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參見宗主!」跟在離天雄身後的一眾剛剛加入逍遙宗的散修此時亦齊聲行起禮來。

無論他們之前身份如何,修為如何,在接受逍遙宗的招攬之後,從此刻起,他們就是逍遙宗的人,就得尊重於李逸晨這位宗主。

「諸位免禮!現在我們也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客氣!」李逸晨站起身來含笑道:「諸位從自由之身一下子變成逍遙宗的人,將來自然少不得要受一些約束,作為宗主,我也為大家備了一份見面禮。」

李逸晨說著一揮手只見逍遙聖戒上華光閃過的同時,數十道黑點飛射而出,平穩落入那些剛剛加入逍遙宗的散修手中。

頓時一股濃郁的生機之力以及隱隱的天道奧義立刻瀰漫著整個逍遙宗大殿。

「洞天枝!」剎那間,立刻有人驚呼起來。

如此巨大的生機之力與天道奧義除了洞天枝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件有如此功效的寶貝。

「謝宗主……謝宗主!」

一時之間,那些加入逍遙宗的散修激動之餘回過神來再次行起禮來。

背後沒有強大支持的散修想要得到洞天枝無疑是痴人說夢,哪怕是像七大勢力這樣的存在也無法保證每一個窺天境的強者都能分到一枝洞天枝。

對於散修來說,他們不缺天賦,他們所差的就是資源,哪怕如此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他們仍然能取得今日的成就,那麼有了大量的資源,他們的成就絕對不會低於七大勢力中絕大部分的天才。

洞天枝,無疑是他們所稀缺的資源中最為珍貴的一種,許多散修修鍊到了窺天境後期巔峰,久久不能邁出那一步,若是有了洞天枝必將提高他們邁入洞天境的機率。

尤其是趙幻和湯龍此時才有些明白為何李清海當初要他們兩人無論如何也要加入逍遙宗,因為這洞天枝正是他們追尋了數百年而不得之物。

甚至兩人相信若是李逸晨一早拿出洞天枝來,只怕窺天境的散修至少會有七成心動,估計哪怕不再有別的條件也會厚著臉加入逍遙宗。

果然那些並沒有選擇加入逍遙宗的散修此時看著眾人手中的洞天枝,一個個眼含綠光,臉上充滿著懊悔之意。

更有那些之前因為王青山的原因,而想坐地起價的散修,此時看向王青山的眼神中更是充滿著責備之意。

此時大家也才回過神來,當初獸尊既然肯出手幫助李逸晨滅了碧雲天,那麼以兩人的關係,李逸晨要在萬相森林中搞一些洞天枝怎會有難度。

這是傻子也能想到的答案吧?可是他們卻連傻子都不如,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若是自己早一點加入逍遙宗,那麼此時自己的手裡是不是也多出一株洞天枝來?

亡羊補牢!

不少想到這點的散修,頓時你看我,我看你,一時卻誰也不好意思率先開這個口。

逍遙宗如今還缺乏高手這點不假,可是人家之前讓大家加入逍遙宗,大家沉默了,如今見著人家拿出洞天枝,又腆著臉要加入逍遙宗,哪怕臉皮再厚之輩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既然成了一家人那就不必客氣了!」李逸晨對著眾人點了點頭道:「離長老帶大家入席吧,至於這些家事,我們晚些再說。」

對於四周尤其是那些散修的各種複雜的眼神,李逸晨此時卻裝著根本沒有看到。

同樣感覺到四周異樣眼神的離天雄此時終於明白為何宗主之前底氣十足,當即昂首挺胸的將眾人一起帶入早已預留好的席位之上。

「李宗主……」就在此時,一個終於憋不住的散修站起身來,抱拳道。 江水城,清心小築。

宅院內,淡淡佛香飄蕩,一位中年和尚,正在爲江元亮三人塗抹藥膏。

“阿彌陀佛,三位施主,三日之後清洗,再重新上藥,三次便可痊癒。”

中年和尚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

“多謝明心大師。”

四人雙手合十還禮道。

江道明走了進來,看着還禮四人,又看向明心和尚。

身材魁梧,面色紅潤,雙掌白淨,肚皮微鼓。

“殿主。”江元亮四人連忙行禮:“傷勢已經處理好了。”

“嗯,多謝大師了。”江道明拱手道。

“阿彌陀佛,施主有禮。”明心大師神態平和,還了一禮。

“既然塗了藥,那便走吧。”

江道明轉身離開,沒有多留。

四人告辭,與他一同離開。

“殿主,我們現在去哪?赴宴?”江元亮問道。

“回江城,有東西落在江城了。”江道明淡淡道:“拿了那東西,再與這羣孽障,好好清算!”

“好。”江元亮咬牙切齒地道:“到時殿主一定要帶上我,那兩個兄弟,不能白死。”

“你們二人,有何打算?”江道明問道。

那對男女對視一眼,同時拱手道:“請殿主收留我們二人,我們願意爲殿主效力。”

“嗯?”江道明皺眉:“救你們不過隨手爲之,不必因報恩而效命,你們可自便。”

“殿主,我們二人乃真心實意。”

男子雙手抱拳,拱手道:“在下樑俊,以前在江湖上也小有薄名,不會給殿主丟臉。”

“在下楊青,同樣在江湖闖蕩過一段時間,請殿主收留。”女子緊跟着道。

“江湖人?”江道明沉吟。

江湖武者衆多,其中高手無數,多數都是不屑爲朝廷效力。

加入朝廷,一般都是被江湖武者恥笑的鷹犬。

“我們二人早已想退出江湖,特來江水城隱居,沒想到會遭遇這次事情。”

樑俊單膝跪地,拱手道:“在下承蒙殿主搭救,願爲殿主效死。”

“楊青亦是如此,殿主,屬下有一事稟報。”楊青躬身道。

“何事?”江道明來了興趣。

“剛纔那位大師,脣上有油,屋內有酒,佛香之中,夾雜着肉香。”楊青低聲道:“腦滿腸肥,一看就不是正經和尚。”

“你如何得知?”江道明詫異道。

楊青道:“屬下之前藉故內急,偶然發現。”

“先與我回江城再說。”江道明思忖道。

江老三道:“殿主,我們馬匹不夠,就兩匹。”

王妃她只想守寡 “小事爾,殿主稍待片刻。”樑俊說完,縱身而起,幾個起落,消失在夜色之中。

江道明瞥了一眼,樑俊真氣灰暗,隱隱透露着一絲陰冷氣息。

不到一刻鐘,樑俊牽扯三匹黑馬到來。

“不錯。” 婚後試愛:你好BOSS大人 江道明稱讚一聲,翻身上馬。

樑俊牽來的黑馬,比江河掌櫃的兩匹馬,要好上很多,纔是真正的快馬。

江河掌櫃的兩匹快馬,純粹吹噓,只是普通馬匹。

五人策馬而行,離開江水城,返回江城。

黑夜之中,視線不好,五人速度不快,也不急着趕路。

江元亮坐在馬上,問道:“殿主,那江水殿主如何說?”

“江水殿主,不願我動手……”江道明將今日談話講述出來。

“這江水殿主,也太愚笨了些,若不除妖魔,江水百姓,不成妖魔圈養的口糧了?”

江元亮惡狠狠咒罵道。

“不然。”楊青出聲道:“百姓死活,與他無干,他乃殿主,依舊可以作威作福。”

“這種人,我們見多了。”樑俊冷笑道:“還不是貪生怕死,自己能夠享受,哪管百姓死活?”

“清心小築的大師,都腦滿腸肥,可見他們生活有多滋潤。

現在殿主不參與酒宴,估計他們正吃的盡興。”

楊青冷聲道。

“無妨,且讓他們盡興過了今晚再說。”江道明淡淡道。

江老三忍不住道:“殿主,小的插一句嘴,您說不管,那以後我們行商,是不是要繞開江水城?”

“爲何繞開?”江道明冷聲道:“本殿主是不管江水之事,但手伸到江城來,那就是我江城之事!”

“有道理,我就知道,殿主不會這麼算了。”江元亮笑道。

“殺我除魔殿兩個兄弟,不償命,怎可能算了?”

江道明策馬狂奔:“四位,快些趕回,再來江水城!”

五人駕馬,全力而回,一直到下半夜,纔回到江城。

讓江元亮四人下去休息,江老三也回去了。

江道明找出在四方山找到的信件,這就是證據!

如今證據在手,那就是他江城之事,江長山這個殿主,他完全可以不在乎。

“阿彌陀佛。”輕柔佛號響起,妙音踏入除魔殿,佛光祥和。

“妙音?你怎來了?”江道明收起信件,疑惑問道。

妙音平靜道:“聽聞出事,你去了江水,剛見到江元亮,他言江水清心小築有問題。”

“不知真假,救下的楊青所言,未必是真。”江道明淡淡道。

“我去看看,便知真僞。”妙音道。

“那又如何?喝酒吃肉,破戒而已。”江道明不在乎地道。

“佛門之事,妙音應當走一趟。”妙音淡淡道。

“隨便你。”江道明道:“只要你不攔着我便是。”

“斬妖除魔,你之職責,殺心不亂,妙音不會阻攔你任何事。”

江道明忽然道:“清心小築,還有酒嗎?”

妙音:“……”

“看來是有了,走,陪我喝一杯。”

“之前破戒,乃是……”

“少廢話,反正破了,再破一次。”

江道明來到清心小築,拍開酒封,痛飲一口,又丟給妙音一罈。

妙音無奈道:“我不喝。”

江道明恍若未聞,自顧自喝酒:“有肉嗎?”

“自己取。”妙音指了指他之前的房間。

江道明取出肉來,躍上房頂,大口喝酒,大碗吃肉,這比除魔殿酒宴暢快多了。

妙音放下酒罈,回屋休息去了。

江道明則使用命元,轉化爲龍象功苦修。

龍象功搬運,淬鍊全身,五龍五象在體內奔騰,恐怖巨力,在全身遊走。

自然而然,踏入五層後期,身上刺青,也綻放微弱金光,與體內龍象呼應。

丹田真氣翻涌,越發雄厚,精純,比之前多了數成。

體內真氣澎湃,五龍五象凝實,鱗片更多了。

等自己踏入頂峯,第五條龍和第五頭神象,就會凝爲實質,如同活的一般。 「這位道友有事?」看著對方欲言又止的模樣,在場誰還會不知道那散修想說什麼,但李逸晨卻一本正經的佯作不知,立刻引起眾人暗暗的鄙視。

只不過大家也不得不承認,此時的李逸晨的確有這樣說話的資格。

那散修想著之前逍遙宗求賢若渴,哪怕如今已經招攬了部分散修,但還是無法達到如今逍遙宗的聲勢的需求,所以在他看來自己把話遞到李逸晨的嘴邊,他應該馬上招攬自己才對。

沒想到李逸晨會如此一問,當即面色一紅,甚至心裡想著就此作罷,可是看著那些已經加入逍遙宗的散修手中的洞天枝,他還是無法抗拒那樣的誘惑,頓了一下說道:「在下散修劉易,懇請李宗主收入逍遙宗!」

此言一出,頓時整個大殿都安靜了下來,尤其是那些修為早已達到窺天境卻又還沒有加入逍遙宗的散修們,此時皆緊盯著李逸晨,因為李逸晨接下的話將有可能關係到他們以後的人生。

「加入逍遙宗這個自然歡迎!」李逸晨當即一笑,「只要劉道友對於之前逍遙宗開出的條件沒有異議的話,現在就可以找離長老辦理入宗之事。」

「謝宗主!」劉易當即一喜,不過立刻想到之前逍遙宗所開出來的條件中可沒有洞天枝這一項,而此時李逸晨也隻字不提,不由追問道:「那洞天枝……」

「哦……這個洞天枝逍遙宗其實也是數量有限,剛才只是因為他們是在逍遙宗開門立戶前加入逍遙宗的,說起來也算是逍遙宗的元老,所以是給他們的獎勵,以後加入逍遙宗的,想要得到洞天枝的話,那就需要為宗門做一些貢獻來交換了。」李逸晨輕輕一笑道。

洞天枝數量有限?

獸尊當初可是因為你把傳承數萬年的碧雲天的道統都滅了,估計你只要不是打算把洞天樹砍走,獸尊都不會有太大的意見吧?

可是李逸晨如今這樣說來,大家縱然不信,也不可能把他的逍遙聖戒搶過來研究一番,同時大家也明白李逸晨這番話也是故意為之。

既然你們在之前不願意加入逍遙宗,那麼等看到洞天枝再加入,自然不可能有那些優待,雖然心裡有些不爽,但也沒有人覺得李逸晨做得過份。

「好!我為之前的猶豫給宗主賠罪,以後我一定努力為宗門做出貢獻,爭取換來洞天枝。」修為已經達到窺天境後期的劉易雖然還沒步入巔峰階段,但也相去不遠,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用上洞天枝。

雖然李逸晨表現出不可能因為他加入逍遙宗就馬上給他洞天枝,但至少還有個盼頭不是,否則以散修的身份這一生想要踏足洞天境,到不是說非洞天枝不可,但卻會困難得多,比如湯龍和趙幻天賦絕對不低於他,但卻同樣難以邁出那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