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你的力量,怎麼變強了?」對方很是不信,天女應該剩下武狂四級的修為才對,為何能釋放出可以擊潰他們的力量?

「雖然我剩下武狂四級,但這天下,還是有許多辦法讓我的力量提升到九級,早預料到要與你們生死一戰,我豈會沒有做好準備就戰鬥?」她冷笑一聲,人開始變了,不再是那個白雪傾城的美女,而是變成了一個殺氣籠罩全身的狂暴之女!

PS:看書的兄弟們,求支持啊!點擊,收藏,打賞,你們的支持,是青蛙的動力!後面的情節將更好看熱血無限! 一步步靠近,月坤月晟一步步靠近三人,鄭星雲甚至能看到二人的鼻毛。

只見,月坤殘忍的笑着:“嘿嘿,看看你們跟的人,都現在了還不出來救你們,真的覺得他值得信任麼?”

“哼,值不值得信任不需要你說,出手吧,哪兒那麼多廢話,我只知道若是我被你二人所殺,他定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將你們的肋骨一根根剔除,讓你們嚐到人世間最痛苦、最悲慘的感覺。”小樊狠聲說道。

“喲,到現在了還這麼死心眼?好,我就看看他怎麼來救你。”月晟說着手下一道仙氣出現,對着三人就是一掌。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鄭星雲迅速張開右手,一道金黃卷軸出現,三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月坤月晟見此,先是一驚,緊接着臉上露出貪婪的表情,轉身說道:“嘿嘿,有意思,沒想到你一個無名小仙竟然擁有短距離瞬移卷軸?看來你的家底不薄啊,看來這次還能得到些額外之物,我們的運氣真的是太好了。”

月坤月晟之所以不緊張,是因爲這種卷軸傳送的距離並不遠,最多不超過三丈,只不過擁有一個附帶效果,金屬結界。

金屬結界存在的時間爲一個時辰,這並不是它貴重的原因,它之所以這麼貴重是因爲擁有堪稱無敵的防禦能力,起碼仙皇以下絕對沒有能力破開金屬結界。

並且這金屬結界還是可移動的,也就是說在一個時辰內你可以任意逃跑,不受任何外力影響,當然若是被困在陣法中就沒轍了。

就像現在,月坤月晟在看到金色粉末的一瞬間,對身後的情慾宗弟子下達了一條命令,就是實施陣法。

困仙陣是最常見的陣法,這種陣法沒有別的作用,就是禁錮之效,依照施法人的實力來定禁錮的效果,十個情慾宗弟子的全力施法將三人禁錮的死死的,完全沒有逃脫的可能。

三人索性盤腿坐下,一邊休息,一邊想着逃脫之法。

“哎呀我去,這藍海怎麼關鍵時刻不出現,我這結界可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到時候藍海若是再不出現,就等着給咱三兒個收屍吧。”鄭星雲一臉懊惱的說道。

“一個時辰?這個破罩子才能堅持一個時辰,我靠,藍海這貨最愛乾的就是遲到,到時候要是他不來,我們真的要交代在這兒了。”小樊道。

“現在別說這些泄氣的話,一定有什麼辦法的……”小寧眼中帶着希冀說道。

時間很快過去了,一個時辰轉眼間消逝,修煉王朝中沒有絲毫動靜,而鄭星雲的金屬結界顏色已經黯淡到透明,月坤月晟殘忍的笑聲再次響起:“嘿嘿,小肥羊,我看你們還有什麼辦法。”說着,月坤月晟二人合力拍出一掌,那脆弱的金屬結界終於承擔不了這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崩碎。

三人毫無防備的出現在月坤月晟面前,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月坤月晟二人的手高高擡起,一股恐怖的氣勢盪漾起來,可三人連仙氣都無法運轉,更別說防禦了,下一刻過後,恐怕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們。

“嘿嘿,死吧。”

隨着二人的手掌拍下,三人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動我朋友者,死!!”

就在這絕望的一刻,三人聽到了宛如天籟般的聲音,說來也奇怪,藍海並不比三人加起來強,可就是給人別人給不了的安全感。

聽到這個聲音,三人還未合緊的眼皮瞬間彈開,看到了,那個此刻最應該出現的人的背影。

藍海終於在最後一刻出關,一出來就看到鄭星雲三人被一羣人圍在中間,月坤月晟的手正在迅速向下落去,而鄭星雲三人身上的氣勢虛弱了許多,藍海一聲暴喝,也管不了多少,腳下閃雷閃現,瞬間出現在三人上空,對着月坤月晟就是兩腳。

月坤月晟二人實力高強,但沒有料到藍海的速度這麼快,猝不及防之下只能變換攻擊爲防守,雙手印上了藍海的雙腳,二人向後連退幾步才堪堪穩住身體。

感覺到四周出現的禁錮,藍海知道被施了困仙陣,反手就是一道閃電,一把將十人的困仙陣破了個乾淨。

待做完這一切,藍海雙手一揮,三人迅速起身,身體也慢慢恢復了,小樊恢復力氣後立刻說道:“海哥,他們欺負我和小寧,幫我們削他。”

月坤月晟此刻才微微緩過神來,見到藍海本人氣道:“哼,你這無恥小兒,不僅殺光我兄弟派邪欲宗,還逼得我門弟子不得不自殺身亡,我兄弟二人今天就叫你償命。”

藍海聞言,淡定的說道:“呸,真是惡人先告狀,邪欲宗古月那畜生的德行誰不知道,劫人錢財反被殺只能說他該死,至於你情慾宗弟子,我並沒有殺他,只是他心裏承受能力太差,爆莖而亡罷了,難道這也要怪到我頭上?說的好像他跟蹤我有理一樣。”藍海咄咄逼人,不給月坤二人一點機會。

聽到藍海頗具正義的言論,周圍不明真相的羣衆瞬間沸騰起來,情慾宗本就不是什麼正派,那邪欲宗更是旁門左道,做的都是一些見不得人的事,經過藍海這麼一說,這情慾宗更是沒了報仇的理由。

純禽冷梟請溫柔 月坤見形勢對自己越來越不利,索性也就不再解釋什麼,現在就是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到時候自己將藍海等人滅殺,看誰還敢多嘴,大不了到時候一起殺掉。

於是二人對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眼中的殺意,一聲冷哼,衝向了藍海。

藍海迅速從懷中掏出三枚丹藥甩給小樊三人說:“快服下去,幫我拖住小弟,待我解決了這兩個畜生。”

“好!”

“好!”

“好!”

聞言,藍海腳下閃電一現,身形暴動,衝向月坤二人,藍海先是一腳,一道凌厲的閃電瞬間射出,纏上月晟,緊接着藍海與月坤碰撞在一起,那月坤也夠狠,防都不帶防,準備用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法子硬抗下藍海的一拳。

藍海見此,臉上露出狡黠的神色,自己可是在魔界歷練過的人物,九轉聖魔也修煉到了第四轉,自身肉體強度根本就不是仙界這些身體羸弱的仙人能比的。

既然你決定硬抗,我就讓你知道知道後果是什麼。

藍海也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月坤忽然眉頭一皺,覺得其中有詐,但招已出,根本容不得他多想。

砰!砰!

兩聲悶響,二人向後退去。

“咳……”月坤的臉色瞬間慘白,咳出一絲鮮血。

二人退到一起,月晟詫異的問道:“兄弟怎麼了?放水了?”

“放什麼水,注意點,這小子有點邪,身體強的一塌糊塗,拳勁卻這麼猛烈,怎麼不想仙人而像魔人呢?”

相反,藍海的情況就好許多,硬抗了月坤這一拳非但沒事反而更精神了。

“哼,臭小子,這只是開始,獄火境第五層,開!!”被佔了上風,月坤很是不爽,直接開了獄火境第五層,月晟見此也立刻打開獄火境五層衝了上來。

“哼,來得好,獄火境,第三層,超開!!”只見藍海毫不猶豫開了第三層,而且喊出了超開,這就是獄火境所隱藏的層次,每一層獄火境都擁有開和超開,開則是正常的開啓實力的兩成,而超開則會激發潛力開啓駭人的三成。

獄火境第三層正常應該能開啓七成的實力,而藍海竟然修煉出了超開,就可以開啓八成的實力。

開啓了獄火境的藍海速度上升了不止一個等級,甚至比閃電還快,而月坤月晟開啓了五層獄火境,更是直接達到仙將的實力,三人的衝撞在一瞬間產生,一股恐怖的氣勢向四周散去,甚至不少人的周身出現防禦罩來抵擋。

三人的戰場不斷升高,慢慢離開地面,在空中擊出一個個音符,撞擊產生的氣流甚至將地獄火吹得更旺。

映襯這火紅的地獄火,一白兩黑三道身影時隱時現。

忽然,月坤迅速退到後方,雙手快速結印胸前忽然出現一條蛟龍,仙氣所化的蛟龍,這蛟龍一出現就飛快的衝向藍海,而這時,月晟快速躲開,二人的配合天衣無縫,月晟的突然離去和蛟龍的突然出現打的藍海猝不及防,只見藍海迅速後退,雙手快速結印,很快印術結成。

只見藍海雙手呈三角對準蛟龍大喊:“空間殺法·三絞架!!”

自藍海手中忽然出現一個獨立的三角空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蛟龍禁錮,然後快速縮小,很快,蛟龍便被徹底壓縮成渣。

月坤二人見此不停冒着冷汗,若是自己碰上這招,這麼短的時間內,恐怕只有用蠻力破開,可是看藍海與自己二人戰鬥根本沒有絲毫下風就知道,這空間殺法的威力絕對勁爆,說不定就算是自己也沒辦法存活下來。

這招也是藍海修煉許久才研究出來的空間殺法,有點就是時間短,威力強,缺點就是魂氣消耗巨大,還有就是速度不快,很容易被躲過。

解決掉蛟龍後,月坤二人越覺得藍海難纏,如果在分不出勝負,情慾宗的威望恐怕就降到零了,於是二人對視一眼,雙手開始結起復雜的印術。

很快,結印完成,二人身上開始散發光芒,只見二人飛快的衝撞在一起。

這時,周圍有人認出了月坤二人的這招:“天哪,是月坤二人的融合,他二人將融合爲月魔,到時候可是能發揮出仙將中階巔峯的實力,甚至一些巔峯仙將都會被這招擊敗,看來那藍家小兒要倒黴了。”

藍海聞言,微微皺眉:“融合?月魔?巔峯仙將麼,有點麻煩啊。”說着,慢慢的掏出月牙。 提升了力量的玉蘭天女,猶如一代好戰狂女,手握兩把戰劍,力匹雙敵,舉著手中之劍,殺進了敵人的中間,劍氣橫掃,殺傷力強大的令人心驚,陰老軀與怨長天,分別在兩旁出手夾擊,三人之間的對決徹底拉開!

玉蘭天女雖然利用了一些秘法短暫提升到九級武狂,可是畢竟不是恢復到九級修為,一人對戰兩個強敵,一時間陷入了下風,葉華看著三人的戰鬥,對玉蘭天女露出擔憂之色,武狂的戰鬥,目前他沒有實力加入,但,自己也有要對付的敵人,此人正是詩美,一個克制了自己力量,卻已經被自己找到對戰辦法。

葉華凝視到了詩美的身上,這個女人雖然沒有羅蘭陰沉危險,但也不能掉以輕心,葉華把速度運行極致,朝詩美的身前奔過去。

「該死,我危險了!」詩美的臉色尤其難看,現在二老被天女牽著,自己不是葉華的對手!

詩美選擇躲避,逃的遠遠,沒有打算與葉華對戰,她的柔力能夠剋制葉華,但她的肉身卻放佛一層輕膜,一碰就破,根本承受不了葉華的野蠻力氣,她面色急急,連連的退到了很遠距離。

「嗖」葉華卻沒有給詩美逃掉的機會,繼續追上,以他變態肉身的速度,要追上詩美可以做到。

葉華追上了后,選擇了跟上次一樣打法,上次就一把抱著詩美的軀體,牢牢實實的勒著對方,不讓其掙扎出來。

「你,你放開我!」詩美亂了,被葉華這麼野蠻如猛獸一般勒著,她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使力掙扎,想要擺脫而出,卻無法做到,葉華已經索緊了她的身子,這一次,把她的前身往地面砸,用上誇張的蠻力。

「蹦!」

「啊!可惡!」詩美一口血吐了出來,被葉華這一弄,人直接被弄壞了,軀身在堅硬的地上砸著,她感覺要崩潰了一般!

「葉華,這是你逼我的,我要使用保命的力量。」詩美怒了,一聲冷哼,她的額頭,忽然出現了一道古來的符文,似乎在釋放什麼強大之力。

葉華一看,便知道了對方打算使用封印的力量,武元大陸中,許多高手可以使用龐大元力,封印一些力量給小輩,用以保命,關鍵時刻釋放出來斬敵,或者獲得力量后逃掉。

「你沒有機會使用封印的力量!」葉華哪兒會給詩美機會,這女人發狂了,也會幹出瘋狂的事,葉華不等詩美釋放,便趁著詩美的柔力散去的瞬間,凝聚一股霸陽之力,注入手中,一拳轟在詩美的胸部,詩美整個人發出一聲絕望痛苦,胸部被葉華砸中,崩潰了下來。

詩美不甘心的吐出了幾口鮮血,鮮艷的血液染紅在嘴邊,她虛弱無力,很快被擊殺昏死下去。

對於敵人,葉華從不留情,不是你殺對方,就是對方把你殺掉,這麼簡單。

拿下了詩美,葉華轉身去幫助張峰與李寒等人,有了葉華的加入,弟子們的戰鬥就拉開了距離,葉華一人能打幾十個,一拳砸死幾個,橫掃一腿,掃飛七八個,他的武氣幾位霸道,很快打的離火宗的弟子滿臉沮喪,不斷地被逼退。

李寒笑道「葉少俠,你可真厲害,一個人幹掉了幾十個,年青一代中你太強了,離火宗的垃圾們已經不敢面對你了!」

「是啊,是啊,葉大哥,你可是我們崇拜的對象,要沒有你的出手幫助,玉宮門是沒有半點戰勝的可能。」張峰也說道。

葉華說道「專心戰鬥,不要有任何疏忽,否則,隨時會被敵人一擊斃命。」

在這種生與死的戰鬥中,武者需要忌諱放鬆警惕,敵人永遠是陰險的,趁著你沒有警惕的時刻會給你致命一擊。

「轟隆!」

「彭……彭……」天空之上,兩位武霸高手戰鬥的非常激烈,他們的力量太強大,揮手間毀滅許多房屋,一道道霸氣的力量掃蕩在玉宮門周圍,所過之處,沒有東西可以阻攔,皆被夷為平地。

「哈哈哈!楚雄,你已經油燈苦盡了,力量幾乎用完了吧?」白蒼天長笑一聲,他的聲音猶如一道厲鬼魔音,響徹九天,震耳欲聾,交手片刻,兩人強硬出擊,力量猛轟,破壞了玉宮門大部分屋子。

楚雄此刻的身上布滿了傷痕,至少有十道殘忍的傷口,血液流著不止,他痛苦的咳嗽了幾聲,難以壓住傷勢,被白蒼天的陰骨功力量重傷,可是楚雄沒有放棄戰鬥,苦苦地堅持著,面向白蒼天,他怒聲而出:「那又如何,想滅我,你的做好覺悟。」

「什麼?覺悟?看看你現在的死樣,快成一個死人了,你能奈我如何?現在我已經看出了你的底細,要滅掉你只需要兩招。」白蒼天不屑了一聲,他的身影化作一團白光,以極快的速度閃到了楚雄身後,一直枯老的骨手,狠狠一撯,從楚雄的身後刺穿而過,血花爛漫,如蒼天之手,注入了陰骨魔功之力,又一次重傷楚雄。

「死!」白蒼天殺念果斷,不打算給楚雄任何機會,使出了第二擊。

「哼,你也需要付出代價」楚雄知道自己今天死在對手手中,既然如此,臨死之前,一定要對方付出慘痛代價。

楚雄釋放出最後的霸氣之力,仰天咆哮,凝聚出一股恐怖的威壓,他眼神冰冷,雙手勒住白蒼天的雙肩。厲聲道「既然我無法活下來,那在死之前,來一次自爆吧,讓你也在我的自爆中化作灰燼。」

「什麼!」白蒼天臉色大變,頓時急了起來,武者的對決,特別是高手之間的對戰,不怕對方耍陰招,最擔心的是對手玩自爆,這是非常瘋狂的招式,哪怕你的修為比對方強大很多,但也難以在對方自爆中活命。

「楚雄,你老不死瘋了?」白蒼天怒吼。

「瘋了?你要滅我玉宮門?我豈能讓你得逞,一起死吧!」楚雄說完,把所有武氣提升,到了極限,一陣讓眾人都懼怕的恐怖之力,在楚雄的體內爆發出來。

「爆」楚雄最後一聲喊道:「天女,靈兒,葉華,所有玉宮門還活著的弟子,我今日之死,你們都不要難過,用我的命拉下敵人的命,值了,剩下的,交給你們了,你們是不會放棄的,玉宮門不會被滅門的!」

他的話落了下來,一股自爆力量炸了起來,楚雄拉著白蒼天在玉宮門大殿之內同歸於盡。

「可惡!」白蒼天怎麼也想不到楚雄玩自爆,身在威力強大的大範圍爆裂之中,他人很快消失在了毀滅中…… 月牙一出,瞬間將場上不公平的氣氛追平,那宛若皎月的熒光讓所有人側目,甚至有一瞬間人們忘記了正在合體的月坤月晟二人。

不過終究二人的合體技太過奇葩也太過恐怖,與月牙發出的淡淡熒光不同,月坤二人合體的聲勢太浩蕩,刺眼的光加上因爲融合而發出疼痛難忍的低吼總是讓人不怎麼舒服。

融合的過程很順利,也很快,約莫十息左右的時間過後,刺眼的光漸漸消失,低吼也慢慢停止,很快一個全新的怪異的生物出現在你衆人面前。

一個三米高的巨人,說他怪異是因爲他長了兩對眼睛,前面一雙,腦後一雙,同樣也長了四隻手臂,出了正常的兩隻外,自肋下又生出兩隻,這詭異的生物便是月坤月晟二人合體產生的生物,月魔。

月魔之所以被稱爲月魔,其中有些說道,曾經情慾宗爲奪得一流大派的地位,曾經在一個血月將當時三大門派全部屠盡,而當時最爲耀眼的便是月坤月晟所融合的這個怪異生物,那天夜裏,映襯這皎潔的月色,月魔像是一臺殺戮機器,不知疲倦也沒有感覺一般殘忍的將敵人撕成碎片,所以自那天起,月坤月晟的融合後產物便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月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