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以後,你若好好表現,我自然不會虧待於你!」

林驚羽說道,將錦囊收緊放入空間納戒中。

「嘿嘿,主人放心!」

「有我銀翼狼王在,絕對護你周全!」

銀翼狼王忙表忠心道。

怪只能怪,剛才那丹丸太美妙了!

那種感覺,就如同毒癮一般,讓一般的靈獸都欲罷不能。

「好!」

「銀翼狼王,要委屈一下你,進入這馴獸環中吧!」

說完,他將淡綠色的馴獸環向空中一拋。

那銀翼狼王只覺渾身一顫,便被收入其中。

隨即,林驚羽緩緩下山。

他並未直接返回紫幽峰,而是徑直來到了玉天主峰的玄德殿前。

步入玄德殿。

這裡一如往常的熱鬧非凡。

那巨大玉壁上,依舊密密麻麻地排列著一件件宗派任務。

一行行任務,讓人應接不暇。

突然間。

林驚羽的目光,停留在一件三星的任務上。

二星任務:前往毒王谷外圍,採集一株清心靈寒草,獎勵宗門功勛一千點。

毒王谷!

他立刻聯想起剛才北宮傾城和席夢瑤的交談。

她們的任務,似乎也在這毒王谷。

「這一項任務,僅僅是二星!」

「想必在那毒王谷外圍,並無太大風險,我倒可以趁機去看一看此地…….」

他暗暗想著,已經拿定主意。

便徑直朝著任務分發處,走了過去。

此刻,不遠處恰有一少年,穿著一身略顯破爛的獸袍,背後扛著一把暗黑色骨刀。

這身穿著打扮,在玄天道院倒是極為扎眼。

「是他…….」

「那一日,太上長老叫他葉小天,他這一柄骨刀倒確實有些古怪!」

林驚羽目光在獸袍少年身上掃過。

立刻意識到這少年便是當日登上東院登仙梯七十一階的那神秘少年!

冷麪首席呆萌妻 「葉小天?」

「你要接一項三星任務:獵殺三階赤焰火牛犀?」

分發任務的管事望著葉小天冷冷問道。

這位管事姓姜,正是當日分發給林驚羽任務之人。

他一眼便識出葉小天的實力,剛剛達到靈海境初期。

應是這一兩日突破的境界。

但那赤焰火牛犀,卻是真真正正的三階靈獸,他如何對付的了?

「你換一個任務吧!」姜管事冷冷道。

「為什麼?」

葉小天先是一愣,隨即質問道。

「哼!」

「一個剛剛突破靈海境的小傢伙,就敢去挑戰赤焰火牛犀,你莫非想去送死不成?」

姜管事板著臉喝道。

其實他也是為了葉小天的安全,而善意提醒。

「呵呵!」

「送死不送死,好像你也管不著吧!反正這任務我接了!」

葉小天的話,無疑是赤果果的打臉!

全然不在乎姜管事的建議。

這就是他的性格。

況且,他也不認為自己去挑戰一隻三階靈獸,就是送死!

「好!很好!」

「臭小子,你既然不聽我的勸說,完不成任務別來哭著喊著找我!」

姜管事冷冷說道。

對於葉小天這種弟子,他很惱怒,卻又無可奈何!

但按照玄天道院的規定,他只有勸說之責。

但最終決定,依舊由弟子本人作出。

隨即,他還是將三星任務拓印到葉小天的靈牌之上。

「下一個!」

獸袍少年葉小天離去后,姜管事喊道。

「是你?」

「又來接新任務?」

姜管事望著林驚羽,沒好氣地問道。

他記得很清楚,那一日,他也曾經苦口婆心勸林驚羽,讓他不要接十件二星任務。

但林驚羽,也拒絕了!

雖然,沒有獸袍少年這般直接,卻也讓他記住了林驚羽的相貌。

「是的!」

「我還要接一項二星任務!」

林驚羽微微一笑,將他的那一枚二星靈牌遞了過去。

但姜管事卻彷彿沒看到一般,反而陰陽怪氣般說道:「你們這些小傢伙啊!」

「我提醒過你們多少次?」

「完不成此前的任務,半年之內,你不但不能接新任務,還要扣除雙倍功勛,你莫非沒記性不成?」

他頗有一番恨鐵不成鋼的意味,聲音極大。

立刻引起了周圍其他弟子的注意。

「呦,我猜是誰呢!」

「原來是那天登上七十一階仙梯的小子!」

「不知天高地厚!登上七十一階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完不成任務!」

一時間,周圍的四大院弟子們,都在紛紛指摘議論著。

「呵呵!」

「誰說我沒完成任務?」

快穿:女配,冷靜點 然而,林驚羽卻全然不在乎,反而大笑一聲。

嘩啦啦!嘩啦啦…….

只見他手上空間納戒一閃,將一枚枚金剛狼妖核傾倒了出來。 一顆、兩顆、三顆……

當一連兩百多顆妖核傾倒在姜管事面前,他整個人也彷彿瞬間呆立在原地。

對比他剛才與林驚羽所說所講。

這無疑,又是一次赤果果的打臉!

這一刻,他甚至感覺自己臉上,都是火辣辣的感覺。

「天哪!」

「殺神!他真是一尊殺神啊!」

「這恐怕把一個金剛狼族群都殺光了吧!」

一位內門弟子驚嘆一聲。

此時此刻,當看到林驚羽的赫赫戰績,一切質疑的聲浪都彷彿瞬間煙消雲散。

「姜管事!」

「麻煩您查驗一下!」

林驚羽摸了摸鼻子,他倒沒想到反響會如此強烈。

但就算人盡皆知,又能怎樣?

他終有一天,要站立在玄天道院的巔峰,甚至整個玄天世界的巔峰,去追尋先祖的足跡!

這是他的夢想。

也是他一直以來前進的無盡動力!

「不必了!」

「這些已經遠遠超過兩百顆金剛狼妖核,恭喜你,順利完成了任務!」

姜管事一臉尷尬地說道。

他接過林驚羽的二星靈牌,將五千功勛點給他划轉了過去。

當然,這枚二星靈牌上,還記錄了一項新接的任務。

二星任務:前往毒王谷外圍,採集一株清心靈寒草,獎勵宗門功勛一千點。

「多謝!」

林驚羽拱手說道。

隨後,他詢問了一些其他事項,諸如是否收購金剛狼皮、狼肉等等。

大唐南皇 遺憾的是,玄德殿並不需要這些。

玄德殿之所以發布獵殺金剛狼妖核,乃是這些妖核會提供給南院煉丹。

至於狼皮、狼肉這些,就是太不值一提了。

「哎……」

「或許老夫是真的老了…….」

望著林驚羽離去的身影,姜管事不禁嘆息一聲。

…….

突然間,天穹上傳來一聲悲鳴。

而玉天主峰之巔,那座金色大殿內,氣氛極其壓抑。

大殿之上,一位位核心長老痛心疾首地望著地面上的三具屍體。

地面上三具屍體,早已經乾癟,甚至連面貌都認不清楚。

但透過他們的穿著,諸位長老卻早已經猜出了他們三人的身份。

三位內門弟子!

其中,一位名叫皇甫雲。

更是六年前那一屆的西院首席,如今修為早已經達到了靈脈九重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