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先生。東港和澳街方面地警方都發來了照會,這裡屬於公海,並不在東港或者澳街的管理範圍,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聯繫華夏方面,兩方不會有意見!」直升機機師通過機載無線電與東港方面聯繫了之後,馬上回頭對著楊靖和西恩思他們說道。

「看到沒有,這個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以旗雲保全的背景,都無法讓東港政府站出來承擔調查責任,難道你還以為這只是一場簡單的襲擊嗎?」楊靖對這個問題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因此倒也不覺得東港政府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如果真的是異類的話,大本意在歐洲的異類,怎麼可能沒有人間的代理人,只要有代理人存在,那麼自己想要讓還在英格蘭控制下地東港,站在自己這一邊,顯然是痴人說夢話。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就這麼認栽了?要知道,咱們連襲擊咱們地人都不清楚,兄弟們的血難道就白流了?」西恩思使勁錘了一下機艙座位,很是氣惱地對楊靖說道。

「我們不是好欺負的,你們馬上帶著陸潔返回東港,通知旗雲保全在家的人把王小珊和馮艷接到鄧琪那去,把他們保護起來,記住還有王小珊的家人。」楊靖說完這句話后,直接站了起來,看了看遠處的小島,輕輕搖動了一下脖子。

「不!楊靖,你要幹嘛?難道你想就這麼過去嗎?」陸潔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剛才聽楊靖和西恩思他們說什麼吸血鬼這些可怕的東西。讓她感到更加害怕,此時見到楊靖竟然就這麼站起來,看他的樣子只怕他想一個人到那島上去。

「事實上,也只有我才能讓他們惦記,如果真的是異類襲擊咱們的話,沒有大型軍艦過來。咱們根本就無法出這個海域,現在咱們只怕早就在人家的注視下,絲毫都動彈不得了吧!」楊靖輕輕嘆了一口氣后,不得不把這個事實告訴陸潔。

只要這些異類是來找自己地,那麼自己一出了直升機,異類就會自己找上門來,到那個時候,陸潔他們才有逃生的希望,拿直升機去跟異類對比。只怕腦袋沒有病的人都知道,民用直升機是無論如何都拼不過異類的。

再說下面那艘虎視眈眈的漁船上,還有一枚導彈。只要直升機想逃跑,那麼那一枚導彈就會毫不留情的對著直升機發出自己地怒吼聲。

「西恩思,記住我的話,等我下去之後,馬上全速趕回東港,不用安排人過來找我,我脫困後會自己想辦法回去!」楊靖知道只要鄧琪了解這邊的狀況后,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聯繫神秘事件處理中心的人,外勤處和內勤處在南江以及東港附近的人手。就會在第一時間趕到這邊來接應。

自己在家門口作戰,怎麼都不可能輸,實在不行的話,自己直接潛水到海底去躲一躲總行了吧!反正仙靈之氣相當充沛,在海底還能趁機修鍊一番,說不定還有精進呢。

「先生,您確定要這麼做!」西恩思此時也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因為下面漁船上改裝的導彈發射架已經露出了殺氣,只要遙控者輕輕一按。那麼自己這些人要麼跳機,要麼被炸成彌粉,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

本來直升機跟漁船靠的近地話,還能通過反器材狙擊槍打它的發射架,可是此時直升機與漁船保持了近3公里的距離,想在海面上頂著全速風,在距離目標3公里地地方射擊,只怕槍神在世也難以做到吧!

「現在不這麼做也不行了!你看那些對付咱們的人一直沒有離開,只要我下去了。相信他們不會冒著風險。再發生一枚導彈,等會我下去后。直接開著直升機全速返回,千萬不要回頭。」楊靖的掌心雷已經準備完畢了,他想等到下去之後,再把那艘漁輪給劈掉。

現在直接把漁輪劈掉的話,只怕西恩思他們就不會答應讓自己下去了。

以前都是特勤局的人伏擊其他人,沒想到這一次自己還被別人伏擊了,而且折損了一架直升機和2名機師,六名精銳的保鏢,損失不可謂不慘重。

「那好吧!您自己小心!」西恩思聽到楊靖這麼說后,不由的看了看陸潔,自己本來就是保護楊靖的,沒想到現在竟然需要他來保護自己等人,要不是飛機上還有陸潔,這個楊靖的女人需要保護,要不是東港還有楊靖牽挂地人需要守護,西恩思還真不怕跟楊靖一起到黃泉路上走一遭。

「你放心吧!我會讓咱們的敵人,好好看看我的報復手段!」楊靖點了點頭,輕輕在陸潔臉上親了一下,看著她淚流滿面的樣子,心裡頭興起一股莫名的感動,這個才成為自己女人的人,竟然就已經讓自己有了一種難以割捨的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你一定要活著回來,我要對你負責的!你可別讓我做一個不負責任的人!」陸潔看到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只得流淚默默看著楊靖,把自己要說地話說了出來。

「你放心!我一定要你負責到底!這輩子,你別想逃走了!」楊靖輕輕一笑后,坐在直升機才艙門口,對著陸潔做了個再見的姿勢,然後直接跳下飛機。

機師已經知道楊靖要下去了,因此把直升機下到了一個安全的高度,讓楊靖能夠自己跳下去。

西恩思在艙門口確認了楊靖無恙后,這才對機師做了個全速返回的手勢,這架直升機瞬間加快了速度,直接對著東港的方向開去。

奶奶的!找了這麼個鳥地方伏擊,本來東港就是國際中轉港口,無數貨輪和油輪會從這邊經過,可是這裡確是航線的死角,遠處的荒島擋住了輪船的視線,而這邊更靠近華夏一些,除開一些打漁地漁民會到這裡來轉悠,其他地船隻很少到這個鳥不拉死的地方來。

真不知道直升機帶隊地人怎麼會把飛機開到這裡來!想到這裡,楊靖心裡頭頓時一驚,難道前面那架直升機的機師是敵人?否則怎麼可能帶著直升機偏離航道這麼遠,而且自己乘坐的那架直升機的機師也沒有把這個問題說出來。

楊靖的擔心是多餘的,事實上旗雲保全的飛機駕駛規定上,就有明確的指示,出任務的時候,走的航線不能是同一條,也就是說楊靖從東港到澳街的時候,是走的正規航線,而返回的時候,必須要修改航線,以免被人襲擊。這樣的條例在陸地上也有同樣的應用,每一次僱主出發,保鏢都要研究不同的線路,那一條所花的時間最少,那一條的路況最好,萬一發生事情的話,又走什麼線路撤退。

遠處一道火花噴射出來,漁船上那枚導彈對著遠去的直升機露出了獠牙,現在自己已經下到海里來了,你們這些鳥毛竟然還敢動手,簡直是太得寸進尺了。

楊靖想都沒想,直接一記掌心雷劈了過去,剛發射出來的導彈頓時被楊靖的掌心雷給劈的凌空爆炸,導彈的餘威頓時把那艘改裝的漁船炸的四分五裂,屍骨無存。

左右看了看沒有人後,楊靖的神識放到最大,把身邊一切的動靜都納入注意的範圍,甚至海底的一條魚游過,楊靖的神識也會從它身上掃描而過,以保證沒有任何危險存在。

仔細找了找自己身邊,發現沒有問題后,楊靖這才瞬移到荒島上,等到完全站立在陸地上之後,這才隨手把身上的禁制給解除了,看了看沒有一絲水漬的衣服,不由的點了點頭,看來禁制的威力還行,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濕的地方。 操,你***到底在搞什麼東西,不就是一架餛飩店嚇成什麼樣子。還好剛剛那裡沒什麼熟人,要必然這臉可就丟大了。」小黑被自己的哥們拖著走了一段時間總算是甩開了拉著自己的手,不滿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因為在這之前,他的這位哥們老在他的面前吹噓自己如何如何牛逼。

聽到小黑這話,他的這位哥們也沒有生氣,只是暗暗的鬆了一口氣。接著才說道:「你***就算是要發羊癲瘋那也得選個好點的地方,你直到剛剛那餛飩店是什麼地方嗎,還一把火燒了。操,要不是我剛剛把你拉出去,只怕今天我們兩個就要交代在那裡了。兄弟,以後眼睛放亮一點。不要以為自己是黑社會就牛逼。這世上有很多人是我們這種矮騾子得罪不起的。」

被自己哥們一通說教,就算是小黑再怎麼沒有腦子此刻也知道自己剛剛應該是差點闖大禍了。不過他還是沒有搞明白,就這麼小小一家餛飩店,難道還有什麼強硬的背景嗎?

「算了,還是我告訴你吧,免得你以後又闖出什麼事來。前段時間發生在這裡的事情知不知道?」小黑那哥們見小黑皺著眉頭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不由的搖了搖頭說道。

「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你是說那次軍警聯合演習?」小黑驚訝的張大了嘴。當時這件事情鬧的實在是太大了,很多在香港一手遮天級的老大在那次聯合演習中被抓。據說好些個老大根本就沒上過法庭直接就人間消失了。當然這只是據說,真正是怎麼一回事沒人知道。

「沒錯。現在你明白我剛剛為什麼拉你出來了吧。***,說真的,剛剛可真的把我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你可要好好的補償我,要不然老子跟你沒完!」

這一下,小黑只覺得自己的腦門上好像涼颼颼的,一陣風吹過來,他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對於這件小事的發生,歐陽並不知道。因為等他來到周瑩開的這家餛飩店的時候,事情早就已經落下帷幕了。當歐陽出現的時候,最開心的人就要數周欣了。早已經是半仙之體的周欣現在的靈識相當於普通人來說自然是強大了很多。所以歐陽人還沒有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里,她就已經感覺到了。

「媽媽,媽媽,爸爸來了。爸爸來看小欣了!」一邊說著,小周欣一下子從周瑩的大腿上滑了下來,朝著門口跑去。

歐陽抱起周欣,輕輕的捏了捏周欣的鼻子疼愛的說道:「小欣,最近乖不乖啊,有沒有聽媽媽的話啊?」

「有,小欣最乖了。爸爸,你怎麼這麼久都沒有來看小欣啊,小欣都想爸爸了。」說到這裡,周欣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媽媽,想了想之後繼續說道:「恩,媽媽也想爸爸了。」

她這話一出,頓時讓周瑩的臉紅的像個紅富士蘋果。正如自己女兒所說的,她的心中確實是有些想歐陽。不過她一直都把這種感覺深深的埋藏在內心深處不敢表露出來。沒想到現在竟然被周欣給說出來了,她一下子變的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不僅是周瑩,就是歐陽現在也覺得有些尷尬。對於周瑩歐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如果說不喜歡的話,那絕對是再騙人的。

正當兩人都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被歐陽抱在懷裡的小周欣又說話了,「爸爸,你這麼久都不來看我,今天我要罰你賠我去玩,玩一整天。媽媽都好久沒有帶小欣出去玩了。」說道這裡,周欣委屈的撅起了嘴巴。

「好,今天爸爸就陪小欣好好的玩一整天。」歐陽開心的說道。對於周欣,歐陽是打心眼裡喜歡。在他的心中早已經把小欣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

夜色降臨,不知不覺得,天色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月亮悄悄的爬到了天空中。

香港的夜景是美麗的,但在這美麗的夜色之下卻是隱藏中無邊的殺機。這點從月亮升起來之後歐陽便已經感覺到了。其實不要說歐陽,就是歐陽抱著的小周欣,同樣也能感覺到隱藏在夜色之中那漫天的殺氣。只不過周欣畢竟年紀還小,還根本不知道殺氣是什麼東西。她只能感覺到空氣中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來香港的夜晚還真的是不太平啊。」歐陽心中說道i到在自己的東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股無形的妖氣正籠罩在那裡。歐陽抬頭望了望天空,夜幕之中隱約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漫天的妖氣正在向那個漩渦飛撲過去。

「爸爸,我感覺好冷啊。」小欣也感覺到了漫天的妖氣和瀰漫在空氣中那無邊的殺氣,她一下子覺得天氣變的好冷。

歐陽伸出一手貼在周欣的後背,一股混沌之氣從歐陽的手上傳了出來,瞬間便將正向周欣身體侵襲的那股寒氣驅逐了出去。同時歐陽的心中也很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妖怪竟然能散發出如此強大的殺氣。

而且歐陽也感到這個妖怪的強大之處,夜空中形成的那個巨大的漩渦,如果是一般的妖怪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的動靜來。

不遠之處是一個建築工地,漫天的妖氣正是從這片建築工地上擴散開來的。歐陽抱著周欣施展了一個隱身術,然後慢慢的飛了過去。透過自己強大的神識歐陽知道,在這片建築工地上現在除了自己和小周欣之外,就只有一個活人了。其他的那些工人現在早已經淪為了那隻妖怪的腹中之物。

至於那個倖存者,現在早已經昏迷過去了。要不是她的身上有一件異寶在保護著她,只怕她和那些工人一樣,早已經變成了那妖怪的晚餐了。

就在這時候,天空中的烏雲逐漸的轉變成血紅色,一道道閃電憑空形成。

「天劫!」歐陽大吃了一驚。自從自己被雷電劈成了神之後,他還是第一次遇上天劫。而且這次遭遇天劫的不是修真者,而是一個有著大神通的妖怪。

一般來說妖怪渡劫遠比修真者渡劫困難很多,畢竟妖屬異類修行。普通修真之人只有修為達到渡劫後期才會引來天劫,成功則飛升仙界,失敗的話要麼兵解成散仙,要不就只能魂飛魄散。但不管怎麼說,修真之人渡劫時候還有兩個選擇不是。

但妖怪渡劫卻不同,而且妖怪第一次煉出人身的時候就會經歷一次小天劫,因為這次天劫是由二十七道天雷組成,所以又稱為三九小天劫。雖然這小天劫的威力並不怎麼樣,但能平安渡劫的妖怪卻也不多。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妖怪渡劫時候根本沒有什麼選擇,如果失敗下場那就只有一個。

再看眼前這位有著大神通的妖怪,歐陽知道,他現在需要渡的已經是大天劫了。這就相當於一個渡劫後期的修真者渡天劫一般。如果這個妖怪渡劫成功的話,他馬上便可以飛升仙界。

「沒想到我打開正反通道之後,第一個渡劫的竟然會是一個妖怪。」歐陽有些鬱悶。

「爸爸,那邊那個人好恐怖啊!」被歐陽抱著的周欣突然開口說話道。她口中的那個人其實並不是什麼人類,正是那個將要渡劫的妖怪。

妖怪畢竟是妖怪,所以他們的審美觀和人類自然也就有很大的分別了。雖然歐陽面前這個妖怪在已經化成了人形,不過那體型那相貌,看在正常人眼中,也只能是用恐怖來形容了。

這也妖怪身高估計在兩米開外,額頭正中長有一隻犄角,頭髮呈碧綠色。還有那鼻子,簡直就和牛鼻子沒什麼區別。

雖然歐陽沒有和孫悟空那樣進過太上老君的八卦爐,也沒有火眼精精,但歐陽還是一眼便看出來這妖怪是一隻白犀牛得道。

此刻,這犀牛妖渾身**,整個人沐浴在血紅的月光之下。現在天空中的劫雲已經呈現出血紅的顏色,在紅色劫雲的襯托下,月亮也變顏色了。

「什麼人鬼鬼樂樂躲在暗處,出來!」正準備渡劫的犀牛妖突然聽到周欣的話,心中頓時大駭。作為一個馬上就要渡劫的妖怪,他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現在竟然被人偷偷潛進自己身邊,自己還絲毫沒有察覺。甚至,如果剛剛那人不說話的話,甚至他現在還不知道。這人要是在自己渡劫的時候忽然橫插一手,自己的下場只怕之有魂飛魄散了。ps:今天第二更了,不知道各位書友投票了嗎 楊靖出現在荒島上的那一閃那,頓時幾道神識從天而降,瞬間鎖定了站在荒島上的楊靖。

「靠!我說怎麼沒能發現這些鳥人藏在哪了,原來是在天上!」楊靖抬頭向天上望去,眼神所及之處,沒有任何異樣,元神出去之後,楊靖這才發現了些許不對勁。

華夏怎麼可能出現吸血鬼!而且看檔次還是相當高階的存在。對於為什麼吸血鬼會在白天出現的問題,楊靖倒是知道一點。

相傳吸血鬼傳承自華夏先天殭屍一族,第一代吸血鬼也就是被吸血鬼稱之為該隱的傢伙,他就是喝道先天殭屍的屍血,這才發生了變異,用現代比較時髦的話也就是說基因突變,結果就成了吸血鬼。

先天殭屍本來就是至剛至陽之物,悍魅僅僅是其中比較低端的一種而已,真正到了頂階的先天殭屍,就不是一般仙人能夠對抗的存在了,在神欲門的典籍中,對於這樣的殭屍有過記載,上古大戰時期就有這樣一隻先天殭屍存在,名字被視為絕密。

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血統關係,吸血鬼中也不乏有著基因變異之輩,不畏懼陽光,就是其中之一,往往這樣的吸血鬼,都是能力異常強大之輩,桀驁不馴、特異獨行,等閑不能輕易結交,跟別說與其他異類一起伏擊一個人類了。出於對華夏殭屍族的尊敬和畏懼,吸血鬼一般不敢到華夏來,既然這隻吸血鬼過來了,那麼它肯定已經被吸血鬼族群拋棄了,心懷怨恨的吸血鬼,是不會考慮祖神究竟是誰的。

神識來到天空數千米的高空處,一隻巨大的蝙蝠竟然雙爪下抓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人類,另一個則是還沒有變異的狼人。

天生的勁敵竟然會在一起行動,而且被抓在蝙蝠腳下的狼人也不擔心自己的勁敵會趁著機會一把把自己給抓地四分五裂。

神識既然已經找到幾人的位置。楊靖這次可沒什麼客氣可言,一個瞬移直接出現在蝙蝠上方,還沒等楊靖出招,那頭蝙蝠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向旁邊飛出去數十米,頓時躲過了楊靖的致命一擊。

楊靖頗有些詫異的看著數十米外的三個異類。這幾個傢伙倒是有點本事,竟然能夠躲過瞬移地襲擊,難怪敢到華夏來襲擊自己。

萊恩他們並不知道楊靖的想法,對於他們來說,楊靖的瞬移並不能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困惱,以萊恩的眼力,楊靖在荒島上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注視之中,只要一有異象,他馬上就會產生警覺。

作為被族類追殺時間最久地吸血鬼。萊恩可是相當小心謹慎地。這樣地警惕心理。確實救過他不少次性命。剛才一見楊靖抬頭看向自己。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一發覺楊靖消失。馬上心生警覺。頓時憑空橫移數十米。這才躲過了楊靖地襲擊。

「不管你們是誰安排過來地。今天別想離開這裡了!」楊靖凌空站在雲端上。手指萊恩他們三個。渾然沒在意凜冽地罡風。對著萊恩他們輕輕說道。

雖然聲音很小。00ks.com可是夾雜著仙靈之氣地聲波對著萊恩他們沖了過去。被萊恩抓住地那個人類。一見楊靖說話。頓時臉色一變。馬上頂住罡風。對著楊靖地方向大吼了一聲。

一道聲爆在眾人中間地位置輕輕爆響。夾雜著些許仙靈之氣地聲波。竟然被這個人類一聲大吼給震地消散了。這也太誇張了一點吧!

「今天我們來。是給你一個問候。並不是跟你打架地!事實上。如果剛才我們襲擊地是你乘坐地直升機。只怕那架飛機上。能夠活下來地人。只有你一個吧!」傑瑞斯剛把楊靖地聲波震散。馬上對著楊靖說了這麼一句話。並且揚了揚他手中地遙控器。

「剛才遙控指揮那艘漁船地是你?」楊靖一見遙控器。頓時眼中異芒一閃。衝天地殺氣席捲而出。對著萊恩他們涌了過去。

「你那一點殺氣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一直沒有說話的狼人史蒂文感覺到楊靖身上那濃郁的殺氣涌了過來。頓時輕輕一笑,身上那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暴戾殺氣對著楊靖就涌了過去,血紅地感覺讓楊靖在相隔了幾十米外都有感受。

這個狼人到底殺了多少人,才能聚集出這樣龐大而暴戾的殺氣,楊靖想了想都感覺有些不寒而慄,這幾個傢伙看來都不是什麼易與之輩,想要把這幾個異類留下,只怕憑藉自己一個人,還真有些難以做到。

他們三個異類,儼然就是一個特種戰術小分隊,吸血鬼能夠以極快的速度帶著他們轉移,並且它的異能此時還沒有展現出來,楊靖對這個龐然大獸還有些顧忌,能夠白日里出現的吸血鬼,千年難出一頭,可是如果出現了,那它就是絕對的異類。

以獵殺同類,吸食同類異能為生存目標的變異吸血鬼,自然是所有吸血鬼的天敵,這頭吸血鬼有的異能,一項都沒有展示出來,以楊靖對異類吸血鬼地了解,這些不好惹地傢伙,都不是善於之輩。

加上一個能以聲波做遠程攻擊的人類,和一個近戰無敵地狼人,簡直是所有異類的噩夢,它們怎麼可能在一起行動呢!合作的如此默契,顯然不是第一次合作對敵了,楊靖在驚訝這三個異類的同時,更在為擁有或者請動這三個異類的勢力感到震撼。

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敵人?如果是因為英格蘭的事情,只怕過來的人不會僅僅是這三個了,只怕圓桌騎士團的人會傾巢而出,再加上英格蘭那數以千記的異類,怎麼都不可能出現如此特殊合作小隊。

「你們是什麼人!誰請你們來對付我的!」楊靖打消了心裡頭那一點僥倖,只要今天一不注意,說不定還真有可能在陰溝裡翻船,在家門口栽在幾個異類手中。

「小子,難道你不覺得你的話有些太多了嗎?把你手中的戒指交出來,然後乖乖的呆在華夏,那麼今後就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了!」傑瑞斯狂笑一陣后。對著楊靖厲聲說道。

戒指!難道他們是沖著自己手中的儲物戒指來的?楊靖心裡頭一陣狂震,自己早就知道這世界上有兩枚戒指,師兄說是他帶來地,可是楊靖怎麼都有些不敢相信,師兄怎麼可能**這麼頂級的戒指下來。

因此楊靖對於去尋找另一枚戒指並不是很上心,再說這戒指在一個凡人手中。並不能發揮它應有的能力,師兄說戒指在一個石油商人手中,難道這些人是那個石油商人請來對付自己的嗎?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這還是一個普通的石油商人嗎?能夠請到異類中相當強大地變異吸血鬼,而且還能讓它跟生死勁敵狼人合作,並且在行動過程中,配合人類異能者用現代化武器襲擊,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戒指?你們說的是這一枚戒指嗎?」楊靖豎起自己的無名指,把那枚儲物戒指露出來。對著萊恩他們三人問道。

「對!只要你把它交出來,那麼今天你就可以離開,今後也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你。否則,你會很後悔,沒有把戒指交出來!」傑瑞斯輕輕一笑后,點了點頭。

楊靖手中帶著的戒指果然跟豪威爾手中的一模一樣,只是這個戒指到底有什麼用,為什麼竟然會讓道頓家族的人如此挂念,甚至不惜在華夏的大門口襲擊一個華夏的修士,簡直太令人驚訝了。

不過傑瑞斯它們本來就是投靠在道頓家族的異類,像他們這些在世界各地走投無路地不再少數。如果不想被滅的話,那麼加入道頓家族,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出路,畢竟加入道頓家族地話,外界不少壓力都會隨之減輕。

以道頓家族的實力,在西方國家,有著驚人的影響力,擁有政府的支持,這些被其他異類追殺的異類。才能夠生存下來,可以說它們已經跟道頓家族綁在了一起,豪威爾讓他們去做什麼,他們沒有辦法拒絕。

再說既然大家都在道頓家族做事,那麼總得有個領頭的人吧!而道頓家族數百異類的管理都很鬆散,除開每個月的金錢和食物補助外,只要不惹出太大的麻煩,它們這些異類都能在人類世界中生活。

有動物地地方就有競爭,物竟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永遠不會改變。想要在數百名異類中嶄露頭角。那麼就唯有讓道頓家族的人刮目相看,有了道頓家族的肯定。那麼它們才能在諸多異類中立足。

因此豪威爾一說要襲擊楊靖,正在東港執行任務的萊恩它們就直接選了這麼一個地方布局襲擊,配合道頓家的影響力,竟然讓澳街和東港政府不去理會楊靖的報案,把這個事情推到華夏方面去。

這才給萊恩它們空出了有限的時間,能夠在這裡大張旗鼓的襲擊楊靖他們地直升機隊,如果不是普斯有交代,只怕萊恩它們之前那一枚導彈就會直接對著楊靖他們所在的那一架飛機打去。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的主子也有一枚這樣的戒指吧!其實我很有興趣跟你們的主子見上一面,和他好好討論一下,關於這個戒指的事情!不知道幾位有沒有這個能力,把我帶到你們主子那去!」楊靖根本就沒去管傑瑞斯的威脅。

在主場作戰的好處就是隨時能得到支援,西恩思他們已經回東港去了,只要鄧琪一接到消息,那麼在東港和深藍地特勤局隊員就會趕過來,因此楊靖根本就不怕這幾個傢伙。

大不了自己鬥不過它們地話,瞬移逃跑總不是問題吧!只要王小珊她們沒有問題,自己隨時都能把這個場子找回來,既然有人跟澳街政府以及東港政府打了招呼,那麼順著這條線索,也能把背後的人找出來。

「小子,別耍花樣,你鬥不過我們地!」傑瑞斯三角眼陰狠的看了楊靖一眼,輕輕對身邊的兩個同夥說了一句,萊恩頓時一張它那巨大的蝙蝠頭,一道人類看不到的聲波對著楊靖鑽過去。

楊靖不敢大意,一個禁制隨手布下,片刻之後那道襲來的聲波與楊靖布下的禁制有了接觸,短兵相接之下,聲波竟然跟禁制摩擦出金屬般的聲音來,萊恩趁著楊靖在抵擋聲波的時候,輕輕一揮肉翅,巨大的身影對著楊靖飛了過去。

史蒂文仰頭怒吼一聲,竟然被萊恩一甩出去,如同一顆炮彈一般的對著楊靖飛了過來。

正在努力抵禦聲波的楊靖整個人都被聲波限制在了這個範圍,雖然禁制的威力還在,可是隨著聲波的不斷襲來,楊靖只能在這裡強行抵抗攻擊,眼看著史蒂文在空中變身完畢,一頭巨大的狼人揮著鋒利的爪子,對著自己撲來。

「賊他媽!配合的也太好了點吧!」楊靖看著剛剛到自己身邊的史蒂文一揮動雙爪,萊恩的聲波攻擊就恰好停了下來,似乎這道聲波是經過精確算計的,恰巧史蒂文飛到楊靖身邊,聲波攻擊就停止了。

傑瑞斯看到在空中已經對上楊靖的史蒂文,拚命的控制著自己的精神力,把史蒂文給托住,並且還能抽空扔一個小型的黑魔法過去騷擾一下楊靖,實力變態的有些不像話。

萊恩也沒閑著,雖然傑瑞斯的精神力很強大,能夠在空中托著史蒂文戰鬥一段時間,可是這始終不是長久之計,萊恩的攻擊才是重頭戲,眼看史蒂文告一段落,巨大的狼人身軀向下降落的時候,萊恩迅速的飛到史蒂文身下,接住史蒂文後,迅速的飛開了。

楊靖本來想攻擊萊恩,可是傑瑞斯一個大型黑魔法扔了過來,讓楊靖不得不就地布下一個禁制,在抵擋完這個魔法后,萊恩它們已經距離自己有點距離了。

真沒想到它們這樣的組合,竟然能夠在空中作戰,並且配合無間,每一次攻擊和接應都恰到好處,讓還抱有戲耍心態的楊靖不由的正視起來。

這些異類敢到華夏來對付自己,肯定有所憑仗,在地上打鬥的話,只需要注意5面,而在天上的話,則需要注意6面,攻擊的方式也比陸地上更多,因此防禦起來也更加被動。

看到書友的評論后,隨風只想說一句,主角的性格絕不是大義凜然的性格,在特殊部門工作的人,必須養成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心態,不敢說主角一定就老奸巨猾,可是不會是太過敦厚老實的那一種,仙欲從最開始到現在,主角的性格應該沒樹立的太過正義無私吧! 空中劫雲越聚越多,遠遠的看過去就好像是一片火海層劫雲之中,無數天雷交相肆虐,彷彿要將整個空間都撕裂了一樣。

在神州大地,許多的修真者或則妖怪都已經感應到了這次天劫的來臨。這對於眾多的修真者來說可以說是一個福音。也是,修真界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天劫來臨了。天劫不出現又怎麼會有人渡劫成仙呢。現在沉寂已久的天劫再現修真界,這不正說明又有人要渡劫了嗎?

犀牛妖昂首站在一塊水泥柱子上,雖然頭頂的天雷隨時都有可能劈下來,但他卻絲毫不懼。他現在只對剛剛說話的神秘人感覺到心驚。在犀牛妖的腳邊,一個女孩平躺在那裡。從她微微起伏的胸部來看,她只是暫時性昏迷過去了。

女孩的脖子上帶有一塊雕琢精細的鳳凰掛墜,也正是這塊鳳凰掛墜保住了她的命。

既然已經被這個犀牛妖發現了,歐陽也就大方的撤去了隱身術,大大方方的現出身來。

「剛剛說話的就是你?」犀牛妖只覺得眼前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波動,然後兩個人便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讓他覺得吃驚的是,被抱在懷裡的小女孩子的身上竟然有股子仙氣。至於歐陽,他根本就看不透。

「沒想到這凡人的世界里竟然會有半仙之體,看來上天真的是太眷顧我了。」犀牛妖緊了緊拳頭,一堆銅鈴般大小的眼中透出了一絲狂喜。本來面對這次天劫,他只有三成的把握能夠成功渡劫。但只要只要將眼前這小孩控制到手裡,渡劫的成功率將大幅度提高。想到這裡,犀牛妖的心情頓時興奮起來。連歐陽這樣一個讓他根本看不透的人也直接過濾掉了。

「你想打我女兒的注意,嘿嘿,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拉。」歐陽淡淡的說道,同時輕輕拍拍周欣的身子說道:「小欣不要害怕,看爸爸怎麼把這個大傢伙打回原型好不好?」

「有爸爸在小欣才不會害怕呢。爸爸,快把這個難看的傢伙打回原型,然後救回那位姐姐。」一邊說著,小欣的手還朝著犀牛妖腳邊那女孩指去。

「好,那小欣在這裡等爸爸,看爸爸怎麼把這頭大犀牛變成豬頭。」說著,歐陽輕輕的將小欣放在地上。其實歐陽大可不必這麼做,以他的實力對付這麼一隻得到的犀牛妖,那根本就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算是抱著小欣,那也一樣非常的簡單。畢竟實力擺在那裡不是。

別看這白犀牛長的一副粗壯的樣子便已經他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只怕他在千年之前就已經被人收了內丹了。

只見他突然雙手一伸十指一抹,十道凌厲無比的劍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歐陽的面部直撲而去。對於犀牛妖的偷襲歐陽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對於他來說,別說是十道劍氣了,就算是百道千道一起轟到他的身上,也根本就破不了他的防禦。不過同時歐陽也有些氣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