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別多說了,趕緊倒水!」余順急忙道。

「是,是,你看看我這,都忙昏了。」余坦趕緊前去沏茶,蘇沐則是笑著走進來,在沙發上坐下。

隨著落座之後,蘇沐就開始四下的打量起來。余順的家裡還真的是夠清貧的,家裡除卻最基本的電器之外,是沒有任何過分的東西。就連裝修也是最為簡單的那種,看來這麼多年,因為余濤的病,真的是讓這個家庭變的窮困了很多。

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來,余順這個常務副縣長還真的是夠清貧的。否則依著他現在的位置,隨便動動手腳,都能夠讓生活變的富裕不少。就算是有著余濤這個病在,都不會影響到家裡的生活。

要知道像是余順這樣的官員,將孩子送到國外進行救治的又不在少數。但像他這樣的,卻沒有多少。

「蘇書記,你喝茶!」余坦端過來一杯茶水之後說道。

別管心裏面如何懷疑,余坦該做的都要做,畢竟余順現在是跟著蘇沐混的,最起碼的禮數要周到。

「行了,你們兩口子就不要這樣忙活了。我知道你們的心也不在這裡。老余,我能不能先看看余濤。」蘇沐笑道。

「他就在裡面!」余順說道。

「那我就進去看看。」蘇沐直接起身走向房間,等到悄悄的打開門之後,蘇沐也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余濤。

這時的蘇沐,腦海之中倒是沒有想到要不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將余順拿下,更多想到的是,要是治好了余濤,也算是做了件好事,算是為自己積德造福了。

所以,蘇沐舉步走向床邊。 常寫書如同老牛拉車一般,雖然慢悠悠地,但好歹了終點!今天,終於可以結束了,結束了,我也圓滿了!

當然,結局並不完美,結局就是像生活一樣,第一個結束都是一個新的開始。如果非要寫一個大結局的話,那麼一定是主人公不善不惡、不好不壞,像普通人,像我們所有人一樣,有哭有笑地繼續活著!

這本書寫了一年稍多一點,期間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作者不如意很坎坷,正常;主人公不如意,多多少少代表點作者的境遇,也正常;裡面有很多不盡如人意地方,bug不少,也正常,畢竟是新人,真的寫不了那麼完美;這麼一來,讓很多讀者也鬱悶。要說這也正常。總不能老看爽書不是,看多了也沒意思,偶而看看書鬱悶一回,也可以接受吧!有時候,生活和小說一樣,不單單是一種感情存在著,就像流過淚之後的歡笑、就像鬱悶之後的舒爽、就像背叛之後理解的珍惜,不一而足,我試圖解釋清這些,可到了後來,卻發現自己也解釋不清了!自已有時候把自己感動的淚流滿面!我簡直比楊偉還鬱悶!

鬱悶,終於到了終點了。我完本了,我圓滿了,我不再鬱悶了!

結束,也是一個新的開始,很想寫下一本,不過我怕寫得比這一本還鬱悶,招來無數板磚!生活的經歷決定一個人的心境,我已經過了二十郎當幻想連篇的年齡,要說起來,我挺羨慕小作者一些天馬行空的想像,可我學不來。我不知道是把這種鬱悶的筆調進行下去,還是隨著大流,學一學怎麼樣寫讓讀者看著爽、讓自己看看爽的爽文!那樣的話,又怕自己學成了四不像,搞成個學步,回頭自己也不會走路了!

所以,我需要一個新的開始,雖然糾結在怎麼寫、寫什麼、寫成什麼樣子的問題上,我還決定再寫點什麼!我也希望這一本的結束能給我一個新開始!

什麼都要變一變,不過,我最最希望的,是書友們的支持不要變!給我一個月時間,我想潛心靜一靜,好好考慮一下得失,盡量讓下一本,保留著生活的原汁原味、保留著生活的感動,但不要再這麼鬱悶。

謝謝大家!給我一個月時間,攢足板磚,等著拍吧! 這時候的余濤,神情平靜的躺著睡覺,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就那樣像是一個活死人似的。蘇沐瞧著這張原本應該是充滿著陽光氣息的臉蛋,心底不由閃過一抹可惜。

直到這時候,蘇沐才能夠感覺到余順和余坦之前的心情,那是不足為外人所道的難受。除非是至親之人,否則就算是天大的病症,在其餘人那裡都是沒有可能感受到痛苦的。

蘇沐緩緩坐下,伸出手指搭上余濤的手臂,而就在碰觸的瞬間,蘇沐眉頭倏的一皺。

竟然是錯了!

在這之前,從余順那裡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假的。余濤並非是什麼腦癱!

就說是這樣的。

所謂的腦癱是一個特殊定義用詞,通常是指在出生前到出生后一個月內,由各種原因引起的非進行姓腦損傷,或腦發育異常所導致的中樞姓運動障礙。而余濤是怎麼回事那?

之前說的是余濤是後天變成這樣的,現在隨著官榜的旋轉,蘇沐得到的消息是那樣的驚人。

因為在官榜的旋轉之中,不但給出了如何能夠治療這種疾病的辦法,同時還顯露出來一條最為重要的信息,那便是,這病是人為迫害造成的。

是誰這麼心狠手辣,竟然會對余濤這樣一個孩子下如此黑手!

忽然很想你 余順和余坦站在旁邊,大氣不敢喘下。就算是之前心裏面不相信蘇沐,但看到蘇沐這樣診治,還是希望他能夠成功的。越是這樣希望著,所以也就越是擔心著。

「書記,怎麼樣?」余順瞧著蘇沐手指放開余濤的手腕之後趕緊問道。

「咱們出去再說吧!」蘇沐淡然道。

「好!」

等到了客廳分別坐下之後,蘇沐瞧向余順的眼神,流露出一種慎重和嚴肅,「老余,余濤的病並非是你們所想的那種腦癱,他是腦部遭受到猛烈撞擊之後才會形成這樣。而且我還能夠猜出來,余濤並非是因為所謂的意外,因為這樣的病,分明是有預謀而為之的,不然不可能在他的腦袋之上狠砸那麼多下。」

「什麼?不是腦癱!」余順驚呼道。

「當初發生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你能給我說說嗎?」蘇沐問道。

「當初濤兒是放學回家的時候,遭遇到車禍變成這樣的,是一個陌生人報的警。」余順本能的說道。

「陌生人?」蘇沐眉角挑起。

官榜在治療疾病的時候,是能夠將這種病症形成的原因顯露出來的,所以蘇沐才會知道這種病絕對不是什麼意外,而是人為鈍器猛擊形成的。

但要是按照余順的說法,是什麼車禍的話,顯然是沒有道理的。這其中肯定是有著什麼地方,是被忽視了的,絕對有著貓膩。

「老余,余濤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蘇沐問道。

「一年之前!」余順說道。

「一年之前嗎?」蘇沐若有所思道:「你要是有可能的話,就盡量前去調查下一年之前,余濤所發生車禍地方的監控視頻,或者是找找附近的證人之類。我懷疑,這並非是什麼意外車禍。」

這話說出來,當場就讓余順和余坦震驚著。

他們一直以來都是認為余濤的病是車禍造成的,但誰想到會是這樣。余順怎麼說都是常務副縣長,比余坦是想的要多。他腦海之中很快就想到當時一年之前,自己是置身在什麼樣的事件中,也就是在那起事件中,余濤變成這樣的。

要真的像是蘇沐所說的那樣,這事還真的是夠古怪。

難道說?

當余順心底升起這樣一個念頭的時候,他的臉色唰的便蒼白起來,身子都開始有些驚恐的顫抖著。他實在是不敢相信,真要是那樣的話,那事情會是誰做的。

「老余,你說可能是這樣嗎?」余坦急聲問道。

「蘇書記,你敢肯定嗎?」余順盯著蘇沐雙眼問道。

「老余,我的醫術真的不是給你吹的,真的是有著獨到之處的。我是能夠看出來余濤的腦部傷勢,分明是被鈍器重擊造成的。非但如此,還是連續不斷的打擊。

我不知道當初這樣的病怎麼會被定義成為車禍,但能夠想到當時報警的人,當時醫院的人,都是在其中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老余,有些事情是想要隱藏也隱藏不住的,只要稍微調查下,就能夠露出馬腳的。

但對方既然如此做了,就說明對方是有著十足的把握,不會被發現的。你要做的便是抽絲剝繭,好好的進行調查。因為這事要是真的話,就不單單是所謂的治病,而是一起十分惡劣的刑事案件。一年之前的話,我會讓徐炎配合著你,對那時的檔案進行調查的。當然,前提是你也要好好的和徐炎配合。」蘇沐說道。

「蘇書記,我…」余順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畢竟當時那起事件,自己真的不知道要不要說出來。

蘇沐看到余順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有著**沒有說出來的,他微微笑道:「老余,你知道的,這件事情姓質是相當惡劣的,這要不是因為我的話,余濤可能就要這樣一直如此下去。我給你說這些,並沒有其餘的目的。而且我還能夠告訴你,對於余濤的病,我是有著九城把握的。」

「真的?」余順余坦夫婦境震撼的全都站起身來,瞧著蘇沐的眼神是那樣的震驚。

「當然,我從不說大話,給我拿紙筆過來!」蘇沐笑道。

「好!」余坦趕緊拿過來。

蘇沐接過之後,便開始唰唰的寫起來,這就是所謂的藥方。而這個藥方當然是蘇沐為了隱藏官榜而開出的,其上便有著玉石作為藥材,至於說到其餘的,全都補氣養神的。要是靠著這樣的藥方,想要知道蘇沐是怎麼救治余濤的,那是想都別想。

「這是藥方,儘快的將藥材全都抓起。什麼時候抓起,我什麼時候就能夠動手為余濤救治,保證藥到病除。」蘇沐笑著將藥方遞出去。

「蘇書記,真的是多謝了!」余順趕緊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要是余順再懷疑蘇沐的話,就實在是沒有必要。蘇沐這樣的身份,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嗎?更別說蘇沐剛才的話語,隱約之中點出來余濤的受傷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就更加讓余順感覺到震驚。畢竟當時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和侯柏涼對著乾的。

而那事,除卻余順之外,知道的人寥寥無幾。事後也是因為余濤的事情,所以余順才沒有繼續調查下去。現在想想,這事處處透露著古怪。

侯柏涼,別被我查出來余濤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真要是那樣的話,我就算是拼著不當這個常務副縣長,也要將你拉下馬。沒有誰能夠傷害到我的家人,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更加不行。

蘇沐倒是沒有在這裡多做停留,說完這些話之後就起身離開。余順親自將蘇沐送出去,看著蘇沐,余順猶豫了下,還是緩緩的開口。

「蘇書記,一年之前,就是余濤發生車禍的時候,我和侯縣長之間的關係並不能夠算是多好。當時我負責的便是縣裡面的工業金融經濟這類。確切的說,當時我正在調查縣一建的一件事情,因為當時縣一建所承建的工程那裡,發現了一具屍骨。種種跡象都表明,事情和縣一建是絕對脫離不了關係的。

但也就是在那時,余濤發生了車禍。我的所有精力,全都被拉到余濤的身上,再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關注那事。而侯縣長也是順勢將這事全都交給了馬文雋去辦。當時我之所以會留意到,是因為那事涉及到一個經濟案子。具體的事情,我稍後會向蘇書記你彙報。」

果然是有著隱情!

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是那麼簡單的!

只不過蘇沐怎麼都沒有想到,那時候的余順和侯柏涼還不是一條心。

「那後來?」蘇沐問道。

「後來因為余濤的病,侯柏涼是關心的不少,忙前忙后的為我們找醫院,甚至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還借給我藥費。所以在那之後,縣政斧之內的很多事情,我都是跟著侯柏涼走。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如果說要是被我查出來是真的話,蘇書記,我…」余順情緒激動起來。

「老余,這件事情你先不要聲張,你直接去找徐炎,將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他。徐炎會知道如何做的,如果說事情真的是確鑿的話,你放心,我會給你一個交待的。到時候有著法律在,會將幕後的黑手給揪出來,公正審判的。」蘇沐說道。

「是!」余順點頭道。

「行,那我就走了,記著將裡面藥方內的東西準備好。」蘇沐說道。

「我知道了!」余順趕緊道。

余順就那樣站在門口,瞧著蘇沐的身影從眼前消失,臉上這時候露出一種猙獰恐怖的神情來,那樣子就好像是要吞食人肉似的。

「侯柏涼,侯數根,這件事情最好和你們是沒有關係的。否則,我會讓你們知道,我余順的兒子,不是誰想要害就能夠害的!」 時陽光,燦爛而炙熱,就像楊偉的眼光一般!

虎子開著是自己的那輛越野,停車場地,另一輛車,一輛精靈,紅色的精靈,車旁款款地站著兩個女人!沒有意外的是周毓惠來了,而有意外的是江葉落來了!兩個人,都正笑吟吟地看著楊偉和虎子兩個人打滾!

確實很像一對姐妹花,江葉落依然那樣青春逼人,梳著馬尾妝,胸前掛著相機,還是一副即時採訪的樣子。

小說閱讀網周毓惠一身潔白的裙裝,披肩的長發留起來了,彷彿夏日裡的百合,沒有妖嬈,卻忍不住讓人砰然動心!笑著,倆個女人都笑著!看著楊偉默默站起身來。

虎子一骨碌爬起來,拍拍屁股,湊上來嘿嘿笑著:「看傻了吧?多長時候沒見女人了?看……看,看女人也不能這麼淫呀?」

楊偉咬著嘴唇,指著虎子的鼻子低聲叱著威脅道:「警告你,滾遠點,別當燈泡啊!」

然後是大手一把一抹把虎子抹過一邊,一轉身,又是一臉燦爛的笑容。

「葉子,毓惠,你們怎麼來了?」小跑著的楊偉問著,迎了上來。

「我陪惠姐迎接你呀?」江葉落笑著,攬著周毓惠,卻是猝不及防地推了一把,周毓惠不由地向前邁了兩步,差點和楊偉撞個滿懷。回頭嗔怪地看著江葉落一眼,葉子幹什麼,從來都是直來直去,冒冒失失的。

「你們談!……姐夫,我可給你又帶來個姐啊,別辜負了哦!」

江葉落依然是大大咧咧,揶揄地笑著,拍拍楊偉的肩膀,笑吟吟地走了,揮手叫虎子,兩個人進了培訓中心的門廳。

「這丫頭……這怎麼回事?他們?他們不認識啊!」楊偉詫異道。倒不奇怪江葉落大咧咧地樣子。反倒奇怪虎子和江葉落這麼熟稔。居然和虎子像哥們一般肩並肩進了培訓中心。

「他們在大連認識地。後來葉子到鳳城被虎子一碗拉麵折服了。去了幾次鳳城都是虎子招待地。又是你地兄弟。他們就成了好朋友!」周惠笑著解釋道。

「大連?」楊偉驚訝了句。

「韓姐結婚了。三月份結地婚。我和虎子、江記者還有林家兄妹都去祝賀了。」周惠道。盯著楊偉地眼神。

「哦!」楊偉應了聲。

「你很失望?」

「失望,為什麼失望?不挺好地嘛?她有了歸宿,我該為她高興才是!她有權選擇自己的幸福,她覺得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楊偉笑著,笑里澀澀的,不過看樣話里倒是真是這種感覺。

「姐走了!去了法國!」

「我知道了!」

兩個人,在這一句之後靜默了!

場面,好像初見,乍見之後的興喜之後有點尷尬,楊偉沒來由的有點訕訕,彷彿還有點手足無措,周毓惠靜靜地站著,想了半晌才輕輕地問了一句:「你……你還好嗎?」

「你看呢?吃得好、睡得好、身體恢復的也好!」楊偉笑著,不無愜意的笑著。

「都結束了嗎?」周毓惠輕輕地問。

「是一個結束也是一個開始。」楊偉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判決書,遞給了周惠。

周毓惠展了紙看完了,長舒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卜離被判了十年、伍利民被判了十五年、六兒也自首了,他們交待出了一個盜車團伙,免予刑事處罰;你被判一年緩刑……也許這個結果,應該算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楊偉,接過了周毓惠遞過來的判決書,笑著說道:「走走吧,這裡景色不錯!」

倆個人,肩並著肩,散步在培訓中心地林蔭道上,只聽得見輕輕的腳步聲!

「告訴我點外面的事,我躺了兩個月,又被禁足了七個月,每天就在這個小院子里那裡也去不了。外面發生了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你們不來地話,我都準備跑著回去了。

」楊偉打破了沉默。

「嗯!……發生了很多事,姐走的時候找過我,你托她尋訪錘叔前妻的下落,她查到了,我去找過她,返城后她在省城一家小學當了幾個保管,現在已經退休了。」周惠說道,先自提到了最關心的一節。

「那他們?」楊偉一聽,來興趣了。

「呵……他們合好了,錘叔沒有再娶、張嬸也沒有再嫁,畢竟還有鋸子這麼個親生兒子,我牽地線,把他們又牽到一塊了,現在都在拴馬村,天廈集團和拴馬村達成了協議,拴馬村的路修好了,新村已經開工建設了,我來的時候去過拴馬村,我沒告訴他們你要出來!要告訴他們,估計又得來一群人。」周惠笑著說道。

「好好……哈哈……老樹開花了,老錘這下有得樂了……牧場還好吧?」楊偉也高興了。

「牧場一切都好,今年羊群已經增加到了829隻、大牲畜365頭,存欄的豬在235口,今年種了五百畝玉米,灘地和林間空地套種了四百多畝花生,今年的收成應該不錯,秋後再收一部分山貨,再有一年,應該能收回投資成本了!對了,大憨媳婦生了個胖小子,七斤六兩,七嬸取了個名字叫肉墩,二憨五月初九結婚了,你一直沒消息,結婚的時候他都秧秧不樂……今年牧場結婚地有十幾對了。」周毓惠如數家珍地說道。

「好……好……二憨再生個胖小子,就叫肉蛋,肉墩、肉蛋……哈哈……七叔七嬸,這下樂歪了吧。」楊偉開心地笑著。

「當然!……還有,輪子、六兒,現在都在北京,倆人都在考汽修技師!小伍元回鳳城了,他幫著我經營飯店;煤場現在經營很平穩,不過大不如從前了,現在煤炭銷售管理很嚴格,普遍都開工不足,現在和煤運公司聯營,準備年後組建一個型煤加工廠,現在有瑞霞和金村長幫著我經營著,型煤廠建成后,能解決一百多閑散勞力! https://tw.95zongcai.com/zc/32204/ 不過大股東現在是煤運公司!我們算半個國營的!」周毓惠道。

「好……好……這樣金老頭就不用再上路當車匪

,瑞霞?怎麼,你不要保鏢了?」楊偉詫異地問了句

「心裡不安,那裡都不安全,心裡安寧,那裡都是安全的!」周惠淡淡地說了句。

「說得好,悟透禪意了。哈哈……其他人呢?金剛這小子沒惹事吧!?」楊偉笑著。

「金剛一直在牧場,準備開始收山貨了,我聽說他好像談了個沁山姑娘,正在熱戀中………三河被武局長召驀走了,竹林山那次雪地救援讓省隊很開眼界,武局長專程去沁山找三河,本來三河不願意去,武局比你還會說,他說要救很多像卜離、利民和卜棄這樣的人,要救很多像他大哥這樣的人,後來三河帶著他們兄弟們就跟著武局長走了,狗王和他地狼犬,現在為緝毒總隊服務,我聽說他培養的緝毒犬和救援犬,已經立了一個三等功了。卜棄從北京回來后,一直跟著三河。」周惠說著,也是覺得十分的釋然地高興。

楊偉道:「哎,老武的眼光很毒啊,掙撿大便宜……好好……也算他們都有個好歸宿了。」

周惠一聽,也有點意外:「是嗎?我還以為你會不高興聽到這些。」

「怎麼會呢?跟著老武,總比跟著我混強。你別看三河不吭聲,其實是心裡做事呢,人人心裡一桿秤,好壞他自己知道。不過這小子挺賊地,呵呵……沒準早瞄上小卜棄了,他們要成一對,了了我一大樁心事。」楊偉說了句,很高興聽到這些。

周毓惠看著,好像也跟著高興,又說了句:「對了,傅紅梅來過了,知道你的境況她並不擔心,她說她哥心地一向善良,是個好人,好人會有好報地。他說等你出來,她要去牧場看你,你答應過她的……你一直沒消息,她第二次來,我陪她去牧場玩了兩天,你這個妹妹很關心你啊。她說將來你有了孩子,她來給孩子當家庭老師!你幫了她很多,她一直想找個機會幫你做點什麼!」。

「她現在幹什麼?」楊偉饒有興緻地問道。

「在杭州應聘了一所大學的教師,對象也是這所大學的老師。」周惠說著,悄悄地覷了楊偉一眼,不過並沒有發現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