?

張陽拔出槍指著蕭何的腦袋,大聲問道:「這是你乾的嗎?你使了什麼妖法?」

蕭何淡淡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幹了?」

張陽怒吼:「別給老子不承認,在不說實話,老子一槍蹦了你!」

轟隆隆……

外面突然響起震耳咆哮的聲音,緊接著有人呼喊起來:「卧槽,今天什麼日子?竟然有裝甲車朝這裡開來了!」

十幾輛裝甲車浩浩蕩蕩,猶如鋼鐵長龍朝仁來藥房急速行駛而來而來!

坐在頭輛車上的江州軍區一把手元卓正在大聲嘶吼:「快,再給老子快一點,對,就是仁來藥房,直接給老子撞進去!」

著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尷尬的局面隨著以辰離開得到了有效緩解,並非被人趕走,而是以辰主動去了休息區,他覺得與這傢伙再待下去連只會浪費大家的時間。

反正他已經回來了,見到艾雪活著,他的心情得到了極大的緩衝,心障也消除了大半,餘下的只會更加堅定他變強救人的決心。

房間里只剩下五人,方曉嵐起身,對四位與她基本同齡的道劍之主說道:「綺娜走之前叮囑了兩件事讓我轉達給你們。」

說到這裡,她看向了貝穎,貝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卻沒有低頭,目視前方,神色平靜。

收回視線的方曉嵐繼續說:「第一件事,關於貝穎的父親,令行部乃至俱樂部不希望在上海發生的事重演,所以這一次要趕在局勢徹底惡化前把人救出來。」

莫凱澤只是眉毛微微動了一下,他知道在上海自己做的事是多麼不負責任,可捫心自問,誰又能在那種情況下捨棄自己的親人?

那該是多麼冷血的人。

好在,方曉嵐最後的話語並不是什麼讓貝穎捨棄自己的父親,這讓莫凱澤以及其他人都由心底里鬆了一口氣。

在座所有人都生怕聽到那種命令,畢竟要說那位近乎絕對理智的布朗主管,不是沒有做出這種情況的可能。

看來不能讓局勢再惡化下去了,所有人共同的心聲。

細微感知莫凱澤等人的情緒變化,方曉嵐心裡對四人的成熟沉穩表現有些驚訝,她自認為換成是她不一定能做到比四人更好了。

亞當還好說,畢竟在成為雷電之主前就是令行部晨曦隊長,是與綺娜不相上下甚至還要隱約高出一頭的強有力的主管競爭人選。

貝穎雖說也是令行部的老成員,綜合素質更是不錯,可一來此次是當事人,即使再恨那人,那人也是他的親生父親,二來自加入令行部以後,心理素質方面一直是她的短板。

所以貝穎的表現還是比方曉嵐預料得要好的。

至於晨悅彤和莫凱澤,兩人加入俱樂部不到兩年時間,心態就已經從普通社會的大學生轉變到了這種程度,不得不說是很不錯的。

就是那最不被看好的以辰,不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說仍是與羅誠相似的嬉皮笑臉頑皮性子,可真正處理問題時,還是相當靠譜的,起碼不是那種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人。

「綺娜和歐陽琪正在尋找另一半希望之樹的蹤跡,只要能找到那些希望之樹所在,就一定能找到姆爾羙吷以及貝穎的父親,到時候就需要大家隨機應變了,既要保證人質安全,又不能讓王殿的陰謀得逞。」方曉嵐看向貝穎,「貝穎,你沒問題吧?」

貝穎搖搖頭,目光堅定:「沒有問題。」

亞當對貝穎建議道:「在有消息之前,你最好還是好好休息一下,雖說大家都在,可喬奧爾羙吷他們也不以缺席,很有可能還是你自己一人面對姆爾羙吷。」

貝穎嗯了一聲。

晨悅彤一雙寶藍色瞳孔擔憂地看向貝穎,她倒不擔心貝穎的危險,貝穎的實力與姆爾羙吷不相伯仲,大多時候還能隱隱壓制一頭,可對方拿貝穎的父親來要挾,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如果艾雪也插手,就意味著以辰要同時面對泫鷺羙吷和艾雪兩人,雖說他是雙劍之主,可人只有一個,如果泫鷺羙吷與艾雪其中一人並非對付以辰,而是針對其他人,以辰一時也很難脫身支援。」莫凱澤說出一種十分有可能發生的危險情況。

亞當英朗的眉宇微微縮緊,莫凱澤說的這種情況不得不讓他們重視,現在已經不是只有他們與王殿這兩股力量,還有艾雪那不可小覷的第三股力量,並且這第三股力量已經明擺來者不善。

可以說,眼下三股力量彼此都是敵人,這就導致再沒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一說,先不說有沒有結盟的可能性,就是可以,誰也不敢這麼做,萬一被這所謂的「盟友」關鍵時刻倒戈或者暴起發難,後果將不堪設想。

若只是彼此敵對倒也好說,可王殿的陰謀逼得他們不得不與之交手,這就讓艾雪這第三股力量成了隨時可以插手的旁觀者,完全成為了鷸蚌相爭靜待得利的漁翁。

「所以,當下最緊要的就是貝穎提升實力,萬一出現這種情況,能儘快在姆爾羙吷那邊取得突破。也就是第二件事,貝穎要加快吸收希望之樹的步伐,早日凝聚元素之體。」方曉嵐說。

雖是這般說,可她從心底里也不看好貝穎那邊能有所突破,貝穎在提升實力,姆爾羙吷同樣也不會閑著,而且還有那麼一個重要人質在。

「希望之樹運送過來還需要一些時間,貝穎,你抓緊休息吧,後面能休息的時間就少了。」方曉嵐看著情緒有些變化的貝穎。

貝穎之所以沒有再各地奔波吸收希望之樹,一是動.亂解決,不朽軍團和王殿沒了蹤影,另一也是大浪費時間。

方曉嵐前段時間研究出的附帶黑暗元素的金屬板,恰好可以用來運輸希望之樹。

貝穎只需待在這裡,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希望之樹被運送過來。

不過,希望之樹的收集也並不順利,許多地方的希望之樹都在神秘消失,毫無規律可循,不用想都知道,出手的必然是姆爾羙吷。

興許是姆爾羙吷沒有再製造災難和混亂,也可能是其神出鬼沒無跡可尋,亞當等道劍之主並沒有做追擊那已明知的無用功。

一時間道劍之主和王殿保持一個很好的默契,都安靜等待,讓光明之主和光明王殿穩定提升實力。

只是這平靜之下,卻是暗潮湧動,己方自不必說,綺娜和歐陽琪正在調動令行部的力量以南美和非洲為主滿世界尋找其他尚未發現的希望之樹蹤跡。

而王殿一方,必定也在暗中策劃著什麼巨大陰謀,單是姆爾羙吷不對那另一半希望之樹下手而冒著被守株待兔的風險搶奪這些已知的希望之樹就足以讓貝穎等人無法安心。

那另一半的希望之樹,姆爾羙吷定是有更重要的作用。

亞當幾人離開了房間,朝著暫時給他們準備的休息區走去,可以說從成為道劍之主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沒有了真正能徹底休息放鬆的時間。

「時間過得真是快啊,不知不覺都2122年了。」晨悅彤有些悵然。

「而且1月已經快過完了。」亞當這位貴公子也沒來由感慨。

莫凱澤忽然說:「馬上過年了。」

晨悅彤腳步一頓,然後又恢復,平靜問道:「看來布朗主管並沒有給我們假的打算,這個時候放我們回去過年也確實不合時宜。」

莫凱澤點點頭。

晨悅彤安慰道:「你還能跟家裡人通個電話聊聊天,挺好了,不像我,唯一的哥哥都站在了對立面。」

不善於安慰人的莫凱澤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晨悅彤看了眼前面的貝穎,怕使得對方本就低落的情緒更差也沒有再說什麼。

休息區有公共的客廳區域也有私密的房間,以辰正在其中一個房間里,與家裡人通著電話。

只是這次通話與以往完全不同,又微妙又緊張,董冪兒對愛人和兒子的情況已經做到了全面了解,可謂是知根知底,原本一張溫和的臉不知什麼時候變得嚴厲起來。

這次通話,董冪兒對以辰不僅嚴肅認真,話語中的提醒和叮囑更是比之前多了又多,大多與安全離不開關係,什麼以自身安全為重、不要逞能逞強、英雄好漢只能做不能裝之類。

還有幾句讓以辰印象特別深刻,例如「大丈夫雖要有所為,可也要為得有價值」、「賠本買賣不能做,危及性命的買賣最賠本」。

不論是老媽這次的嚴厲態度,還是話語中的關心,都讓以辰很感動,他最清楚老媽是個什麼溫和性子,能做到這般近乎嚴苛的說話,無不是擔心他這兒子所致。

想到這,以辰心裡不免同情老爸,他這還只是通個電話,就迎接了一番狂風暴雨,時刻待在老媽身邊的老爸,又該承受了多少。

說了好長時間,董冪兒才戀戀不捨將手機交給了愛人,讓以天正有了短暫與兒子交流的時間。

如果說與老媽的通話是緊張、忐忑和不安,那麼與老爸的通話就是微妙、複雜和怪異了。

盯著虛擬投影中的老爸看了十幾秒,以辰都不知道怎麼開口,不知道第一句該說什麼是。

以天正同樣如此,自從特殊身份被愛人發現,他的生活可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和煦春天逆回到了嚴酷的寒冬,用水深火熱來形容也不為過。

原本的愛人關係直接變成了警察與犯人,愛人冷厲審訊,他老實招待,最讓他欲哭無淚的是愛人開始調查他身為丈夫的作風正不正的問題。

什麼有沒有找小三小四小五、有沒有偷著去風花雪月場所之類的問題從董冪兒嘴中一問出,直接嚇得以天正跪在了老婆面前。

若是這場景被三大火影或者公司高層看到,不知道這些位高權重的人會作何感想,公司第一高手元素火居然是個如此怕老婆的男人。

對於老爸,以辰苦笑又是無奈。

曼哈頓的拍賣會,還記得一怒之下的戈爾曼扇了他,可事後卻鬼使神差向他道歉了,那種道歉太過正式,從隻言片語中也隱約感覺到戈爾曼像是受了脅迫一般。

本就對這件事有不淺記憶的以辰在與老爸交流一番后才知道,正是老爸事後動用公司力量與磚倉在股市打了一場,股票價格在當時都出現了不小幅度的波動紊亂。

不僅如此,讓安德烈吃了投訴的也是老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