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但是,距離下次百年盟約到來,我如果沒記錯的話,還有足足六七十年!」

明初老祖繼續道,其餘幾位老祖的眉頭,都緊皺起來。

秦南的思路,他們非常認可,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這七十年的時間,放在以往的話,或許不值一提,但是在眼下的話,就相當的緊迫。

「吾主!」

這時,墨邪插話,滿臉笑容:「您要衝擊主宰境界,沒有那麼麻煩,只要找到您前世之法身,將之融合,想必就能打破桎梏。」

此話一出,明初老祖等等巨擘們,都是精神一振。

皇甫絕還留下了法身?

他們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了秦南。

靈魂之中的周尋道見狀,不禁搖了搖頭,這個墨邪,還真是著急。

「不瞞諸位前輩,皇甫絕的法身,我的感應相當微弱,如果要憑藉感應去找,那不知道要耗費多久的時間。」

秦南搖頭道。

「吾主,其實您上次跟臣說過這個問題之後,臣便與他們幾位,仔細商討,推演許久,最後發覺,如若我們為您布下萬魔朝聖之陣,當然可以讓你的感應,加強數十倍。」

墨邪笑道。

秦南眉頭微皺。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辦法。」

飛越女帝忽而出聲,聲音清冷:「要想衝擊主宰,無非就是需要足夠多的主境強者,形成宏大的場面。」

「一,可以試試,將無上昊天令修復。」

「二,拿出讓所有主境強者們,都無法忽視的好處,讓他們自行前去。」

無天魔君立即反唇相譏,道:「想法的確是好,可是這兩點更難做到吧?」

飛越女帝看也沒看他,冷淡道:「所有事情,事在人為,能不能行,只有做了才知道。」

幾位老祖紛紛附和。

他們已經看了出來,秦南對於融合皇甫絕的法身,非常的抵觸。

最為主宰級別的巨頭,他們當然能夠猜到,秦南應該是在擔心,融合皇甫絕的法身之後,會迷失自己。

如若真的會,那對他們而言,也不是一件好事。

雙道老祖打了一個圓場之後,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其實,依我之見,現在談及此事,還尚且有點過早。秦小友現在還只是主境大成,距離主境巔峰,仍有一段距離。」

「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應該是一同去探索那顆天帝之珠。」

「另外,我們的手上,共有兩個珠靈,還可以與其他大勢力聯繫一下,看看如何去合作。」

「秦小友,你覺得如何?」

秦南眼神微亮,道:「老祖所言甚是。」

他剛才只想著如何衝擊主宰,卻忽略了一件事情,通過天帝之珠,那是可以弄來本源之力的……

恰好,可以用來恢復無主穹圖!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三個無上道統們,已經開始以秦南為首了。

這些老祖們,內心非常清楚,他們現在上了船,已經無法在下船,要想在這嶄新的時代,衝上巔峰,那就只有與秦南完全沒有任何保留的聯手。 簡艾自己對於王允仲二婚這件事是沒什麼明確態度的,甚至於他的婚禮簡艾也並沒有很想去。但眼下王允仲不斷的努力在修繕他和自家的關係,幾次見面也都是極力的示好。

本著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原則,簡艾雖是內心毫無波瀾,但面子上還是要把該做的做到位,舅舅結婚,她沒有不去的道理。

王老太太今天可謂是跑斷了腿,王允梅動了真格的,將所有原本訂好的事情全部退掉了,如今只剩下三天的時間,王老太太即便心裡有萬般怒氣,卻也只能趕鴨子上架,為兒子的婚禮操持起來。

這一天她光是婚慶公司就找了好幾家,而八號這個日子又是吉利日子,像她這樣臨時訂婚慶公司,口碑好一點的肯定是都被其他結婚的人早早訂下了,小公司老太太又覺得不靠譜,跑了幾家都不滿意,後來本想著找個差不多的對付一下,結果對方看老太太訂的急,便一開口要了一個極高的價格,氣的老太太當場罵街。

一天跑下來,老太太這身子骨險些沒散了架,還生了一肚子氣,最頭疼的是,什麼都沒搞定。

一回家便癱在了沙發上,嘴裡直哼哼:「哎呦,我這老胳膊老腿的,真是遭了罪了!」

本想著表現的辛苦一點能讓老爺子心疼心疼自己,卻沒想到老爺子只是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開口冷嗤一聲:「哼,我看你就是活該。真以為小梅搞定這些東西那麼容易呢?現在知道辛苦知道累了?早幹嘛去了!」

一聽到老爺子提到王允梅,老太太又是一個激靈坐起了身子,看著老爺子嚷嚷到:「你別跟我提這個白眼兒狼,老娘我養她這麼大,我還說不得了?說她兩句都不行?」

「你要是管不住你那個嘴你就使勁兒說,反正該提醒你的話我和允仲都說了好幾遍了,你不是不長記性嗎?你使勁兒說,到時候別說小梅不搭理你了,你看允仲跟不跟你離心。」老爺子一副隨老太太去的架勢,冷嘲道:「兒子好不容易有點進展了,你就使勁跟著攪和,我懶得管你,有你哭的時候!」

老太太聞言,當下心裡不由一陣委屈,以前不管怎麼著,老頭子和兒子都跟她站在同一方,甭管對的錯的,那也是兩個姑娘的錯。

現在倒好,所有人都變了,自己成了眾矢之的,裡外不是人的。

合著以前他們瞧不上小梅,都是裝的?

老太太想發火,卻又無處發,腦袋裡又想著距離八號就剩兩天了,她就是把這條老命拼進去也忙不開這麼多事兒啊。

這麼一想,老太太竟是被委屈和壓力給壓倒了,坐在沙發上嚎啕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嚎:「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真是活夠了,我不想活了啊……」

那聲音之大足夠能將別墅的房頂掀開,還把老爺子給嚇了一跳。

這些年了,他已經很久沒見過老太太哭了,這突然來一下,老爺子也懵了。 「吾主,那我們先告辭了,等您想好之後,傳音即可。」

墨邪、無天魔君等人站起身來,向秦南行了一禮,神色如常,看不出絲毫的不悅。

「好,此次麻煩你們了。」

秦南拱了拱手,墨邪等人就此退去。

「我去與其他的大勢力,談談聯合開發天帝之珠之事。」

飛越女帝淡淡說道,沒等秦南說話,就消失在了原地,她拿下的那個珠靈,也留在了大殿,並未帶走。

「秦南,我們先一起將這珠靈煉化,再將這天帝之珠給煉化。」

明初老祖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秦南點了點頭,屈指一彈,打出了一道火焰。

其他老祖們,紛紛打出一股規則之力。

這一個珠靈,似乎還有一點意志,察覺到了不對勁之後,就拚命掙紮起來,只是毫無任何作用。

百息之後,它被徹底煉化。

秦南的心中,立刻升起了一種玄妙的感覺,他就好像成為了這珠靈的一部分。

隨後,秦南與幾位老祖,如法炮製,一齊煉化天帝之珠。

這次耗費了足足一個時辰,他們才完成煉化,再其身體的四周,也浮現出來了一道道玄妙的符文。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每個人身上的符文,都是殘缺的,相互合併起來,剛好可以組成一個整體。

像他們這種多人煉化,就有一個問題,他們只有全部在場,一併施展之時,才能將這顆天帝之珠的力量,給完全發揮出來。

缺少了任何一人,都難以發揮一半。

「諸位道友,我說一句難聽的話,如今局勢紛亂,說不定哪一天,我們其中就會有人不慎隕落。屆時,一定要切記一點,在隕落之前,將天帝之珠和珠靈的力量,從體內捨去,以免讓其他人得手。」

「我查閱過相關古籍,如果主動捨去之後,這股力量就會自行回到其他人的體內。」

凌荒老祖正色道,見到秦南等人點頭,便又道:「那我們一起出手運轉吧。」

秦南等人的雙眸,立即閉了起來,仔細感受著珠靈和天帝之珠的玄妙,雙手也下意識的結出了一個個法印。

他們身體四周的符文,很快破碎開來,化作了一顆顆光點。

不知過去了多久,秦南等人齊齊睜開眼睛,法印向著前方一拍。

一道道光芒,同時飆射而出,在半空之中,匯聚在了一起,瞬間演化成為了一副圖案,裡面共有三十三顆星辰虛影,不斷沉浮,其中第十顆星辰虛影,與眾不同,閃爍屢屢藍光。

要知道,當年蒼一舉煉化三十三顆天帝之珠,每一顆都對應了一方小仙域。如今第十顆有所反應,那就是對應了第十小仙域。

「看來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

明初老祖撫須笑道。

三十三個小仙域之中,每個小仙域,都是完全不同的。

排名越是靠後的小仙域,它所具備的初始規則,本源之力,各種奇緣等等,那就會弱很多。

這也是為何,前段時間的大戰,差點將三十二小仙域給毀於一旦的緣故。

眾人迅速離去,三個時辰之後,就抵達了第十小仙域。

此域之中,沒有任何的大勢力,只有一位主宰巨頭,隱居在此,還有一些古族,一些小勢力罷了,這也省去了秦南等人許多麻煩。

秦南等人身形晃動,不過多時,他們就抵達了一個上古禁地的深處,哪怕是一般的主境強者涉足,都有可能隕落,相對比較隱蔽。

秦南等人相視一眼,立刻結出了一道法印。

嗡!

整顆天帝之珠,頓時劇烈震顫起來,綻放出來了屢屢光華。等過了數十息之後,這些光華就宛如一條條上古大蛇一般,鑽入了地面,並且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四方席捲。

整顆天帝之珠所釋放出來的氣息,也迅速的層層暴漲,眨眼間就達到了一個相當恢宏的程度,令得這片上古禁地中,那一個個沉睡之中的上古之物,或者是大妖們,都變的不安起來。

秦南等人眼中閃過了一絲異色,身形一晃,就沒入珠中。

只見到,珠中自成的大世界裡面,方圓數百萬里的天空,化作了一片不斷扭曲的漆黑漩渦,其中風火雷霆,不斷閃現,聲勢駭人。

驀然之間,一縷縷純凈到了極致的光芒,從中緩緩垂落下來,那荒蕪一片的沙漠,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數的奇花異草,生長而起,大樹破地,河流自成,生機勃勃。

「本源之力,果然玄妙啊,僅僅只是這麼一絲,就能夠帶來這等生機!」

堂堂雙道老祖,此時也忍不住感慨。

他曾經打過本源之力的注意,可是三十三小仙域的本源之力,別說是獲得了,哪怕與之溝通,都是難如登天!

「諸位,現在我們就相當於是這天帝之珠的珠靈了,要想獲得本源之力,只能我們一齊與之溝通,將之吸來,為之所用!」

凌荒老祖開口道,率先身形一晃,來到了這漩渦下方,盤膝而坐。

秦南等人,立即跟上,心神平靜,全無雜念,與天帝之珠,合二為一!

如此狀態,一直持續了足足五天之後,他們的腦海中,才響起了一道輕鳴之聲,彷彿有著某種無形枷鎖,被他們徹底打破。

他們眼前的景象,也隨之徹底變了。

只見,天帝之珠的內演世界,他們所處的上古禁地,還有第十小仙域的天地,世間萬物等等,全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比浩瀚,看不到盡頭的黑色神秘空間。

在這空間的正中間,有著一尊長達數十萬里,寬有數萬里,呈現出來了某種獸形的純凈光團,猶如這天地間,最為極品的仙玉一般,看不到任何的雜質,擁有著無窮玄妙。

這,就是第十小仙域的本源之力!

它,孕育著第十小仙域的初始規則,天地與界壁,仙意與萬物,是所有一切除了修士,以及修士帶來,創造,遺留之物的根源所在。 只見老爺子端著茶杯的動作僵硬了半晌,末了回過神才連忙勸道:「行了行了,哭啥啊?梓辰還在樓上呢,別讓孩子聽見!」

這不勸還好,一勸老太太聲音更大了,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只是那哭聲尖銳無比,聽進耳中格外的刺耳,像鬼叫魂。

老爺子當下便被這聲音給吵的腦瓜子嗡嗡響,氣的將手中茶杯用力的砸在了茶几上,大聲吼道:「行了,有完沒完!」

嘎……

只見老太太的後背一哆嗦,哭聲戛然而止。

老爺子緊蹙著眉頭,瞪著老太太道:「你是小孩嗎?哭能解決問題嗎?這讓外人聽見,不知道的還以為允仲虐待你了呢!」

見老爺子真生氣了,老太太也害怕了,當下不禁縮著脖子一臉無主的樣子嘀咕道:「那可咋辦呀,允仲這婚要是結不成,還不得恨我啊!」

老太太心裡不怕別的,她最怕的就是大兒子不待見她了。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婚禮,她不能眼看著兒子出醜,到時候兒子肯定會生她的氣。

說白了,老太太現在是後悔了,她後悔不該在那個節骨眼上沒管住自己的嘴,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她又不是神仙,根本不可能在兩天之內把婚禮的事給解決了。

老爺子從一開始就彷彿一副置身事外的架勢,不是他對兒子的事不傷心,而是要藉此機會讓老太太長點記性!

現在看老太太也慌了,老爺子不由的嘆了口氣,開口說到:「你急也沒有用了,允仲這婚,八號是肯定結不成了!」

「啊?」老太太臉色一垮,神情急切的道:「那你說怎麼辦啊,允仲肯定要生我氣的!」

老爺子看著老太太如實道:「婚結不成,就往後拖個半個月,但你得主動跟允仲認個錯,你是他媽,你主動認錯,允仲不會怪你的。」

一聽要認錯,老太太頓時為難了。她一個當媽的給兒子認錯,肯定是拉不下這個臉來。

而老爺子又道:「這事說到底是讓你給攪和了,人小梅本來都安排好了,還余出來好幾天,八號風風光光高高興興的把事辦了,允仲和小梅的關係也能更進一步了,一切都在允仲的安排之內。」

「所以不論是為了哪一點,你都該跟允仲認個錯。」

老太太在心裡不停的掙扎,末了扭頭看著老爺子道:「那你得幫我說說話。」

老爺子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放心吧,你態度好點,允仲肯定會原諒你的。」

「那婚禮的事兒怎麼辦?」老太太還是惦記這事兒。

老爺子道:「本來二婚也沒請多少人,就讓允仲通知一下,就說請柬上的日子印錯了,其實是二十八號就行了,你不用操心,允仲肯定能解決這事兒。不過後面的婚禮還是得你給張羅!」

「我自己張羅?」老太太一愣,一臉不情願:「我今天跑一天腰都快折了!」

老爺子一瞪眼:「那不然呢?你還指望小梅和芝能幫你?想得美你!」 此時此刻,時代戰場裡面,黑暗絕城之中。

堪狼主宰剛剛回來,臉色頓時一冷,道:「此次把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秦南都不去煉化法身,足以見得秦南不是一般的抵觸法身!」

「秦南現在已經是完全傾向於周帝那一邊了,深怕煉化法身之後,會被吾主所影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