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9 日

「你…」

泰山為之語塞。

隨即又嘆了一聲:「唉!你以我一點都不顧我們之間的情誼嗎?正是因為重視我們之間的情誼,我才更怒…」

說完之後,便陷入了沉默。

沉默的不僅僅是他,白雲與牛力也是一樣。

而這時泰山又補了一句:「而且,要是換做其他人,我泰山早已經打上門去了。」

「唉!」

白雲聞言,也嘆了一聲。

牛力:「現在要怎麼辦?」

白雲、泰山對視一眼,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要怎麼回了。

因為他們明白,這一次要是如實上報,只怕昊天宗與破之一族之間,再無迴轉的餘地了。

可要是不報!

萬一楊天霸真帶著破之一族背叛昊天宗,加入武魂殿。

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好一會之後,泰山站了起來:「我親去趟破之一族,和楊天霸好好聊聊…讓他知道,什麼事能做,什麼事絕對不能做。否則悔之晚已!」

白雲一拍桌子,也站了起來:「我和你一起去!」

牛力卻道:「我這邊關注一下昊天宗,別你們還沒勸住人…這邊就又出事了。」

白雲、泰山聞言,一想也有道理。

「行…」

說著兩人轉身離開了御之族。

而牛力看著白雲、泰山兩人身開的背影,雙眼不由眯了起來。

臉色也有一些冷。

沒錯…他是對楊天霸舉動有意見。

可是意見更大的是,敏之一族竟然監視破之一族。甚至還去武魂聖城盯著!

這是幾個意思?

就算是昊天宗下的命令,你敏之一族也能暗中通一句話吧!

可是你白雲是怎麼做的?

四族的情義真的是一點也不講的嗎?

要是通過一句話,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

呵呵…

還有盯著武魂聖城,你還能說為了救破之一族的天才。

可是盯著破之一族是幾個意思?

破之一族還什麼都沒做呢!

你到是監視起來了?

換做是我,我也惱火….

到了破之一族這邊,你們到是論起情義來了,臉呢?

何況,這一次宗主、大長老、二長老,出去后兩傷一廢…別告訴我,真是為了救人。

如果是救人,不可能不帶著破之一族的。

所以為了什麼,誰不清楚?

也就是泰山那個傻大個,還傻的把事全怪在了破之一族與楊天霸的身上。

君擇臣,臣亦擇君….

牛力,手不由下意思的握了握,現在他在考慮一個問題。

如果有一天,他御之族也出現了像楊威一樣的超級天才,是不是也會被昊天宗忌憚?

是不是也要玩這一手?

暗中將其弄死?

難不成就因為,他們是附屬家族,所以不配,也不能擁有一個強過昊天宗的天才?

越想牛力的手就握的越緊…..

而與此同時。

金鱷斗羅、楊天霸、楊風、楊威四人,已經穿過了天斗帝國,來到了巴拉克王國邊緣的小鎮。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楊威抬頭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已經進入視野的小鎮,不由道:「看來今天晚上是要這個小鎮上休息了。」

「駕…」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急劇的趕車聲從後邊傳來。

緊接著就是急速行駛的馬車聲。

楊威本能的通過車窗向外看去,畢竟小鎮已經就在眼前了,完全沒有這麼急。

就在他轉過頭的瞬間。

那輛急速行使的馬車與楊威所坐的馬車擦身而過。

對面馬車中的人,也向這邊看來。

正好與楊威四目相對!

兩人齊齊一愣!

對方:「好俊俏的小正太,我喜歡!」

楊威:「…..」好騷氣的女人!

雖然,只是一剎那的對視,可是楊威也被驚艷到了。

這女人極美。

不管是臉,還是身材…特別是那呼之欲出….幾乎能令所有人男人為之瘋狂。

當然!

這不是關鍵,因為關鍵的是這女人身上,有著普通女人所沒有的風情。

那神態,那坐姿….都充滿了誘惑。

不對!

神態只是驚訝,坐姿也十分的普通。所以,充滿了誘惑的是這個女人而非其它。

無論她是什麼姿態,什麼眼神,什麼表情….都會充滿了誘惑。

而且與魅惑天生的尤物不同。

她的誘惑,充滿了CLL的慾望,讓人一見就能想歪的那種誘惑。

想將她按倒,想將她壓在牆上,想將她的雙腿放在肩膀上…想讓她的雙腿纏在自己的腰間。

一句話騷氣逼人!

這種女人,哪怕是楊威活了兩世,也是頭一遭遇到。

所以使得他也不由愣了一下。

「嗯?」

本來坐在車中閉目養神的金鱷斗羅,猛的睜開了雙眼。

一股凌厲的殺意泛起。

不過看到楊威坐在身前,毫髮無損….一愣!

之後殺意收了回去。

心中有一絲疑惑。

剛剛,就在剛剛,他明明感覺到了魂力波動。

他不由看向了已經超過他們,飛速向小鎮而去的馬車。

眉頭不由皺了皺,之後又看了看安安穩穩坐在那裡的楊威。

在心中嘀咕了一句:「難不成,感覺錯了???」

。「你猜。」

霓凰笑了笑,抱着懷中的九亭,對着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猜你個大頭鬼啊!

我要是猜得到,還用得着問你嗎?!

就霓凰這三緘其口的模樣,我估計問也是白問。

但我還是耐著性子……

《少年摸骨師》第228章公尊母卑新的周末又開始了,上次答應芙芙的事情也要去做了,已經很久沒去升靈台了,趙明宇一大早就出發了。

東海城。

趙明宇將門票遞給工作人員后,很快就來到了中級升靈台,至於為什麼不在史萊克城的傳靈塔。

總部大佬太多,趙明宇覺得還是去分部好,也不知道在這裡消息會不會被透露。

《龍王傳說之聖劍使》二十、霜寒 第2963章犬王上鉤

雲鷹覺得,自己似乎被火獅戲耍了,或者火獅就是看他不順眼,故意刁難他?

天知道這「附近」範圍內會不會只有犬王一隻獸王,萬一自己不幸走進另一隻未知巔峰獸王的領地,那玩笑可就開大了!

就在雲鷹暗自腹誹之時,突然心生警意,虎軀猛的一震,就在剛剛,他感覺到了一股強悍的神識掃過了自己,他敢肯定,對方一定是巔峰境的存在!

「難道……犬王出現了?」雲鷹的臉色不變,裝作沒有發現對方探查一般,心裡卻是悄悄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畢竟,這可是獸王森林,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要是託大,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簌簌……」

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傳入雲鷹耳中,雲鷹猛地轉身望去,只見一隻閃爍著綠油油光芒的巨型犬王出現在他眼中,那嘴邊的涎水都拉出了長絲!

雲鷹心中想起了臨走時碧睛火獅的忠告,不要和它對招,只管逃命,營造一種自己不是敵手的假象,將它引到外圍,這樣才能保證它沒有逃脫的可能!

一念至此,雲鷹頭也不回的向前飛奔,準備把它引到外圍再讓林天成和火獅來收拾它。

雲鷹的身法奇快,甚至用上了八極拳的運力法門,每一步踐踏在地,都將大地踩踏的龜裂,犬王都被他這架勢嚇懵了。

不過,犬王很快就發現眼前這人身上遍布傷痕,而且傷口上的氣息還有些熟悉,顯然是它認識的獸王,能從獸王的手中逃生,看來這傢伙也算是幸運!

只是不幸的是竟然逃到自己的地盤上了,那就怪不得自己將他收入腹中了,於是,犬王尋著雲鷹身上濺射出的血液的氣味追了上去,速度快若奔雷,瞬間帶起道道殘影消失在密林之中。

對於犬王來說,此事生產過後正是需要進補的時候,能夠在這裡遇到一個「傷痕纍纍」的五星道祖高階的人族強者,簡直就是一天上掉下的餡餅,自然不願意輕易放過!

「嗷!」

犬王一聲大吼,巔峰獸王的氣息顯露出來,頓時令的四周的異獸紛紛逃竄,不敢和它搶奪雲鷹這隻獵物。

雖然也有一些狡猾的異獸尾隨其後,但是犬王絲毫不在乎,畢竟對方和自己的實力差距擺在那裡,他絲毫不擔心對方能從他的嘴裡搶走獵物!

「主人,上鉤了,這隻膽小鬼追著雲鷹往外圍方向去了!」隱匿在密林中的火獅聽到犬王的示警嚎叫,興奮的說道。

聞言,林天成點了點頭坐起身伏在火獅的背上。

「追上去,雲鷹並不擅長速度,再加上境界的差距,晚了怕是真的被犬王拖住,到時候沒到外圍就不好了!」

話落,火獅點點頭,身形一動,帶起風雷之聲瞬間消失在原地,朝著雲鷹和犬王消失的方向奔襲而去。

「唰唰……」

雲鷹感受著兩旁的樹木正在飛速的朝後倒退,恨不得再生出兩條腿出來將身後的犬王甩脫,他這會已經將吃奶的力都用上了,只是不遠處的犬王似乎一直在和自己保持相同的距離追趕,似乎想溜須自己一段時間,消耗自己的靈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