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你怎麼來了?」天奇睜開眼睛,瞥了一眼冷甜甜,又閉上眼睛,問道。

「冰雪姐讓我來看看你」,冷甜甜坐在天奇身邊,笑道。

不過天奇卻久久不回話,氣氛一時之間變得尷尬起來,冷甜甜皺了皺眉頭,道:「你一個大男人,不會真的在生冰雪姐的氣吧?」

「其實冰雪姐之所以會這麼生氣,那也是因為她在意你的,你這個榆木腦袋怎麼就不開竅呢?」冷甜甜拾起一根干木柴,在天奇腦袋上敲了一下,著實不輕,同時嗔道。

天奇睜開眼睛,瞪了一眼冷甜甜,揉了揉腦袋,道:「你這丫頭,下手怎麼這麼狠?」

「哼,不疼不開竅」,冷甜甜卻不理會,撅著嘴道。

「哪有你這樣的?」天奇白了冷甜甜一眼,便不再理會冷甜甜,扭過身去,斜靠在樹榦上,眯眼睡起覺來。

「喂,你一個大老爺們,這也生氣啊?也太小心眼了吧?」冷甜甜頓時著急的跺腳道。

「好了,別吵了,我明天還得去北魔獸山脈呢,你還不讓人睡一會兒啊?」,隨後,天奇隨手從乾坤戒里拿出了那把拍賣到的鑰匙,扔給冷甜甜道:「把這個給冰雪吧,順便告訴她,這鑰匙是借雨涵丫頭的錢拍賣下來的,我沒錢還,叫她把錢早點還給雨涵丫頭」。

「嘿嘿,我說呢,你們兩個要是真能吵到誰也不理誰,那才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呢,好了,我去了」,冷甜甜接過鑰匙,嘻嘻一笑,這下她算是放心了,至少天奇和冰雪雖然吵了嘴,但是兩人還是彼此關心對方的。

冷甜甜說完,便起身離去,不過剛走幾步,便又回來了,對著天奇道:「明天我也跟著你去北魔獸山脈吧?」

不過天奇卻立馬鼾聲如雷,冷甜甜氣的狠狠的踹了天奇兩腳,又大聲的問了一遍。

天奇依舊不動,嘴角卻念道:「我睡著了」。

「瞎說,要是你睡著了,還能說話?」冷甜甜又踹了幾腳,氣道。

「說夢話不行啊?」

……天奇依舊鼾聲如雷,留下冷甜甜在風中一陣凌亂。

還有這樣的賴皮? 第三百六十五章再踏北魔獸山脈

伊天奇被趕出學院一年的事情很快便傳開了,學院里的學員對此事也議論紛紛,有些人認為這樣的處罰太輕了,按照學院不得私下鬥毆的規定,情節嚴重者是要被趕出學院的,所以他們認為學院的處罰不夠到位,應該嚴懲,直接開除伊天奇;不過還有些學員認為伊天奇與赫氏兄弟打鬥的事情罪不在伊天奇,此事杯本就是赫氏兄弟自己先行挑起來了,最後技不如人,反而被人打殘了,所以伊天奇應該無罪釋放,不該受到處罰。

而自從那天之後,就沒有人再見過伊天奇,這些關於伊天奇的言論便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消散了,就連藍幫也沒有再放出什麼要為原來的幫主報仇的輿論,反而這藍幫競選新幫主的事情成為了眾人茶錢飯後的主要話題。

唯獨在學院的一處被一個小型陣法所籠罩的山峰里的修鍊場所之上,站著兩位極美的女子,一女身著潔白如雪的素衣,手裡拿著三把比手掌大點的古樸鑰匙,而令一女子則身著灰黑色的裙衣,嘟囔著小嘴,雙手叉腰,,貌似正在咬牙切齒的怒罵著誰。

「冰雪姐,真是氣死我了,我都跟伊天奇說好了,如果要去北魔獸山脈的話,就叫上大家一起去,可他卻悶不吭聲的悄悄走了,連聲招呼都不打」,身著灰黑色衣裳的冷甜甜嗔怒道。

「你也別怪他了,想必他也知曉北魔獸山脈的兇險,所以才不願意讓我們跟著去冒險的」,冰雪安慰一聲,笑道:「你這兩天不是在打探他現在到哪裡了嗎?現在打探清楚了嗎?」

「嗯,他現在已經進入了北魔獸山脈,由於他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裡不屬於學院的學員,不歸學院管理,所以他沒有去學院設在北魔獸山脈的集中營,而是獨自一人朝火谷方向去了」。

「什麼!」冰雪聽到火谷二字之後,臉色突然大變,擔憂道:「這火谷是一處臭名昭著的凶地,他怎敢一個人去?太冒失了」。

「我也正擔心此事呢」,冷甜甜皺著眉頭,道:「冰雪姐,要不我們跟學院請個假,我想憑藉著我兩的身份,學院不會不答應的,等請假成功之後,我們就去找天奇吧?」

冰雪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老拿自己的身份辦事,故而提議道:「學院不是時常派送一些自願是實煉的學員去北魔獸山脈實煉嗎?正好兩天之後,學院又會遣送一批學員去北魔獸山脈實煉,我們可以藉此機會,報名前往,到時候再去找天奇」。

「這樣也好」,冷甜甜才不管用什麼辦法去呢,只要殊途同歸就行。

……

兩女如此安排好了之後,便依照計劃行事了,幾天之後,這兩女到達了學院設在北魔獸山脈的集中營,之後兩女便跟集中營里的導師請了假,離開了集中營,前去找伊天奇。

而這時,伊天奇所在之地乃是北魔獸山脈的北角,這裡雖說歸屬於北魔獸山脈,可卻是一片沙海,是一處極大的沙漠之地,到處都是望不到邊的沙漠,在邊緣地區,偶爾還有一些植被,可是越往裡走,植被越稀少,最後只剩下沙子,故而這裡也被稱為「北漠」。

北漠佔據了北魔獸山脈十分之一左右的面積,而北魔獸山脈浩瀚無邊,至少有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平方公里,可想而知,這北漠有多麼的浩大。

北漠乃是沙海,溫度相對於其他地區都要偏高些,不過北漠最熱的地方不是在北漠中心,而是在北漠西北角的一處極大的盆地峽谷中,那裡也被稱之為「火谷」!

而那裡也是天奇此次前往的目的地。

「這天也太熱了,前兩天好不容易掏來的幾顆鳥蛋還沒來得及好好享用呢,今兒早晨個倒好,都孵化成小雞了」,天奇一邊抱怨,一邊泡在沙丘里的一處潭水裡道:「還是泡在水裡好,涼快!」

天奇懶洋洋的仰躺在水裡,十分的怡然自得,此時正是大中午,天氣熱的不像話,所以天奇暫時放棄了趕路,而是選擇在水裡泡泡澡,等傍晚溫度降下來了再趕路。

不過說來也真奇怪,這北漠雖然極為乾旱,炎熱,可是北漠卻含有極為密集的水潭,而且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些水潭常年不幹枯,水潭裡的水既不會無緣無故增多,也不會無緣無故減少,簡直就是一大奇觀。

當然,天奇並不為此好奇,因為他知道這其中的緣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並非常人能夠揣測的,但是萬法不離其宗,皆因一個『陣』字!別看這北漠荒涼無比,可是卻蘊含著一個天然的,極其龐大的大陣,就是這個大陣讓這裡變得幾乎寸草不生,成為沙海,但是卻讓沙海里的水潭常年不幹。

天奇雖然學過陣法,但是對於這個龐然大陣,天奇根本不能夠揣摩明白,只是能夠窺視出其中的冰山一角罷了。

「也不知道火谷裡面有沒有這些水潭,如果有的話,那就極好了」,天奇正優哉游哉的思索著,誰知突然撲通一聲,不知道哪來的一顆石子被誰扔到水潭裡,濺得天奇一身,天奇連忙慌張起身四望,不過天奇這一望卻下了一跳,之後又趕緊蹲到水裡去,表情一臉尷尬。

原來正是冷甜甜和冰雪來找天奇了,可關鍵是天奇泡澡的時候是『孑然一身』,全身光溜溜的,兩女本來是給天奇一個驚喜的,誰知道這伊天奇泡澡的時候什麼都不穿,更可氣的是他還特意站了起來,兩女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尷尬事,嚇得面紅耳赤,羞澀的立馬別過頭去。

「伊天奇,你……你混蛋啊你」,冷甜甜惱怒的跺著腳,大罵道。

「這也不能怪我啊,要怪只能怪這水潭太淺了,而且你們兩個跟鬼一樣突然冒出來,我這是本能的反應好不好」,天奇狡辯道。

「你還不把衣服穿上?」冰雪更是滿臉羞愧,一時之間想起了當年天奇在荷花池裡偷窺她洗澡的事情,更想起了天奇當時說過的一句話:「既然我不小心看了你的,為了公平,大不了讓你看一次我的」,可冰雪卻沒想到天奇當年的那句話,今兒個卻靈驗了。

「你們……要不先避一避吧?我……那個……會害羞的」,天奇大言不慚的念叨了一聲,不過說完之後,天奇便知道自己闖禍了。

果然如同天奇所料,天奇話剛已落下,兩女別怒髮衝冠的盯著天奇,一副想要吃了天奇的樣子,嚇得天奇連忙將頭縮了一下,蹲在水裡,大氣都不敢出,真是禍從口出啊。

「不要臉!」冷甜甜怒視了天奇一眼,然後便拉著冰雪訕訕的連忙轉身離去。

天奇見她們兩女離去之後,方才鬆了一口氣,「呼,真是嚇我一跳,她們兩個怎麼來了?」

不過天奇現在也沒空理會這事,穿戴好衣著之後,便出了水潭。

兩女見到天奇出來,便覺得羞澀無比,一時之間竟無言啟齒,沉默許久。

天奇雖說有些尷尬,但是天奇的臉皮極厚,他知曉之前的事情確實是有些唐突,所以他故作嬉笑之態,轉移他們的注意力道:「你們兩個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當然是來找你啊」,冷甜甜怒嗔了一句,不過冰雪卻道:「我是來找神靈洞的」。

「這次要多謝你幫我找到一把鑰匙,如今三把鑰匙齊聚了,所以我想試著找一下那一直不曾出世的神靈洞」,冰雪明白天奇的用意,轉移話題,避免尷尬,故而接著道:「還有就是上次與你對嘴的事情,是我的不對,所以我也是特意來向你道歉的」。

「鑰匙是雨涵花錢替你買的,不用謝我的」,天奇淡然一笑,道:「至於上次的事情,你本意便是為我好,可若你這樣說就是讓我無地自容了」。

「對了,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天奇問道。

「你還說呢,你是不是要去火谷啊?」冷甜甜連忙問道。

「嗯,我修鍊了一門火屬性的法訣,所以想去火谷試一試,看看能否有所突破」天奇如實道。

天奇修鍊的《幽龍訣》第一訣,兩極靈焰還沒修鍊到兩種火焰完全融合的地步,所以他想藉助火谷的地理優勢,嘗試突破一下。

「可你有沒有想過這火谷有多危險?它乃是北魔獸山脈中層地帶的五大秘境之一,兇險萬分的」,冷甜甜擔憂的道。

天奇咧嘴一笑,道:「我怎不會知曉呢?北魔獸山脈中層地帶有一洞一淵一潭一澗一谷,一洞指的是神靈洞,一淵指的是無涯淵,一潭指的是雷龍潭,一澗指的是無聲澗,而這一谷便是這火谷了,此五地便是所謂的五大秘境,五大秘境,兇險萬分,而其中又以神靈洞最為詭秘莫測,沒有人知道其具體位置」。

「你既然知道,那你還去火谷?火谷的里的火焰分九層,你要是進去了,就怕是出不來了」,冷甜甜見天奇知曉這些,卻還要去火谷,有些惱怒道。

「和冰雪要找神靈洞比起來,我去火谷轉轉又有什麼關係呢?」天奇笑道:「況且火谷里的火焰分九層,有強弱之分,我又沒打算進入火谷中心。這有什麼好怕的」。

「既然這樣,我們便一起吧,反正這火谷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塊實煉寶地」,冰雪淡然道。

「你不是要去找神靈洞嗎?」天奇愕然道。

「找神靈洞也不急於一時,況且我一個人去找神靈洞無異是大海撈針,等你這邊的事情辦完之後,你也得幫我找」,冰雪笑道。

「你就到時候我們知道了神靈洞之後,我把神靈劍私吞了?」天奇撇撇嘴,開玩笑道。

「這是個大問題啊,看來我得好好想想了。甜甜,以後啊我們姐妹得防著天奇點了」,冰雪抿嘴一笑,拍了拍冷甜甜的肩膀,故作鄭重其事的道。

驕妻惹火:老公別亂來 可冷甜甜卻嘿嘿一笑,道:「姐姐,你是得防著點了,不然到時候不光是這神靈劍,恐怕連這人也得被人私吞了去」。

「好你個甜甜,什麼時候變得油嘴滑舌了,討打」…… 第三百六十六章火谷vs火焰穴

北漠,除了沙子之外,就只剩下藍天白雲以及炎炎烈日了,普通人根本無法踏入其中,即便是對於修靈者,若非沒有一定的實力,也不敢貿然深入,在這裡唯一讓人欣慰的是在這片廣袤的沙漠里,偶爾還能遇上一些大大小小的水潭,給這片絕望的大地帶來一絲生的氣息。

然而此時,令人詫異的是在這片連綿不絕的沙丘之地,有三道人影彷彿絲毫不受這炎炎烈日的影響,急速穿梭於其中,而且他們前往的方向正是北漠最為兇險的火谷!在火谷地帶,周遭的靈氣化為了靈焰,熊熊燃燒,連空間也變得極度扭曲,遠遠看上去,火谷這片盆地猶如一隻在蟄伏的炎魔,一旦不小心被驚動或者踏入他的領地,這隻可怕的炎魔將會將干擾者吞噬殆盡,連渣都不會剩下。

而這只是火谷的外層,誰也無法看透這熊熊燃燒的外表之下,藏有多麼可怕的靈焰之力!

三道人影漸漸接近火谷,最終在火谷盆地邊緣處停了下來,滾燙的沙粒彷彿要融化一般,偶爾有幾處地方還在冒著丈高的靈焰,不過這三人對此視若無睹,絲毫不在意,靈焰靠近這三人,便會自然消散,若是細心看的話,他們這三人周身隱隱有一層自然形成的保護靈光,這層保護靈光將周遭的一切隔絕在外,絲毫傷不到眼前這三人。

「眼前便是火谷了,你們兩個的主屬性不是火屬性,要不你們在外面等我?」天奇止住腳步,向兩女詢問道。

「不行」,冷甜甜立馬否定道:「我們是出來一起歷練的,哪有遇難而退的道理?火谷既然是北魔獸山脈中層地帶的五大秘境之一,自然是個歷練的好地方,怎麼能錯過呢?」

天奇白了冷甜甜一眼,道:「你還真以為火谷是隨意可以闖入的地方嗎?說不準火谷里突降一道靈火,將你的臉蛋燒焦,毀了你的容,看你以後怎麼嫁出去」。

冰雪微微笑道:「天奇,你就別嚇唬甜甜了,她也是因為擔心你才跟著要進去的,況且甜甜說的也沒錯,好不容易來火谷一趟了,總不能不進去看看吧?」

而冷甜甜也絲毫沒有被天奇恐嚇到,反而雙眼微眯,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道:「就算真的倒了八輩子霉,被天火砸到,毀了容也沒關心,只要你記得你曾跟我說過的話,那我就不愁嫁不出去了,天奇,你說是不是啊?」

望著冷甜甜得意的笑容,天奇嘴角忍不住抽出了一下,他確實是曾對冷甜甜說過,要是沒人要她,他便要她。不過天奇卻沒想到冷甜甜居然會拿這個來說事。

「就怕你這堂堂天邪教教主之女吃虧」,天奇撇嘴一笑,也不點破,天奇心裡也清楚,就算是冷甜甜真的毀了容,甚至就算是冷甜甜真的是殺人狂魔,也絕對不愁嫁不出去,因為冷甜甜是天邪教教主唯一的女兒,誰娶了冷甜甜,就幾乎是等於成了下一屆天邪教教主的認定人選。在如此大的誘惑面前,即便要娶一個又丑又不喜歡的人,在眾多貪婪之人眼中也是一件十分賺本的事情。

「到時候你想要反悔」,冷甜甜努嘴輕聲道。

「我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嗎?」天奇嘿嘿一笑,道:「只是我也是一名極其普通的修靈者,為了名利和地位,就算是叫我娶一個八十歲的乞丐,我也十分樂意,哈哈」。

冷甜甜聞言,頓時大怒,狠狠的瞪了天奇一眼,在他手臂上狠狠的擰了一下,疼的天奇嗷嗷直叫。

冷甜甜心裡也暗自有些傷心的嘀咕著,難道你跟世俗之人一樣,娶我是因為看上了我的身份和地位?

「哎呦,疼死了,開玩笑嘛,至於這樣嗎?」天奇也沒想到冷甜甜會突然來一手,而且彷彿跟她有八輩子仇一般,下手極重,別說是皮了,就連裡面的骨頭都能聽到咯咯作響之聲,可見冷甜甜剛才那一手有多重,天奇有些無辜的望著冷甜甜,卻是一臉的無奈,怪也只能怪他口無遮攔,開玩笑開過頭了,不過大家好歹也是朋友,下手輕點不行啊?

「誰叫你亂開玩笑的?」冷甜甜怒視著天奇,可瞥了一眼天奇的手腕處,被自己擰的地方都成紫黑色了,這才發現自己下手確實是過重了,心裡有些愧疚,但

心底卻依舊放不下那絲傲氣,故而皓齒輕咬嘴唇,哼了一聲道:「自作自受,自己創造傷悲,怪得了誰」。

「你們兩個怎麼好端端的就拌起嘴來了?而且還在我面前打啞謎」,冰雪雙眼微眯,盯著天奇和冷甜甜,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秘密瞞著我啊?」

「哪有啊,冰雪姐」,冷甜甜立馬擺手否定,不過這慌張的神色明顯是欲蓋彌彰了。

「確實是沒什麼,只是我曾開玩笑說一定要幫她嫁出去而已」。

姜還是老的辣,天奇這臉皮極厚的老手只是將事實稍稍篡改一下,便瞞天過海了。

天奇這話與前面的言論天衣無縫的結合起來了,而且天奇說這話時神色如常,臉不紅心不跳,故而冰雪沒有絲毫懷疑,反而一邊拿出一瓶藍晶色的玉瓶,一邊笑道:「甜甜,天奇這也是為了你好,你就別發那麼大火了」。

接著,冰雪從藍晶色的玉瓶中倒出一些金黃色的液體於手心,對著天奇道:「伸出手來,這是玉香葯,對於這種小傷有極好的效果」。

天奇也不含糊,伸出手臂讓冰雪給自己上藥。

冰雪輕輕的將托於手心的金色液體倒在天奇被擰傷的地方,然後在緩緩的幫天奇將藥液擦拭開來,動作十分輕巧,感受到冰雪溫熱的手溫與金色液體帶來的絲絲涼意混為一起,『如沐春風』,加之冰雪的手潔白如玉,柔若無骨,手法細膩。天奇絲毫感覺不到疼痛,甚至爽到了極點。

望著冰雪那雙玉手,天奇竟然忍不住在心裡暗自嘖嘖道:「不愧是天之驕女啊,連一雙手都長得這麼完美」。

不過隨後,天奇的想入非非被冰雪的詫異聲給打斷了。

「咦,你這怎麼有兩排牙印?被誰咬了一口?」

原來冷甜甜擰傷天奇的地方正是那日她咬天奇一口的地方,只不過天奇手臂這裡被冷甜甜擰傷,成了紫黑色,所以一開始,冰雪並沒有發現兩排牙印,但是隨著藥液的化開,紫黑色慢慢消散,這兩排牙印便漸漸變得清晰可見了,所以冰雪才會如此詫異的發現這兩排牙印。

冷甜甜聞言,心裡頓時一噓,那是她的傑作,要是被冰雪姐知道,臉就丟大了。

天奇本想藉機調侃一下冷甜甜的,但看到冷甜甜心虛的神色,便之後作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