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你腦袋爪子裡面在想些什麼。」周莉嬌俏的白了華新一眼,「小時候被你看光了,老了還被你看光了,還說不是你在欺負姐姐。」

「呵呵。」

「小時候懂什麼,還是現在的小莉姐最好看,最好聞,還最好吃。」華新咯咯壞想。

「齷蹉。」

周莉擰了華新一把。

旋即也是有些感懷的道:「沒想到,姐姐婚後盡然出軌給了你。」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華新邪邪的道,「給我多好。」

「你好壞。」周莉對著華新比了個剪刀手,威脅道。「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早就惦記上姐姐了?就想著把姐姐哄上床?」

「呵呵。」

「小莉姐那麼美,誰不想上小莉姐的床啊。」華新一臉邪魅。

「你就知道哄姐姐開心。」周莉當然不會認為華新早就想哄自己上床,畢竟兩人小的時候雖然是一個村子裡面的,她也經常照顧小時候的華新,可後來兩人有好多年沒見,最近見面也不過幾天時間罷了,是自己主動出軌給華新的。

「姐姐有你說得那麼美么?」周莉嬌俏道。

「小莉姐當然美了,不然怎麼就對小莉姐垂涎三尺呢。」華新旋即抱著周莉就在床上翻滾了起來。

「你也別說得姐姐出軌給了你,好像是你勾引了姐姐似得。」周莉哼了聲道,「姐姐就是願意出軌給你,可姐姐出軌給了你,你也得好好得疼姐姐,寵姐姐。」

「那是自然。」華新保證道。

「小壞蛋,算你還有點良心。」周莉嬌嗔道,「早點睡,明天早上可要早點叫醒姐姐,別等姐姐睡過頭了,洋子又到處找姐姐。」

「好啦,好嘞。」

華新旋即摟著周莉的身子閑聊著,而兩人也漸漸的睡了過去。

翌日。

華新倒是沒有叫醒周莉,而是半夜就抱著周莉到了隔壁房間。

清晨,酒店方一早就開始布置婚禮現場。

華新、周莉、洋子三人早早的就到了酒店宴會大廳。

三人隨意吃了早點,就等著婚禮開始。

而小何小敏雙方家裡,也早就來人到了酒店裡開始布置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雙方家裡的客人也卡開始陸續到達酒店。

這還不止,就連一些新聞媒體方面的工作人員都趕了過來。

雖然不是小何小敏刻意為之,但是小何小敏的事情已經在社會上流傳了開來。牽動了廣大網民的人,都忠心的祝福兩人。

而酒店方和婚慶公司得知了小何小敏的事迹,都願意無償的提供幫助。尤其是小敏這個善良的菇涼,即使身患絕症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卻還是那麼的樂觀和豁達,心地也是那麼的商量,願意在自己離開人世之後把自己有用的器官捐獻出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病友,希望他們能夠重獲新生,讓自己的器官在他們的體內重生,代替自己活著,利用自己這一生的餘暉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她就心滿意足了。

不僅有新聞媒體界的記者朋友們,就連參與小敏主治工作的華西醫院腫瘤科的醫護人員都來了一批,希望能夠見證小敏的婚禮,獻上自己的祝福,也想確保小敏能夠帶著幸福的笑容完成這個婚禮。

時間逐漸流逝,華新三人就來到了酒店門口。

不久之後,在眾人翹首以盼的目光中。

一輛婚慶車隊緩緩的駛了過來。

雖然小何小敏並不願意如此高調和鋪張。

但,酒店方和婚慶公司願意幫助兩人。

兩人也只能接受。

隨著點綴著結婚吉祥物的萊斯勞斯幻影緩緩的駛來,停在了酒店門口。

極品全能高手 早有婚慶公司的工作人員拉響了禮炮。

小何旋即牽著小敏的手走出了勞斯萊斯幻影。

咔咔。

咔咔。

新聞媒體界的記者朋友們旋即對著小何小敏不斷的按下快門。

快門咔咔的響動著,閃光燈不停的閃爍著。

小何小敏兩人在酒店方和婚慶公司方的引領下,進入了酒店裡面,隨後就到了宴會大廳。

宴會大廳早已經布置妥當,旋即在司儀的示意下。

小何走上了婚慶現場的禮台。

「今天。」

重生之爺太重口了 「我們來讓我們見證這對新人神聖的一刻。」

司儀在禮台上沖著參加婚禮的各路賓客開始說著。

「首先讓我們放一個小片段來見證這對新人的心理路程。」

司儀旋即指著酒店方布置的多媒體投影儀投放出來來的畫面。

畫面先是播放了一段小敏還未患病前的一些生活照片。

那是一個天真爛漫,活潑可愛的女孩。

她健康,她快樂。

她可愛的臉蛋上洋溢著少女的青春氣息。

隨後,畫面轉到了小敏被診斷出癌症的那一刻。

小敏奔潰了,心碎了。

她告訴了自己的男友。

小何出現在了屏幕裡面,旋即帶著小敏開始求醫。

手術,化療。

小敏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

但小何不離不棄的陪著她,鼓勵她,支持她。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但是,小敏被診斷出癌症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三期了。

經過手術和化療,小敏日漸消瘦,臉色蒼白。

她的頭髮也逐漸變得稀少起來,但是從畫面上任然能夠看見小何對小敏的不離不棄。

善良的菇涼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命運,想開了,心裡也豁達了,開朗了。

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旋即提出了等自己離去之後,要把自己有用的器官捐獻出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朋友,讓自己的器官在他們的體內繼續代替自己活著。

小何同意了。

兩人一起簽署了器官捐贈協議。

不知是誰,小何小敏的事迹就這樣爆了出去。

旋即來至社會的愛心認識的捐贈和祝福送到了小敏的病房。

小何向小敏求婚了,小敏答應了。

畫面以兩人恩愛的看著鏡頭結束了。

最後,畫面上跳出,致最美新娘的大字。

整個婚禮現場隨著小片段的播出,顯得異常的寂靜。

每個人都被小片段里了兩人的不離不棄感動,被小敏的善良所打動。

不少人都不由摸著眼角的淚水,紅著眼給予最美新娘誠摯的祝福。

「讓我們給予最美新娘最誠摯的祝福。」

‘ 啪啪。

啪啪。

旋即,參加婚禮的賓客,新聞媒體界的朋友,酒店方的朋友,醫院方面的朋友紛紛站了起來,給予小何小敏最誠摯的祝福,一陣雷敏般的掌聲響了起來。

「謝謝。」

「謝謝各位朋友給予我們今天最美新娘最誠摯的祝福。」司儀握著話筒聲嘶力竭的吼道。

「現在,有請新郎。」

司儀說著,聚光燈不由打到了小何的身上。

小何在聚光燈之下鬆開了小敏的手,旋即走到了禮儀台上。

「新郎官,今天是你迎娶心儀菇涼的幸福時刻,你有什麼話想對在場的賓客和新娘說嗎?」司儀不由把話筒遞給了小何。

小何接過話筒,看向滿堂的賓客。

「謝謝大家來參加我和小敏的婚禮,在這裡我要感謝爸爸媽媽,你們幸苦了。」小何動情的說著,台下小何的父母也是紅著眼,不由自主的梗咽著。

「其次,我要感謝岳父岳母,給我了這麼好的一個新娘,你們幸苦了。」小何旋即沖著小敏父母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

而後,小何的目光就落在了現場布置的花亭里,聚光燈也打在了小敏的身上。

這個心地善良的菇涼,靜靜的立在那裡看向小何。

「千言萬語,遇見你真好,我最愛的女孩。」小何深情款款的凝視著小敏。

司儀也知道小敏身體不好,並沒有多製造什麼環節。

「讓我們有請最美新娘。」

小何旋即走下了禮台,在聚光燈下走向小敏。

聚光燈打在小何身上慢慢的走向小敏。

旋即打在小何身上的聚光燈同小敏身上的聚光燈合在了一起。

小何單膝跪地,深情款款的凝視著小敏。

「小敏,嫁給我。」

「讓我照顧你。」

小何沒說要照顧小敏一輩子。

對健康的人來說,那是祝福。可對小敏來說,那是奢望。

「我願意。」

小敏伸出了自己的手。

小何牽著小敏的手走向了禮台。

司儀走到了兩人中間,對著兩人宣讀了簡短的誓言。

「小何,你願意娶小敏為妻,無論貧困,疾病照顧她么?」

「我願意。」

「小敏,你願意嫁給小何,無論貧困,疾病照顧他么?」

「我願意。」

司儀知道小敏的身體很虛弱,沒有過多的廢話。

旋即就宣布讓新郎給新娘帶上新婚戒指。

小何小敏互換了戒指。

而這個時候,小敏的身子微不可查的搖晃了一下。

賓客沒有看見,新聞媒體界的朋友沒有看見,醫院的朋友也沒有看見。

但小何也感受到了小敏的輕微晃動。

「小敏。」

「我沒事。」

「要不後面的環節,我們就省了吧。」小何說道,司儀也察覺到了小敏的狀態附和的道。

「不。」

「我要走完這最後一程。」小敏倔強的說道。

「小敏。」小何緊緊的握住小敏的手。

「讓我們有請新郎的父母,請上台。」司儀沒有廢話,握著話筒歇斯底里的吼道,同時指向小何父母的方向,聚光燈也同時打了過來。而隨著聚光燈打向小何父母的時候,華新的目光卻落在了小敏的身上,眉頭就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那一絲青木真氣也讓她堅持不下來么?」華新呢喃著。

「哥,你說什麼?」

華洋沒有聽清,不由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