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做什麼?」

「哈哈哈……怕了嗎?繼續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嚨也沒人管你的,這樣的雷雨天,外面的人根本聽不到,這裡就我們兩個人,雲溪,你知道我想你想了多久了嗎?來吧,來吧……」

這樣貓抓老鼠的遊戲,激發了葉烜內心的變態慾望,他邪笑著,一步步向前逼近,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少女的嬌軀上貪婪的遊走。

雲溪一顆心如墜冰窖,不斷的後退閃避。

沒想到這色胚竟然這麼膽大,選擇這樣一個時機前來。

形勢對她極為不利。

可以預見一旦落入這位色中餓鬼手中,會有怎樣凄慘的後果。

「我只有凝紋境一重的修為,這傢伙卻是凝紋境三重,硬拼我不是他對手。」

對比兩人實力,少女心裡有了打算。

「必須逃,等阿爹回來,到時候要他好看!」

一念至此,雲溪嬌軀一閃,繞著棺材跑了一圈,然後雙腳一點,向著外面奪門而去。

唰!

一道黑影忽然截在前頭,笑嘻嘻的道:「美人,想跑?這可沒那麼容易。今天要是不讓大爺我爽個夠,你跑得掉嗎?」

雲溪再次後退,退守在棺木後方,美眸中淚光閃現,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對方看準了這一點,她想要逃走的幾率幾乎為零。

難道真的要被他凌辱?

不!

想要得到她的人,不可能!

就是死,她也不會從的。

少女眼底閃過一絲絕望和決絕。

她將全身的真氣匯聚在玉手上,化手為劍,直接比在自己的雪白脖頸上,隨時做好自殺的準備。

閉上眼睛,眼角灑下一行清淚。

「爹,養育之恩只能來世再報了。」

「周林哥哥,黃泉路上,等我!」

她奮力的出手下按,打算引頸自戮。

嗡!

一股無形的力量外放,時間好像停頓了一下。

怎麼回事?

她楞了一下,不管她怎麼用力,手臂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根本用不上力。

「想死?賤人,你就是死了也是我的……」

眼看雲溪要自殺,察覺過來的葉烜怎麼會肯?

一個嬌滴滴的美人,若是死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喝一聲,他飛身撲來。

然而身體快要靠近棺材的時候,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排斥,他的身體以一種詭異的速度盪開,迅速倒退。

啪嗒!

葉烜跌落在地,摔了個狗啃屎,嘴角崩出血跡。

這一切就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突兀的變化出乎意料,雲溪呆住了,美眸瞪得老大,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

「什麼人?滾出來!裝神弄鬼,你當你大爺我是嚇大的?」

葉烜惱羞成怒,爬起來,退後幾步,警惕的看著四周,背後沁出絲絲冷汗。

靜!

沒有人回應。

整個靈堂內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安靜。

外面雷聲如瀑,暴雨傾盆。

天穹之上,無盡雷霆暴動,似有一道神明虛影顯現,降下雷霆之怒。

「何苦呢……」

一聲淡淡的嘆息突然響起,看似平淡無奇,卻如平地驚雷,在這靜謐的雨夜之中顯得詭異至極。

這道聲音彷彿有一種無形的魔力,讓人忍不住就要下跪膜拜。

「嘿,敢壞你大爺的好事,你信不信我將你碎屍……嘶!」

葉烜四處觀望,忽然臉色大變,整個人倒吸一口涼氣,驚得跌倒在地,臉上的神色由驚駭化成無盡的恐懼。

「周林,你你你……你怎麼會沒死?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沒死?」

一道身影凌空而立,身上綻放淡淡金光,如神臨塵,他的雙眼如星海般深邃,散發無盡威嚴。

正是從棺材中現身的周林。

「我沒死,你很意外?」

目光下垂,他的眼神古井無波,似乎在看著一個死人。

「不不不,鬼……鬼啊!」

葉烜雙腳連蹬,整個人哆哆嗦嗦的,話都說不利索了,連滾帶爬,轉身衝出靈堂,跌跌撞撞的沖入雨中,想要逃走。

「罪念纏身,逃得過天地業火?」

周林輕聲開口,伸手一指。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四周,黑色的火焰陡然從葉烜身上騰出,雨澆不滅,熊熊燃燒。

他頂著巨大的火團在雨中緩緩移動,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慘叫聲戛然而止,他的身體徹底化為灰燼,渣都沒有剩下。

轟隆!

雷聲更大了,暴雨如瀑,徹底掩蓋了那一聲慘叫,沒有任何人察覺到這裡的異變。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雨中飛來,融入周林體內,他的雙目變得越發璀璨。

PS:新書開張,走過路過的朋友們隨手點個收藏,拜謝大家了。 「周林哥哥,真的……是你嗎?」

好事成雙 雲溪的聲音有些顫抖。

親眼目睹葉烜死去,要說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眼前這道身影太熟悉了,她覺得難以置信,難道真的是周林哥哥死而復生?

「是我,讓你擔心了。」

緩緩降落下來,身上的光芒收斂,周林微微頷首,目光柔和看著眼前的少女。

「周林哥哥……」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面孔,真的是周林哥哥!

淚水湧上雙眸,雲溪再也忍不住,猛地撲到他的懷裡,低低的抽泣:「你活著太好了,真是嚇死我了,嚇死我了,你知道嗎?」

周林身體一僵,雙臂觸碰到少女美妙而不可思議的地方。

張開的雙手頓了一頓,緩緩落下來,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香肩,柔聲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少女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俏臉微紅的深埋在他的臂彎間。

那一刻,竟然特別心安。

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

周林抬起頭,目光穿過雨幕,似乎看到了無盡星空深處。

「你想不到吧,我還活著,很快就會來找你了。」

暴雨如注,傾不盡他內心滔天的怒火。

自乾天星域走出,兩人結伴數千年,不是兄弟,勝似兄弟,想不到在爭奪造化的最後關頭竟然被陰了一把!

這讓他如何心甘?

好在情況還不算太壞,造化還在…..

他低垂著目光,收斂了所有的情緒。

呼!

狂風包裹著一道身影從雨幕中沖入靈堂,看到擁抱著的兩人時,來人愣住了。

「你們在做什麼?」

得到兒子喪命的消息趕來,三天三夜沒有閉眼,周啟山這才趕回來,結果一進門就看到了兒子跟義女抱在一起。

這成何體統?

他怒火衝天,大聲呵斥,身上冒起一陣陣白霧,滴落在身上的雨水全部被蒸干。

呀!

雲溪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直接跳了起來,惴惴不安的看著自己的腳尖,嚶嚶的喊了一聲:「爹,你回來了!」

一想到竟然被阿爹撞破兩人抱在一起,少女俏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脖子根,不知所措的掐著蔥白玉指。

「爹!」

周林喊了一聲,目光清澈,沒有一絲慌亂。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現在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多說無益,他問心無愧。

「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你死了嗎?」

周啟山重重的哼了一聲,環顧四周,目光銳利。

他也看出了事情的詭異,靈堂做不得假,兒子身上穿的孝衣也做不得假,這中間必有隱情。

周林眉頭一挑,沒有說話。

「爹,我來說吧。」

雲溪羞赧的抬起頭,將那一抹旖旎徹底拋之腦後,將知道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事情就是這樣了……」

說完,三人同時沉默了。

「爹,看來是有人要針對咱們。」

半晌,周林忽然開口,目光幽幽的看著外面。

「說不定……你回來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別人耳中,他們也正在等著你回來呢。」

「下雨天,正是殺人的好時候……」

靈堂里冷颼颼的,溫度瞬間下降好幾度。

雲溪嬌軀顫動,縮了縮,「周林哥哥,你不要嚇我。」

周啟山悚然而驚,怪異的掃了一眼兒子。

平心而論,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經歷過風雨的人能有這樣的判斷毫不出奇,他也察覺到了這中間必有陰謀,但是兒子怎麼會有這麼精準的判斷?

短短半月不見,他感覺自己這個兒子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優柔寡斷的柔弱性子完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極度平靜的眼神,那種眼神讓他心中一顫。

如果說是換了一個擁有幾十年閱歷的人擁有這樣的眼神不奇怪,問題是他才十五歲啊,怎麼會給人這種感覺?

太奇怪了。

這些日子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來了!」

這一聲提醒打斷了他的思緒。

一股無形的氣勢從雨中瀰漫開來,由遠而近。

踏踏踏!

不同尋常的踩水聲驟起,雨幕中隱約可見幾道黑影正自不同方向凌空而來。

雨幕中,這樣的殺意來的格外凌厲,也格外的肆無忌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