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4 日

「去看看二爺可從書房出來了,若是出來了讓他直接過來,就說我有事同他商議。」二夫人吩咐如煙。

「奴婢這就去。」如煙福身後轉身出去。

「夫人有何事要商議啊?為夫來了。」如煙還未走出房門,就聽到二爺清晰有力的聲音傳來,話里的寵溺之意明顯。

「回來啦。」二夫人想要起身去迎一迎,二爺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她,「坐。」

葉嬉和葉元起身給二爺一個福身一個抱拳行禮。

「這般晚了還不回去自己的院子,在你們娘親這裏打擾她休息,一點兒也不體諒她。」二爺斥責二人。

雖然是斥責二人,可二爺卻是看着葉元說的此話,意思過於明顯。

葉嬉笑着上前,扯了扯二爺的袖子,「我和哥哥這不是看着爹爹還未回來,怕娘親一人孤單嗎?所以啊……一合計,就想着陪着娘親說說話,等爹爹回來了,我們再回去也不遲。」

「嗯,還是嬉兒懂事。」二爺一語雙關。

葉元本來就憂傷求娶一事怎麼開口,眼下二爺這樣一誇一貶,他更不敢開口了,低着頭站在一旁一動不動。

「瞧把孩子給嚇得。」二夫人嗔道,「坐下吧,一家子人整的如此生分。」

「如煙,你退下吧,沒有我的吩咐,不用進屋伺候。」二夫人叫退站在門口的如煙。

「是,夫人。」如煙退下,順便將門關上。

……

「娘說的是真的嗎?」葉元拔高了聲音,屋外的人又聽了個清清楚楚,引得屋外的人浮想聯翩。

尤其是巧青。

巧爾不動聲色地注意著巧青的一舉一動,將她的神色變化都默默記着,等回去了再一一稟報給葉嬉。

屋內。

葉元站起身來,激動地在原地轉圈,雙手不斷地揉搓著,鎮定不下來。

葉嬉也是震驚神色。

她沒想到這裏面竟然會有這樣一層秘密,難怪……難怪前一世她總覺得哪裏不對,原來是這樣……一切都說的通了。 第409章

這可把蕭國源給嚇壞了,神色慌張的看着陳北冥:「你,你要幹什麼?」

陳北冥一語不發,依舊朝着他緩緩走來。

蕭國源更加害怕了,這瘋子什麼瘋事他都能做出來!

此時,一旁的蕭母見到情況不對,趕緊上前攔住陳北冥,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北冥啊……有什麼事咱們慢慢商量,你別激動……」

可是陳北冥還是一言不發,眼看着距離蕭國源不到兩米了!

蕭國源瞪着蕭綺夢,大聲道:「你來不過來管管!你……你想看你爸爸死啊!」

蕭綺夢這才回過神來,整準備走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陳北冥已經站在蕭國源面前了。

蕭國源心說完蛋了!嚇的趕緊閉上了眼睛!

本以為陳北冥會打死他,哪知道,陳北冥抬起手,摘掉了他臉上的一粒飯。

蕭國源人都嚇傻了,後背冷汗已經浸濕了他的衣服。

他獃滯的看着陳北冥,還有他手上的飯粒,嘴唇顫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陳北冥看着手中的飯粒,幽幽道:「岳父,好好吃飯,您和媽媽身體健康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不勞您費心了。」

蕭國源冷汗順着額頭流了下來,陳北冥的話說的雖然輕柔,但言語中帶着命令的意思。

把飯粒扔到垃圾桶,陳北冥轉身離去。

蕭國源這才鬆了口氣,噗通一聲坐在了沙發上……

「綺夢,我去工廠,你好好在家休息吧。」

話落,陳北冥關門走了出去……

見他走了,蕭國源這才敢說話:「你看看!這他媽是要反了天啊!」

「我一個當爹的,說他兩句不行么!」

「他都快給咱們家都害死了!我說兩句都不行!這叫什麼東西!」

「本事沒多大!脾氣倒是不小!」

蕭母現在心裏也是着急,不願聽他在這磨嘰,開口道:「你行了吧!剛才人家在這,你怎麼不敢說?人家走了你來勁了!再說了,他剛才不是說了么?西門那邊放行了。」

「放個屁啊!」

「他以為他是誰啊!這可是三軍總督下的封城命令!誰敢放行?」

「聽他瞎吹吧!」

正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房門打開,蕭晚竹挎著包匆匆忙忙跑了進來。

「你幹什麼你!碰到鬼了啊!」蕭國源怒道。

蕭晚竹喘勻了氣,指著外面開口道:「你們還不知道吧?城西的那個出城公路,已經開放了!」

「啥!」

大家異口同聲道!

蕭綺夢,蕭國源二人面面相覷,回想起剛才的陳北冥說的話,心裏咯噔一下!

不會真的是這小子做的吧?

蕭綺夢趕緊把妹妹拽到沙發上,皺着眉毛問道:「你說說!仔細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蕭晚竹喘勻了氣,低聲道:「具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就是剛才,龍川封城的負責人,突然宣佈病危!然後西門的出城公路就突然放行了!」

「病危?」

蕭國源皺着眉,滿臉的不可思議,低聲道:「你開玩笑的吧!我聽說這次的負責人叫閻龍虎,是黃天啟麾下四大將之一!那實力絕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能病危?」

「真是開玩笑!你的消息準確么?」 「提升異常實力的作物。」

姜夜翻看著屠夫系統的商城面板,其中倒是也不乏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比如陳年棺材木長出的惡靈孢子,又或是種植出來的需要用鮮血和恐懼澆灌的菌類,各種奇花異草應有盡有,姜夜甚至見到了神話傳說中的東西。

要說姜夜最中意的還是人蔘果樹,只可惜這東西的本體在那個劇情世界中,商城中售賣是閹割版,閹割版也就算了,這根需要養成的枝椏還很貴。

要是有條件的話就姜夜倒是想去上次進入的那個大型劇情世界砍一截人蔘果樹來栽種。

「八千壽命,只有一根人蔘果樹枝椏,還需要異常血肉進行催化,不然的話漲勢會很慢。」

姜夜繼續翻找,地獄九層羅生瀑布下的木欒子,這東西吃一顆就能百分百提升自身的各方面屬性,但是這東西同樣很奇巧,需要亡魂進行滋養,最好使用最純正的死氣。

「彼岸花,彼岸花開七色天,花落成仙一千年。彼岸花種子倒是很便宜,而且竟然還可以製作成提升實力的藥劑,這個很划算。」

「種子需要黃泉族血液進行點化?」

「不知道趙瑩的血脈算不算黃泉族,上次碰到黃泉族,打死她后她就炸了。」姜夜呢喃著,決定先兌換一枚種子,這樣的話就是失敗了損失也不大。

……

菌類的作物很好養活,只需要異常血肉作為肥料就行,沒有太苛刻的條件。

但是就像姜夜從禮盒中開出來的孢子一樣,鬼嬰吃了那麼多,實力也只提升了一絲,要是再供給其他強大的異常還不知道要多少產量。

所以還是需要至少效果在中等作物以上的異常作物。

寒風農場廣袤無垠,完全能夠自成一個小世界,土地供養異常作物完全沒問題,人手不夠的情況下,姜夜倒是想直接機械化生產,所以還需要預留出購買機械的壽命。

現實世界的那些農作物播種機和收割機以及加工設備收割普通作物沒問題,但是收割異常作物就難了,所以最終還是要他直接從商城中購買設備。

「如果有懂機床的就好了,可以自主製造設備。」

「有點懷念修仙科技的仙法文明啊,煉器、煉丹、靈植……。」

姜夜感嘆道,人才難求,如今都不是百廢待興,而是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

招收人才這件事也可以提上日程了,好在異度空間內的人才儲備還是很充足的。

姜夜的眼睛猛的亮了起來,這分明是燈下黑,既然異度空間是現實中的投影,那麼現實中的科研大佬以及農業大佬肯定能在異度空間中找到他們的投影。

就是不知道他們的記憶能不能進行融合。

從背包中拿出筆記本記錄:『論異度空間投影異常和現實人物的關係,兩者如果相見會不會有不知名反應。』

課題先記錄下來,現在先把大體的框架弄起來,好在大多數東西都能從商城中進行兌換,基本上不需要姜夜自己進行設計和製造。

找來趙瑩,姜夜拿出從商城中兌換出來的彼岸花種子,猩紅色的種子看起來很妖異。

趙瑩手執弟子之禮,恭敬的問候:「師父。」

因為不需要趙瑩這個傀儡坐鎮天平會,所以姜夜把趙瑩也接到了大地牢。

她擁有黃泉之力,本身有可能和黃泉族有關係,也是個潛力股,就算什麼都沒有,六臂邪觀音也寄生在她身軀上,兩者互惠互利,足夠她發揮強大的實力。

姜夜把場景的其中一座衍生入口安放在了天平會總舵,來往非常方便,甚至比聯邦的空間通道還要方便,也能派遣四異去打秋風。

現實世界缺少異常,如今天子傳奇世界正進行大戰,肯定不缺異常,到時候投降的接納,不投降的直接打死,厲害的吃掉,不厲害的當化肥種植農作物。

「滴一滴血在種子上。」

趙瑩也早就已經習慣自己師父那副高冷淡漠的模樣,聽話的割破手指,血液低落在猩紅色的種子上。

種子大放光芒,甚至以肉眼可見速度生根發芽,很快就催熟成了一顆茶樹那麼大的植株,花團錦簇,上面還有許多花骨朵含苞待放。

果然不出所料,趙瑩擁有黃泉之力,自身的血液也相當於黃泉族的血液,只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給力,一滴血直接催生出了半人高的巨大植株。

「點化植株。」

姜夜把這顆已經點化好的植株種在農場廣袤的土地上。

然後從商城中兌換了一千顆種子。

挨個的進行種植和點化。

點化到八百多的時候趙瑩的小臉已經完全蒼白,腳步也開始打晃,似乎被風吹一下就會倒下。

「就到這裡吧。」

「師父,我沒問題,我感覺還可以放點血。」趙瑩蒼白的嘴唇輕啟,看向姜夜聲音中帶著濃濃的疲憊和虛弱。

「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傷害你的根基,到此為止。」

姜夜轉頭,茂盛的彼岸茶花盛開著,散發著淡紅色的光芒,有了趙瑩的點化,以後也就不需要了,只要使用異常血肉進行澆灌就會長出彼岸花的新種子和花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