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你們在表演什麼呢?」這時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關飛虎皮笑肉不笑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虎哥…我們..」AB二人本來就是看到關飛虎不在才敢表演的如此漏骨,現在關飛虎的到來無疑給兩人潑了一盆涼水。

「啪啪啪」錢成忽然鼓起掌來,似乎是想要化解矛盾。

「錢成,你不要太過分。」似乎看到眾人如此明目張胆的羞辱自己,關飛虎內心氣不過。

「我這人,什麼時候不過分過?怎麼,你是第一次知道我過分?」錢成一臉無辜的看著關飛虎。

「你真是太過分了!這麼好玩的比賽,不早點告訴我!!」關飛虎話題一轉,讓AB二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早就打電話,讓你來,墨墨跡跡的。」錢成一臉的無所謂。

「這是關飛虎,虎哥?」

「怎麼這麼低調了?」

「就是,要是放到平時,這關飛虎還不得氣的,把錢成的皮都給剝了。」

「看來這錢成的實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

「在強大能強大到哪去?我看啊,是這關飛虎傻了吧。」

關飛虎確實是傻了?當然沒有,這關飛虎自小就生活在父親為自己打造的世界里,早已經養成了父親就是自己的一切,這種信條。其實說白了,關飛虎就是典型的坑爹富二代。只要關天奇還在,哪怕是天大的簍子,自己都敢捅一捅。

只是沒想到,自己老爹,自己還沒坑上,先被錢成坑死了。今時不同往日。自己的父親意外離世,這讓關飛虎一時之間霸氣全無,更何況前幾次的交鋒,自己全然沒有佔到一點便宜,已有了畏懼之心。

所以此次關飛虎來到后,並沒有發難。

當然,錢成也是深諳此道,這才約關飛虎前來,就是為了讓節目效果更好。能更加有效率的完成系統的任務。

「既然如此,繼續!」李威繼續喊道。

「我叫衛傑,今天有幸來到燕州國際,沒想到遇到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成哥!您光輝的形象深深的刻印到我的腦海里,讓我久久不能忘懷。還請給我個機會,讓我在以後的日子裡,能天天陪伴成哥的左右!」那衛傑話中羞澀,似乎是剛入世不久,奉承的話語甚至說不成型。

錢成這回連開口也懶得開,擺了擺手,示意下一個。

「下一個!」李威,看著衛傑暗嘆一口氣。這衛傑嚴格意義來說,其實並不是燕州的富二代,只是正好李威與其父親相識。才上大一的李威,便被他父親介紹到自己這裡。實際就是看到李威有了一定的社會成就,想讓衛傑跟著學學本事。

有人開了個頭之後,眾人開始越發的放飛自我。什麼吉他,鋼琴,架子鼓。飲料,瓜子,八寶粥。世間萬物,都拿來吹得天花亂墜。剛開始的時候還好,後來越聽越是一個味。錢成漸漸的有些不耐煩了。 「下一位!」李威也看得有些不耐煩了,便招呼下一位。

「啪,嘶。」下一位上台,這人長得確實好看,身姿也特別優雅。看起來頗具古典範。那人上台之後優雅的點起一根香煙。遲遲沒有任何的動作。

正在李威想哄人下台時,那人忽然長吸一口:「我抽的不是煙,是寂寞。我原本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最英俊瀟洒風流倜儻。正當我寂寞難耐,準備投河自盡之時。我遇到了成哥。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

「比我更加的豪邁瀟洒,放蕩不羈。成哥,你救了我一命。雖然我本該感謝你。但是我卻恨你!」那人說完,又繼續抽起了煙,顯得十分的沉醉。

「靠,這人說的什麼啊。」

「不知道啊,怎麼感覺他在吹自己呢?」

「但是我好想繼續聽後面他要說什麼。」

「我也是,這傢伙是誰啊,有毒吧。」

正當大家理論紛紛的時候,那人繼續說道:「成哥,我恨你!我本來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但是你卻在我有生之年打破了我的夢想!你讓我這個如此自負之人,在以後的日子裡該怎麼生活下去?」那人說完,煙也跟著抽完了,而後靜靜地兩行淚,肆意的流落下來。

這感受無比的真實。就像在自述一件悲傷地故事。在場眾人似乎都受到了感染一般,忽然變得默不作聲起來。

「啪啪啪」錢成忽然鼓起掌來,這讓周圍的人群瞬間跳戲,回到了現實之中:「很好,這是我今天聽到的,我最滿意的馬屁!」

「我也只是就事論事。」那人聽到讚美之後,面無表情的緩緩走下看台。似乎接下來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衛傑在一旁看著,看著這些老油條們的演技如此的精準嫻熟,忽然自己的失落跟著一掃而空。原來自己跟這些人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想到這裡,本來失落的心情也開始變的淡然。

「下一位!」李威在主持節目的時候,還偷偷看了眼衛傑。當看到衛傑那釋然的心情時,暗自點了點頭,看來這小子似乎悟到了點什麼,這小子確實是個可塑之才!

接下來的比賽變得千篇一律,乏味不堪。錢成在一邊看得直打哈欠。如果不是系統不停地跳動著任務的完成。恐怕前程早就離場回家睡覺去了。好歹最終還是堅持到了比賽結束。剛才那抽煙哥,果然是拍馬屁的天縱奇才。眾人輸得心服口服。

既然任務已經完成,剩下來的事情,錢成根本就不關心。直接把所有的鑰匙扔給了李威。然後開著自己的蘭博基尼就離開了會場。

他卻不知道,一個沒有公布得分的比賽造成了多麼大的影響。整個燕州國際猶如炸開了鍋一般。李威暗暗叫苦,這些富二代,一個個如狼似虎,在這巨大的利益面前甚至大打出手。李威本來想著鑰匙在自己的手裡,就能有一定的話語權。誰想到最後被揍的跟豬頭一般,扔下所有的鑰匙就抱頭鼠竄,帶著衛傑就跑了。

錢成回到家,打開電視機,沒想到電視機中正在播出:燕州市富二代相約燕州國際大打出手到底為何?且看本台的跟蹤報道。

「我靠,這新聞的速度還挺快!」錢成看著這新聞,正是今天的事情。不禁感慨,現在的信息傳播素的還真是夠快的。不管了,先看看今天的成果!

打開屬性!

人物:錢成

性別:男

階段:S級系統第一階段

評分:835分

道具:技能萬花筒2分鐘限時卡一個

輔腦:萌小美

代幣:105個(剩餘期限8天1小時15分鐘11秒)

現金:4.8億

衛道者:無

其他功能在系統第二階段陸續開啟

「呼,這個分數,還有八天,好歹算是逃離了危險的紅線。」錢成囔囔說道。

「人家可告訴你丫的,別小看這剩下的150分,850是個門檻。之後任務會增加難度和降低評分。」本來錢成正沉浸在淡然之中。忽然萌小美出現,嚇了錢成一跳,而後的一盆冷水,直接潑的錢成心裡哇涼哇涼的。

「你不是天天玩遊戲么?怎麼有時間出來潑我冷水?」錢成抱怨道。

「哼,就是提醒你丫的別驕傲,人家可不想8天後就離開人間。自己的努力白白浪費。」萌小美說道。

「離開人間?你又努力了什麼?」錢成一頭霧水,不知道萌小美在說什麼。

「人家的玩遊戲了,懶得理你。」萌小美這時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說漏嘴了,立刻轉移話題匆匆離開。

「離開人間?」錢成知道,萌小美不可能給自己繼續解釋這句話的含義。但是短短四個字,錢成卻記在了腦子裡。照萌小美的意思,看來神仙,似乎不在這個位面。

錢成想著想著,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大早,錢成手機鈴聲大作。

「誰啊,這麼一大早的。」錢成眯著眼睛接了電話就抱怨了起來。

「成哥,你不會還在睡覺吧!」來電話的是蕭肅,聽到錢成的抱怨,他頓時心中顫抖了下。

「哦,是蕭肅啊。什麼事?」錢成一聽到已經十點了,便緩緩起身。看到自己身上披著厚厚的毯子,知道是自己母親的緣由,不由得心中一陣暖意。

「哦,今天羚羊路體育場這邊,有幾場搏鬥競技賽,成哥要不要來看看?」蕭肅長話短說問道。

「搏鬥競技賽?」錢成忽然起了興趣。要知道搏鬥這種東西,那可是男生都喜歡的熱血玩意。

「恩,正好我搞到了幾張VIP廳的票,聽說這次水平很高。」蕭肅這其實就是在拍馬屁,錢成怎能不知。

「恩,羚羊路是吧,幫我佔個車位,我一會就到。」錢成說完直接掛掉了電話,跑去衛生間洗漱。

「我也要去。」忽然錢成背後一個聲音悠悠傳來,差點沒把錢成嚇出心臟病。、

「我靠!是桑浩吧,你他喵的能不能別這麼嚇人!」錢成氣的上去就要揍他,怎奈沒有熱感儀,根本找不到桑浩的位置,只得作罷。

「哼,怎麼能是我嚇你,我就在這,只是你看不見而已!」桑浩囔囔道。

「我讓你嚇人!」錢成趁著桑浩說話鎖定了桑浩的位置,朝著桑浩的下體位置就踢了過去。

「啊,我的命根子!」桑浩大吼一聲,瞬間開始呻吟起來。

「你他喵的不是天天喜歡倒立么,怎麼這回不倒了?」錢成吐槽道。

「上回被打了下命根子,這回改了。沒想到又中招了!」桑浩呻吟著。

「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要赤身裸體在我家走來走去!下回如果在被我撞到,我直接把你物理閹割了!」錢成皺著眉頭,忽然想起了什麼。

「你這樣和閹割了我有什麼區別~」桑浩此時還在嗷嗷直叫。

「哼,割了就不疼了。」錢成說完,想象了下,自己身上都汗毛皺起。

「總之我也要去!」桑浩囔囔的說。

「穿好衣服!」錢成大吼著,隨後忽然想到了什麼:「算了,你就這樣吧。」 兩人洗漱完畢,正準備趕往羚羊路體育場。忽然敲門聲響起。

「墨刺!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醫院么?」 不妻而遇 錢成一開門,墨刺擺著POS站在自己門口。

「好了,就來了,有什麼問題?」

「你來的正好,我們正要去體育場,聽說那裡有幾場搏擊賽,走吧,一起。」錢成一把勾住墨刺的肩膀。

「我們?還有其他人?」墨刺看了一圈只有錢成一個人啊。隨後一臉的蒙圈的看著錢成。

「哦,還有個蕭肅,蕭肅在那邊等著呢。」錢成打了個哈哈。有隱形人這種出其不意的好牌,怎能輕易示人?

「哼,在我眼裡都是市井小蝦米。」墨刺淡淡說道。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走吧,就看這麼一次菜雞互啄。」錢成拉著墨刺就上了車。正好試試剛買的商務車。

三人就這麼,三頭兩邊的都不認識的到了體育館。

「蕭肅啊,車位在哪呢?」這碩大的停車場,車位已經滿滿當當的,不乏豪車。錢成實在沒有找到車位,便打電話給蕭肅。

「什麼?我已經留好了啊,你等會,我這就來。」蕭肅聽后趕忙說道。

「平時這蕭肅辦事還是很有板有眼的,不知道這會怎麼就掉了鏈子。」錢成把駕駛座直接到躺平,開始閉目養神。

「噔噔噔」沒過半柱香的時間,有人輕敲玻璃,是蕭肅。

「車位呢?」錢成按下玻璃問道。

「車位本來是有的,現在被別人搶了。」蕭肅尷尬的抓了抓頭說道。

「搶了?怎麼搶的?」錢成淡淡的問。

「我派了名保安在這邊看住了一個車位。剛才我打電話,這人被打住院了。」蕭肅支支吾吾的說。

「我靠,在這燕州市裡,有誰敢這麼囂張?」錢成瞪大了眼睛無疑是在懷疑,難道燕州市還有比自己還囂張的人?

蕭肅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道。

四人來到車位處,看到車位的地方停了一輛阿斯頓馬丁。

「這輛車…」蕭肅欲言又止。

「說!」錢成知道蕭肅似乎在顧忌什麼。

「這是魏天,魏老闆的車啊。」蕭肅小聲地說道。

「魏天?魏天也來了?」錢成想了想,魏天在燕州確實有囂張的資本。但是又一想自己可是神靈選出的候選人,如果對這些肉體凡胎都懼怕,還談什麼成神。

當到此處,當即準備讓墨刺開車把魏天的車撞開。擋了自己的路,拒了自己的面子。這可忍不了。

「成哥,這可使不得啊。雖然您接了魏天燕州酒肆的盤子,但是畢竟現在您在燕州市根基不穩,很容易著了魏天的道。」蕭肅這麼分析不是沒有道理的,蕭肅自小就在燕州市的貴族圈子裡,可是聽到了不少關於魏天的傳聞,在他的眼裡,魏天已經是一個深深的陰影。

「這事你別管了,今天我偏偏就得要這個車位。」錢成對著蕭肅說道。

「成哥,這…」蕭肅聽到錢成這麼說,立刻感到兩邊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看到錢成的車一下下,衝撞著魏天的阿斯頓馬丁上,蕭肅就感覺車一下下的撞倒了自己的心臟上。

「住手!」忽然一人大喝道。

眾人一回頭,正是魏天,魏天身後還跟著兩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似乎是保鏢。

「錢成?」魏天看到錢成忽然疑惑了起來。

「魏…」蕭肅看到魏天到來,早就嚇得腿肚子都快轉筋了,雙手扶著腿這才險險的站穩。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魏老闆,這麼巧?」錢成嬉皮笑臉的回到。

「這是怎麼回事?」當魏天轉臉看到了被撞的四分五裂的車前杠,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

「也沒什麼是,有人佔了我的車位,給個教訓。怎麼魏老闆,這難道是你的車?」錢成佯裝不知問道。

「沒錯,就是我的車!」魏天轉臉看了看蕭肅,冷哼了一聲,自己的車就是蕭家賣的,如果蕭家都不認識,打死魏天他也不信。現在已經很明顯了,這錢成就是明知故撞。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沒想到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下回你要車位,你告訴我啊,我幫你占。」錢成嘿嘿笑著,示意墨刺停下車。

魏天本想發火,但是看到從車裡下來的墨刺,頓時又把火氣生生的憋了回去,轉而看向自己的司機:「李司機,這是別人的車位,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魏天身後的大漢差點就被問蒙了。

「我想他也是不知道,不然也不會把這邊我專門占車位的保安打的住了醫院。是吧,李司機。」錢成嘿嘿的笑著,看向李司機。

「我…」李司機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廢物!」魏天看到李司機的樣子,一股無名邪火升起,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

「魏老闆!」那司機立刻跪下抓住了魏天的腿。

「既然事情已經弄明白了,是我司機有錯在先,我就家法處置了,不介意吧。」魏天微笑的看著錢成。

錢成雙手一攤:「請自便。」

魏天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雪茄剪,扔給了司機。

「謝魏老闆!謝魏老闆!」說完把手指插進了雪茄剪用力的狠狠一剪,半截指頭直接滑落。在此過程中沒見那司機皺過半下眉頭。只是口中感謝不曾斷過。

「魏老闆饒你一命,還不快滾!」這時,魏老闆身後另一大漢大喝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