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你說什麼?你敢再說你一遍試試?」

「給我放手。」

李奧冷笑著說道,說完就抓住了他的右手,然後輕輕用力。

「你……啊!」

很快馬休就發出一陣慘叫聲,這時候他才意識到李奧是個大騎士,就算是巫師都不一定有他的力量強。

「不好意思,沒想到你的力氣這麼小,我還沒有用力你就叫了起來。」

李奧一臉歉意地說道。

但是看著馬休那紅腫起來的胳膊,就知道李奧絕對趁機下了黑手。

馬休目眥欲裂地看著李奧,一會還有海曼大師的考驗,他這種狀態怎麼能行。

「李奧,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

馬休怒道。

一絲電光出現在他的掌心,發出滋滋的聲音。

李奧一臉冷笑地看著他,他這是氣昏了頭吧,也不看這是什麼地方。

「住手!」

這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馬休的動作。

一個30多歲的中年人冷冷地說道:「這裡是海曼大師的巫師塔,要打你們到其他地方打去。」

「我願意退讓一步。」

李奧非常優雅地說道,在科亞塔帝國學習的紳士風度體現得淋漓盡致。

馬休終於冷靜了下來,知道不能在這裡和李奧發生衝突,不然的話今天的考試就要泡湯了。

「你給我等著?」

放了一句狠話馬休就回到了他的朋友之中。

「李奧,看樣子有人對你很不滿啊。」

這時候溫妮莎走過來說道:「有些人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明明主動挑釁,吃了虧還怪別人。」

「溫妮莎,這事和你沒關係,你最好少摻合。」

這時候馬休旁邊的一個巫師學徒說道。

「有些人啊,真是連句公道話都不讓說。」

溫妮莎嗤笑一聲說道。

李奧卻是心中一動,他聽說巫師學徒中有幾個小團體,他們的頭領要麼是五級天賦者,要麼是擁有稀有的血脈。

溫妮莎也隱隱成了他們這一代巫師學徒的首領,莫非溫妮莎想要拉攏他。

「李奧,最近我們打算出去做任務,你有興趣一起來嗎?」

溫妮莎笑盈盈地問道。

「我最近很忙,和阿蜜莉雅學姐一起製作魔化物品販賣,另外還要專心學習鍊金術,恐怕抽不出時間。」

李奧笑著拒絕了。

溫妮莎輕笑一聲,然後說道:「我的老師非常欣賞你,讓你有機會前去拜訪他。」

「我會的。」

李奧說道。

這讓他感到有些疑惑,吉恩怎麼會對他產生興趣了。

大約幾分鐘后,巫師塔的大門打開,一名黑髮綠眸的年青人從裡邊走了出來。

「參加考試的進來吧,記住不要亂動巫師塔里的任何東西,不然的話死了別怪我提醒。」

李奧他們魚貫入內,跟著黑髮年青人向內走去。

來到巫師塔內部的一個大廳里,發現這裡放著一個個實驗台,實驗台上放著燒杯、坩堝等煉金用品以及一些常用的藥品,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個藥箱。

「大家都知道,海曼大師是黑鴉學院最優秀的煉金大師,想要成為他的實驗室助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次我們並不確定要招收幾名實驗室助手,如果你們無法通過我們的測試,你們可能會全部淘汰。」

黑髮年青人說道,「下面進行第一步測試,眾所周知,辨識魔葯是一名煉金師最基本的要求。現在你們的任務就是找出藥箱中魔葯中的假藥,不能破壞它們,限時四分之一沙漏時。」

黑髮青年說完,一個沙漏就倒立起來,一股細沙慢慢向下流去。

「凱爾大哥,這裡邊一共有多少假藥。」

啟稟王爺:王妃她又翻牆啦! 一個學徒一臉討好地問道。

「這個你自已猜。」

黑髮青年冷冷地說道。

那名學徒訕笑一聲,看來凱爾是打算增加考試的難度了。

「真是廢物,連這點都做不到,還敢來這裡參加考試。」

馬休一臉鄙夷地說道。

他的話讓那名學徒氣得滿臉通紅,馬休冷笑一聲,然後低聲念起咒語。

「真實之眼。」

隨著他的話音落地,他的眼睛立刻散發淡綠色的光芒。

那些魔葯的真假立刻一覽無遺,他好整以暇地挑出了一個個有問題的魔葯。

其他巫師學徒也是各顯神通,有的眉心長出了一隻眼睛,有的施展出詭異的巫術,陸續完成了第一步測試。

李奧則是例外,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行了,完全不需要使用巫術。

一個又一個的魔葯迅速地被他挑了出來,很快就堆了一地。

看著他們的表現,黑髮年青人臉上露出了詭異的微笑,他們難道真的以為海曼大師的測試是這麼容易通過的,一會有他們哭的時候。

很快結果就出來了,只有三個人沒有通過被趕了出來,其他人全部通過了測試。

這讓其他人士氣大振,覺得測試沒什麼難度,他們很有可能通過所有的測試。

這個時候一個身材高大的銀髮老者從塔上走了下來,凱爾和眾人連忙行禮,因為他正是黑鴉學院最強的煉金大師海曼。

海曼點了點頭,然後示意繼續測試。

「接下來的測試很簡單,只需要調配出一些溶液即可。」

凱爾的笑著說道,他輕輕地拍了拍手,很快有人拿出了各式各樣的花盆走了進來。 「調配出200毫升濃度為0.2%的迷幻花粉溶液。」

一盆盆白色的小花輕輕搖曳著,一股淡淡的花香傳了過來,但是李奧等人卻感到一陣陣頭暈目眩,渾身酥軟,隨時都可能倒地。

迷幻花,花香具有迷幻效果,實力不強者極易中招。

撲通!

一名巫師學徒倒在了地上。

凱爾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抬下去,測試失敗。」

很快有人將他抬了下去。

「萃取出200毫升0.8%的尖嘯芋蘭的溶液。」

凱爾說道。

一盆盆淡藍色的小花被抬了上來,它們花朵像是喇叭一樣,正發出尖厲的嘯聲,而且這些嘯聲附帶一定程度的精神衝擊。

這是葬神山脈的一種非常可怕的魔化植物,往往大片大片地長在一起。

一旦受到驚嚇就會發出尖厲的嘯聲,一棵尖嘯芋蘭形成的精神衝擊並不可怕,但是當成千上萬尖嘯芋蘭一齊尖嘯時,其威力足以重創任何一名一級巫師,是葬神山脈外圍真正的一霸。

很多巫師都喜歡種一些尖嘯芋蘭用來警戒外敵入侵,很明顯現在它們正處於極為驚恐的狀態。

一盆盆的尖嘯芋蘭的尖嘯聲聯合起來形成了強大的精神衝擊,讓一些巫師學徒面如土色,一些甚至開啟了防護法術。

「在不傷害到食人藤的情況下,提取出食人藤的消化液,然後配置出250毫升0.3%的食人藤消化液溶液。」

一條條食人藤從巫術塔的窗口爬了進來,然後將所有的巫師學徒包圍了起來,猛地張開了長滿了尖利牙齒的大嘴,將很多巫師學徒都嚇了一跳。

一些膽小的巫師學徒甚至嚇得雙腿發抖,差點軟倒在地。

「真是一群可愛的小傢伙。」

這個時候海曼大師卻說了一句不合時宜的話,讓很多巫師學徒氣得吐血。

「還有對章魚草的汁液進行萃取……」

凱爾繼續說道,巫術塔的僕人繼續將一盆盆長著類似章魚觸手的魔化植物抬了進來。

凱爾足足說了好幾分鐘才停了下來,這讓很多巫師學徒感到絕望。

他們一共需要從十三種魔化植物上邊提取物品製作溶液,而且這些魔化植物一個比一個危險。

這次測試的難度絕對是地獄級別的,這哪是測試,根本就是刁難。

「此次測試溶液體積誤差超過0.1毫升,濃度誤差超過0.1個百分點,即為失敗。下面測試正式開始,時間為三個沙漏時。」

凱爾說道,說完一個沙漏就被立了起來。

「我……我可以退出嗎?」

一名巫師學徒一臉羞愧地說道。

「可以,能夠清醒地認識到自已的能力不失為明智之舉。」

凱爾說道。

「我也要退出。」

「我也退出。」

「……」

越來越多的巫師學徒選擇了退出,他們知道他們根本無法在三個沙漏時內完成這些實驗。

與其到時受辱,不如選擇主動退出,很快巫師塔里就空了一半。

「這些量杯怎麼沒有刻度?」

有一個巫師學徒問道。

這時候李奧等人才發現了量杯的異常,事實上不止是量杯,其他的實驗器材都沒有刻度。

「這次測試不提供具有刻度的實驗器材。」

凱爾淡淡地說道。

他的這句話直接打消了很多人的幻想,同時默默地將測試難度提升到了噩夢級別。

「我退出。」

「我也退出。」

「……」

很快大廳內就只剩下幾個人,其中就包括了李奧、溫妮莎和馬休,他們對自已都極具信心,但是也是面色凝重,很明顯這次測試的難度已經超過了他們的預料。

「好了,你們可以開始了。」

凱爾說道。

聽到這裡,李奧等人紛紛行動起來。

一些僕人上來將一些沒人使用的迷幻花和尖嘯芋蘭等抬下去,這讓眾人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他們紛紛感覺耳邊清凈了許多。

「幹得不錯,凱爾。」

海曼笑著說道。

「都是老師教導有方。」

凱爾非常謙虛地說道。

李奧思考了一下,就決定先從尖嘯芋蘭的萃取開始。

想要萃取尖嘯芋蘭的汁液首先要調配20%的福林溶液,只有20%的福林溶液才能最好地萃取出尖嘯芋蘭的汁液。

他掃了一眼,很快就發現了實驗台上準備的福林晶體。

於是他就用勺子弄了一些福林晶體,然後放入水中。

只是和其他人比起來,他的動作生疏許多。

沒辦法,他學習鍊金術的時間太短。

看著李奧那小心翼翼的動作,馬休忍不住大笑起來。

「李奧,就你這樣也敢來參加測試,我敢保證你過不了這一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