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4 日

「即使在今天睡過四個小時以前已經三天兩夜沒有合過眼了,你還要繼續工作嗎?」凱瑞甘在想要為奧古斯都帶上帽子,但直到被推開時她才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奧古斯都的貼身女僕。

奧古斯都向來不需要僕人,雖然他從未提及過這一點,但凱瑞甘卻知道其對給予了其身份和權利的貴族制度毫無認同感,這一點倒是與他的父親和兄長如出一轍。

「你應該再睡一會兒。」凱瑞甘對奧古斯都說:「艦橋告訴我艦隊還有兩個小時才會躍出超時空航道,抵達塔桑尼斯星系。」

「那我就跟不應該睡覺了。」奧古斯都眼睛睜大了一些,他立刻就說:「我的戰士們需要我。」

「可是你的健康智能助手顯示你現在非常疲憊,而且我也能夠感受得到你的精神狀態不太好。」凱瑞甘拽著奧古斯都的手腕說:「你很哀傷,你並不如他們看得到那麼堅強。」

「我不會倒下。」奧古斯都在對着一面鏡子整理自己的儀容儀錶時說:「永遠不會。」

在凱瑞甘還想要說什麼時,奧古斯都堅決的表情還是讓她屈服了。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凱瑞甘扶額說:「畢竟我不是你媽,對不對?就是凱瑟琳夫人站在這裏時你還會這麼說嗎?」

「這是一個偽命題。」奧古斯都輕笑着,一如他往日一樣幽默自然:「她不可能出現在這裏,我也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但是,奧古斯都的內心又沉重起來,他又不由得開始擔憂母親和妹妹來。在一周前,隨着一筆匯入奧古斯都在尤摩楊國立銀行賬戶中的巨款,他的哥哥阿克圖爾斯·蒙斯克已經抵達尤摩楊的巴斯德莊園並與朱琳安娜和自己的兒子見面的信息也一同被傳達到了休伯利安號上。

現在距離這則信息發出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奧古斯都無從得知經過這麼長的時間阿克圖爾斯是否能夠與朱莉安娜重歸於好,還是他只是待了一個多星期就匆匆回到自己在礦場的舒適圈裏。

無從知曉。

從阿克圖爾斯滿含真情實意卻實則滿腹牢騷的信件中,奧古斯都得以知曉自己的哥哥對小侄兒並不滿意。

但由於奧古斯都已經教授過瓦倫里安一名真正的蒙斯克家男人應該是怎麼樣的,加上其在叔叔離開一直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要求,苦習劍術鍛煉身體,阿克圖爾斯總不至於向原本的時間線中一樣直呼自己的兒子是娘娘腔和書獃子了。

雖然阿克圖爾斯用了許多字眼來描述瓦倫里安遠不如奧古斯都小時候那樣聰明而頑強,抱怨母親、妹妹和朱琳安娜把自己的兒子打扮成一個小公主,但這仍然對彌合父子之間因長久分離而產生的裂隙有了相當積極的影響。

有凱瑟琳在場,阿克圖爾斯至少能感受到家庭的溫暖,在埋怨朱莉安娜隱瞞自己時也就少了一些怒火。除此之外,奧古斯都只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夠成家立業,再不濟也該跟侄子積累一些感情。一個家,少了哪一個人都會產生支離破碎的感覺。

「對不起,我不該提他們的。」凱瑞甘滿懷歉意地說。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着想才這麼說的。」奧古斯都留給凱瑞甘一個輕鬆的笑容,說:「你是心靈感應者,你知道我的所思所想並且感同身受。」

在諾拉德2號艦長室厚重的氣閘門打開時,一身軍官制服的法拉第下士已經在等待奧古斯都了,他的身後站在四名身着cmc-300動力裝甲的斯蒂爾靈打擊者。

法拉第下士是一面面容冷峻的男人,他是標準的克哈人,有着寬下巴、高挺的鼻樑和深邃的眼窩。在幾個月前法拉第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聯邦公民,現在他已經成為了叛軍頭子身邊的紅人。

對此法拉第下士抱以了絕對的忠誠,他從不認為自己有配得上如今這個地位的才能。為了回報奧古斯都的賞識和果斷的提拔,這名來自克哈的年輕人革命軍戰士全身心地投入了克哈革命以及奧古斯都本人的護衛工作之中。

奧古斯都·蒙斯克從未看錯過一個人。為了證明奧古斯都識人用人的眼光依舊如故,法里第下士嚴謹而嚴肅地對待奧古斯都交給自己的每一個工作。

無論是去取一片烤麵包還是指揮一支軍隊,就是奧古斯都要讓他一個人鎮守克哈,法里第下士都勵志要做到最好。

艦船處於超時空躍遷狀態時無法與其他戰列巡洋艦取得聯繫,奧古斯都就徑直地走向通往下層甲板和底艙的艦內走廊。奧古斯都先是花費了一些時間到諾拉德2的軍械庫,取代阿爾法中隊工程師管理那裏的是羅瑞·斯旺的一位同族的堂兄。

斯旺的兄弟們之間長的都頗為相像,有所不同的是斯旺的這名堂兄在一次新阿波羅溫社區礦井的事故中失去了一條腿,只能以合金假肢代替。

「早安長官,如果現在的時間算作是早晨的話。」索林·斯旺是個身材魁梧的梅茵霍夫人,他瓮聲瓮氣地說:「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效勞的嗎?我已經把可供選擇的艦船武器、護甲、護盾的升級項目羅列在了控制面板上,您可以選擇諾拉德2號未來的升級方向和項目,然後告訴我……」

「然後你就會按照我的要求升級這艘戰列巡洋艦嗎?」奧古斯都問。

「這是當然,前提是……」索林的話被奧古斯都打斷了,後者很少會打斷別人說的話——除非忍不住。

「前提是有錢。」奧古斯都攤了攤手,彷彿有一萬個遊戲播報員在跟他說『你的水晶礦不足』、『你的軍費不足』。

「好吧,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我現在有錢了。」

托哥哥阿克圖爾斯的福,奧古斯都手裏有了一大筆可以隨意支配的錢。

奧古斯都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怎樣把這些錢轉化為手中真正的革命本錢。他沒必要太過節省,因為只要阿克圖爾斯依舊持有那片無比富饒的礦場,每月奧古斯都的賬戶上都會多出一連串「0」,而且都是尤摩楊公民點這樣不易貶值的、可與水晶礦直接掛鈎的貨幣。

除凱莫瑞安聯合體和尤摩楊以外,奧古斯都還必須從科普盧星區邊緣地區的黑色市場中購進武器、彈藥和戰艦。同時,奧古斯都必須克服軍備高度依賴採購和依靠尤摩楊護國軍支援的不利局面。

克哈革命軍需要一塊新的根據地,而奧古斯都則把這樣的希望寄托在數十艘飛往遙遠星系的克哈殖民母艦的身上。

在此之後,奧古斯都又前往下層甲板檢閱已經武裝起來的、枕戈以待的克哈革命軍士兵,向軍官和士兵們慷慨陳詞,做戰場的總動員。

等到諾拉德2號以及一支超過二十艘巨獸級戰列巡洋艦的艦隊躍出超時空躍遷航道時,奧古斯都才趕到了艦橋。

星圖上,塔桑尼斯星以自轉速度旋轉着,遠低於預期的聯邦艦船躍遷信號說明塔桑尼斯的駐軍未曾注意到一支龐大的艦隊正在迅速逼近。

自塔桑尼斯成為泰倫聯邦文明的燈塔以來,這裏從未經歷過戰火的洗禮。

7017k 此時民間開始盛行方便攜帶又容易保存的各種蘸醬,不論是單吃,還是拌面佐粥送飯都十分的美味,價格不算十分的貴,普通百姓想要嘗嘗也買得起。

大到酒樓,小到路邊的麵攤也開始用上了一種新的調味料,簡單的素湯都能煮出鮮美的滋味。

皇宮中

今日小年,太上皇跟太后自然是不能留在皇莊里的,畢竟皇帝出宮不是那麼方便,白日裏宴請大臣,晚上的時候便是家宴了。

太上皇跟皇帝兩人翻看着賬本,難得的今日不辦公,摺子都已經早早批閱完了。

太上皇:「當初的時候想着這生意應該不錯,沒想到會這麼不錯,這蘸醬跟味精才開始銷售不到兩個月,凈賺就已經可以比一個縣城的稅收了,難怪加重了商稅還是抑制不住商人的發展。」

皇帝認同的點頭,但是卻又不得不承認,改變了商稅又給予了優待之後,這半年的稅收就增長了不少,可惜皇帝是不能行商的,不然也不會藉著穀苗兒的手出售東西賺取私房。

太上皇:「可惜了這大棚種菜只怕是瞞不住,明年的時候就沒有什麼賺頭了,不過林夫人培育出來的良種確實不一般,那個學院如今怎麼樣了?」

皇帝:「因為林夫人給的一些提議,如今正在完善中,一時想要培養大批的人才只怕是不容易,不過倒是林夫人的提議讓孤有了一些想法,可以在一些地方專門建蓋收養無人照顧的老人孩子,然後給老人做一些簡易的活維持生計,然後這些孩子有天賦的送入學院學習東西。」

太上皇點了點頭:「如今你是皇帝,這些你自己看着辦便是了,朕也老了,帶着你母后難得過過清閑日子,林夫人是難得的奇才,他們夫婦切不可怠慢了,過了年,朕準備帶你母后出去看看,皇莊那一畝三分地你再派人去接手。」

趙瑜聞言連忙跪了下來:「父皇這是為何?外邊那麼兇險,若是讓他國知道了,或者碰到了匪徒不小心傷到您跟母后,這讓兒臣怎麼辦?」

太上皇板着臉:「站起來,如今都是當皇帝的人了,這偌大的江山,朕維護了差不多二十年,從未有機會出去走走看看,如今難得有了機會,若是不去看看,朕只怕要抱憾終身,所以皇帝你別說那些話,最多多帶幾個人就是了。」

嘗試過了權利的巔峰,又經歷過了生死病痛,原以為自己會抱病身亡,卻得了一線生機,如今能夠健健康康的多活幾年,不出去看看這山河,如何對得起自己。

皇帝見太上皇明顯一副不願再談的意思,只能找機會去跟自己母后說。

皇帝:「母后,父皇想要出去遊歷山河的事情您可知曉?」

太后聞言將懷裏的孫子鬆開,示意孩子先回自己母親身邊。

太后:「知曉,這事陛下已經與哀家商量過了,哀家覺得這主意十分不錯,到時候皇兒你好好的打理朝政,不用替我們操心,多給哀家添些孫子孫女的便好,等我們逛夠了就會回來了。」

。 無數的東瀛人在哀嚎,但終究難逃熔岩的吞噬,這一刻連宗師高手都顯得無比渺小,就連武林神話也只能堪堪保命。

大地破碎,山川崩塌,洪水漫世,火山爆發,萬種災劫在這東瀛群島上上演。

只是一瞬間,就有無數人死亡,東瀛群島幾近沉海!

數位半神的大戰,幾乎將這化外之地打回天地初始的絕滅之態,這一場戰鬥,毀滅了東瀛群島所有的文明。

大當家和大魔神心在滴血,可是他們依舊沒有動手,他們在等待大戰結果,等待一個坐收漁翁之利的機會!

……

虛空異象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就緩緩消散。

「結束了么!」

隱藏在暗處的大魔神緩緩的吐出幾個字,話語里滿是凝重。

這群人全力出手實在是太過恐怖,一次次的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直接將東瀛群島都打沉了!

這已然是真正的滅世級的力量!

「顧天笑!」

黑暗之中,武無敵吐血,而後緩緩吐出兩個字。

而令東來等人卻是更加不堪,幾乎已經失去了反抗之力。

就在方才,顧沖只用了五招,直接打碎了他們所有人的武道神通,最後一擊將他們所有人都打成了重傷。

顧沖傷勢未愈,甚至連摩柯無量都沒有使用,只是隨意五招就打敗了他們所有人,這無疑令武無敵悲憤異常。

「他沒有說謊,他真的成神了!」

魔主白素貞面色蒼白如紙道。

如果顧天笑沒有成神,是不可能這麼輕易擊敗眾人的,而能把成神的顧天笑都重傷的人,又是何方神聖?

簡直令人不敢想像!

他們本以為自己就是世間之巔,現在卻發現自己是井底之蛙!

「還有九支主神小隊即將降臨,就是不知具體實力如何,這幾人能為我所用,也算是能發揮一點用處。」

思慮良久,他決定要將神魔和武無敵收服,至於複製體鄭叱,早已死在了顧沖手下。

對於輪迴者,顧沖從不留手。

他將目光轉向了依舊立於原地的武無敵。

「臣服還是滅亡?」

此時原本不可方物的神和魔全都趴倒在地,就如同凡人一般,沒有半點高手的樣子。

唯有武無敵依舊傲立,現在倖存的這三人之中,也只有他還有幾分力量。

「咔嚓!」

隨着顧沖目光的轉過,武無敵突然感覺自己身上突然好像背負了無數座萬古神山,難以計量的壓力全部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軀開始顫抖,就連他腳下的大地,都開始寸寸碎裂。

「即使我敗了,也不會臣服你的,只是可恨我還未曾領略神境的風景,我號稱武無敵,卻沒有踏足武道之巔,我不甘心!」

聽聞顧沖所言,武無敵卻是緩緩吐出這些字。

顧沖聽完武無敵的話,卻是洒然一笑,而後他開口道:

「武道,武道,你修行到了這個地步,卻是只有武,只有道,卻無心了!」

顧沖緩緩搖頭,太多的強者到了絕巔之後都走入了一個歧途。

他們想以武道成神,但殊不知限於天地,神境已非修行可成,不斷的追尋武道極限,想以此破境,也只是鏡花水月罷了。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們,受限於眼界,有太多東西他們都難以把握。

「哈!哈!哈!」

武無敵聽完顧沖所言,卻是哈哈大笑,最後他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的道又何須你言!」

「萬道成空,唯武長存!」

他暴喝,而後肉身連帶着真氣元神都猛然燃燒,化為了一團璀璨的火焰。

顧沖見此,知道武無敵這是在自殺,但他卻沒有阻止,武無敵已然心生死志,他是在殉道!

前一刻他還已經半步踏入神境,摸到了神境的門檻,而現在卻是失去了一切,還被敵人一道目光所鎮壓。

這種落差感終於令他無法忍受,他要以自己的生命,來祭他的武道!

這是他最後的尊嚴!最後點點餘燼落下,武無敵徹底的化為了飛灰,就連魂魄真靈都沒有留下,一切都歸於無。

「可惜了!」

看着武無敵自裁,顧沖搖頭。

像武無敵這種強者,每一位都是一部活着的武學寶典,若能研究他們的經歷,研究他們的武道,對於武道有很大的益處。

他原本留武無敵還有一點用處,但既然武無敵執意尋死,顧沖也保留了他最後的尊嚴。

「你們呢!」顧沖看向了神與魔。

「我們願意臣服閣下。」

神魔對視一眼,最終無奈應下,二人都是執著於長生之人,又不是像武無敵那樣只執著於武道,能有活下去的機會當然不會放棄。

「不要反抗!」

顧沖手裏出現兩朵魔焰,這是魔種。

隨後在神魔膽戰心驚中,種入了他們體內。

二人見似乎沒什麼傷害,這才鬆了一口氣。

然而卻不知這魔種控制人於無形,會潛移默化的改變人的思想,意識,最終絕對忠於顧沖。

「還有兩隻小老鼠。」

顧沖看向遠方,莫名一笑,伸手一抓,虛空中兩道人影很快就浮現出來。

正是大當家和大魔神!

他們兄弟二人正一臉驚恐之色的掙扎著,卻始終逃脫不了顧沖的束縛。

「笑三笑,你出來吧!」

「還有三息,再不出來,你就只能替你兩個兒子收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