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別激動,你看這鐘乳菁液又不透明不是?我什麼都看不到,你捂不捂都一樣啊,就當是在泡溫泉好了……」

「你說了不偷看的!」百里晴雪滿臉通紅。

「是啊,晴雪,我哪裡偷看了?你快轉過頭去,我也要進去了。我撐的時間,肯定比你們久,可沒時間浪費在等你們身上,一起,一起泡。」

「不要啊,你混蛋,流氓,啊……」

百里晴雪終於說不下去了,猛地轉過頭。

滿臉通紅!

這混蛋竟然真的說脫就脫!

孫穎倒是老神在在地,撇著嘴,一臉輕蔑地看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的百里晴雪,甚至是王宇脫衣服,都被她給偷偷瞄了一眼。

「小宇真的是變得相當的厚顏無恥啊……」

對她這小姨如此,對百里晴雪還是如此!

簡直是暴露狂!

但不得不說,有些事情經歷過後,就會變得坦然很多,就像現在的孫穎,已經能很坦然的面對王宇的無恥。

偷看?

不存在的,人家是光明正大的看。

王宇脫光之後並沒有直接跳進鍾乳菁液,而是將他的衣服和兩女的衣服一股腦收進了小背包中,隨後塞進狼王牌雙肩包內,又找了一個隱蔽的的角落藏了起來,才輕靈地滑進了鍾乳菁液之中。 「你們最好是靜心地感受肉身和精神的細微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痛苦會越來越嚴重,換氣盡量減少,換完就快速進去。這樣效果會更好,尤其是對神魂和意志方面。好了,晴雪,別害羞了,早晚是我老婆,害羞啥,跟小姨學著點。我開始了,對了,我不用換氣,你們照顧好你們自己就行,不用在意我……」

王宇看著百里晴雪通紅的俏臉,一本正經地,神情嚴肅地說道。

說完,直接盤膝而坐,盪起一圈圈乳白色的漣漪,緩緩向下沉去,很快消失不見。

百里晴雪縮成了一團。

看到王宇消失在中央區域,才舒了口氣,看向一臉戲謔看著她的孫穎……

「你怎麼一點都不在意?」百里晴雪紅著臉盯著孫穎問道。

「有什麼好在意的?我們一起洗澡都到七八歲,什麼沒見過,就是現在,他光屁股的模樣,也沒少看到過……」

「……」

百里晴雪一臉黑線,還能愉快的交流嗎?

嘩啦!

氣鼓鼓地,直接再次潛了下去。

她感覺孫穎跟王宇一樣,變壞了……

純潔無瑕的她,一時間哪裡是兩人的對手?

只能落荒而逃,潛入鍾乳菁液之中,掩飾忐忑羞怯外加尷尬、鬱悶、不爽的模樣。

……

所幸,這鐘乳菁液的池子夠大,而且乳白色不透明,不然的話,她恐怕根本呆不下去,沒辦法,臉皮薄啊,尤其是想到此刻她和王宇都是光溜溜的,同在一個池子中……

所幸,王宇沉到鍾乳菁液中后,便再沒動靜,彷彿根本不存在般,連一絲水波的動靜都沒有。

顯然,王宇應該是沉浸到了自己的感悟中?百里晴雪是這麼認為的……

孫穎也再次沉下。

鍾乳菁液看似粘稠,但密度竟是比水還要低,自行便會下沉,不過,隨著下沉,會變得越來越粘稠,密度也隨之增高,下沉到一定距離,就會自行懸浮著,不再下沉。

孫穎和百里晴雪,均是盤膝而坐的姿勢,靜靜地感悟著。

她們不知道是……

同樣盤膝而坐,懸浮在鍾乳菁液中的王宇,卻是眼睛睜的大大地,散發著晶瑩的光芒,輕易便穿透乳白色的液體,清晰地看到了孫穎和百里晴雪的模樣。

王宇真不是故意的,他以真仙神魂本源,灌入雙眼,施展最低級的天眼通第一層,只是為了查看鐘乳菁液究竟有多深,裡面還有沒有什麼危險等等,怎麼可能是為了看小姨和晴雪?

這只是順便晃一眼而已……

峰光無限好,儘管只能看看……

雖然兩女都不是波濤洶湧,但形狀卻是完美無瑕,無懈可擊。

還有那腰、那臀、那腿……

好吧,饒是王宇定力深厚,在自己最心愛的兩個女人面前,終究是變成了自我煎熬,儘管兩女的身材還很青澀,遠沒到最美的盛開期。

丹田的燥熱,鼻頭的涌動,王宇不得不乖乖地收回視線。

來日方長。

小姨初長成,晴雪尚青澀。

不管是誰,都不到採摘的季節。

他也不忍破壞現在的美好啊!

當然,他就是想破壞,也得晴雪和小姨答應才行,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

晃眼間便到了晚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孫穎和百里晴雪,已經再也沒心思東想西想,越來越劇烈的疼痛,從肌膚進入體內,一點點地向著五臟六腑蔓延,彷彿要深入骨髓,先是麻癢,接著是疼痛,而且越來越強烈,像是萬蟻噬心。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承受著煎熬。

這種不僅僅是肉身上實打實的痛苦,精神上承受的痛苦更為劇烈。

而且,孫穎和百里晴雪,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浮出水面,大大地喘上幾口氣,便會再次沉下去。

至於王宇卻是不存在換氣一說。

……

「天快黑了……」

「咦?這裡的靈藥又被採摘了?這山谷他們也來過了!」

一處山谷之中,一道身影蹲在草叢之中,看著明顯是被挖沒多久的一個藥草坑,暗自嘀咕道。

這道身影赫然正是身材火爆、相貌普通的女生,木子悠藍。

「這痕迹至少是幾個小時前採摘的,應該走遠了。」

木子悠藍思忖道。

一路之上她發現了很多藥草被挖的痕迹。

斷定是王宇和百里晴雪、孫穎三人。

而且也查到了一些三人留下的一些痕迹,當然主要的痕迹便是王宇宰割狼王的地方。

「到都到了,再找找吧,我就不信他們能採光。」

木子悠藍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

如此驚人的恢復速度,若是王宇看到的話,都會驚訝至極,連狼王劃出的傷痕,幾乎都看不到任何痕迹。

這是很逆天的恢復能力。

當然若是有珍貴的療傷丹藥,當屬例外。

無巧不巧的是,木子悠藍竟是來到了百里晴雪發現洞穴入口處的地方。

而且一眼便看到了一層層明顯是有人為痕迹的不斷向上的落腳點,順著看上去,自然而然地便看到了陡峭處的洞口。

木子悠藍頓時變得微微興奮。

天色已晚,她本就快要找一個地方休息靜修,沒想到在這山谷之中,竟然發現洞穴,而且明顯是有人為痕迹留下的洞穴。

遠古山林之中,人為留下的痕迹,意味著什麼?

極有可能是遠古傳承或者洞天福地!

任何一種,都可能是不小的機緣。

當下,木子悠藍毫不猶豫地縱身而起,攀登而上,很快便來到洞口處。

這時才小心翼翼地向著洞內走去。

沒多久便到了鍾乳菁液的地方。

「咦?」

木子悠藍一眼便看到了鍾乳菁液形成的水潭。

「這是……」

抬頭凝望著洞頂懸垂的鐘乳石,以及依舊在不停滴下,發出叮咚之聲的乳白色液體,木子悠藍的神色閃過一抹思索的樣子,片刻后眼睛一亮:

「鍾乳菁液?竟然是鍾乳菁液!」

木子悠藍竟是直接叫出了鍾乳菁液的名字。

顯然,她對天地靈物的認知,遠非一般學生可比。

「鍾乳菁液,浸泡其中,對肉身神魂均有驚人淬鍊效果,堅持的時間越久,收穫便會越大,而且只有第一次有作用……」

木子悠藍腦海中浮現出鍾乳菁液的信息。 「沒想到才開始歷練沒多久,便能獲得如此機緣。看來師父的決定是對的……」

木子悠藍內心充滿驚喜和興奮。

目光環視一周,不再猶豫,這是尚未開放的遠古山林,人跡罕至,而且這地方很隱蔽,若非她碰巧發現,很難有人能進來,所以,木子悠藍也沒多想,很快便將自己脫的乾乾淨淨。

傲人的雙峰,沒有絲毫贅肉的柳腰,圓潤的臀部,筆直修長的腿,晶瑩細膩的肌膚……

頓時暴露出來。

此時此刻,任何男人看到這幅火爆的畫面,恐怕都要噴出火來,穿著衣服的時候還好,脫掉衣服的木子悠藍,真的可以讓人完全忽略她的長相。

單純就身材而言,無論是孫穎還是百里晴雪,在其面前,都要顯得青澀幾分。

嘩啦!

木子悠藍直接跳入了鍾乳菁液之中。

不得不說,木子悠藍的江湖經驗欠缺了點。

而王宇的江湖經驗卻要老道的多。

王宇在進入鍾乳菁液的時候,雖然估摸著,基本不可能有人會進來,但還是做了以防萬一的準備。

狼王牌包裹以及他和兩女的衣物都收拾的乾乾淨淨地藏了起來。

若是木子悠藍仔細查看下洞內的情況,不難發現王宇藏起來的包裹,自然也就能判斷出鍾乳菁液中有人。

但現在……

木子悠藍在跳入鍾乳菁液后,向下緩緩沉去,與此同時,盤膝坐起,做好了靜靜感悟的準備。

也就在這一刻,王宇猛地睜開了眼睛,奇異的晶芒再次出現,抬頭看向上方。

王宇眼神凌厲,身形也悄無聲息改變姿勢,向著波動的方向,移了下身形,做好了一擊必殺的準備。

但在看清楚緩緩下沉靠近的身影時,卻是讓王宇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我去……

竟然是她?

依舊是那張普通的臉,但那赤果果的嬌軀……

饒是王宇定力深厚,都瞬間有種噴鼻血的衝動。

真是純粹生理上暴擊!

嫉妒妖嬈,極盡性感!

孫穎和百里晴雪的身材,雖然也近乎完美,但跟眼前這道身影相比,卻是顯得青澀了很多,或許幾年後,她們成熟起來的時候,能跟這道身影媲美,但現在,不考慮感情因素,客觀評價,單純比身材,絕對是完敗的,尤其是以性感的角度來評判的話。

鍾乳菁液完全無法阻擋王宇的視線。

可謂看得真真切切,纖毫畢現!

尤其是隨著木子悠藍的下沉,距離王宇越來越近。

所幸,孫穎和百里晴雪都是靠在另外的兩邊,面積也足夠大,木子悠藍碰觸不到兩人,引起的波動也不是很大,而此刻,兩人也沉浸在抵禦肉身和神魂的痛苦之中,壓根不會感應不到池內的波動。

烈焰焚情:誤惹惡魔老公 自然也不會發覺木子悠藍的到來。

王宇不得不再次緩緩移動位置。

清無聲息地避開沉下來的木子悠藍。

不然的話,盤膝而坐的木子悠藍,非坐到王宇的身上不可。

那可就變成傳說中的****了……

銷不銷魂,蝕不蝕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