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再等等吧!子琪覺的,在長老您嚴苛的挑選下,應該能挑選到好侍衛……」子琪意味深長的對著眼前的外宮長老說。

時間慢慢過去了。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

可是仍然沒有人願意上台。

就在子琪小姐也失去耐心的時候。秦浩天淡淡的一笑,慢慢的走向了試煉台。

原本秦浩天還想觀望一下,看看情況。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知道已沒有人會在上場了。

外宮長老看著時間已差不多了。正待宣布散場的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等等……」

現場頓時轟動了起來。原本所有人都以為這一次子琪小姐貼身侍衛的遴選應該結束了。卻不想,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跳了出來。當然,這個跳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主角秦浩天。只是此時的秦浩天臉上戴了一個面具。

現場圍觀的修鍊者紛紛的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成千上萬道的目光落在了秦浩天的身上。原本所有人以為,敢在這個時候再出場的人,會是什麼成名高手。可是待看清人以後,卻是無盡的詫異。

這人看起來太普通了。不是人長的普通,而是這人看起來很陌生。顯然在黃金之城內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

秦浩天卻沒有在意別人的看法,一步步的走上台去,沒有任何花俏的身法。只是步伐很沉穩。 安少東被喝斥得一愣,隨後臉色一變,心中暗道一聲晦氣,怎麼在這裡也能遇上她啊!

原來安少東不是別人,正是安若妮二叔安正飛的長子,同時也是安家的長孫,今年雖然才十六歲,但修為已經達到了二級武者低階的地步,天賦只比安若妮稍差一籌,也算是天才級別的人物了。可惜安少東擁有如此天賦與身份背景,不僅沒有好好珍惜,反而一直不學好,到處惹是生非,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吃喝嫖賭樣樣精通了,典型的紈絝子弟。

以安若妮的性格,對於安少東這種紈絝子弟自然是厭惡得緊,平時沒少喝斥他,可惜安少東依然我行我素,把安若妮的話當作耳邊風。如果不是安若妮很得爺爺寵愛以及修為始終力壓著他,只怕安少東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帳都要出手對付她了。

如今在朋友面前被安若妮這樣喝斥,一向好面子的安少東哪裡肯依,立刻語氣生硬的頂嘴道:「安若妮,我說的是別人又沒有說你,關你屁事啊?」

安若妮俏臉被氣得通紅,進來便死死的瞪著安少東,眼神銳利如劍,一字一句的說道:「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我……」安少東被瞪得渾身一陣發顫,只感覺今天的安若妮跟以前好像不同了,似是忽然間厲害了好多,只是瞪著他瞧,就讓他感覺心裡發虛,想說幾句硬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歐陽萬年看著安若妮發威,感覺挺新奇的,再看看安少東,心中也是嘆息不已,這安家真的是沒幾個像樣的人物,沒有安一笑撐著,估計這個家族很快就沒落了吧?

與安少東一起的幾個狐朋狗友剛剛還一唱一合的嘲諷,可當安少東喊出安若妮這個名字時,他們全部都啞火了,一個個縮在安少東後面,屁都不敢再放一個。

「說話啊,剛才不是挺威風的嗎?別人都是土包子,就你安少爺的身份高貴是吧?」安若妮冷著臉繼續斥責道:「年紀輕輕的就不學好,整天跟人惹是生非,一副邊荒城我最大的嘴臉,真是無知,再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你會惹上你惹不起我們安家也惹不起的大人物,到時再後悔可就晚了!」

「危言聳聽,有什麼大人物連聯盟商城的貴賓卡都不知道的嗎?」安少東不服氣的反駁道。

「哼,你懂什麼?那些隱世修行的高人,豈是你能夠想象的?」知道歐陽萬年厲害的安若妮有感而發的說了這麼一句,再看看眼前這個混帳之極的堂弟,沒好氣的罵道:「快給我滾回家去,要不然一會我就回去告訴爺爺,看他老人家怎麼收拾你。」

「爺爺醒了?」安少東頓時大驚失色。

他雖然性子紈絝,但終究不是傻子,反而挺聰明的,要不然也不會到處惹是生非這麼久,卻從來沒惹出過不可收拾的禍事,從安若妮隨口的一句話就推斷出一直昏迷的爺爺醒過來了。

陰婚難逃 安若妮自然知道這個混帳堂弟最懼怕的就是爺爺,說完那句話就懶得再理他,而是轉向歐陽萬年歉意的說道:「歐陽公子,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歐陽萬年淡淡一笑,道:「不礙事!」

安少東眼見安若妮不再理會他,心中驚懼的他也沒心思待在這裡了,慌慌張張的連招呼都不跟那些狐朋狗友打一個便閃人了,他要趕緊回去核實這件事情。至於那幾個狐朋狗友同樣沒膽子繼續待在這裡,眼見沒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便也悄悄的一起閃人了。

安若妮對那些人的小動作自然不可能看不見,但她懶得斥責他們,如果安少東不是她的堂弟,她同樣懶得斥責他。二樓擺放的物品多數是一樓的升級版,基本是屬於中級的東西,雖然需要貴賓卡才能上二樓來,但畢竟白銀貴賓卡只要有錢就能夠辦理,所以在二樓買東西的人雖然不多,但也有好幾十人的。

當然,這好幾十人並不是說人人都有貴賓卡,有部份人是跟朋友上來的,就像歐陽萬年那樣,也有是跟隨自家主人上來的僕人,因為白銀貴賓是有兩個可以帶他人上來的名額的。

門口這裡發生的事情,在裡面的人自然都知道,但是能上二樓的人沒幾個是傻子,眼看城主府安家的長孫女正在訓斥長孫,誰傻得跑去湊趣啊,徒惹人記恨罷了。不過,雖然都沒過來圍觀,但安若妮與安少東的一番話他們都聽在耳里,其它的還罷了,但最後安若妮那句話,無疑是告訴他們前段時間昏迷不醒的城主大人清醒過來了。這個可是大消息啊,聽到這個消息后,大部份人都第一時間閃人,他們要回去安排人查探清楚是怎麼回事,然後再決定如何應對。

片刻,還算熱鬧的二樓除了聯盟商城的工作人員,便只剩下安若妮與歐陽萬年了。

歐陽萬年看得奇怪,等人走光了,便疑惑的說道:「怎麼回事,一個個迫不及待的離開,難道我們兩個是洪水猛獸不成?」

安若妮嘆了口氣,道:「他們急著離開,是因為知道我爺爺醒過來了,這些人都是很現實的,我爺爺昏迷不醒的時候,他們是一種態度,我爺爺一旦醒來,他們肯定又是另外一種態度!」

歐陽萬年聞言恍然,失笑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我們長得就那麼的凶神惡煞呢!」說到這裡,也沒興趣再探究那些人的心思,接著剛才的話題問道:「剛剛說到紫晶貴賓卡的厲害了,不知道最高級別的貴賓卡又是如何的牛逼?」

「最高級別的貴賓卡啊!」安若妮眼中湧現一抹異樣神采,聲音如夢似幻的說道:「那只是存在於傳說之中,聯盟商城把最高級別的貴賓卡取名至尊!據說,只有修為達到傳說中的武神境界,才有資格擁有這種至尊貴賓卡,這至尊卡所擁有的特權讓大陸所有人都為之瘋狂。只可惜,這種至尊貴賓卡的發放聯盟商城是不會公開的,到底有沒有人擁有,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這個在聯盟商城也屬於最高機密。」

「呵呵,只是一個會員制,居然也能弄得神秘兮兮的,搞出這種制度的人看來也是個人才啊!」歐陽萬年笑呵呵的贊道。

心中卻在想,要不要去弄張至尊貴賓卡來玩玩? 聯盟商城的二樓三樓,都是對白銀貴賓開放的,四樓則是對黃金貴賓以上級別的人開放,五樓是對鑽石貴賓以上級別的人開放,至於六樓自然是針對紫晶貴賓以上級別的人開放。而位於頂層的七樓,只為至尊貴賓開啟,就連身為紫晶貴賓級別的九級武聖,也沒資格踏上七樓。這是聯盟商城千萬年來的規矩,至今還沒人有膽子破壞。

歐陽萬年隨著安若妮逛完二樓再逛三樓,偶爾問詢一下物品的價格,不消半天,什麼東西大概是什麼樣的價位,歐陽萬年已經是心中有數了。

安若妮眼看歐陽萬年逛完一處又一處,無論是看到什麼樣的東西,神色都是平平淡淡的,偶爾問問價格,卻沒有絲毫要買的意思,忍不住問道:「歐陽公子,看了這麼多東西,你都沒有什麼想要買的嗎?」

歐陽萬年聞言啞然失笑,這些垃圾東西,他買來幹嘛?送給他還嫌佔地方呢,他之所以看得仔細,而且偶爾還問問價格,只是想對這個世界的物品有所了解罷了。既然決定要留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玩一番再想辦法回去,那什麼樣的東西大概價值幾何,至少要做到心中有數,否則怎麼融入這個世界啊?

「我啊,我沒什麼東西需要買的。」歐陽萬年說到這裡,又覺得這樣似乎太有些那啥了,便又補充說道:「不是我不想買哈,只是我好像沒有錢,所以買不了。」

安若妮聞言不高興的撅起了嘴,埋怨道:「歐陽公子,你也太客氣了吧,都不把人家當朋友,喜歡什麼東西你儘管說就是了,這點錢我還是有的。」

「呃?」歐陽萬年尷尬的一笑,搔了搔頭說道:「安姑娘,我這人不太習慣花女人的錢,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裡也沒有讓我喜歡的東西,暫時還是先不買了。」

安若妮心想這怎麼可能,聯盟商城乃大陸當之無愧的第一商城,大陸上有的東西在聯盟商城裡基本都有得賣,即便自己擁有的只是最低級別的白銀貴賓卡,最高也僅能上到三樓而已。但也能看到數之不盡的珍寶,自己進來只感覺這樣也喜歡那樣也喜歡,恨不得把所有東西都一股腦買下來,他怎麼可能沒有喜歡的東西呢,肯定是不想花她的錢而故意這樣說的。

想通這點,安若妮略一沉吟,便有了主意,看著歐陽萬年說道:「歐陽公子,你對我還有管叔以及我爺爺的救命之恩,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現在只是出點錢幫你買點喜歡的東西而已,跟你的救命之恩相比,又算得了什麼?你怎麼也得給我個面子吧?」

歐陽萬年聽得一陣苦笑,天可憐見,他是真的看不上這些垃圾啊,但又不忍拒絕她的好意,想了想便說道:「安姑娘,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只是這裡的東西我暫時是一樣都用不上,買來也只是白白浪費了而已,等我哪天需要了,我再讓你買給我總行了吧?」說到這裡,瞥見她的神色已然認同,便又笑呵呵的說道:「對了,安姑娘,我想問問,這聯盟商城應該設有拍賣行吧?我有些小玩意想拿出來拍賣拍賣,一方面是賺點小錢,另一方面呢,我覺得這樣應該會很好玩吧?」

前面那段話說得安若妮是比較認同的,既然暫時用不著,那不買就不買,等需要的時候再買也行,反正二樓三樓這些東西,聯盟商城是永遠不會讓它斷貨的,隨時可以過來購買。可接著歐陽萬年所說的話卻讓她愣了好久,隨後臉色大變,因為她想起了歐陽萬年的神奇,無論是隨便拿來喝的酒還是想喝就泡來喝的茶,那都是讓無數人搶破頭都想要的奇寶啊!!他嘴裡所說的小玩意,誰知道又會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奇珍異寶?

歐陽萬年剛說完想拿些小玩意出來拍賣拍賣,便見安若妮的臉色大變,不由得愕然問道:「呃,安姑娘,你怎麼啦?」

安若妮艱難的吞了吞口沫,神色緊張的問道:「歐陽公子,你所說的小玩意,到底是什麼?」

歐陽萬年見狀心中恍然,不由得笑道:「沒什麼啦,只是幾顆效果比這裡好一點的丹藥而已。」

安若妮聞言舒了口氣,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這聯盟商城設有拍賣行吧?」歐陽萬年再次微笑的問道。

安若妮忙不迭的點頭,說道:「當然有,相鄰的那座三層高的樓閣便是了。」

「嗯,那你需要買什麼東西嗎?如果不買的話,那我們現在就過去看看?」歐陽萬年問道。

「等等!」安若妮迅速讓人拿出好幾樣她之前看中的東西,然後拿出那張白銀貴賓卡刷卡付帳,做完這一切,才拎著剛買的東西笑道:「好了,咱們走吧!」

歐陽萬年哦了一聲,待兩人走出大門,才奇怪的問道:「你不把東西放好,拎在手上幹嘛?」

安若妮一怔,茫然問道:「我不拎在手上,那我放到哪裡哦?」

「放空間……」歐陽萬年說到這裡不禁拍了拍腦袋,然後信手一拈,一個散發著淡紫色光芒的戒指便捏在手中,遞給安若妮說道:「喏,這是我前幾年瞎弄出來的一個空間戒指,你拿去用吧!因為當時只顧著追求造型漂亮,所以空間並不是很大,希望你不要嫌棄!」

「空……空間戒指?」安若妮一臉震驚,喃喃說道:「這……這是送給我的?」

「是啊!」歐陽萬年點點頭,然後看著一臉震驚的安若妮,不解的問道:「這有什麼問題嗎?」

「這……這可是空間戒指啊!」安若妮激動得臉都漲得通紅,看著一臉不解的歐陽萬年,有些抓狂的說道:「你不知道這空間戒指到底有多珍貴嗎?在我們明月帝國,除了那些修為強橫的前輩高人,已知的也就幾個大家族的家主以及當今陛下擁有而已!」

「哦,原來這玩意也這麼珍貴啊!」歐陽萬年有些意外的說道。

「知道就好,所以我是萬萬不能收下你這麼珍貴的東西!」安若妮長長呼了口氣,只感覺跟這歐陽公子在一起,心臟總有一天會受不了刺激而崩潰的。

「呵呵,拿去吧,對於別人來說或許這玩意真的很珍貴,但對於我來說,這只是我幾年前隨便弄出來的小玩意而已!」歐陽萬年淡淡笑道。

直到此時,安若妮才想起剛才歐陽萬年所說的那句話「這是我前幾年瞎弄出來的一個空間戒指,你拿去用吧」,當時她是被空間戒指這四個字給震驚了,反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現在再聽一遍,安若妮更是驚得幾近獃滯,擁有空間戒指已經讓她雞動不已了,而能夠做出空間戒指,那是什麼概念? 秦浩天上台後,那名黃金宮的外宮長老那銳利的目光凝視在了秦浩天的身上,上下的對秦浩天打量了一眼。品書網()問道:「報上名來!」

「秦天……」秦浩天淡淡的說。

「無名小卒……」那黃金宮的外宮長老有些不屑的說。

「哼哼,難道無名小卒就不能上台了?有這規定嗎?」秦浩天似笑非笑的說。

聽著秦浩天在那調侃,那黃金宮的外宮長老有些的憤怒。淡淡的對秦浩天說道:「希望你的實力,有你的嘴硬……」

秦浩天淡然一笑,沒有說什麼。

邊上子琪小姐那銳利的目光,凝視在了秦浩天的身上。

「你出手吧!我怕等我出手,你就沒有機會了……」那外宮長老冷然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看對方如此的託大。也沒拒絕。腳狠狠的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如離弦的箭般,飛掠了起來。向著那外宮長老撲了過去。速度快到了極點。

「疊浪擊!」

虛空傳來了驚濤駭浪拍打著礁石的聲音。

八道虛影在虛空中一浪接著一浪的向著那外宮長老的身上沖了過去。

那外宮長老的臉色微微的一變。感受到秦浩天這一拳力量的可怕。

「喝!」那外宮長老手一凝。一拳對著秦浩天的身上轟了過去。

兩股力量在虛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什麼?」

那外宮長老感到一浪接著一浪的暗勁,向著他的身上席捲了過來。瞬間的沖碎了他的防禦。震的那外宮長老整個人「蹬!」「蹬!」「蹬!」的連續退了幾步。而秦浩天卻是一步都沒有退卻。

這是這外宮長老第一次被人擊退。他的神色有些驚駭的看著秦浩天。

此時這名外宮長老再也不敢小覷秦浩天了。但是他的神色變的越發的陰冷。腳下一蹬,整個人化為了一道虛影,向著秦浩天的身上撲去。兩人的速度都非常的快,邊上實力差一些的。兩人的影子都看不清。

「這人是誰啊!竟然能和外宮長老,相持這麼久?」台下有人問。

「不知道,雖然相持下來,但我想,他最終還是會敗在長老之下……先前很多人也和長老相持一段時間,結果如何……」又一人很是肯定的說。

雖然很多人都在議論著台上秦浩天的來歷。但無一例外的都覺的秦浩天最終還是會失敗的。並不如何的看好他。

但只有在和秦浩天交手的那名外宮長老知道秦浩天絕對棘手。和秦浩天交手了一段時間。可是他發現,秦浩天雖然現在暫時採取手勢,但守的卻是滴水不漏。他的攻擊,就好像蚊子碰到了一堵牆一般。根本是無處下嘴。這讓他的心裡越發的凝重起來。

「碎星爪!」外宮長老再也忍不住。手一凝,可怕的力量在他的五爪上凝聚了起來。

他對自己的爪功非常的有信心。這是高階的玄功。在以往為他擊敗了許多敵人。

看著呼嘯對著自己身上擊來的爪功。秦浩天眯起了眼睛。腳在地上玄而又玄的一晃。他整個人無比詭異的消失在了外宮長老的面前。

「什麼?」外宮長老無比的詫異。他雖然對秦浩天的速度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可是他仍然無法看清,秦浩天到底是如何消失在自己面前的。

「不好……」

高手交戰,在這一刻,他已知道該如何做了。

那外宮長老將速度展現到了極點。整個人向前一晃。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可是他快,秦浩天的速度更快。

那外宮長老剛剛站定身子。秦浩天的身影已是如影隨形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血神指!」

那外宮長老感到了一股可怕的危險氣息。臉色一變,連忙的將護身玄氣施展到了極限。一道護身玄氣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轟……」的一聲。秦浩天的指頭狠狠的戳在了那外宮長老的護罩之上。

秦浩天的指頭瞬間的戳破了那外宮長老的身上。

「撲!」的一聲。那外宮長老如遭雷擊。一道血箭從那外宮長老的背上噴了出來。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現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結果竟然是如此的出乎人意料。竟然是秦浩天獲勝了。

那外宮長老的臉色蒼白,趴在地上。秦浩天的身子落在了他的面前。沒有繼續的追擊。只是淡淡的看了那外宮長老一眼。冷然的說道:「長老,這算是我勝了吧?」

那外宮長老看了秦浩天一眼,哼了一聲,捂著胸口,轉身飛掠而去。

秦浩天也看到了這外宮長老看著自己的那怨毒的神色。不過秦浩天倒也沒有太放在眼裡。自己雖然當子琪小姐的貼身侍衛。但也沒有長期在黃金宮混下去的打算。得罪就得罪了,這外宮長老還能拿秦浩天如何。秦浩天現在所關心的是,自己戰勝了黃金宮的外宮長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就能作子琪小姐的貼身侍衛了。秦浩天轉頭向子琪小姐的所在一看。發現子琪小姐竟然不在了。

「我靠,這是咋回事……自己不是戰勝了黃金宮的外宮長老,怎麼就……」

就在秦浩天有些吃驚的時候。一道柔軟的聲音傳進了秦浩天的耳朵。

「是秦公子么?」

秦浩天愣了一下,轉過頭一看。發現叫自己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漂亮的丫環。

「你是?」秦浩天有些奇怪的看著那個丫環。

「秦公子你好,我是子琪小姐的丫環,我家小姐讓我請秦公子過去……」那丫環有些好奇的在秦浩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

「哦……小姐請帶路……」秦浩天對著那丫頭很禮貌的點了點頭。

在黃金城內,一家豪華客棧的房間外,那丫環笑著對秦浩天說道:「公子,請進……」

秦浩天對那丫環很是禮貌的笑了笑。走進了房間當中。

子琪小姐背對著秦浩天,站在一扇半開著的窗戶面前。長發飄飄,水綠色的長裙和那窕宨的長裙映襯下,讓秦浩天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 權謀天下之棄女不善 他有些不忍心破壞這美麗的畫卷。

「你來了??」

雖然秦浩天走到子琪的身後沒有說話,但子琪似乎知道秦浩天來了。豁然的轉過身,對著秦浩天盈盈一笑。

在如此近距離下,秦浩天發現,子琪更是美麗動人。雖然秦浩天不是第一次見過美女,事實上,天香榜上的三大美女,葉雲裳、西門靈鳳、歐陽菲雲都是絕世美女,但眼前的子琪小姐,仍然讓秦浩天覺的驚艷。這並非說子琪比她們更美麗。這完全是一種迥異的氣質。

子琪給秦浩天的感覺,就是一種楚楚可憐,更讓人有呵護**的氣質。

鑽石蜜婚 「在下秦天見過小姐……」秦浩天對著子琪一拱手。

「你真願意作子琪的護衛嗎?」子琪看著秦浩天,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帶著渴望。

秦浩天愣了一下,看著子琪問道:「小姐何出此言,在下既然參加比賽了,自然願意作小姐的護衛……」

哪知子琪聞言,卻對秦浩天搖了搖頭說道:「不……你不同,如果是別人這麼說,子琪會相信,但你……」

秦浩天微微一愕,有些奇怪的看著子琪道:「小姐,在下如何不同?」

子琪看著秦浩天搖了搖頭說道:「子琪在你的身上,沒有看到任何的**……想作子琪侍衛的,對子琪多少都有一些想法,可是子琪在秦公子的身上卻看不到……」

秦浩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