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你們竟然不知道東海追殺令嗎?」

「東海追殺令?沒聽過,是針對我們的嗎?」

「大戰之後,我們就一路趕回了這裡,沒和外面交流過,也沒聽過東海追殺令。」

「好吧,東海追殺令是虎鯊門和青蛟宮聯合發出對你們三人的追殺令,你值一顆三階神果,他們各值一顆二階神果,若是殺了你們,原先虎鯨宮被追殺的也可以得到赦免。」

「哼,這虎鯊門和青蛟宮還真是大手筆,連三階神果都可以拿出來,看來我們在這東海安生不了了。」

「那東海追殺令一出,所有進化者都在瘋狂尋找你們,包括原先你們虎鯨宮的進化者,因為三階神果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聽皮皮蝦這麼一說,李沐白三人都鄒起了眉頭,看來這次的麻煩真的大了,是因為上次他預感到危險,沒殺那條大白鯊的原因,看來自己還是不夠殺伐果斷。

「皮皮蝦,我不殺你,是因為覺得你有用,跟一般進化者有很大不同,殺了你太可惜,但是你若不安分,我發現后不會再手下留情。」

「哼,你放心,我對虎鯊門也沒啥歸屬感,我既然敗在你手中,你沒殺我算是我欠你一條命,有機會我會還給你!」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但是我會不斷挑戰你,直到將你打敗!」

「好,歡迎你來挑戰,既然你加入隊伍,我們也不會虧待你,以後共同得到的進化資源大家平分。」

李沐白說出這句話,小刀沒有意見,而老烏龜也見識了這皮皮蝦的強大實力,內心也沒意見,倒是雀尾螳螂蝦自己,略微詫異了一下。

他本以為自己現在算是俘虜,沒被殺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這李沐白還說出以後共同得到的進化資源大家平分,他內心中對強迫加入這個隊伍的感覺也不是那麼壞了。

隨後在路途中,李沐白四人遇到了幾個一階進化者,那幾人在遠遠看到他們之後,立刻就向遠處逃去。

「李沐白,我們得立刻離開這裡,剛才那幾個一階進化者肯定去通知虎鯊門的人了,這裡很危險,我們隨時會被大波進化者圍攻。」

「嗯還是小心為妙,小刀你帶路我們暫時回溶洞中躲一躲,我們全速趕路。」

「好的白哥,往這邊走。」

「下次見到這些在我們周圍或者跟隨我們的一階進化者,我建議直接殺了,這樣我們的行蹤就不會傳出去。」

「全部殺了嗎?」李沐白沒有回雀尾螳螂蝦這句話,因為只是靠近他們就要將他們全部滅殺,這是濫殺無辜嗎?

在李沐白的內心中,他在猶豫,雖然在這個海底,他進行了多次生死搏殺,死在他手上的生靈也有不少了,但是現在要他大面積的濫殺無辜,屠殺這些都有了靈智的生靈,他於心不忍! 那幾位一階進化者離去后,雀尾螳螂蝦的話讓李沐白一行人的心情都變得有些沉重。

在前行出上百里之後,李沐白突然感覺到了前方有危險,一行人停下了腳步。

在眾人的眼中,無數進化者開始出現,雖然大多都是一階,但是其中也有四位二階進化者在隊伍中,分成了四個方向將他們包圍。

「李沐白,你們快點投降,否則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在對面的隊伍中,一隻大海螺發出了巨大的聲音,傳出極遠之外。

「這是傳音螺,也算是進化者,他們戰鬥力不強,唯一有用的能力就是傳播消息,在大海中,他們能將消息傳出幾百裡外,在虎鯊門中還有一隻二階傳音螺,能將消息傳出千裏海域。」皮皮蝦此時在幾人耳邊說道。

「竟然有傳音螺,怪不得他們的動作這麼快!」

李沐白目光匆匆一掃,發現包圍他們的足有上百進化者,而那幾隻先前只是看了一眼的一階進化者也在。

真的是因為他們,是我太心慈手軟了嗎?

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了!

「殺,速戰速決,我估計後面還有追兵過來!」

李沐白話一落,他們就分成了四個方向直接出擊。

李沐白魚尾一甩,轟然爆發,龐大的身軀攜帶著巨力,直接沖入了進化者群中,那些一階進化者的攻擊落在他身上,只是在鱗片上冒出一些火星和一些划痕。

而李沐白的攻擊,卻是讓他們不死也傷,兩隻魚鰭上的尖銳骨刺,在體內能量的加持下,猶如兩柄黑色的利劍,一劍一個將那些一階進化者滅殺。

同時,尾巴一甩,就有大片一階進化者被掃飛,直接骨斷筋折。

骨刺划動,眨眼間就死了十幾位一階進化者,鮮血將周圍的海水染的通紅。

「想來圍殺我,就別怪我屠滅你們!」

李沐白此時一路向前方的那隻二階統領殺去,一路上無人可擋。

而在進化者群中的那位二階統領,本來想讓那些一階進化者先消耗李沐白等人的體力,等他們殺光這些一階進化者,能量也差不多該耗盡了。

到時候他們再出手,將他們滅殺。

但是他沒想到這李沐白幾人竟然這麼強,這麼兇悍!

那眾多的一階進化者竟然絲毫阻擋不了李沐白的腳步,在他手中一刺一個,猶如砍瓜切菜一般!

這二階統領是一條獅子魚進化而成,見李沐白即將殺到眼前,他的兩隻猶如扇子一般的胸鰭直接展開,進入了戰鬥狀態。

而在李沐白眼中,這條大魚也是甚為奇特,他的魚鰭展開竟然如同扇子一樣,全身都是一條條褐白相間斑紋。

「李沐白,我是不會怕你的,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這條大魚,在李沐白靠近之後直接衝出,他兩隻展開后如同大扇子一樣的魚鰭竟然收攏形成刀狀,直接斬向李沐白,到達李沐白身前時,他的魚鰭已經成了兩柄大刀,直接斬下。

感到這一擊威力不弱,李沐白身子立刻直立而起,躲過了他這一擊。

而李沐白身邊一個一階進化者沒來得及躲避,被獅子魚一刀劈成了兩半!

這時李沐白髮現獅子魚的刀鰭上竟然也遍布著一顆顆細小的利齒,跟他的骨刺一樣。

「讓我看看是你的鰭刺厲害,還是我的鰭刀厲害!」

「你這條魚倒是很奇特,實力也不錯,怪不得敢來追殺我。」

這時獅子魚兩隻魚鰭又向李沐白斬下,被李沐白的骨刺直接擋住,隨後李沐白一發力,魚尾轟出,將他直接擊飛。

在李沐白的魚尾轟出時,他的魚尾也向李沐白攻去,但是他根本擋不住李沐白的巨力。

在被擊飛的瞬間,從他的背部射出一根猶如箭矢般的毒刺,射向李沐白。

這一招是他覺醒后突然出現的神秘能力,也是他一路能生存下來進化到二階的必殺技,死在他這招之下的進化者已經無數,只要被他的毒刺刺中,對方全身都會麻痹動彈不得!

而且他發出的這個時機,他自己都覺得完美,李沐白根本不可能躲過。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獅子魚瞪大了眼睛,因為在李沐白身前竟然出現了一個旋轉的太極圖,李沐白根本就沒有躲,他的毒刺被那能量圖擋住根本突破不了。

隨後他只見到李沐白魚鰭甩動,畫了一個半圓,他自己射出的毒刺就被李沐白以更快的速度打了回來,直接刺入了他的腦殼之中。

「這,這,怎麼可能……」

獅子魚龐大的身軀直接倒下,而周圍的一階進化者們則直接後退,根本不敢再靠近李沐白。

「遊戲結束,你既然來殺我,就要有被殺的覺悟!」

隨後他看了眼四散而開的眾多一階進化者,他們是來殺自己的。

「我的仁慈只會召來追殺嗎?讓我的隊友陷入險境,既然這樣,在這個弱肉強食的海底,我也只能心狠手辣,殺出一條血路!」

在那些四散而開的一階進化者眼中,此時的李沐白也是猶如殺神一般,在短短几個呼吸之間,就被他殺了二十多個一階進化者,就連獅子魚統領都被他殺了,簡直太可怕!

心中下定決心,李沐白直接行動,他的速度極快,那些一階進化者根本跑不了,都被他追上,一刺一個斬殺殆盡。

同時,他看向了另外幾人的戰場。

小刀此時正在和一隻巨大的八爪魚對戰,他們周圍沒有任何一個一階進化者敢靠近。

那八爪魚全身灰色,觸手粗大,比之李沐白他們第一次聯手殺的那隻還要厲害一籌,他八隻粗大的觸手瘋狂揮舞,景象恐怖。

但是現在的小刀也不是當時的時候,現在的他猶如一尊海底猛獸,全身盔甲堅硬無比,而且力量巨大,八隻粗壯的蟹腿更是利器,幾番搏鬥之後,直接將那八爪魚的八隻觸手全部釘珠住,讓他動彈不得。

在那八爪魚瘋狂掙扎中,用他的巨螯,直接將八爪魚一鉗剪成了兩半,那八爪魚在死之前眼中都是恐懼之色。

現在的小刀已經是二階中的強者! 李沐白和小刀解決戰鬥,那些一階進化者也被殺戮乾淨。

而此時雀尾螳螂蝦那邊也結束了戰鬥,跟他對戰的是一條粗如水桶的鰻魚,那鰻魚全身都是粘液,而且皮膚堅韌光滑無比,能輕易閃避攻擊到身上的物理攻擊。

而且他的力量巨大,口齒鋒利,一般的對手遇到他都會很難纏,但是他這次遇到了雀尾螳螂蝦。

雀尾螳螂蝦的螯刀那是極速,而且鋒銳無比,極致的速度攜帶著巨大的力量,鰻魚身上的粘液和堅韌的皮膚根本擋不住雀尾螳螂蝦尖銳又力量極大的螯刀。

一番糾纏之後就被雀尾螳螂蝦刺的千倉百孔直接斬殺,同時他還乾淨利落地殺完了那些圍攻他的一階進化者。

此時他正在那群進化者的屍體上看著李沐白幾人。

而老烏龜此時卻是遇到了對手,因為他的對手也是一隻龜,一隻巨大的棱皮龜。

那棱皮龜的體型比之老烏龜還要大上一圈,全身都是厚厚的革質皮膚,頭顱巨大,嘴中利齒突出獰猙無比。

而且他的龜背上也沒有龜殼,只有七條縱棱,全身烏黑,看起來無比兇殘。

這老烏龜此時正和他打的勢均力敵,雖然那棱皮龜沒有龜殼,但是防禦力也是不低,而且極為耐打,他的前肢特別巨大,力量強橫,竟然一掌將老烏龜拍飛。

此時老烏龜見其他幾人都已經解決了戰鬥,只剩下他還在苦戰,瞬間感覺丟了面子。

「棱皮,就你這樣沒有龜殼的也敢稱龜,今天我就教教你,什麼才是真正的龜!」

「哼哼,臭海龜,就會叫,讓我打爆你的龜殼!」

此時老烏龜使出了全身本事,太極拳出手,雖然他的太極拳只是領悟了皮毛,但是對付這棱皮龜還是佔到了便宜。

他躲避棱皮龜的攻擊變得更加輕鬆,整個龐大的身軀變得輕盈無比,讓棱皮龜多次攻擊落空。

而老烏龜抓住了這個機會,捨身一擊直接將他撞飛。

隨後使出了他的必殺技,龜派氣功!

被撞飛剛剛落地的棱皮龜根本來不及反應,就直接被老烏龜的龜派氣功波炸碎了頭顱直接身死。

而此時李沐白三人也立刻出手,將剩餘的一階進化者全部滅殺,沒有放過一個活口。

這期間,李沐白一直在觀察雀尾螳螂蝦,本來他起初還擔心他會臨陣倒戈,但是他並沒有,還殺了一批來自虎鯊門和青蛟宮的進化者。

此時烏龜雖然累的氣喘吁吁,但是他沒有停下,他在不停地收取那些看起來好吃的進化者,還有已經死亡的四位二階統領,這是李沐白吩咐的,這些進化者的血肉蘊含大量的能量,食用之後可以快速補充體力和恢復能量,浪費就可惜了。

就在雀尾螳螂蝦對老烏龜可以憑空收取物體而震驚時,李沐白感覺到了更加強烈的危險,此時他們想走已經來不及,在他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的灰色身影。

這是一條體型足有二十五米長的虎鯊,他的出現速度非常快,那巨大的身軀在海水中遊動竟然無聲無息,讓李沐白幾人都吃了一驚!

這條虎鯊那巨大的眼睛掃了一圈,落在了李沐白身上,張開巨口道:「你就是那條叫李沐白的黑鯉魚?看著並沒有什麼奇特,嗯不錯,竟然能殺了如此多的進化者。」

說完也沒有讓李沐白回答的意思,他又看向了雀尾螳螂蝦,道:「竟然是你,雀尾螳螂蝦,我們虎鯊門也算對你不錯,沒想到你會和他們走到一起。」

「哼,灰鯊,少在那放屁,我在虎鯊門立了多少功勞,為什麼我用戰功換的三階神果遲遲沒有發下來,因為虎鯊王和大統領將那枚三階神果偷偷給了你,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那狗屁的追殺令說斬殺李沐白就可以換取三階神果,你們會給嗎!」

「一群黑心的統治者,老子既然決定了,就不會再幫你們賣命!」

「好,雀尾螳螂蝦,你要為你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

「李沐白你們三人若是現在對我跪下,再去殺了那雀尾螳螂蝦,我今天就開恩,留下你們的性命。」

說著那灰鯊還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李沐白。

「臭鯊魚,你為你是誰,想要命令我,還要我跪下,你現在若是對我們跪下,我今天就開恩不吃你,留到明天吃!」

李沐白的話,比灰鯊的更加犀利,讓灰鯊原本戲謔的表情直接沉了下來,眼神冰冷地盯著李沐白道:「你知道你這是在找死嗎?激怒我你只會死的更慘!」

「臭鯊魚,為什麼你們每次出現都要嘰嘰歪歪一番,你以為你們很牛逼嗎?你知道我每次把鯊魚宰了之後吃鯊魚肉都想吐嗎?一股尿騷味。」

「你以為你們很厲害很高貴嗎?總是一副蔑視另外進化者的樣子,別人見到你們就要下跪服從?我去你姥姥的臭鯊魚!」

李沐白臭罵灰鯊的話,讓遠處的雀尾螳螂蝦一陣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那灰鯊可是三階進化者,李沐白竟然絲毫不懼敢如此臭罵他。

雖然他也看那些鯊魚不爽,根本不鳥他,但是也沒有李沐白如此氣勢!

就在此時,李沐白一通話罵完,另一處的老烏龜立刻鼓起掌來。

小刀兩隻蟹螯相互碰撞,發出「砰砰」聲也在鼓掌。

這四人竟然完全忽視了那三階大統領級別的灰鯊,簡直把灰鯊肺都要氣炸了!

「好,你們很好,今天你們都要死,一個都別想走!」

此時,灰鯊的雙眼已經泛起了血絲,他對李沐白簡直是痛恨不已,他要將李沐白直接撕碎吞吃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啊」

一聲怒吼,灰鯊巨大的尾巴一甩,排開成噸的海水,猶如一座大山向李沐白衝撞而去。

腹黑總裁請自重 「李沐白,小心,這灰鯊是虎鯊王的兒子,覺醒了特殊能力!」

見灰鯊率先向李沐白衝去,雀尾螳螂蝦在遠處立刻喊道提醒李沐白。

但是面對一頭進化到三階的虎鯊,李沐白又怎麼會掉以輕心,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灰鯊身上。 雖然臭罵了灰鯊一頓讓他氣的咬牙切齒,但是李沐白並沒有輕視灰鯊,這可是一頭進化到三階虎鯊,雖然看起來他只是剛進化到三階的樣子。

而且李沐白記得以前有一個偉人說過一句話,「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

李沐白如此臭罵灰鯊雖然因為他們確實可恨,但是也是為了擾亂他的心緒讓他暴怒,這些在食物鏈頂端的生物,根本受不了他的挑釁。

見灰鯊暴怒衝來,李沐白心中異常謹慎,直接用出太極十三式,尾巴一甩向旁邊躲去,但是灰鯊此刻已經盯上了他,對他展開瘋狂追擊,鯊尾橫掃,魚鰭斬殺都被李沐白一一躲過。

在李沐白躲避的同時,從灰鯊的巨口中,瞬間噴出了一道速度極快的水箭,讓李沐白躲避不及,直接被擊中翻滾出去。

而在灰鯊剛要追擊李沐白時,小刀直接在老烏龜的龜殼上一蹬,一躍而起,跳到了灰鯊身上,蟹腿瘋狂刺出,巨螯剪下,瞬間在他背上開出一條巨大的口子,和一片血洞。

身上的劇痛,讓灰鯊狂暴無比,身軀狂甩,巨大的力量將小刀直接甩下背脊,隨後巨大的鯊尾一擊將小刀拍飛,在海底撞出一個巨坑。

背脊上火辣辣的疼痛讓灰鯊對小刀殺機暴漲,張開嘴巴剛要給小刀來一道「水箭」之時,遠處一個巨大的黑影極速旋轉而來,重重地撞擊在他的背部,他那巨大的身軀都被撞飛而出。

在這瞬間,雀尾螳螂蝦在一瞬間,蝦尾彈動多次,百米距離幾乎瞬間就被跨過,出現在灰鯊身旁,兩隻巨大鮮紅的螯刀瞬間彈出,在灰鯊身上開出了兩個血洞之後,又彈動蝦尾瞬間離開。

這一波攻擊,四人出手都是凌厲無比,讓不熟悉他們攻擊的灰鯊立刻就受到了創傷。

「你們很好,竟然能讓我受傷,既然如此,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覺醒的特殊能力,骨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