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你、你是……你是祝煜的……」

「哎,你激動個什麼勁啊,這麼趕著魂飛魄散啊!給我穩住了!你不能死!祝煜永遠是我老大!老大對於殺了柳大哥,也是愧疚的很,但他當時也有苦衷,你想過如日中天的他為什麼反下天盟么!為什麼他的小隊全滅了么!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好了,我得走了,這裡的丹藥,等你能破繭而出了,自己服用即可。此處是我用撕空刃開闢的,你在天盟的命牌應該已經碎了,這樣那裡的人也不會繼續打你的主意了。」

「等、等等!柳大哥、撕空刃!你、你是……武……唔……」

「唉,這麼久了,你就不能穩重點么?嗜血修羅,你幹嘛把我原來的名號當成自己的呢?做個溫婉的大小姐不好嗎?小雪,保重,待我隨老大完成心愿,一定回去給你一個交代!」

…………………………

人界,天北區文家,地下百丈的一座寬敞山洞之內,有著幾級巨大的台階,台階盡頭是一扇有著漆黑漩渦的黑暗之門。

以文家家主為首的文家核心族人齊聚一堂,不少人臉上都寫滿了興奮與敬畏,統一跪拜在台階之下。

台階上的黑暗之門前,有一道金光籠罩的巨大身影,乃是一名不怒自威的虯須大漢,身穿黑袍,上面綉著一個金色的太陽。

「啟稟炙陽殿下,文家核心族人共計七十二名,現已全部在此!我們隨時可以前往混沌大世界參戰!」

「火使,這麼些年辛苦你們一族了。待這次戰爭勝利,我便會履行對於你們一族的承諾!現在,所有人依次進入黑暗之門,由幽冥大世界轉往混沌大世界!你們的任務先以輔助暗煞國為主,水使一族也會過去幫忙。待我羅睺國的主力到達之後,你們再回來!」

隨後,巨大身影消失,文家家主等人先是又大禮參拜一番,隨後便開始依次進入黑暗之門。

文鶯走在最後,臉上先是現出掙扎之色,隨後似乎是下定了某個決心,又堅定地點了點頭。她的頭腦中此刻回蕩著二百年前,幽閻宮前往混沌大世界前,辰風和她說過的最後一句話:「我有預感,也許前期我們會佔優勢。但那裡是他的故鄉,他一定會回來保衛故土的!待他參戰時,或許一切都會變了。妹妹,一定不要和他結死仇,哪怕文家最後只剩你一個人,只要能和他站在一邊,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

混沌大世界,魔界暗夜家族家主府內,此時聚集了五位魔界頂尖大能,正圍坐一桌談論著什麼,上首之人正是目前魔界第一大族,暗夜家族的老祖,暗夜神陽,其他四人是魔界排名二至五位的家族老祖。

「今天把各位召集過來,是把方案最後確定下!三日後,暗煞國和羅睺國的主力軍團就要來到我們魔界了!按之前的計劃,天羅一族和火宵一族負責協助他們進攻。暝火一族和暮曉一族負責協助那兩位道祖鎮壓種族結界。有問題嗎?」

「我們四人商量過了,這種安排沒問題。不過,老哥哥,你們暗夜一族難道按兵不動嗎?」

「呵呵,我的任務不在這裡,而是在天界,可比你們的重要多了!天界的那些老傢伙如果下界參戰,恐怕咱們就沒那麼輕鬆了!我族的任務是幫幽冥大世界的那幫道尊以上大能打通天界通道,然後起到一個牽製作用。就憑咱們這個大世界修仙者的資質,如果沒有天界之人相助,必然是比不過幽冥大世界的!」

…………………………

宇宙空間一處隱秘之地,一名光頭矮胖老者正對著身前一名秀美的藍衫女子說著什麼。老者頭頂之上,一隻通體雪白的小狐狸正慵懶地打著瞌睡。

「小萱,你真的決定和葉添龍一起下界?」

「師尊,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線索,我是一定要去的!當年的事情一定有隱情,我一定要找他問個明白!」

「唉,你去了,能下得去手?」

「我……我現在是八神將!不再是那個跟著他屁股後面的小女孩了!」

藍衫女子說完,嘴一撅,扭頭就跑了出去,只留下身後苦笑不已的光頭老者。

其頭頂上的雪白小獸,此時睜開一隻眼,慵懶地說道:「你這些徒弟,和你那些分身一樣,沒一個讓你省心的。這孩子除了實力夠八神將水準,可這性子……這次的申請雖然是夜龍那傢伙報上來的,但批准的可是玄天聖祖。你小心這丫頭給你找麻煩啊!還是早做準備為好!」

光頭老者微微笑道:「這個倒是不擔心。小萱這丫頭我太了解了,這次嘴上說得好聽,估計到了那邊就全反過來了。看得出來,這麼久了,她的心裡還是只能裝下那一個人啊!」

雪白小獸第一次睜開雙眼,自老者頭頂漂浮起來,渾身一抖,打了個哈欠道:「太初,我也下界去了。那裡畢竟是我的故鄉,我不能看著那群混蛋胡來!在你這裡呆的太安逸了,是該活動活動筋骨嘍!對了,你那個關門弟子近期很活躍啊,而且老二和老三也在他身邊,乾脆我也過去湊湊熱鬧吧!咱倆的本命盟約先解除,等我回來再繼續吧!」說完,白光一閃,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光頭老者搖搖頭,輕輕一嘆道:「你真的只是去湊湊熱鬧嗎?恐怕,是那個推衍中的人終於出現了吧!」 呂涼自打進入七彩漩渦那刻,就處於了無邊無際的星海之中,那感覺就和自己當初被徐沖之直接扔進來的時候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那次自己無法控制身體,如果不是酆離前輩出手解困,估計自己現在飄到哪裡都不知道呢!而這次,因為是自己從正規渠道進入,而且有了妖族聖皇給自己的護持之力,不但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而且能清晰地感知到前方另一端的出口!

就在呂涼心懷激動,準備一口氣飛到對面出口時,一陣持續的「轟隆」聲傳來,同時還伴有劇烈的震動。

呂涼心中一緊,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本能的還是激發出了劍道領域。隨後,他就知道發生什麼了。

只見前方不遠處的右側方向上,憑空出現一個漆黑的漩渦,從裡面有人影陸陸續續地鑽了出來,呂涼神識一掃,眉頭便皺了起來:一共十個人,身穿統一服飾的青袍,全是玄仙級別以上的級別,其中還有三個大羅金仙期大圓滿的。最關鍵的是,他們身上都散發著濃烈的妖氣!

「大哥,我們這是將通道連接到哪裡了?好像不是混沌大世界的妖界啊!」十人當中,一名嬌小女子疑惑地問道。

其中一名大羅金仙期大圓滿的高大男子,此時朝向了呂涼這邊,冷哼道:「那邊居然有個人族的小子,把他搜魂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這兩人說話完全沒有避諱呂涼的意思,所以呂涼也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意圖,看來免不了要在這通道內大戰一場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這個呂涼懂!

還沒等那十人往這邊來,呂涼已經瞬間爆發出了全部的戰力。他自己很明白,自己1v10獲勝,那是絕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先靠著爆發滅掉幾人,對敵人產生足夠的威懾力,然後迅速逃跑,才是上上之策!

呂涼的作戰方案沒錯,對方確實被他突如其來的爆發給打蒙了!原本在他們眼裡,呂涼就是個氣息有點奇怪的天仙中期修仙者,而他們十人當中,修為最低的也是玄仙後期,怎麼想,呂涼見到他們,並且聽到那番對話,都應該是嚇得屁滾尿流,逃之夭夭。

可結果呢,對方不但沒逃,還開足馬力迎了上來,看那勁頭,彷彿是獵鷹遇上了期待已久的獵物。最令他們震驚的是,呂涼的氣息從天仙中期,瞬間飆升到了大羅金仙中期或後期的樣子,而且一出手,居然就讓他們中的很多人有了一種絕望之感……

呂涼是明智的,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所以,一上來除了人獸合一、穿上靈鎧和激發鬼魔首外,又連續揮出了三道昆吾劍氣,同時熊靈也在出現瞬間噴出一口巨型光束。

呂涼這回倒是從容了很多,戰鬥的同時,還不忘拿出五顆上品元石,暗暗恢復著魔仙氣。

果然,面對呂涼如此強勢的進攻,除了那三名大羅金仙期大圓滿的男子還能祭出法寶抵擋外,其他幾人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經過這幾次高規格的死斗,呂涼的戰鬥經驗也水漲船高,在劍道領域的法則之力下,繼續運用其他招式,也逐漸變得得心應手。

幾個呼吸的功夫,其中兩名修為最低的玄仙後期男子,就率先被無盡的劍氣吞噬。隨後,又有被昆吾劍氣分別擊中的玄仙期大圓滿一人和大羅金仙中期兩人,略微掙扎了幾下,便也身死道消了。

「隊長!不好!此人的修為與功法太詭異了!絕不是普通的天仙!趁著還有五人,結陣吧!就算損耗些修為,也好過如此被動之局啊!」嬌小女子一聲呼喝,已經從懷中掏出一面青色小旗。

「結陣!」高大男子面露決絕之色,咬牙喊出兩字后,也取出一面紅色小旗。與此同時,剩餘三人也拿出了黑、白、黃三面小旗。

隨後,五個人圍成一圈,將手中小旗浮於面前,接著只見白光一閃,同時傳出一聲震天的怒吼!

白光過後,那五人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頭寬三丈,高八丈的巨型怪獸!

此獸狀如一頭站立的猛虎,身後九條流光溢彩的尾巴,手持一對鋸齒長劍,剛才那聲怒吼,正是出自他口!

隨著這聲吼,伴隨而來的是一股凌厲霸道的狂暴之氣,瞬間就將其身邊的終極因果破滅法則之力震散了不少!

呂涼看到他們掏旗了,本來心中已是一樂,因為對方如果結陣,勢必是不能隨意快速移動的,他就想憑著那時急速遁走。可不曾想,對方這哪裡是結陣啊,整個一合體變身!

雖然看不出這頭虎怪的修為,但就沖著一吼破法則之力,就明顯不是自己的能抗住的了!看來,自己想順利的遁走是行不通了!

呂涼也不猶豫,直接又揮出昆吾劍。那虎怪也不躲,舉起鋸齒雙劍交叉於胸前,生生地硬抗撲面而來的雙頭巨虎。

雙方接觸的剎那,呂涼的心中突然劃過一絲警兆,同時,神魂中小金急促的聲音響起:「快閃!他的尾巴!」

呂涼募的一驚,完全態的魔雷翅幾乎是瞬間激發,頃刻間便躥出了幾十丈遠,但即使如此,依舊被一股令神魂都產生震蕩的巨力掃了一下,整個人都被抽飛了出去。

倒飛出十幾丈距離后,呂涼才穩住身形,看著不遠處懸浮著一條流光溢彩的長尾,心中也是一陣后怕。這只是挨了個尾巴尖就這樣了,如果是實打實的挨一下,就算有靈鎧和天魔淬體,估計離喪失戰鬥力也不遠了吧!

另一邊,隨著虎怪發出一身巨吼,雙劍也是猛地往外一揚,昆吾劍氣所化的巨虎也隨之煙消雲散。

看著目泛凶光的巨大虎怪,呂涼的心也是猛地一沉,自己這點壓箱底的功夫,看來是傷不到對方分毫了,還能怎麼辦?直接往回逃?

虎怪可不給呂涼思考的機會,吼了一嗓子后,便揮出兩道血色的劍光,瞬間就形成了一片血色劍幕,劈天蓋地地籠罩而來。

呂涼猛一咬牙,魔雷一擊發出兩道紫金雷電,自己以昆吾劍護於胸前。一陣爆裂聲過後,呂涼雖然原地沒動,但嘴角已經滲出了鮮血。

就在此時,不用別人提醒,呂涼就感覺到了身後一陣凌厲的破空威壓,隨後就看到一條長尾浮現而出,沖著自己就抽了過來。

就在呂涼心中第一次陷入絕望之時,一桿青色長槍突兀地出現在他的身後,正好頂住了長尾雷霆萬鈞的一擊。

那長槍之上還不停地滴落暗紅色血珠,正徐徐落在長尾之上。在血珠觸碰到長尾的瞬間,不遠處的虎怪忽然發出一股痛徹心扉的慘叫,那條長尾也是猛烈一抖,便於原地消失了。

隨後,戲謔地輕笑之聲響起:「哎呀,哎呀,居然是『遠古神獸陣』中的『陸吾之陣』!不過,九人的妖族大陣,被五個人不人,妖不妖的怪胎強行激發,負擔也肯定不小吧?」

不知為何,呂涼明知這聲音的主人不是善類,心中卻沒來由的一安,似乎只要對方肯出手,那一切就都不是問題。

「嗷!是真魂靈血!是誰!」虎怪第一次口吐人言,但語氣中帶著深深的戒懼。

「本來,我是看戲的,不過吧,這小子的底子雖好,但招式精髓、永恆道心幾乎一樣沒有,我又不想他死,就只能勉為其難的幫下忙了。對了,你們還能堅持多久?一炷香還是兩柱香?」隨著話音落下,祝煜的身影浮現而出,渾身上下散發著大羅金仙期大圓滿的氣息。呂涼則相信,就算是全盛時的自己,也必然不是對方的一闔之將!

虎怪聞言,先是渾身一震,隨即眼中迸發出決絕之色,咬牙道:「罷了!看來一步錯,滿盤輸!我們第二小隊如今碰上了你們兩個妖孽,也算是命該如此!不過,既然在這裡碰上,你們也休想去破壞我們的大計!你們兩個絕不是普通的修仙者,如果能把你們刨除在戰局之外,我們獲勝的把握也就更大了吧!」

虎怪說完,也不待祝煜和呂涼反應,猛地轉身向後疾馳而去!

呂涼正奇怪虎怪怎麼跑了,就看見祝煜的臉色居然一變,隨即苦笑一聲道:「娘的!這幫傢伙比死士還狠!小子,咱倆去混沌大世界恐怕有麻煩了!」

祝煜話音剛落,就聽見虎妖最後的一吼:「為了幽冥大世界的勝利而戰,死得其所!」

緊隨其後的,就是一聲轟鳴巨響,這回不光是整個空間都在巨震,呂涼還感覺到一股股毀滅的氣息自前方傳來,他自己也被數道空間亂流吹得東搖西晃。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空間通道內的一切才穩定下來,呂涼剛定下心神,就震驚的發現,通道出口和入口居然都消失不見了!

此時,祝煜沖著他走了過來,無奈地聳肩道:「早知道這幫傢伙這麼瘋狂,我就直接下殺手了!唉,失策啊失策!這下要出去可得費一番功夫了!」

呂涼則是懷著複雜的心情沖著祝煜抱拳一鞠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不過你怎麼……」

呂涼現在有些蒙,自己被祝煜陷害,那肯定談不上是朋友,但對方之前幫自己進入通道,現在又救了自己一命,這葫蘆里,究竟賣得什麼葯呢?

祝煜一擺手,輕輕一笑:「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為什麼又要幫你。沒問題,我全告訴你!因為我也要去混沌大世界,至於救你嘛,呵呵,我只能說,咱倆有緣,我不想你這麼快死!」

「那前輩為什麼要陷害我?」憋著不是呂涼的性格,反正自己也不是祝煜的對手,橫豎早點問出來比較踏實。

祝煜此刻倒是面露鄭重之色道:「我害你,一是因為你有能力,可以幫我的忙。二嘛,誰讓你是玄黎震的後輩兒呢!」 聽了祝煜的解釋,呂涼直接語塞了,隨即又想起自家老祖的敘述,貌似兩人之間還真是有點梁子。

就在呂涼有些緊張之時,祝煜突然捧腹大笑起來:「哈哈哈,看把你嚇的,緊張得要死吧?放心吧,我和玄黎震有賬要算不假,但不是死仇,頂多回頭我捅他一槍就完了!至於你,曾經在我眼裡只是一枚棋子,只不過你太不讓人省心了。」

呂涼心中這個氣啊,想想自己背的黑鍋,還真是被他玩弄在鼓掌之間啊!

可還沒等呂涼的怨氣起來,祝煜居然對著他抱拳一鞠道:「對於利用你這件事,就算是你替玄黎震還個利息。我真的覺得對不住你的,是關於你那道侶的。」

祝煜說完,先搖身化為了神機上人的模樣,接著又變成了青色魂影,最後回歸自己的本尊。

呂涼這邊的表情可就精彩多了,也複雜得很,之前一系列撲朔迷離的片段都可以完整的穿成一線了。很多頭腦中「怎麼回事」的事情,現在都變成了「原來如此」。

兩人面對面地注視著對方,總共一炷香的時間后,呂涼猛地深吸了一口氣,還是對著祝煜一拜道:「之前的是是非非,我已不願多想。至於穎兒被冰封,就算前輩不作梗,也是早晚的事情,我確實沒有把握帶著他逃離道祖的追殺。總之,前輩救我性命是怎麼也改不了的,如此,我依舊會謝你!但將來如果你繼續做危害我或我親人、朋友的事情,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和你分個高低上下!」

祝煜對於呂涼如此鎮靜的回答,顯然也是沒有想到,眼睛猛地一亮,隨即挑起大拇指,笑著道:「好小子!怪不得我心中對你下不去殺手,原來根源在這裡!你放心吧,從今日起,我再也不會拿你當棋子,也不會再做針對你之事。另外,萬年天火的下落我是知曉的,待我回天界報了血仇,自會為你取來!」

呂涼一愣,感覺越來越看不懂祝煜的為人了,說他是惡人,可這性子著實不像。說是好人?已經在天盟掛了必殺之號的傢伙,可能么?

看著迷惑的呂涼,祝煜又嚴肅地說道:「你想那麼多幹嘛?是好是壞,是被他人眼光決定的么?你不覺得,你和我是一樣的人么?」

不等呂涼說什麼,祝煜突然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眼神也充滿血色,厲聲喝道:「我問你!如果你的好友及道侶被人陷害致死,而對方是明顯高於你的存在,你會畏懼退縮嗎!你闖入崑崙派和神拳殿殺人無數,如今也是被拘魂令通緝之人,你自問是惡人嗎!」

祝煜的問話,如一記記重拳,捶得呂涼幾乎喘不過氣來。話語簡單,卻句句挑動他最敏感的心弦!

惹火蠻妻 是啊,血神教勢大么?自己當年心中為母親報仇的心思可是從來沒弱過!崑崙派和神拳殿那更是界面頂端的強大存在,可自己寧願賠上一條命,都要誓死搶回上官穎!被拘魂令緝拿,還遇上了嗜血修羅這樣蠻不講理的大能,但心裡也從沒為自己做出的選擇後悔過!

「血債血償!天經地義!管他什麼天仙大能,正義道德,誰也不能傷害我的親人和朋友!我呂涼身正不怕影斜,從不做傷天害理之事,扣在我身上黑鍋,來日待我實力足夠,定會光明正大地為自己正名!」呂涼的心中也被一團火灼燒著,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這番話的!

祝煜此刻氣勢一收,搖頭苦笑道:「剛才的質問,與其說問你,倒不如說是堅定我的內心。你經歷的這一切,我全都經歷過,甚至比你的還要慘烈和痛苦,但我堅持走到了現在!原本以為這世上也就我一個人如此艱辛,但自從遇見了你,我就知道,你是個如我一樣的人!」

呂涼眼神一凝,又想起了祝煜小隊那迷一般的經歷,正待開口詢問,祝煜卻是一擺手,笑著道:「我知道你小子想問什麼,但現在咱們還是討論點眼前更重要的事吧,那些陳年舊痛,等咱們從這裡出去,我可以原原本本地告訴你!」

呂涼收起自己的好奇心,也鄭重的點點頭,朗聲道:「既然如此,那如何從通道內前往混沌大世界,還請前輩明示。」

祝煜撓撓頭道:「你別叫前輩了,要麼呼我名,要麼叫個祝兄,雖然我活了幾千萬年,但心中可是永遠二十的!」

呂涼聽著這句好似自己說出的話,心中對於祝煜也有了一絲好感。不知為何,看著祝煜,呂涼心中一個已經逐漸沉睡的慾望又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這個慾望,叫「變強」。

此時,祝煜輕聲道:「想要到達混沌大世界,就得重新開闢出一個出口。這需要我們先找到空間節點,然後就得用一些力氣打開了。節點不難找,但找到后如何化為通道,恐怕就不是我自己能搞定的了,說不得我們得配合一下。」

呂涼聞言,心中一緊,苦笑一聲道:「祝兄太抬舉我了,咱倆之間就是皓月與米粒之光的差距,你一人搞不定,就算加上我,估計也於事無補吧。」

祝煜哈哈一樂,上下打量了一番呂涼,隨即若有深意地說道:「如果是此時的你,那還真如你所說的那樣,不幫倒忙就不錯了!但如果是進化后的你,必然能成為我的有效助力!」

「進化?我能進化?」呂涼聞言一驚,心中隱隱猜到了什麼,一股興奮的感覺又重新浮上心頭。

祝煜先是搖了搖頭,接著揶揄道:「現在的你,對付一般的道尊以下修仙者,是戰是跑都不成問題。但如剛才那般的存在,如果我不出手,結果怎樣可就不好說了。原因很簡單,你的招式空有威力卻無霸氣!神魂雖強,卻無永恆道心!在我看來,你此時不過是個空有花架子的偽天才!」

這是迄今為止,呂涼聽到過的關於自己最狼狽的評價了。從自己踏入修仙路以來,包括太素神祖這樣的大能,都對自己讚不絕口,他從沒想過自己還有如此不堪的一面。

呂涼聽了這些話,心中雖然感慨萬千,但依舊恭敬的抱拳道:「祝兄說得是,此次如果你不出手相助,我可能就難逃一死了!」

對於呂涼如此平靜的對答,祝煜還是很滿意的,當下輕聲道:「之前那些大能不和你說這些,是因為你還沒到讓他們如此要求的地步。但這裡不同,如果你也就如以前一樣,那我們誰也出不去!剛才那幾人的話你也聽到了,現在混沌大世界恐怕會有一場禍事,你在那裡應該有親人和朋友吧?我們早一日出去,你就有機會去救護他們!」

呂涼眼神一凝,拜謝道:「我明白了!還請祝兄不吝賜教,我一定要成為你的助力,爭取早日破境而出!」

「好!那我也不廢話的了!你的問題其實就一個,但卻是最關鍵的問題!你沒有永恆道心,或者說你以前有,但現在卻沒了!」祝煜一改之前的嘻嘻哈哈,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你自己想想,你自踏入修仙路以來,都經歷過哪些痛苦?你踏入修仙路的最初目的是什麼?你經歷那些死斗時的感覺是什麼?你的親人、朋友受到的傷害又給你造成了什麼樣的苦痛?」

隨後,祝煜的語氣有所緩和,還微微嘆了口氣道:「你道心退化的原因,其實也簡單,你得到的外界幫助太多了。這是一把雙刃劍,沒有這個,你到不了現在的層次,但這方面幫助太多了,你又迷失在了這種潛移默化的貴人相助之中。」

呂涼這回是真的震驚了,此時才發現,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沉溺於如此心境之中了,祝煜的指點猶如一聲驚雷,瞬間就讓他出了一身冷汗。

仔細想來,自打從虛彌神境出來后,自己雖然經歷了無數危局,進行了無數死斗,但很多都是建立在有貴人相助的前提下。

如果沒有小黑幫助,自己不可能穿越那些結界和陣法;沒有小金,自己可能就在雷劫時身死道消了;沒有小胖,當時在比武招親的擂台上,自己能扛住那件佛寶的攻擊嗎;沒有太素神祖預留的返命符,自己有勇氣去闖崑崙派嗎;沒有亂葬殿和妖皇們不遺餘力地幫助……

呂涼不敢想了,冷汗已經流遍了全身,此時他才發現,真正完全靠著自己做到的事情,其實真的屈指可數!有印象的,除了虛彌神境中,自己參悟了心劍式,是完全靠著自己突飛猛進了一把外,其他的要麼是靠著強力法寶,要麼是靠著貴人相助,總之自己的付出雖然有,但已經很久沒有那種真正的絕境逢生了!

永恆道心!這個祝煜提到的字眼,連同他提出的那些質問,如洶湧的潮水一般,瞬間就將呂涼吞沒,一種深深地挫敗感和失落感逐漸襲遍全身。這感覺,簡直就是當年初入虛彌神境,自己第一次闖試練塔后,鎩羽而歸時的絕望心境!

「呂涼,抬起頭!看著我!你現在經歷的一切,我都經歷過!同樣是年少成名,同樣是心境迷失,但我有幸遇到了影響我一生的恩師,加上我那深入魂魄的執著目標,才造就了現在我!我一直是孤獨的,而你不同!你有著讓我都羨慕不已的優質資源!我的目的是希望你把這些資源不要當成依賴的事物,他們應該是完全融入於你的!你所需要感悟的,是一種擁有和使用他們的資格!」祝煜在說完這些話后,看著眼中逐漸開始明亮的呂涼,忽然又笑了,「其實,永恆道心你一直都有,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回想起擁有它時,是一種什麼感覺,然後牢牢記住,不要再忘記就可以了!你,並不比我差!」 此時,祝煜手一揮,一柄青色的滴血長槍浮現於身前,同時說道:「這是我的本命法寶,魂血神槍。輪品質,不過是仙階上品,遠不及昆吾劍和那些先天靈寶。但我敢說,無論是你,還是那些靠著法寶逞英雄的大能,只要沒融入自己的魂血,都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聽著如此霸氣的話語,感受著祝煜那睥睨天下的氣勢,呂涼的心中也是一震,眼中死死地盯著那滴著血珠的長槍,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

祝煜微微一笑道:「昆吾劍對於你,只是神魂相連的契約之寶,它受損,你受傷,如此而已!可我的神槍,這上面滴落的血珠,是融入我魂魄的靈血,槍在人活,槍斷人亡!這才是真正的本命法寶!你,可有此決心?」

呂涼的呼吸為之一窒,本命法寶!本命法寶!時至今日,他才真正了理解了「本命」二字的含義,雖然並不高深,但能得其精髓者,卻是少之又少!

「我能!還請祝兄教我!」呂涼的心中已是豪情一片,直接拿出了昆吾劍捧在手中。

祝煜沉聲道:「沒什麼可教的。就和你煉化本命法寶時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神魂融入時,好好想想我剛才問的問題,如果你能引起昆吾劍的共鳴,就算是成了!能做到這點,再說其它的。」

呂涼重重地點了點頭,便拿著昆吾劍走到一邊準備煉化了,雙頭巨虎此時憑空出現,其中左側的頭顱鄭重地凝視著呂涼,沉聲道:「小子,他說得沒錯。不過我得提前告訴你,越是高階的法寶,建立神魂共鳴時就越困難。在你之前,我經歷過三名主人,除了第一任達到了這個條件,其他兩人不但達不到,還為此付出了魂飛魄散的代價!」

「啊?這是為何!」呂涼雖然一驚,但內心對於此事卻絲毫沒有動搖,只不過想了解下原因,也好提前有個準備。

巨虎的右側頭顱此時也開口道:「我這本體劍身,乃是和先天靈寶平起平坐的等階,要不也配不上洪荒十神器的名頭!如果你的神魂強度不夠堅韌,或者長時間無法與劍魂融合,就可能會被劍魂本身反噬而亡。」

「劍魂?那你……哦,對了,你是劍靈!那劍魂是……我明白了!」呂涼心中升起了一絲明悟,他已經完全明白了自己現在欠缺的是什麼了!

「我一定會讓劍魂也承認我的!」呂涼撂下這句話,就開始閉目參悟了。

從自己踏入修仙路來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地再現於呂涼頭腦之中。他重新感受著那些經歷過的茫然、痛苦、喜悅、悲傷、仇恨等等複雜的情緒,表情也隨之陰晴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