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眼眸里異色一閃而逝,絕色女子很快又恢復平靜。

「不錯,否則我又何必盜走天機圖,千里迢迢的逃到這泰武山脈來,我就是想讓你們夏家嘗嘗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滋味。」

九玄火蟒眼裡充滿恨意,「可恨,終究還是逃不過你寧輕雨的千里追魂。」

「原來這個女子,叫寧輕雨,不過這千里追魂,聽著就很可怕,難道武尊級強者的武技,都這麼駭人么?」

躲在山丘上的林牧暗想著,「聽九玄火蟒說,她是夏家人,而她又叫寧輕雨,難道她嫁人了?」

在大燕王國,通常女子嫁人後,便屬於男方的家族。

莫名的,林牧內心竟有些酸澀。

這等絕色女子,卻已是他人的妻子。

但很快他就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笑,覺得自己實在想得太多。

不提從九玄火蟒的話語判斷,那夏家肯定是很可怕的實力,僅僅寧輕雨的實力,就足以讓他仰望。

他是躲在小山丘,不敢露面的小小武徒,而對方,是高高在上,宛若女王般的武尊。

兩者的察覺,天差地別!

「看來你是不認命了,那我只能強行將你斬殺。」半空中,寧輕雨語氣冰冷,沒有半分情感,更是令林牧心涼。

「哈哈哈,早該這樣說了,這才是你們夏家人的本性。」

九玄火蟒笑聲震天,「出手吧,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但我能帶著天機圖逃出來,也不是待宰之輩,你我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

「哼。」

寧輕雨眼眸始終清冷,手段也乾脆利索,果斷出手。

她手指如劍,當空一指。

轟!

一聲雷鳴轟然炸響,天空驀地明亮,一道游龍般的閃電,帶著不可抗拒之威,劈了下來。

「來吧!」

九玄火蟒仰頭髮出一聲高昂長嘯,音波撕裂風雲。

同一時刻,一個刺目火球從它口中噴出,與閃電猛烈撞擊在一起,驚濤駭浪般的能量衝擊波,剎那朝四面八方散開。

遠在十幾裡外的林牧,連忙伏下身子,狂暴的颶風從上方卷過,將他的背部颳得火辣生疼。

待颶風平息,林牧滿頭冷汗,剛才要是他反應慢些,恐怕會直接被這風暴捲走,落得個非死即傷的下場。

「這等強者的戰鬥,別說插手,連在遠處觀看都如此危險,真要插手,瞬間就會變成灰。」

林牧終於明白,武道之路是何等的漫長。

但不管如何,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會再迷茫了。

漆黑瞳子,再度炙熱的望向空中。

寧輕雨的攻擊極為凌厲,在她的控制下,閃電一道接一道的落下,看來是不將九玄火蟒擊殺不罷休。

轟隆隆!

九玄火蟒也不示弱,招數層出不窮,有火球,有火焰漩渦,甚至還有時凝聚出火焰分身。

兩人戰鬥得不亦樂乎,這方圓十里內的山林卻遭殃了。

樹木統統被燒毀,火焰熊熊,很多山石也被雷霆劈得稀巴爛,到處是焦黑的痕迹。

比這能量衝擊更恐怖的,是那種無形的威壓。

林牧甚至看到,幾十裡外的鳥獸,都紛紛驚慌逃竄。

若不是他融合了吳青雲的靈魂,此時也定然堅持不住。

「威壓?」

林牧眼神幽深,若有所思。

什麼是威壓?

以前,他以為就是能量的壓迫,如今自然不會再這樣想。

威壓對肉身也有影響,但更多的針對靈魂,針對心靈。

隱約間,林牧感覺自己領悟到了什麼。

威壓,主要針對靈魂和心靈。

可以說,威壓實際上就是一種靈魂攻擊。

林牧的靈魂之力,因為融合了吳青雲的靈魂碎片,向來強大雄渾。

但一直以來,他從未重視靈魂之力,認為靈魂之力沒什麼作用。

現在他親身感受威壓的可怕,突然有種醍醐灌頂之感。

原來,不是靈魂之力沒用,而是他根本不懂得利用。

再聯想到以前,他有好幾次利用吳青雲所留丹火的威壓震懾別人,不就是他無意中使用了靈魂攻擊。

靈魂攻擊!

如何使用靈魂攻擊?

林牧依然不清楚,但如今有兩大至強者的威壓,這是最佳的摸索時機。

浩浩蕩蕩的威壓恍若無邊無際的汪洋,林牧是汪洋中的孤舟。

然而,此刻他試圖揚帆起航,藉助這恐怖威壓來淬鍊自己的靈魂。

一旦他能將靈魂施展出來,就等於孤舟楊起了帆。

半空中的戰鬥,也在繼續。

不知不覺間,太陽已從東邊天際,升到了高空正中。

「寧輕雨,你真的要趕盡殺絕?」九玄火蟒身上已有多處鱗片焦黑,蛇瞳里的光芒,也不如最初那樣明亮。

「交出天機圖,隨我回去。」寧輕雨的面色,也有些蒼白,但她的眼神沒有絲毫動搖,始終清冷。

「哈哈,臭娘們,既然你不給我活路,那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九玄火蟒幾乎癲狂,絲絲血液,從它額頭上流出,那個小小的尖角,居然往外冒出了半尺。

這短短半尺,相比九玄火蟒的龐大身軀來說,簡直微不足道,但九玄火蟒身上的威壓,卻在這瞬息之間暴漲了一倍有餘。

「九玄,你明明還沒正式化蛟,竟想強行動用蛟龍之力?」看到這一幕,素來冷漠的寧輕雨,也不禁變了神色。

「臭娘們,還不是你逼的。」

九玄火蟒語氣充滿快意,不過臉龐卻扭曲猙獰,身上也有很多地方開裂出血,顯然這種瘋狂舉動,也對它造成了巨大痛苦。

聽九玄火蟒連續兩次辱罵自己,寧輕雨的眸子頓時如染上了寒霜:「孽畜,真以為透支生命,動用蛟龍之力,我就奈何你不得了?」

「呸,有本事就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道道火焰,狂暴的從九玄火蟒體內湧出,不僅如此,四面八方的火能也統統匯聚而來。 火光四射,一隻巨大的火焰巨爪,恰似蛟龍的龍爪,赫然在空中凝聚出現。

「死吧!」

九玄火蟒發泄式的暴喝,那龍爪狀的火焰巨爪,當即悍然拍向寧輕雨。

這時,寧輕雨取出了一柄白色長劍。

一股冰冷的氣息,頃刻瀰漫開來,不少空中涌動的氣流,眨眼間就凍結起來,化作雪花飄落。

「寒霜劍!」

九玄火蟒驚懼的聲音,猛地在空中傳開。

寧輕雨絲毫不動搖,一劍斬了出去。

一劍出,天地寒!

驚世駭俗的冰冷寒氣橫掃而出,四周山林劇烈震動,大地迅速布滿白霜。

嗡!

火焰巨爪爆炸開來,冰熱兩種能量造成劇烈衝突,化作更可怕的風暴肆虐八方。

但最終,這些能量還是擋不住寧輕雨的攻擊。

一道白色劍光,將九玄火蟒的頭顱擊破。

連串的鮮血飈射出來,轉瞬又結了冰,化作血色冰塊四處飛濺。

轟隆!

九玄火蟒的身體,也很快被寒冰完全籠罩,墜落到山林中,方圓十幾里的大地都為之震了震。

隱隱約約的,林牧看到,寧輕雨從化蛟蟒蛇的頭顱里,掏出了一顆赤色圓珠,隨後也像斷了線的風箏,直接往下掉落。

更多的情形他就暫時不知道了,因為他的身體,被最後那陣恐怖的風暴,沖的倒飛了出去。

但林牧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意志高度集中。

婚戀新妻 一股來源於他的腦海的散亂波動,在那風暴中的驚世威壓逼迫下,驟然凝聚起來。

砰!

林牧的身體,撞在一塊巨石上,內臟都翻滾起來。

這種痛苦,卻無法衝散他內心的喜悅。

他的眼睛明亮到極致,靈魂之力,他居然真的學會使用靈魂之力了。

那股來源於腦海的散亂波動,就是靈魂之力。

以前靈魂之力散亂不堪,可最後那一刻,他將靈魂之力凝聚起來,意味著今後他可以施展靈魂攻擊。

「對了,九玄火蟒的屍體。」

喜悅過後,林牧很快想起此事,心臟砰然跳動。

之前在路上,他沒去在意其它小妖的屍體,根本原因,還是那些小妖屍體,並不是很值錢。

但這條九玄火蟒的屍體,生前至少是六級妖獸,而且即將化蛟,這種屍體的價值,價值難以估量。

即便他一時間不方便帶出去,也要想辦法將之埋藏起來,等以後來取。

得到此蟒的屍體,不亞於得到幾座城池。

懷著迫不及待的心理,林牧匆匆服下一顆養身丹,就飛快的往先前的戰場方向趕。

很快,他就再次看到了九玄火蟒。

長達兩百米的身軀,依然震撼人心,可惜已經沒了生機,表面也被寒冰凍住。

「這是那寧輕雨最後一劍的威力?恐怖,太恐怖了。」

林牧感到了無比的震撼。

正這樣想著,他忽然有所感應,連忙隱藏起來。

天眼絕!

躲在一塊巨大岩石后,林牧開啟天眼絕,朝前方望去。

這一看,頓時讓他殺機大作。

只見那九玄火蟒的屍體邊,已經站著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老王八。」

林牧心中暗罵,那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馮岩。

連幻嬰蛛都弄不死此人,可見此人實力的確強悍,怪不得會被林正派出來追殺他。

既然馮岩沒有死,那他出現在這就並不奇怪了。

馮岩和他同時進入這片區域,而九玄火蟒和寧輕雨的戰鬥動靜那麼大,他能察覺到,馮岩自然也能發現。

接著,他心神一動,眼裡透出殺機,也許,這是個滅殺馮岩的大好時機。

想到這,他變得更加冷靜,再無任何輕舉妄動的打算。

林牧當即施展斂息法,徹底隱藏自己,再用天眼絕,默默注視著馮岩一舉一動。

只見馮岩臉上充滿貪婪,激動大笑:「林牧這小畜生,我還真要感謝他,若不是追殺他,我怎麼會來在這,又怎能遇到這樣的大好事。」

他真的很激動,這可是即將化蛟的九玄火蟒屍體啊。

有了這屍體,他以後哪裡還要看林家的臉色,完全可以離開林家,自己另外開創一個家族。

至於林牧,他徹底不在意了,認為林牧恐怕已經死在山林里了。

畢竟這泰武山脈危機重重,連他這個武者,都險些掛掉,更別說林牧這個武徒。

「這屍體太大,無法一次性帶出去,看來得先找個地方將之藏起來。」

秘笈古文網 這個問題並不難,因為在旁邊,就有個巨大洞穴,想必是九玄火蟒以前自己居住的洞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