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別侮辱我們的敵人了!什麼髒水都往敵人身上潑,什麼責任都推到敵人身上,這樣真的好嗎!說句不好聽的,這裡的人都很清楚,目前天貴族還沒怎麼把我們放在眼裡,我不認為現在他們就會用什麼離間計,夜白你也別想在敵人身上找借口!這次的事其實很簡單,夜白你是故意想把問題複雜化嗎?!」

雲風輕毫不客氣的回道,現在真的是夜白任何一句話,他都能頂回來了。不過,雲風輕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天貴族現在是真的沒太把七君子放在眼裡,正常情況下也確實不可能會使用這樣的陰謀詭計,至少目前還不會吧。就是天艮山本身,她的目標本來就只是夜白,是找到火靈兒以後,碰巧聽說了這麼一件事,才順便出手玩了玩的。天艮山一開始,可沒打算離間什麼啊,要離間的話,也該是從夜白身上得手以後,直接用夜白來離間!

「好了好了,先不要吵了,忘了這次的主要目的了嗎?外面可還在打仗呢。」白斬忍不住打斷了兩人的話,戰爭時期,百忙之中,抽空來聽一下夜白的發現,看看能不能夠起到什麼作用,這可不是來聽吵架,看內亂的。

「那就回到正題吧。」夜白說道,他知道現在跟雲風輕講不清楚。

「哼!」雲風輕冷哼一聲,倒也沒有再繼續打斷。

「我長話短說好了,這一次,我們跟一個異族交手,我從中發現,其實元素體異族也是有實體的。」夜白終於說起了他的發現。

「什麼意思?難道他們不是純元素體質嗎?」白斬不禁問道,其他人也認真聽了起來,不僅是沒去的白斬幾人,跟異族直接交手過的烈兵等,也完全沒有發現這樣的問題。沒辦法,誰叫夜白有真實之眼呢,所以他總是能夠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確實是純元素體,但構成他們身體的元素是固定的,也是特別的。簡單來說,他們只是能夠把自己的身體分成粒子狀態,如果要重新組合成身體,需要的還是原本的粒子。如果,我們能對這些粒子造成傷害的話,也就相當於是對異族的本體造成傷害了,周圍空氣中的自由魔法元素,跟他們的身體並不一樣。」夜白解釋說道。

說的這麼複雜,其實在夜白的眼中看來,就是一個靈魂問題。一開始,那個海族朝神殿門口衝過來,烈兵立下火牆,而海族卻憑空變了一個水鞭出來,夜白當時就發現,海族本來的身體里是有靈魂的,但水鞭卻是沒有靈魂的,說明這只是一個魔法,是一個武器,而既然海族本身就是元素體,又為什麼還要專門再變出一個魔法元素構造而成的武器呢?很明顯,海族害怕自己的本體傷到,而他的本體元素是特別的,跟周圍的魔法元素不同,一旦被損壞的話,是無法直接通過周圍的魔法元素來填補的。

而後,夜白死神的鐮刀把海族砍成兩半,也證明了這一點。因為那斷掉的下半身,沒有被海族捨去,準確的說,無論是上半身還是下半身,都還有靈魂在裡面。這看起來跟冷凝霜的能力有些相似,實際上卻截然不同。冷凝霜,那是分離,那是捨棄,就像一滴水珠,一刀砍成兩半,就變成了兩滴水珠,冷凝霜的分身跟她的免傷能力,都是這個道理。只是,在變成了兩半之後,冷凝霜的靈魂是只集中在其中一邊的,一半有所有的靈魂,而另一邊則完全沒有靈魂,是屬於被捨棄的一部分。也正是因為這靈魂的限制,使得冷凝霜沒辦法像異族那樣分成粒子狀,冷凝霜的「本體」,她儲存所有靈魂的地方,至少也要有心臟大小才行。 如果冷凝霜被人連續攻擊,身體被打散,靈魂逃無所逃,最終被壓縮到心臟大小都沒有的時候,那冷凝霜就真正危險了。當然,水珠還有一個特點,容易分離,也容易再次融合。一滴水珠被一刀砍成兩半,成為了兩滴水珠,可這兩滴水珠一旦重新碰到一起,瞬間又能恢復成為一滴水珠。所以,想要真正傷害到冷凝霜,並不那麼容易,除非能夠把冷凝霜的身體部位徹底分離,遠遠的隔開,讓她們聚集不到一起,又或者連續快速攻擊到冷凝霜根本來不及重新融合,如此才能對冷凝霜造成威脅。

這是冷凝霜最大的一個秘密,關係到冷凝霜的弱點,除了夜白以外,很少有人知道,因此,平時出現在夜白身邊,「白親白親」叫著,小鳥依人的冷凝霜,並不能算是完整的冷凝霜。真正的冷凝霜,當她的分身跟本體融合到一起的時候,體型實際上會更大上一圈,雖然身材什麼的不會變形,但個頭已經比得上夜白了。冷凝霜,在女人當中,算得上是比較高大一類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正常攻擊還是對異族無效,但卻可以通過破壞元素粒子的方式,來傷害到那些元素異族的本體?」白斬說道。

「沒錯。」夜白點了點頭,「這說明異族還是可以被戰勝的!」

眾人全部一震,可能,剛剛大家在心裡都有了這樣一種想法,但真正聽人說出來,感覺還是挺不一樣的。異族原來真的是可以戰勝的嗎!這果然不只是自己的一個妄想嗎!

「知道了!」

「了解了!」

很快,會散,對於夜白如此重大的發現,這些人居然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難道是夜白的發現毫無意義?不!因為七君子是戰鬥民族!

不管那些勾心鬥角,針鋒相對,七君子一脈,最根本的一點,萬年以來已經融入血液,無法改變的一點,那就是戰鬥!不但是夜白在乎自己的實力,會在敵人天玄月的竊夢魔法當中冒險找機會修鍊。其他七君子肯定也是跟夜白抱有同樣想法的。如果不在乎實力,不勤於修鍊,那就不會有現在的實力,而如果沒有現在的實力,就不可能成為七君子!

所以,在聽到夜白的結論以後,所有人都下意識開始思考起來:該如何才能打敗異族?該在哪種方面進行針對性的提升? 寶貝,乖乖讓我愛 眾人都一心沉浸于思考當中,自然沒有太大反應,草草結束了會議。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這也是旁聽的阿瞑難以理解的一點,這群傢伙,居然全部都想戰勝異族,無一例外?!

就算有人會不自量力好了,居然所有人都不自量力?所以,並不能說誰天真自大,這就是七君子!同樣是一個祖先,萬年來不同的傳承,已經早就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派系。

直接破壞元素粒子嗎。。。。。。別看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可實際上,這種事情,如何才能夠做到?

烈兵:既然會對我的火牆產生應對,說明屬性相剋確實是存在的,相反屬性的魔法元素能夠更容易的破壞對方。而且,壓縮魔法估計才是讓對方畏懼之處,絕對的壓縮,絕對的密度,讓粒子都無法通過的密度,異族都是不敢小視的。看來自己選擇的道路完全沒錯!

幽:既然擁有固定的本體的話,那結界應該能夠起到奇效,一旦分散成粒子狀態,就可以用結界來分離,如此,異族也就沒辦法恢復身體了。只是不知道在這種狀態下,異族還會不會有擊破結界的反抗能力。不過,如果粒子狀態下還是能夠跟正常一樣強的話,那為什麼不幹脆直接保持在粒子狀態?所以,粒子狀態下的實力,至少還是有很大的削弱的吧。

白斬:能夠分散成粒子嗎,換句話說,就是只能分散成粒子是吧。把攻擊精簡凝聚,變得更加細小精確,以至於能夠直接破壞粒子,那麼,他們應該也沒辦法繼續分離到更小了吧。攻擊,不在於威力有多大,而在於能不能夠精確的命中目標。巨人身型巨大,能夠輕易打到,小人身小靈巧,不容易被攻擊到,所謂粒子,不過就相當於是小到很小的小人罷了。

雲風輕:向來擁有這種分散能力的存在,身體都會異常「脆弱」,比如冷凝霜,哪怕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攻擊,但為了免除傷害,她往往會直接被攻擊給打穿。異族應該也是這樣,當面對多處攻擊的時候,與其閃躲,與其防禦,還不如直接被打散,反正也傷害不了他。這樣的一種想法,這樣的自信,是不是可以反過來利用一下呢?

剛剛才從夜白口中聽聞這麼一件事,眾人立刻就找到了適合他們自身的應對方向,這是天賦,更是常年養成的戰鬥意識。七君子一脈,不怕未知,也不怕新奇,跟一個個不同外族交戰過的他們,最強大之處就在於對敵人各種未知神秘能力的分析應對上!

不過,事實上,七君子還是有些太過於天真了,他們太小看了異族,初生牛犢不怕虎,連這個世界的真實一面都還沒有接觸到,就已經妄想著要逆天了!一開始的時候,一聽說異族都是純元素體,根本沒辦法傷害到對方,於是瞬間就嚇到了。是以,現在發現元素體原來也是可以傷害到的時候,頓時就膨脹了起來。夜白等人其實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元素體無法被傷害」到底算不算是高等級異族的看家本領、拿手長處?

元素異族的最強之處,從來不是什麼無法被傷害到。開玩笑!人類不過只是一個二等種族,身為高等級種族的異族,低等級種族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這有什麼好值得稱道的嗎?螞蟻咬不死人,這就能說人類最強之處其實是肉體?

在那些異族眼中,他們的敵人從來都不是低等級的人類,至少現在他們已經看不起人類了,他們的敵人,是同樣作為高等級種族的其他異族。比如海族跟鳳凰族,天使族跟深海溟族,因為屬性相剋的原因,天生就敵對,任何一個種族都能夠隨意傷害到對方,所謂的分散成粒子、無法被傷害,根本就是笑話。這只是讓七君子戰勝異族的可能,從0%變成了1%,看似有了質的改變,實際上一點用都沒有,只能說精神意義較大。

元素類種族,既然是元素類,那麼他們最厲害的地方,其實是魔法啊! 「怎麼,不願意么?」看出了她的遲疑,喬小諾寬慰她,「他喜歡你,不會不原諒你。只要你好好解釋,給他一個台階下,這件事就過去了。」

「真的么?」

喬小諾摸著下巴,「我的經驗告訴我,是這樣的。」

「可凌遇深跟楚城不一樣的呀。」

凌遇深和楚城完全是兩個不同性格的人,楚城愛姐姐,那是有目共睹的,說死心塌地也是一點也不為過。

可她和凌遇深,才在一起沒多久,根本就經不起考驗。

「他們是不一樣,但他們愛人的心,是真的。」

喬小諾誘哄似的拍了拍她的腦袋,「乖,聽我的。」

從她眸底,看到了鼓勵,陸眠才緩緩點頭,「好吧。」

既然如此,明天就試一試吧!

…………

第二天,一晚沒睡好的陸眠,終於等到了中午。

她早上就通知了廚師長,給她做兩人份的便當,菜色盡量豐富。

臨出門之前,她又慫了,抱著喬小諾的手臂,搖晃著撒嬌,「姐姐,你陪我去。」

喬小諾:「……」

「我不敢嘛~」

「寶貝,是你談戀愛還是我談戀愛,嗯?」喬小諾拿開她的手,下一秒,手又纏上來了。

陸眠腦袋擱在她肩膀上,粉潤的唇瓣嘟了嘟,「那你陪我到公司樓下,給我打打氣,壯膽好不好?」

真是拿她沒辦法。

喬小諾只好同意。

CBD區,凌氏集團獨享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廈,公司門口噴泉氣勢恢宏,陸眠下車后,喬小諾降下車窗,催促她,「快去吧,晚了他可能就出去吃了。」

「嗯!」陸眠握緊拳頭,給自己加油鼓勁,「一定可以的!」

說完,她提著保溫食盒,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踏進了凌氏集團。

凌氏集團和陸氏集團,都在CBD中心區內,相隔不遠,目送陸眠離開,喬小諾索性就去了陸氏集團。

找陸胤一起吃午飯。

來到陸氏集團,因為她鮮少露面,所以陸氏集團的安保將她攔下,前提接待小姐問她是否有預約。

警衛剛要說話,就被喬小諾抬手打斷,「那麻煩你幫我預約一下你們總裁。」

接待小姐臉色微變,看著她的目光,也耐人尋味了起來,「我們總裁很忙,要見他,都要提前一個月預約的。」

喬小諾不耐的拿出手機,正準備給陸胤打電話,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並漸漸遠去。

她倏地轉身,便看到蘇離的背影。

那背影,她絕對不會認錯!

在一群西裝革履的人群中,他格外的顯眼。

身形挺拔而頎長,雙腿修長而又筆直,簡單的白色襯衫,黑色西褲,光是看背影,喬小諾就感覺到了他與周圍人之間隔著一層壁壘。

「蘇離!」

她叫了一聲。

蘇離正在跟同伴們討論項目,乍然聽到喬小諾的聲音,他愣了一下。

直到身後有腳步聲靠近,他才轉頭看去。

同伴們頓時發出不小的抽氣聲,類似於震驚。

果然是他!

喬小諾欣喜的抓住他的手,「你怎麼在這?」 或許一個人的實力,不能單純用元素同化率來判斷,但普遍來講,人類最強者,也就是七君子等級的實力,他們的元素同化率可以粗略算作為是百分之十。那麼,在魔法的使用能力上,天貴族是七君子的五倍,而元素類異族更是七君子的十倍!

想想看,普通的魔法,在天貴族手中,都能夠以廢變寶,發生質的改變,讓一些看似無用的魔法,出現了堪比神級魔法的效果。而由那些元素類異族手中使來,又會發生何等的變化?以目前人類的見識,估計已經無法想象了吧。

而且不光是數量倍數上的變化,當元素同化率超過50%的時候,由於身體大部分構成已經是魔法元素,所以從種類上來講,天貴族其實已經不能算作是人類。或者說,天貴族是擁有人類靈魂、擁有過多雜質的元素體!這種時候,因為這樣的改變,元素同化率超過50%,已經是出現了一次量變到質變的進化。而當元素同化率達到100%的時候,必然又將出現一次質變。所以,七君子跟元素異族的差距,絕對不是那簡單的十倍之差,當中還包括了兩次質變!

之前跟海族的那次交手,對方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逃命,而且對手又只是夜白這些低等種族,殺雞焉用牛刀,海族自然也不可能使用什麼厲害的魔法出來。這也使得當時海族沒有在夜白等人心目中造成足夠的震撼,夜白他們沒能見識到對方的真正實力,沒能見識到元素異族的主要手段,他們小看了對手,錯估了對手!

······

雲風輕雖然不認為火靈兒殺人的事是天貴族的陰謀,但夜白卻在心裡認定這就是天貴族的陰謀。而天貴族既然是要離間夜白跟其他七君之間的關係,那麼現在遲遲沒有進攻山海城,夜白也不覺得奇怪了,這顯然也同樣是為了離間。所以,此時的夜白完全想不到,已經有一個天貴族親自潛入到了他附近。

至於說離間的動機,雲風輕的話可能是沒錯,目前天貴族完全看不起七君子,自然也不可能會玩這樣的手段。但,不是夜白自戀,可夜白確實認為,天貴族雖然看不起七君子,但卻是看得起他夜白啊!當然,夜白說的也只是天玄月而已,天玄月盯上了夜白,做什麼都是針對夜白的,於是夜白自然而然的認為這離間之計也是出於天玄月之手,要不然那麼巧,別人不離間,偏偏離間他夜白?天玄月不滿足在夢境中折磨夜白,在現實當中必然也會有行動。

所以,夜白現在要做的,就是趁著敵人還沒有攻打山海城,先把火靈兒的事情給解決,先把火靈兒的靈魂給找到!其實,夜白最近面臨的壓力非常大,不僅有來自雲家的壓力,夜白還同時面臨著內部的壓力。比如冷凝霜的意見,就是把這個火靈兒直接交給雲家,一了百了。可夜白能夠這樣做嗎?交給雲家的話,火靈兒絕對逃不過一死,而要是這真的就是火靈兒的身體,那豈不是連救都救不回來了?火靈兒是無辜的,憑什麼要遭受這無妄之災。

只是,冷凝霜根本不會聽夜白的,道理在冷凝霜面前一點意義都沒有,她只看中實際作用。一旦夜白跟雲家的關係繼續僵化下去,冷凝霜必然會私自做主把火靈兒交出去的。所以,夜白的壓力非常大,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夜白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救出火靈兒,或者至少要找到足以說服雲家的證據吧。

可,如何才能救回火靈兒,如何才能找到火靈兒的靈魂,這是夜白最大的問題!夜白並不了解天艮山的真實目的,他認為這就是一個單純的離間之計,所以火靈兒跑到他這邊來以後,只用呆在這裡就可以了,不會再有其他的行動。而沒有行動的話,也不會有破綻暴露,夜白想要從火靈兒身上入手,估計比較困難,至少短時間內沒辦法得到什麼線索。

那麼,直接把火靈兒控制起來如何?沒有用,難道夜白還能對火靈兒的身體嚴刑拷打?而且像這種沒有靈魂的智能,夜白也不認為能夠從他們口中逼問出什麼來。擅自出手的話,不但沒有任何結果,反倒可能打草驚蛇,到時候才真的讓火靈兒陷入危險。

同樣的原因,雖然夜白也注意到了跟火靈兒一同出現的可疑人物(天艮山),但為了不打草驚蛇,夜白並沒有去試探對方。也怪夜白先入為主,認為敵人就是為了離間他,火靈兒到山海城這邊后已經不會再有什麼行動了,是以,夜白一直認為,哪怕那人很可疑,但應該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已經無計可施了嗎?

不!夜白還有一個破釜沉舟的選擇!

夜晚,

「你們跟我來。」

夜白獨自找上火靈兒。

「要去哪裡?」火靈兒不禁問道。

旁邊的天艮山眼睛一閃,這大半夜的,很不尋常啊,難道暴露了?天艮山也知道夜白擁有禁忌之力,但具體如何,誰也不清楚,所以如果夜白已經發現了問題的話,那也並不奇怪。那麼,要不要出手?如果能夠把夜白制伏的話,還能有最後的機會。

「我偷偷送你們離開。」夜白答道。

而夜白的這個回答,也讓天艮山停止了出手。看樣子還並沒有暴露啊。

「為什麼要走?這裡不好嗎?」火靈兒問道。

「繼續呆在這裡你會很危險的,有人要把你交出去。」夜白解釋道。

「。。。。。。冷凝霜?」火靈兒低聲道。

夜白心中一顫,這一瞬間,他幾乎認為這就是火靈兒本人了。不過,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一切,

「是的,所以,你還是離開吧。我保護不了你,去找個安全的地方呆著,回去找你導師也行。這件事我瞞著所有人,包括冷凝霜,晚的話,就走不了了。」夜白說道。

這就是夜白想出來的辦法:放火靈兒離開,理由也絕對真實可信,那麼,火靈兒離開之後肯定會「回去」的吧,夜白只要悄悄跟蹤火靈兒,應該就能找到那幕後之人,找到火靈兒的靈魂所在!

不過,這是破釜沉舟之舉,不成功便成仁,不但夜白自己可能會面臨危險,必要的時候也沒辦法把人給雲家來交差了。所以,冷凝霜是絕對不會同意夜白把火靈兒放走的,所以,夜白如今的行動也確實是瞞著所有人,瞞著冷凝霜的! 他說去工作,難道就是在陸氏集團工作?

她眼眸水光瀲灧,望向他時更是閃爍著星光,蘇離感受到四面八方投射而來的目光注目。

他牽起她的手,「過來談工作。午餐你吃了么?」

喬小諾忙不迭的搖頭。

本來想跟粑粑一起吃的,現在看來,沒必要了!

她想跟蘇離一起吃!

「那我們一起去吃?」

「好啊!」她應得飛快,像是害怕他會後悔一樣。

蘇離薄唇噙著笑,「那我先跟同伴說幾句?」

喬小諾乖巧點頭,還很皮的做了個「你請」的手勢。

蘇離轉身跟同伴解釋,「抱歉各位,我不能跟你們一起吃了。女朋友來了,我得陪她。」

同伴們仍舊震驚於喬小諾的驚艷美貌之中,轉念一想,蘇離這樣的長相,到公司第一天,就把女同事們迷得團團轉,收穫了一大批迷妹。

他都不為所動,現在看來,原來是已經有了天仙一般的女朋友了。

難怪那些追求者,他看不上。

「沒關係,我們理解的。」

「是啊,陪女朋友重要。」

「那快去吧,別讓你女朋友久等了。」

禮貌跟同事們道別,蘇離牽著喬小諾離開。

他的掌心乾淨溫暖,十指相扣,一起走,喬小諾心裡暖暖的,滿是歡喜。

忍不住偷偷側頭看他,陽光下,他側臉輪廓迷人至極,讓她情不自禁的一看再看。

蘇離拉開車門,「上車吧。」

喬小諾依言上車,蘇離上車后,一邊扣安全帶,一邊問她,「午餐想吃什麼?」

「我都行,看你。」

「你喜歡吃什麼?」

喬小諾笑容一秒消失得乾乾淨淨的,腮幫子鼓了起來,「你竟然連我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

太過分了!

這男朋友當得一點都不稱職!

「你說,我記著。」

看在他態度還算好的份上,喬小諾一點也不客氣,數著手指頭,給他念了幾十個喜歡吃的,和不喜歡吃的。

說完,她還特地問一遍,「都記清楚了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