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你找我有事?」

看著他猶豫不決,葉靈倒是先開口。

陸子滔無語,隔那麼遠,說話很不自在好嗎?

「沒事?那我……」

「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我?」葉靈眼珠轉了轉,這問題……「為什麼你會這樣覺得?」

她做了什麼看起來心情不好的事嗎?她覺得自己一直都是平靜的。

「你最近……有些……失落。」陸子滔腦里想的其實是「墮落」。

「會嗎?」她有這樣表現?

「嗯。」

「哦。」那她以後表現得再正常些,她得活得像個正常人。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想幫我?」葉靈驚奇的看著對面的人,之前不是還避著她的嗎?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嗎?

「如果我能幫上的話,我會儘力的。」陸子滔想了想,她造成如今的情況,也算有自己一份責任在裡面,他做點事稍作彌補,就不會那麼愧疚了吧。

「謝謝。 年龄不是问题[综] 不需要。」原主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遠離他,她自然不能跟他有交往。

仙御 「你是不是……缺錢吃飯?」陸子滔本來並不想明說。

「嗯?」葉靈多看了他兩眼。對於錢,她現在有些……在意。

陸子滔看著她,發覺她有臉是真的比以前瘦了,校服穿起來也顯然是大了一號(他不知道原主為了衣服一直能穿特意報大碼的事),即使他沒有特意去觀察,她這麼明顯的消瘦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外表的透露出來的形象多是內心世界的縮影,只是人自以為隱藏得好,可是明眼人一眼便知。

陸子滔目光變得有些複雜,看得葉靈有些想轉身的時候緩緩說了三個字:

「你瘦了。」 ……

「砰」的一聲,床上的女人突然伸出了一個手,一把拍在了沐婧瑤的手腕上面。

沐婧瑤的身體忍不住後仰了起來,手中的針掉落在了地上,一時之間有些詫異,根據她的資料,林若煙是沒有任何身手的,可是這一掌根本不是一個沒有練過的人拍出的。

沐婧琪的反應極快,一把拿出了手中的短劍,直奔床上的女人而來。

「鏘」的一聲,一把忍刀出現,挑開了沐婧琪手中的短劍。

緊接著床上的女人現身了,是一個沒人胚子,特別漂亮,不過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在樓下大展神威的美姬子,望著眼前這一群人,美姬子冷哼一聲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刺殺林總?」

「上!」凌安琪才沒有功夫理會美姬子,立刻對身邊的彪形大漢大喝道。

眾位洪門子弟的手上都多了武器,揮舞著武器直奔美姬子而來,美姬子的腳勾住了枕頭,踹向了前面,枕頭飛了起來,砸在了洪門的那些手下身上,不過枕頭這種東西沒有一點殺傷力,根本傷不了這些人,美姬子也沒指望用枕頭就砸死這些人,趁著洪門的那些手下被枕頭打的停頓了身體,緊接著忍刀揮舞。

「噗嗤」一聲,三名洪門手下的胸口全部都中了美姬子的忍刀。

忍刀的寒芒閃爍,極其鋒利,這三名洪門手下的衣服全部都被劃破,與此同時身體飛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血流不止。

又是幾個來回,又殺了幾名洪門的手下。

沐婧瑤和沐婧琪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各自揮舞著短劍直奔美姬子而來。

沐婧瑤和沐婧琪姐妹兩個人的身手也都不差,與美姬子戰在了一起,美姬子的動作靈活,與此同時手中不停的出現各種暗器,讓沐家姐妹兩個人不敢遠離美姬子,忍者們的暗器可是非常恐怖的,上面都淬了毒,一旦中招,幾乎不救。

忍刀在美姬子的手中左劈右砍,招數反反覆復的就是那些,不過勝在動作靈活,力道也比較兇猛。

倒是沐家姐妹兩個,身手也都不差,短劍拆著美姬子的招數,就等待著美姬子出現破綻,一劍過去,讓這個女人徹底的喪失戰鬥力。

美姬子人如彩鳳,手中的忍刀更加用力的揮舞,因為沐家姐妹的厲害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根本不是一般人。

沐家姐妹兩個人以二對一,佔盡了上風,一攻一守,隨時都讓美姬子遊走在危險的邊緣,美姬子也知道,一旦中了招,那鐵定會完蛋。

美姬子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狠意,先是用力的揮舞著忍刀,逼退了沐家姐妹,隨後手中捏出了一把手裡劍直奔沐家姐妹而去。

沐家姐妹揮舞著手中的短劍,盪開了那些暗器,緊接著就看到了美姬子直奔一旁的浴室而去,打開鬱悶就要衝進去,沐婧琪的反應極快,身子一閃就來到了浴室的門前,一腳直奔木門而去。

「砰」的一聲,木門忍受不了沐婧琪這一腳,變成了極快破碎的木板往前面飛去。

美姬子沒想到這兩姐妹居然這麼強悍,望著浴室裡面有些震驚的林若煙,不顧一切擋在了林若煙的面前,木板拍擊到了美姬子的後背上面,一時之間有些忍不住,嘴角噴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剛剛緩過勁來,準備殺回去,可是脖頸上面多了一把短劍,美姬子愣了下,放棄了去拿掉落在地上的忍刀,痴痴的望向了林若煙,心中懊惱不已,居然沒能保護得了林若煙,這要是被主人知道了,鐵定會生氣不可。

話是這樣說,美姬子也知道,她現在受了傷,就算是拼了性命恐怕也不能把沐家姐妹怎麼樣,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或許事情會有什麼轉機。

「這女人的身手不賴,也挺漂亮!」沐婧琪望著美姬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只是這女人太危險了,我不喜歡!」

沐婧瑤倒是沒有說話,而是望向了林若煙,此時的林若煙正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那完美火爆的曲線若有若無的出現,雪白如凝脂的肌膚,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誘人,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很美,美到沒有朋友。

林若煙則是黛眉輕蹙,有些沒想到,本以為對付她的是幾個兇猛的大漢,卻沒想到居然是兩個女人,心情也就沒有剛剛那麼緊張了。

「琪琪,她交給你了!」沐婧瑤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嫉妒。

沐婧琪很高興,一把拉住了林若煙的胳膊:「來,美人,跟我來!」

林若煙愣了一下,不知道這個女人要拉著她幹什麼,但形勢不如人,迫於無奈還是沒有反抗,就這樣被沐婧琪拉到了一旁的卧室裡面。

倒是沐婧瑤,望著受了重傷的美姬子,欣賞道:「你的身手很不錯,我很欣賞你,如果你加入我們,我保證不會虧待你的,你會得到的錢,也絕對不會比你以前的少,怎麼樣?」

沐家姐妹可以說是美國洪門這邊的利器,出手從來沒有失敗過,她們兩姐妹聯合出手才把美姬子打成了重傷,當然了,沐婧瑤也知道,這完全是因為美姬子心中挂念著林若煙,如果不是這樣,美姬子成功脫逃是沒有問題的。

「你殺了我吧,我是不會背叛主人的!」美姬子閉上了眼睛,一副堅決的模樣。

沐婧瑤愣了一下,沒想到一個女人這麼堅決,當下道:「你的那個主人現在中了我的暗酥散,現在還昏倒在隔壁呢,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

「什麼?」美姬子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有些不太相信,在她心中那個戰無不勝的主人,今天居然失敗了。

「走吧!」沐婧瑤是真的欣賞美姬子,如果換成別的人,恐怕早就讓她去見閻王了。

美姬子有些獃獃的跟著沐婧瑤,往隔壁的房間而去。

倒是沐婧琪,拉著林若煙到了隔壁的卧室裡面,然後關上了房門,靠在門框上面,饒有興緻的打量著這個完美的女人,沐婧琪也見識過無數的女人,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讓她這麼動心,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的玩一玩!

林若煙倒是有些納悶,如果是一個男人用這種眼神看她,她只會覺得厭惡,可是現在一個女人這麼看她,讓她覺得渾身上下都起雞皮疙瘩,語氣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你……你要幹什麼?」

「快脫衣服!」沐婧琪嘴角掛著笑意,如同一個欺負小妹妹的彪形大漢一般。

「脫……脫衣服?」林若煙忍不住有些瞪目:「你……你要幹什麼?」

「你說我要幹什麼?」沐婧琪脫掉了她的外套,裡面就穿了一個黑色的背心,露出了她那同樣很大的胸器,舌頭在嘴唇上面舔了一下:「今天晚上我要玩你!」

「玩我?」林若煙這下子才明白過來了,原來這女的喜歡假鳳虛凰之事……

林若煙忍不住拉了拉她的睡衣,遮擋住了她那脖頸上面的一片雪白,有些緊張道:「那個……這位小姐,我……我還是很正常的……」

「少廢話,快給我脫!」沐婧琪的手中多了一柄短劍,抵在了林若煙那雪白的脖頸之上。

如果對面站著的是一個男人,林若煙還沒有這麼害怕,可是一個性取向不正常的女人站在她的對面,對她提出非分的要求,林若煙居然有些害怕了起來。

…… 葉靈歪歪腦袋,她瘦了?

沒飯吃會瘦,算正常的吧?

「哦。」

「你……」陸子滔還想說什麼,被葉靈拒絕了。

「如果你沒什麼重要的事,我覺得我們不能聊下去了。」葉靈搖搖頭,「因為以前的傳言我受了處罰,如果再有別的傳言,我也可能解釋不清楚,所以有事說事,沒事的話還是走了。」

陸子滔看著葉靈欲言又止,她那平靜的模樣在他看來就是「自甘墮落」,難道真的不能做點什麼了嗎?

「那好吧,我們找機會再聊。」

葉靈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但還是淡淡的應道了一聲哦。

一一一

「喂喂喂,你們知道嗎?!」

「知道什麼?」

剛踏進教室,就看見陳家佳的後門衝進來,臉色緋紅。

幾個女孩子立馬圍了上去。

「我跟你們說哦……」

葉靈沒有特意去聽,可是課室只剩下她們的聲音。

「你們知道嗎?剛才!一班的班長向所有班級下戰書了!」

「什麼戰書?」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一班的班長跟三班的班花……」然後是一陣擠眉弄眼,幾人會意的笑了笑,陳家佳才繼續說下去,「後來三班來了個轉校生,成績好不說,人還帥得呀……」

沒有形容詞,葉靈不禁又看了看陳家佳的樣子,想了一會,好像是陶醉的表情。

帥得讓人陶醉?

哦。

陳家佳講了好幾分鐘,葉靈無事聽了聽,然後總結為,兩男生為了在女生面前表現,於是以成績作為發光點,誰考得多誰就贏。

陳家佳有些惋惜:「一班的班長几乎每次都考第一啊,轉校生是輸定了。」

白骨精修煉法則 「你不是說轉樣生成績也不錯嗎?或許有得比呢?」有女生心存僥倖。

「我們這已經是重點中學了,別的學校轉來的,能有多好?再說了,就算成績好也是在別的學校,到了我們這裡,說不定連中游都算不上呢,要跟我們這的第一『才子』比,勝算能大么?」

「這也是。」

幾個女生又是一陣惋惜的聲音。

葉靈眨眨眼,他們比賽是用等下測驗的成績?

她突然有點小激動怎麼辦?

如果她把第一拿走了,那兩人會是什麼表情?似乎,蠻有趣的樣子?

「623,我可以這樣做嗎?」

葉靈決定先問問。

「你覺得可以嗎?」623已經攝取了這個世界的知識,這個時候可以加個翻白眼的表情。

豪門之童養媳 「挺好的呀。」想想就覺得有趣。

「你要考第一名?」

「應該沒問題。」

「你是沒問題,原主呢?你知不知道第一名意味著什麼?」

「啊?」不就是測驗得個第一名嗎?還能有什麼?

「你可以試試看。」623沒再理她。

葉靈扁嘴,623的意思她明白,應該是不能考第一的意思。

可是為什麼不能考第一?她心裡躍躍欲試怎麼辦?這種比平時跳動的頻繁的心情,似乎是激動,多有趣的感覺呀?

可是不行。

葉靈無奈的單手托腮,看著抱著試卷進來的老師,周圍響起了許多哀嘆。

考試,對於學生來說就像一場戰鬥,贏了光彩,考砸了身心疲憊失臉面,不管願不願意,都成為學生必赴的刑場之一。

若加上賭約,必然得拼盡全力吧。 又到星期六。

葉靈微微嘆了口氣。

身體的虛弱感傳來,讓她對走動有些厭倦,她甚至已經開始眷戀那張她曾經喻為蜘蛛網的床。

可是沒辦法,每星期不去掙錢,就意味著接下來的星期連吃飯都成為奢望。

找了好幾家商場,連發傳單都被人接完了,葉靈有些垂頭喪氣。

她狠了狠心,把書里夾的錢拿去買了一套青年人的衣服,雖然消瘦,可是學著街上的人把頭髮放下,前額露出來,她覺得自己看起來應該不會未成年了!

果然,沒了一身舊校服,雖然還是沒工作,但查問年齡的少了。

還可以這樣?!

葉靈覺得自己有了新方向。

又在街上看了一會。

她覺得自己還可以……換雙鞋。

不過沒錢了。

終於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看到一家奶茶店招時工。

簡直是雪中送炭!葉靈答應店長開的一切條件,她甚至都想跟店長表明自己願意長期合作的意願!

但店長不幸的告訴她,這兩天招人是因為剛好有個服務員請假了……

好吧好吧,有就好有就好。

葉靈努力的表現良好,沒有一點偷懶,店長終於放心的把工作交給她。

看著人來人往的客人,葉靈突然想,如果她有這樣一家店,估計吃穿都不用愁了吧?

「店長,這個……咖啡機要多少錢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