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他?那個遊手好閒的七聖之一和金之工坊主?這事和他有什麼關係?」老者又是一愣。

「你還記得曾經,他找老爹要過的那個『百年石』嗎?如今,就在百年前,這個奇物的氣息已經消散了。」姜應龍眼中的精光一閃即過。

「……那玩意,不是當年他覺得好玩,找老爺討要的不入流之物嗎?」老者皺眉嘟囔著,但猛然間,其抬起頭,滿眼都是濃重的震驚之色,「難道,從那時起,他就是有目的……那這百年……公子又是如何……莫非你們早就策劃了這一切……不、不可能啊,孔家沒理由這麼配合……這太不可思議了!」

「哈哈哈,茂叔,費腦子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好了!」姜應龍此時大笑一聲,以無比自信的語氣道,「我們倆除了那次一面,自然是不可能再有見的機會了。不過……呵呵,這大概就是默契吧?我們都在等機會,如果之前是分別布局階段,那現在終於到了可以一起開搞的時刻了!雖然我們的終極目標不同,但過程卻是可以彼此利用一下!」

「默契……那也太可怕了……」老者低著頭,依舊沉浸在震驚中。

「這大概,是因為我倆都有著一個寧死也要完成的絕對目標吧……」姜應龍的臉上,則浮現出一絲決絕之光,沉聲道,「一個可以讓我們連命都願意賠上的目標!而當那個合適的奇迹終於出現時,只要開始行動,我們就足夠知道彼此的目的和誠意了!」

「需要老夫做什麼,公子敬請吩咐!」老者此時也恢復了之前的肅重。

「那我就將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交給茂叔了!」姜穎此時猛然轉過身,目露精光道,「與劉嘉雯的婚娶儀式,就在十日後,於我姜家正堂舉辦!具體的操辦事宜,我已安排小易去做,茂叔需要幫我辦的,則是一件最重要,卻也最不討好的事情!」

「哈哈哈!能在公子的彌天之局中盡我一份力,就算是生死之間,又有何妨!」老者則豪氣地一擺手道,「公子不必客氣,儘管吩咐便是!」

「好!」姜應龍的臉上則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狠色,沉聲道,「我要找您做的,就是阻止任何人干擾我們的儀式!一意孤行者,無論對象,格殺勿論!」 當劉風通過傳送陣來到呂涼身邊時,第一次登上傳說中七水之都的這位,正一臉驚嘆地眺望著面前強烈衝擊著自己認知的一眾新奇之物。

目前他們所處的地點,是一片廣博的島嶼,其上遍布各種建築。 絕世傾妃惑君心 不同於尋常所見的亭台屋舍樣式,這裡的風格是千奇百怪,有高聳入雲的多人居住巨塔,有參天巨木改造的樹屋,還有很多以靈石雕築的各式小院。

最令呂涼嘆服的,是夜空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各個種族的人都有不說,竟然還有很多明顯是傀儡的傢伙,和身邊的人有說有笑的,就像是一般的朋友似的……

「怎樣?是不是和以前所見不同?這些傀儡可不真的只是傀儡,而是那些曾經失去了身體,但神魂仍在的修仙者,不過是換了個傀儡之身繼續活著。這也是當年木之工坊還在運作時,最引以為傲的『渡魂秘術』。可惜,隨著那邊神秘地銷聲匿跡,這種秘術到目前已經沒辦法繼續使用了。」劉風說話的同時,一指東北方向道,「自此處往那邊飛一個多時辰,就是我金之工坊的所在。但現在,我們還是找個落腳的地方先休息吧,再著急,咱也不能走著過去不是?這塊地盤,自子時至寅時這三個時辰,都有上古禁飛禁製作用的。」

此時,明顯是七水之都的夜晚,一種無可抗拒的禁飛之力憑空而生,呂涼對此倒是毫不意外,只能更嘆服於這裡的鬼斧神工之況。

「落腳休息……劉兄,我想在此地轉轉,難得來一趟不是?」等跟著劉風來到一座明顯是客棧模樣的場所時,呂涼直接抱拳道,「我一定會在卯時前回到此地匯合。」

「明白,那我就不隨你去了。」劉風則痛快地一點頭,但隨即面色鄭重的一指西方道,「島上你隨意轉,店鋪隨意進,東西看中了隨意買,出示我給你卡片中那張只有一道波紋線的金卡,所有物件統一五折優惠。但那裡,你不要去!」

「那裡?」呂涼順著指向轉頭一看,正看見朦朧夜色中矗立著一座巨型的漆黑怪異建築,與其說是屋舍,到不如說是一個超大個的葫蘆!

「闇之工坊。」劉風淡淡說出幾個字。

「……我明白了,劉兄放心吧。」呂涼目光一凝,倒是確實沒想現在去那裡查探什麼,畢竟心裡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

當呂涼開啟了自己閑逛的模式后,身邊倒是跟著更加歡呼雀躍的李依。

「這是什麼?」「那是什麼?」「怎麼會這樣?」「這可能嗎?」……

各種充滿了驚喜的問話自小丫頭口中冒出,有的呂涼能解答,但更多的,是連他都不得不一臉驚嘆的。

片刻后,兩人在一間名為「玲瓏閣」的大型商鋪前停住了腳,呂涼進入后,直接就開始找關於七水之都風土人情介紹的書卷,李依則是奔著另一邊已經被一群女人圍的水泄不通的首飾之地就擠了過去。

呂涼倒是很樂意看到這丫頭如此活潑,畢竟之前她的經歷太沉重了,堅強歸堅強,但悲傷肯定是不淺的,如今能這麼放鬆,倒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本地介紹的書卷很好找,本來是一枚極品元石一本,但呂涼一出示那張金卡,掌柜的眼睛一亮同時,別提打折了,乾脆來了個友情大奉送,並且死活不收一文錢,弄得呂涼不好意思之餘,也只能千恩萬謝了。

「公子,你既是劉大人的貴客,小人也就和你多說兩句。」掌柜的是一名中年胖子,一臉的和善,「在咱們七水之都,包括那些核心的高階之地,都是用極品元石結算。只有在那些壓制修為的小界面,才可能用到其它等階的元石。如果公子手裡有存貨,不若就在我這裡換些吧。原本價格是一百高階元石換一極品元石,我做主,二百高階元石,換三極品元石!我也不瞞公子,低階的元石在女媧空間其實是緊俏貨,它一般不作為貨幣,而是作為布置傳送陣或製作物件及雕鑄的原料。所以,我們倒手后,會得到比其實際價值還高的利潤。」

呂涼靜靜地聽完,微微一笑,直接甩出三個小袋,輕聲道:「這裡的元石,掌柜的看著換吧,不用優惠,咱們就按正規的價格走!」

別人敬我一尺,我還他人一丈。這是呂涼一直以來的行事風格。

隨後,當三個布袋的元石呈現開來時,掌柜的只看了一眼,就在一聲驚呼的同時,滿臉震驚之色地拉著呂涼往後面隔間跑:「公子!你、你這低階元石的量……是我這裡往年倒手量單年的十倍都有餘啊!」

呂涼除了自留了上萬的低階元石備用,其它的乾脆一股腦都拿出來兌換,既讓掌柜的這邊有利潤賺,自己以後走到荒古世家那邊也方便花銷,兩全其美啊!

和李依這邊傳了個音,他就直接隨掌柜的步入後堂去了。只不過,他沒有注意到,就在他進屋之時,掌柜的嘴角掛起一絲若有深意的微笑……

……

由於呂涼拿出來兌換的元石量已經不能以常規的數量級來計算,整個商鋪經掌柜的一招呼,直接就來了十個夥計來幫忙。就這,已經半個時辰了,似乎還有四分之一沒有換完。也是,這畢竟是呂涼自踏入修仙路以來的近乎全部家當。

可就在這時,原本微笑等待的呂涼突然一個激靈,身形瞬間開始消失的同時,急聲道:「掌柜的,我有急事,你先換著,我一會兒回來再取!」

因為此時此刻,之前一直可以感知到的,與李依的神魂聯繫,此時竟然開始漸漸消散!唯一的可能,就是小丫頭根本已經不在商鋪內,且正快速的離此地越來越遠!

以前不認識就算了,現在,這丫頭可是自己親妹妹一般的存在!在這麼個人生地不熟加卧虎藏龍的地面,怎麼能放任她就這麼消失?

呂涼再度現出身形,已經是在商鋪外了,略一感知,沖著西方就疾跑而去。

「瞬閃果然也不行……希望這也夠能追上的速度!」老白的神通用不上,鯤鵬訣倒是不受影響,呂涼的速度依舊比常人要快了數倍。

「他的速度……都受到這般限制了,居然還能如此之快?」商鋪頂樓陽台,望著那急速遠去的背影,掌柜的眉頭微皺,側頭輕聲道,「通知暗子,不用引到正地方了,直接動手吧!動靜大一點,把那老鬼的護法引出來再說!」

「明白!」其身邊一名小廝模樣的少年點點頭,隨即消失不見。

「呼!怪不得大人要如此安排,真是總有出人意料的實力表現啊……果然,這是我們難得的機會到了……」掌柜的長舒了一口氣,身形一陣模糊,在清晰時,已然化成了劉風身邊的紅妝女子……

……

同一時刻,疾追不放的呂涼,雖然感知到了李依的神魂氣息,但其眉頭反而越皺越緊!

因為,這個時辰段,可不光如劉風所言,只禁飛,就連神識的感知距離都大打折扣。在感知到李依神魂氣息的同時,竟然還感知到了一股半妖氣息!最要命的是,李依的氣息弱,而半妖的氣息強!

這說明什麼?說明那半妖比李依強大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怎麼就這麼巧?如果我沒有去換元石就好了!」世上沒有後悔葯,呂涼鬱悶焦急的同時,身形閃動得更快了。

終於,半炷香的時間后,一片似是廢棄的屋舍殘骸之地,一名身材近三丈高的青面獠牙怪人正掐著李依的脖子舉起,眼中閃動著殘忍的笑意。

「嗖」一道破空之聲傳來的同時,散發著衝天殺氣的黃金大劍憑空而現,怪人臉上的笑容猶在,其抓著李依的手臂卻已然被切落在地!

「哥……是半妖……」李依吐出這幾個字,直接就昏了過去。

怪人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身形下意識地就往後撤了十幾丈。與此同時,呂涼的身影已經趕了過來,二話不說先將李依收入隨身洞府,接著抽出另一把墨綠劍,直接開啟了兩竅的神禁之力就殺了上去!

另一邊的半妖,渾身是神祖後期的修為,即便是和呂涼差著級別,不但絲毫驚慌之意皆無,反倒是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直接就捏碎了手中一物!

「撲哧」一聲響,一團煙霧飄散開來的同時,呂涼的手中劍,已經直接攪碎了對方腹部的符篆!

可呂涼的眉頭不但沒松,反而皺得更緊了!

因為,雖然只有一瞬,那他卻從這名半妖的雙目中,看到了一種莫名熟悉的詭異之色!

那是一種得償所願,一種了無牽挂的釋然之色!這種目光,呂涼不陌生,反而印象深刻。因為,當年金佛涅盤前,交待自己隱秘話語時,雙目中閃爍的亮芒正是這種含義!

可輪不到呂涼細琢磨,隨著煙霧瀰漫開來,一股隱隱是聖祖初期的恐怖氣息轟然而至!與此同時,煙霧瞬間散盡,呂涼才驚覺,這哪裡還是之前的廢棄之地!不知何時,自己已然深處在了一間到處懸浮著血淋淋殘破肢體的詭異房間!

「靈氣類型不匹配,判定為異端入侵者!開啟滅殺模式!」一道冰冷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就此傳來。

「我靠!」待呂涼看清眼前發出聲音者,后脊直接開始「嗖嗖」冒涼氣,不是怕的,而是震驚於視線所見。

只見一個身高近八丈,體型寬四丈,明顯是由無數殘破肢骸拼湊縫合而成的高大怪物正緩緩向其走來,其腹部有一血洞,邊緣遍布大小不一的利齒,其內則是令人作嘔的混亂內臟……此怪物除了粗壯的雙臂外,後背上方還有一臂,三臂握三斧,還都是近乎混沌神兵級別的強大攻擊法寶!

而隨著其發出的冰冷聲音,周邊黑暗之地,幾道沉重的呼吸聲傳來,伴隨著輕微的地面震動,陸續有八個樣貌完全一樣的怪物緩步現出身形,唯一與之前那位不同的是,這八個,渾身散發的,是純正的神祖期大圓滿修為……

(ps:感謝《魔獸世界》,這個曾經令我瘋狂了四年的暴雪大作!其中的怪物造型,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小說借鑒素材!最後的怪物,原型就是其中的『憎惡』,不知我的描述,是否還算到位呢^_^

另外,第四百一是二章,有個地方做了小修改。那就是李依待的地方不是梵天虛彌陣,而是呂涼找麒麟山這邊討要的一座隨身洞府……如今正文那邊已改,請大家原諒!) 「小子!這可不像是普通的半妖,倒更像一種組合傀儡!」老白此時沉聲一吼,「老三正在探查從這鬼地方出去的方法,這之前,就靠你了!」

「一共九個,一個半步聖祖,八個和我平級……看來,壓箱底的是不能留了,速戰速決吧!」呂涼渾身氣息爆發而起,直接化出本命分魂和所有分身,自己的本尊,沒有意外的沖著最棘手的那個怪物就沖了過去!

也不知道是夜晚的關係,還是此地詭異的限制力關係,反正依舊是不能飛,這對於身材處於絕對劣勢的呂涼來說,可是太吃虧了。

自打有了本命分魂和混沌分身後,有些問題也就隨之產生了,其中最令人費神的,就是神獸天賦的分配。

比如此時,由於本尊這邊是大敵,老白、小黑、小猿、小劍這四隻屬於絕對戰力的神獸,那隻能是跟在這邊,另外的分身們,就算分得其它神獸輔助,於實際戰鬥中的提升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本尊的實力必然是比所有其他分身都強一截。現今在這裡,本命分魂的修為同是神祖期大圓滿,可五個混沌分身,則是矮了一級的神祖後期。如此六人對抗八名全盛的神祖期大圓滿怪人,說不吃力是不可能的。

剛一交上手,己方這邊就立刻被對方暴風驟雨的斧劈之術給壓製得夠嗆。雖然怪物們一水兒的物理攻擊,但架不住那都是基本混沌神兵級別的法寶啊,加上這幾位原本就在身高上佔據絕對優勢,即便這邊是三竅全開的狀態,目前也只能處於抵抗的狀態。至於各種劍氣,頂多在對方體表劃出一道白痕就到此為止了……

本尊那邊,托雙方的默契程度,是單在遠離那邊混亂戰團的十幾丈外展開的。而這裡,才是最針尖對麥芒的死斗之地!

雖然呂涼的修為差著對方半截,但近乎四竅全通的狀態下,配合小猿的巨力,倒是拼的一個勢均力敵!

此怪明顯不同於另外八個,不愧是為其中領導者的存在,不但比其它的怪物背後多一臂,所用四斧還全是貨真價實的混沌神兵,而且還多了一種噴吐綠色濁液的招式!

這詭異的濁液裡外里透著濃郁無比的死氣,呂涼是必然不敢隨意碰的。這還不算,此液體一落到地面,就立刻化成一種大小不一的半透明球形軟泥小怪,蜂擁著衝來的同時,就是一股股滲人的神魂束縛之力。

呂涼的陰兵化境自開戰就用出來了,眾多的陰兵此時基本全處於對抗軟泥小怪的狀態下,以確保本尊和各個分身不受神魂束縛之苦。

玲瓏經過這千年的修鍊,再也不是以前只能默默給相公祈禱的小女人。早在狂域內,她就已經成就了半步陣神之體,目前完全不用呂涼操心,除了操控所有陰兵外,其本身,也是一員擁有者神祖級別陰煞之氣的強大戰力!

呂涼由於有身高劣勢,本體只能是攻怪物下三路為主,噬靈蟲倒是不受禁飛限制,此刻有五隻正圍攻著對方碩大的頭顱,倒是令其後背上的兩臂無暇對付呂涼。

呂涼則依靠迅捷的身法上下騰挪,就如俗世間的武林高手一般,間接利用對方臃腫的身形,借力踩力,繞著圈子砍殺。

自打上次不夜城差點憋屈而死後,呂涼就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找到機會專門收了幾本世俗界的武功秘籍,全都是關於輾轉騰挪之術的。如今,算是真正的有用武之地了!

就在雙方如此膠著了一炷香的時間后,呂涼猛然一聲爆喝!額頭聖痕標誌驟起的同時,右手原本握著的墨綠劍突然甩手而出,不等怪物反應,此劍虛光一閃,小劍化為黑衣人現出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極速,手持長劍直接斬斷了怪物背後一臂!

「嗷!」一聲怒吼自怪物口中傳出,其斷掉一臂處,黑光爆閃,竟然於幾息的工夫就再度生成了一條新臂,當然,其本體的氣息,也就此弱了一點點。

「果然還是半妖的底子!」呂涼雙目精光暴閃,藉機環視四周了一番,冷笑一聲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啊!看來這半妖之謎的核心所在,就在這個範圍!我記下了!」

「小涼,出去的法門暫時沒找到,但是,這半妖的符篆之處我倒是發現了!」小黑沉穩的聲音傳來,「你看他的腦袋,那隻半閉著的眼!」

呂涼聞言,發招空隙之餘,聚精會神地一撇之下,雙目精光爆閃,嘴角則掛起了一絲自信的笑意。

怪物碩大的頭顱上,是兩隻眼睛,其中左眼很大,圓瞪著。而右眼,似乎是閉著。但如果仔細看,眼縫之間,一層淺金色的亮芒,若隱若現地凝聚於上!

下一刻,這邊失去一臂的怪物已經被噬靈蟲逼迫得不得不分出再一臂去抵擋。 困獸進化場 呂涼則爆喝一聲,渾身閃現一片血紅之光,黃金大劍沖著對方粗壯的腿部猛然就是橫著一砍!

「嗤!」隨著一道沉悶之音,怪物的右腿已然被齊膝切斷,其巨大的身軀也隨之塌陷下來。

呂涼根本就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掄起黃金劍,直接就甩了上去!

「嗷!!!」一聲凄厲的震天之吼就此傳來,怪物的右眼被黃金劍魚貫而穿的同時,其再也沒有了任何攻擊的架勢,似是痛苦地抱著頭,試圖把劍拔出。

可此時,小劍再度凝成墨綠長劍,自怪物頭頂處直插而下,貫穿其右半邊頭顱時,與已呈十字交叉之狀的黃金劍同時豪光爆閃,接著就是驚天動地的一聲狂爆之音!而怪物的頭顱則已然崩碎不見!

呂涼沒有絲毫遲疑,雙手重新握劍,沖著另一邊的混戰之地就沖了上去!

與此同時,隨著領頭的怪物身死道消,整個空間猛然響起一陣刺耳的尖銳之音,怎麼聽都是一種報警的信號。

呂涼不傻,此時連同所有分身,火力全開,展開了決絕的滅殺行動!

「小涼!找到出去的方法了!東側靠北三丈之地,有一空間節點!」小黑驚喜的聲音傳來。

「得嘞!」呂涼也是一喜,根本就不帶戀戰的,分身那邊依舊殺著,本尊則一個瞬閃就挪到了指定地點,掄起黃金劍就是輕飄飄一劃。

「撕拉!」一聲,空間裂開一道縫子,所有的分身瞬間消失,呂涼一步跨入其內,裂縫隨之消失,現場除了一片殘屍斷體和僅剩的三名怪物外,再也沒有了一絲別的存在。

呂涼是逃出去了,可孰不知,他在這裡所做的一切,竟然已經成了七水之都人盡皆知的事情。

因為,從他與領頭怪物戰鬥的那刻開始,七水之都寧靜的夜空之上,似是有一張朦朧的光幕,就將此地全部的戰鬥場景都呈現而出了……

……

同一時刻,闇之工坊頂層的密室內,一名身著六芒星黑袍的枯瘦老者靜靜地立在窗邊,聚精會神地凝望著空中光幕上的一切,直到呂涼徹底脫出后,光幕消失,也是如先前一般一動不動,其渾濁的雙目中,似是有精光閃爍,明顯是在思慮著什麼。

「恩師!」一道急促之音響起的同時,老者身後黑光一閃,一名渾身散發著爆裂妖氣的黑衣青年現出身形,恭敬一拜的同時,繼續道,「您為什麼不允許我出擊!核心密地被人襲破,工坊的秘密……」

「你認識那個人嗎?」老者此時轉過身,慢悠悠說著,「還有,那個地方,能看出是我們工坊某處嗎?」

「這……」青年一愣,張著嘴半天,再也憋不出一句話。

「來者是誰不知道,那個地方除了有些詭異的怪物,也不知道是哪裡。試問,一個不知名的人在一處不知名的地方和一種不知名的怪物戰鬥……闇之工坊為什麼要插手?」老者的語氣不急不緩,說完直接輕拍青年的肩膀,同時指著自己的腦袋道,「小子,你的戰力可能已經超越我了,但論這裡,還是缺練啊!」

「我明白了!」青年原本有些迷茫的雙目,則越來越清晰,最終似是大悟般地一吼,同時再次深深一拜道,「恩師折煞我了!智謀這點不用說,就是戰力,徒兒也不可能是您的單手之敵!」

「呵呵,謙虛,永遠是一個強者最基本的素質,這點,你深得我精髓,不錯。」老者讚許地瞧著青年,接著又轉身沖著恢復了寧靜的夜空道,「這是有人要對我們下手了啊!這個在核心之地攪和了一番的小子……依你看,實力如何?」

「強!很強!非常強!」青年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眼中露出了濃重的期待之色道,「我自問,如果處於那種情況,也絕不可能做的比他更好了!他的戰術和戰力……匪夷所思的強!這也是我當時就差點追出去的原因!」

「想和這小子斗,不用急於一時,總會有機會的,而且,絕不會太遠。」老者微微一笑,同時輕嘆一聲道,「你不知道他是誰,我可是知道的。這小子,終究還是來了……這算是將封塵的一切重新拉開帷幕的序曲嗎?」

「恩師……您就別考驗我的智商了,該怎麼辦,您給我個准信兒!」青年臉上的期待之色更濃。

「是得做點什麼,這個人的存在,太危險了,能除掉,還是不要留著。不過,不用你出手,我會交代你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老者點點頭,嘴角微微揚起道,「我們手裡不是有兩個最合適做這件事的傢伙嗎?如果以殺一個陌生人為條件,給他們一生的自由,應該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情吧?」 呂涼從神秘空間脫出后,依舊出現在了那片斬殺半妖的廢棄院落之中,只一眼,他就看到了身後不足百丈的闇之工坊!

「他娘的!等我搞清楚劉家那邊的狀況,回來就收拾你們!」呂涼恨恨地留下一句話,便撒丫子急速跑遠開去。

等他閃回到客棧時,剛好是辰時蒙蒙亮的光景。

「哎呀,兄弟,你可回來了!我還以為你逛得流連忘返了呢!」劉風此時早已候在客棧門口。

「不好意思,有些雜事耽誤了。咱們現在儘快去劉兄的工坊吧!」呂涼也不想多解釋,畢竟去劉家那邊是最當務之急的,而且,他總覺得之前的戰鬥有著說不出的詭異,弄明白之前,還是遠離這片是非之地比較好!

劉風這邊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帶著呂涼就往東方飛去。一個多時辰后,兩人順利到達了一座金色巨塔前,這裡,正是七大工坊中的金之工坊!

路上雖然沒什麼事情,但細心的呂涼發現,所過之處,總是有些修仙者沖其投來異樣的目光。這種異樣,怎麼說呢,別的感情不好說,但都有一個共通之處,那就是隱隱有著一絲崇拜的意味含在裡面。

後面就沒有任何地繁文縟節了,劉風似乎知道呂涼迫切的心情,直接帶其來到工坊最頂端的傳送陣處,叮囑道:「呂兄弟,傳送過去,你就真正進入到了女媧空間的核心之地!北部,除了劉家,還有孔家、方家、柳家、一半的公孫家。你其中尤其要注意的,就是孔家,他們和劉家的關係很不好。總之,荒古世家所在的地盤,龍蛇混雜,低調、謹慎是必須的。我不知道你要幹什麼,但你記住,一定不要輕易招惹是非,尤其是涉及荒古世家利益的事情!」

呂涼嘴上是滿口答應了,但其腦子裡,思緒早已飄到了荒古劉家那邊,同時在心底打定主意:「如果她真是被逼迫的,我絕不會袖手旁觀!」

在呂涼這邊開始踏入荒古世家地盤的同時,其在神秘之地戰鬥的影像已不止在七水之都流傳開來,女媧空間各個地方,也因此打破了原有的默契寧靜……

……

「我就知道你沒閉關!連睡覺都覺得浪費時間的姜大少爺,什麼時候肯過閉關這種苦日子了!」林千骨把姜應龍堵在姜家的核心密室內,一臉的怒氣,其身後是已經碎成了渣渣的數道禁制門板。

「暈,我真是在閉關啊!過幾日就大婚了,我可是非常非常認真的!這不正靜心,把怡紅樓的小翠,飄香閣的小紅,豆蔻苑的小蓮……還有一些,我就不贅述了,反正我一定要把她們都徹底忘了,正式好好過我的幸福日子!」

「你還是我哥么?」林千骨冷笑一聲,這回直接把白骨矛抬起,沖著姜應龍義正言辭的臉就戳了過去!只是臨到近前,手微微一抖,槍尖偏斜而出,幾乎是蹭著對方的臉扎到了後面的牆上。

「你肯叫我哥……說明你其實是信我的,對嗎?我想,小婧在你來前,也應該說了什麼吧?」姜應龍沒有絲毫驚慌之色,只是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肅重起來,「哥是什麼樣的人,別人可以不清楚,但離我最近的這些人,尤其是你,有著血繼限界的你,應該最清楚不過了!」

「……你打算怎麼干?」林千骨則一瞬不瞬地盯著對方。

「當然是到了日子,將劉家大小姐明媒正娶過來啊!」這邊姜應龍瞬間又恢復了嬉皮笑臉之色,一臉陶醉道,「放心吧,哥是真的痛改前非,好好過日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