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侯府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楚?」劉小姐顯然對件事情的內里的也不太清楚,不過為了不失面子,想了一會兒,又接著道,「威遠侯被封世子的時候都已經成家了,當時前任威遠侯重病,世子隨時都可能會成為新任威遠侯,那幼子還不滿周歲,實在是太小了,可能因為那樣就沒有繼承爵位吧!」

關於威遠侯府的一切,劉小姐也只是聽家中人偶爾提起的時候才知道的,詳細的也並不清楚,大致的滿足了眾人的八卦之心后便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免得待會兒有人問起她答不上的問題來。

因著劉小姐開了個頭,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好幾位小姐沒忍住也開始說起了自己知道的八卦,引得周圍其他的人驚嘆連連。

到是徐明菲的思緒依然停留在威遠侯府上面,暗地裡覺得現任威遠侯絕對是個狠角色,要不然也不可能硬是擠掉了威遠侯老夫人的嫡孫,自己坐上了威遠侯的位子。

「小姐。」這時,紅柳瞧瞧的走到了徐明菲的身邊。

徐明菲會意的點點頭,找了個借口,便從眾位小姐中脫身出來。

之前夏老太太怕夏嬌蕊不懂規矩,在外人的面前失了禮數,特意吩咐過夏嬌蕊,一定要時刻跟在徐明菲身邊,不許闖禍丟臉。只是此時的夏嬌蕊早已被官家千金之間的八卦所吸引,就連徐明菲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更別說是跟在對方的身邊了。

「怎麼樣了?」出了招待客人的院子,徐明菲便開口問道。

「柳通房攛掇著慧姨娘一起去了太太招待客人的院子。」紅柳低聲道。 楚瑩的話讓不少人眉頭緊皺。

不錯,皇室楚家在大楚帝國的確是最強大的勢力,但是這並不是一家獨大,整個大楚帝國,強大的勢力絕對的不下幾十家,而上官家族和歐陽家族甚至可以和楚國皇室楚家一起被成為三家馬車。

現在楚瑩居然說楚家要一統天下的世家,這是什麼意思?是楚瑩一個人的意思,還是楚國那位深入簡出的皇帝的意思?

如果說這是楚瑩一個人的意思,那了不起就是郡主的狂妄之言,沒有人會放在心裡,她畢竟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女孩而已。

但是如果這是楚國皇帝的意思呢?那這就是某種信號了,暗示皇室要對目前大楚帝國的世家動手了,一場血雨腥風在所難免,今天還歌舞昇平的大楚朝堂,明天就回血雨腥風,屍骨成山!

「政令難以一統,這就是最大的禍國殃民,我大楚皇室一心為民,出台了無數利國利民的政策,奈何受到門閥世家的掣肘,政令難出金鑾殿,對此楚國的世家門閥要負全部的責任,他們是在對我大楚百姓犯罪,沒有他們,我大楚帝國的百姓會生活的更好!」楚瑩冷酷地一笑,她的話頗具誘惑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龍天罡割據一方,該殺,其他世界門閥只要不尊我皇室號令,一樣該殺!」

「把所有人都殺光吧,只剩下你們皇室之中就好了。」上官婉兒冷冷一笑,「好像你們皇室中人都是為國為民的英雄,其他世家之人都是禍國殃民的壞蛋!」

上官婉兒乃是元帥上官賢的獨生愛女,現在聽到有人詆毀包括上官家族在內的世家,自然是不高興。

絕色丹藥師:邪王,你好壞 至於楚瑩的身份,就算是能嚇得到別人可嚇不住她,別說一個小小的郡主了。就算是一國公主在這裡她也不懼!

大楚帝國的公主有一籮筐,美的丑的、得寵的不得寵的都有,但是上官家族的大小姐有且只有她上官婉兒一個!

如果帝國的公主出事了,楚皇肯定會憤怒,但是這種憤怒在可以抑制的範圍之內,因為帝國不僅僅一個公主,損失一個兩個傷不了筋,也動不了骨,但是如果上官婉兒有個三長兩短,上官賢和武鳳霞肯定會將整個岳陽城反過來!

無她。因為上官家族的大小姐只有她一個!

楚瑩愣住了,在這個酒樓之上居然有人敢質疑他的話?

她掃了一眼一襲青衣的上官婉兒,待看清這只是一個下賤的青衣書童的時候,這讓她一陣憤怒。

好吧,雖然這個書童長的比較清秀,但是清秀能成為挑釁自己的理由嗎?郡主不發威,真當成病貓了?

打狗還得看主人,楚瑩將美眸掃向了武浩和凝珠,因為從現場三人的打扮來看。無疑武浩是主人,上官婉兒只不過是一個侍候的青衣書童而已。

等他看清了武浩和凝珠的相貌,嬌軀微微一顫。

沒有辦法,武浩和凝珠男的英俊瀟洒風流倜儻。女的白衣若仙,清純動人,這樣一對璧人自然不是簡單的人物。

在楚瑩看來,這個青衣書童既然敢當面忤逆自己。肯定是這對璧人的意思——聖武大陸的規矩,書童就是主人意思的體現,如果沒有主人的默許。小小的書童怎麼敢忤逆自己?

於是乎,一個不算誤會的誤會產生了。

雖然男女氣質不凡,但是並不是不宜招惹的那幾家,所以楚瑩決定殺雞儆猴!

「你說的有道理,把所有人都殺光,那天下就太平了。」楚瑩看著一襲青衣做書童打扮的上官婉兒冷酷地一笑,「先從你開始吧。」

一道金光從楚瑩手中閃過,這居然是一條用純金打造的鞭子,開始的時候纏在楚瑩的小蠻腰上,被人當做裝飾品,現在抽出來居然是一條一丈多長的純金長鞭。

楚瑩瑩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武浩和凝珠,而後手腕揮動,長鞭像是一條毒蛇抽向了武浩一側的上官婉兒。

從氣度上判斷,楚瑩相信武浩和凝珠不是普通人,必然是世家子弟無疑,但是在岳陽城,自己都沒有見過的世家子弟又能有多深的背景?可以說只要面前的兩人不是上官家族和歐陽家族的嫡系,她楚瑩就不怕。

好吧,武浩和凝珠的確不是上官家族和歐陽家族的嫡系,但是她鞭子下面那個清秀的書生可是嫡繫到不能再嫡系的上官家族嫡系,人家是上官家族的掌上明珠。

上官婉兒花容失色,本能地向武浩靠過去。

武浩冷冷一笑,手中的筷子猛的投了出去,一道銀光閃過,只見漫天金光飄灑,楚瑩的金鞭不知道斷成了多少節,好像是天女散花一樣散落在地上。

「你敢攔我?」楚瑩瑩不可思議地看著武浩,「你難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嗎?」

「我這是為你好,不然倒霉的會是你。」武浩冷冷地說道。

膽敢當面鞭抽上官家族的大小姐,這個官司就算是打到楚皇楚天龍面前武浩都不怕,可以說除非楚皇真的打算和上官家族攤牌,不然的話必然會懲罰楚瑩來平息上官賢的憤怒。

「你到底是誰?」楚瑩眯著眼睛,多少年了,誰敢給他這麼說話?不知道她是皇帝伯伯面前的紅人嗎?

「郡主,讓我來替你拿下這個狂妄之徒。」她一名身後的侍衛站出來,這是一個人武者八重天的侍衛,腰間懸刀,身穿鎧甲,是楚瑩的護衛之一。

「我要活的,我想問問他憑什麼敢這麼對本郡主說話。」楚瑩怨毒地說道。

「是,如您所願!」護衛點了點頭,他是人武者八重天的護衛,而武浩不過是人武者七重天,收拾武浩正是專業對口。

武浩看著走近的侍衛不為所動,他已經成長為地級殺手了,豈會在乎一個小小的人武者八重天?不久之前還有兩個地級武者在他手中報銷呢。

「小子,你完了!」侍衛一聲冷笑,雙手成爪,直接抓向了武浩的兩個胳膊。

這是皇宮之中秘傳的擒拿手手法,出手迅速,乾淨利落,專門用來擒拿的,他還惦記著郡主的吩咐準備抓活的呢。

「要論爪功,你不行!」武浩冷笑,屁股都沒有離開板凳,只是傾斜了一下身子,標誌性的白虎掏心直接抓了過去。

兩人都是爪功,一個是虎爪,一個是鷹爪,同樣的乾淨利落。

咔嚓……

兩人的手掌轟擊在一起,武浩微絲不動,而對面的侍衛則臉色鐵青,一股鑽心的疼痛以每秒一百八十邁的速度從手臂向著大腦這個指揮中心傳遞。

十指連心哪個都疼,更何況這次是十根手指都斷了,同樣是爪功,來自聖獸白貓的無疑更具有威力。

「滾吧!」武浩一聲低喝,猛的發力,只聽到咔嚓一聲傳來,魁梧的侍衛倒飛出三十米,落地之後疼的滿地打滾。

他的一雙胳膊已經從中間骨折了。

「這怎麼可能?」不少人一聲低呼。

兩人一個是人武者八重天,一個是人武者七重天,有強有弱不假,可是本來應該強的偏偏弱了,而本來應該弱的偏偏比較強。

「廢物!」楚瑩罵了一句,嘴上牛皮衝天,一動起手來個個膿包廢物。

「郡主,讓我來吧。」另外一個侍衛站出來,此人身材高挑,是人武者九重天的存在,只差半步就邁進地級武者的行列了。

「只許勝不許敗!」楚瑩平息了一下怒氣,而後故作平靜的說道。

「郡主放心。」身材高挑的侍衛用鷹一樣銳利的眼神看著武浩,身上人武者九重天的氣息率先向武浩和凝珠涌過去。

郡主楚瑩要求的目標只是武浩,但是如果作為武浩女伴的凝珠能當眾出醜的話,想必楚瑩一定會高興的,就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所以這名侍衛將攻擊目標擴大到了凝珠的身上。

至於三人之中身份最特殊的上官婉兒反而成了漏網之魚——在別人眼中,上官婉兒不過是一個書童而已,欺負一個書童有意思嗎?

只是可惜,不管是武浩還是凝珠,都對人武者九重天的氣息不感冒,表情自然,悠哉游哉!

「找死!」侍衛猛的拔出自己的戰刀,刀光像是匹練一樣向著武浩的頭上砍過去。

一道指芒呼嘯而過,直接擊打在侍衛的金屬鎧甲之上,僅僅人武者七重天的威力讓侍衛一陣冷笑,如此攻擊,連防禦都破不了。

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的靈力消失了,就像是憑空蒸發一樣。

「滾!」

坐在椅子之上的武浩忽然一聲大吼,肉眼可見的波紋直接轟擊到侍衛的鎧甲之上,侍衛整個身體倒飛而出,落地的時候五官扭曲,滿臉的血跡。

白虎震天吼!

「現在該你了……」武浩忽然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向了郡主楚瑩。

「你知道我是誰嗎?」楚瑩臉色終於變了,他在武浩眼神之中看到的是肆無忌憚和毫無顧忌。

「郡主莫慌,歐陽青山來也……」一個聲音響起,楚瑩心中一動,鬆了一口氣。(未完待續。。) 歐陽青山,歐陽家族二叔歐陽震的兒子,歐陽家族家主歐陽至尊的親侄子,也算是歐陽家族的嫡系了。

歐陽青山是一個身材消瘦的男子,大約二十多歲的年紀,一襲青衫,手裡拿著一柄裝飾名貴的劍,一副帝都貴公子的標準打扮,看到郡主楚瑩有難,歐陽青山急哄哄地衝出來解圍。

楚瑩不但是楚國的郡主,自身更是美艷絕倫,在帝都的青年才俊之中屬於極為難得的資源,誰要是娶回家,不但娶回一個嬌妻,更是可以少奮鬥二十年。

歐陽青山也是楚瑩的追求者,而且比較佔據優勢的追求者,他畢竟是歐陽家族的嫡系,不過歐陽青山並不是獨佔鰲頭,因為有幾個並不比他差多少的人也在苦苦追求楚瑩,他也頗有危機感。

在距離楚瑩、武浩等人不遠的酒樓包間裡面,裝飾奢華的包間裡面端坐著兩個人,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年紀,國字臉,言談舉止之間不怒自威,此人是歐陽家族的二叔歐陽震。

另外一個則是滿臉孤傲的年輕人,就差左臉蛋寫著牛叉,右臉蛋寫著自大,武浩如果在這裡的話一定能夠認出來,此人正是曾經在天罡山上碰了一鼻子灰的小王爺楚狂風。

楚狂風身邊還站著一個身軀佝僂的侍衛,正是曾經在天罡山上被龍天罡擊的吐血的金甲供奉,這次他奉命保護小王爺在帝國的安全。

而歐陽震身畔也站在護衛,這是歐陽家族的執事,乃是一個地級二重天的武者,這個等級的武者在卧虎藏龍的岳陽城不算什麼,但是一般的宵小還是能震住的。

「小王爺,你說這人面熟?」歐陽震對著武浩的方向努了努嘴,而後對楚狂風說道。

「當然面熟,此人可不是一般人。」楚狂風狠狠地說道。「知不知道天罡劍派十三餘孽?此人就是其中之一。」

「難道他就是天罡四傑之一的劍痴?」歐陽震皺了皺眉頭。

以他對天罡劍派的了解。年輕一代之中不過是天罡四傑而已,至於武浩……他雖然在極短的時間裡創出了名頭,但是畢竟時間尚短,對遠在岳陽城的歐陽震來說,武浩的知名度遠遠比不上天罡四傑。

「他不是天罡四傑,不過天罡四傑有兩個人死在他的手中。」楚狂風解釋道,語氣之中居然也有遮掩不住的羨慕嫉妒恨。

「奧?看此人的年齡估計比天罡四傑還要年輕一些,他到底是誰?居然擊殺了天罡四傑之中的兩位,如此資質,看樣子是不能留了。不然以後我等連睡覺都睡不安穩。」歐陽震說道。

「此人正是武浩,一個如同彗星一樣在天罡劍派崛起的少年,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面,他從人武者一重天晉級到了人武者七重天,而且還殺了天罡四傑之中的狂龍和人魔,是龍天罡親自教導的弟子,據說還是魯劍的准女婿……」楚狂風怨毒地解釋道,他每解釋一句,歐陽震的表情就越凝重一分。

「此人絕對不能留。必殺!」歐陽震低聲喝道。

楚狂風點了點頭,更多的把目光看向了武浩身邊的凝珠。

「就算是為了這個水靈的小美人,武浩也必須要死!」楚狂風低喝道,美女他見過不少。但是和凝珠相比都是豆腐渣。

……

「郡主殿下莫慌,青山在此,一定為您逐殺冒犯過您的狂妄之輩。」歐陽青山對楚瑩自信一笑,待得到楚瑩嫣然一笑的回應之後。身子骨都酥軟了。

英雄救美的表現機會啊,一定要抓住……歐陽青山暗說。

「花痴……」凝珠翻了翻白眼,不屑地評價道。

歐陽青山大怒。待看清凝珠的相貌之後,立刻感到一陣眩暈。

沒有辦法,楚瑩雖然也算是美女,但是還在人類可以理解的範疇之內,只能是算作美女,但是凝珠就不同,那是此人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的無上仙子。

等看到凝珠用含情脈脈的目光看向武浩的時候,歐陽青山立刻化悲痛為力量,多了一個收拾武浩的理由。

「小子,立刻跪到地上給郡主道歉,我還可以饒你一命,不然,哼哼……」歐陽青山冷笑連連,同時注意觀察凝珠的表情。

如果武浩真的跪到地上給楚瑩求饒,這個小美人肯定不會再跟著他了吧?

為了增加震懾力,歐陽青山還顯露了一下自己的神兵,這是一件地級的神兵,他之所以自信收拾武浩就是因為有此憑藉!

人武者九重天的實力外加上一件地級神兵,收拾一個人武者七重天的人還不是手到擒來,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當然,他不知道他面對的這位可是地級殺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兩位地級強者在武浩手中超度,以後還會有更多,而地級神兵武浩更是面對過不止一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