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叮!」

刀刃的輕響聲傳開,李長安手中握把大刀側在身旁,刀刃上還有黑血在緩緩滴落。

「還有誰?」李長安手持從妖獸手中的大刀,目光漠然的掃視在場的武者和妖獸。

這幅姿態落在眾人眼中,無疑是充滿視覺性的,怎麼也沒想到就在眨眼之間,李長安不僅搶奪妖獸的大刀,還用大刀砍下了妖獸的頭…

這次再沒有武者和妖獸,質疑李長安的實力了,心神中陡然升起股名為『恐懼』的情緒。

李長安掃了圈下來,見沒有武者走出來,便冷聲輕笑出聲:「既然你們不主動,我就不客氣了。」

感情剛才是在等我們動手啊!

在場的武者和妖獸臉色驚變,此刻不再猶豫直接轉身就跑。

圍聚在半山腰處的三方勢力,當即就亂成一鍋粥,各個方向都有武者和妖獸在逃遁。

就連神通修士也都遁走了,他們倒不是覺得打不過李長安,而是不想身邊隨從弟子受到牽連。

如果李長安真要趕盡殺絕,想必神通修士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然而,就在幾位神通強者,也在疑惑李長安所說的真實性時…

在半山腰處閃過股凌冽寒光,幾個剛要起身遁走的妖獸,當場就被攔腰截斷血霧噴涌。

「他開始動手了!」人群中炸起驚慌,所有人都亂了,神通修士的臉色更加嚴肅了。

「轟——」震蕩的撞擊聲在樹林中炸開,一抹身後搖拽著八條鞭子的身影,急速倒射而出重重的砸在山體上,將那塊區域給砸得盡數蹦碎了,隨即再掉落到亂世中時,那抹身影再也沒有起來了。

在武者和妖獸的感知中,有股神通威壓正在逐漸消失… 「怎麼會!」章魚族長的隨從,滿臉震驚和不可置信,那股消失的威壓正是章魚族長的。

「有神通修士飲恨了!」

章魚族長的氣息在消失,讓在場的所有存在滿是震驚和駭然。

神通修士代表著什麼?超越先天修士的存在,縱橫天地間的無敵存在。

沒想到被吹捧得近乎無敵的神通修士,竟然在此刻就有位飲恨陣亡了…

以半山腰處為中心,人族和妖族、海妖族,猶如蟲子似的擠擠攘攘逃遁。

在所有存在心神極度驚懼和逃命中,李長安緩緩揮起手中的大刀…

「嘩!」噗噗噗——

凌冽的刀光乍現過去,驚慌逃命遁走的存在,皆是臉色一凝而後肢體分離,摔倒在地上到死都沒想明白,為何會被個人追著殺,他只有一個人啊!

對,確實是一個人,連神通修士都能嚇走的人。

再怎麼對自己有信心有抱負,也不會愚蠢的認為會是個能把神通修士給驚走的人的對手。

在眼瞳中的光芒要消散時,最後的畫面定格在,李長安手持大刀散發著霸氣的身影上。

「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啊!

逃遁的存在心中,都有種莫名的恐懼,對死亡也十分敏感,如果再不走,恐怕就將長眠於此了。

「走?你們走得了么?」李長安提起大刀,抗在肩上任刀背滑下再順勢辟出。

「唰!」刀刃的鋒芒擴散而出,將前方來不及躲閃的妖獸,攔腰截斷再斷去生機。

僅僅是在這一刀下,就有數十隻妖獸不甘心的飲恨。

在即將被刀芒近身的剎那,就知道跟李長安的實力懸殊了。

李長安調轉方向再次提刀揮出,又是僅僅的一刀辟出,鋒芒擴散而去的方向數十隻妖獸化成血霧…

最先逃遁的神通修士,見李長安開始提刀屠殺,紛紛加快速度攜帶著隨從弟子沖向屏障。

越是接近屏障時,神通修士的速度就越是加快,妄圖以加速力的衝擊撞碎屏障上。

幾位神通修士同時蓄力要撞擊,幾乎就等於所有心神不安的武者和妖獸的期望。

在武者妖獸們邊逃命邊注視下,幾位神通修士的身形如同火箭似的瞬間而至,攜帶著萬鈞之力重重砸在屏障上。

「咚!」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傳開,撞擊的瞬間擴散出的衝擊,將整座離島都給撼動得搖拽不止。

所有人都在同時,抬頭望向神通修士撞擊的地方,然而猶如龜殼紋路的大陣卻紋絲不動…

整座離島大陣就像是個堅硬的龜殼,倒扣在大海之中將離島給封鎖起來。

幾位神通修士的聯手攻擊,竟然連一絲絲裂縫都沒有撞開,這已經不是震驚就能形容的心情了。

在神通修士的下方就是海灘,在海灘上從始至終都沒離開的離化,皺著眉頭眼中儘是擔憂的轉頭望向雲霧繚繞的山中:「聖女殿下,你…」

「嗡嗡嗡…」

離島投影大陣散發著輕微的嗡鳴聲,艾琳娜滿是愕然的看著身旁的聖女:「聖女殿下,你這是…」

看不見聖女的表情,卻能感覺得到她心中的苦澀,她的縴手撫在艾琳娜的手背,直到她抽手收回時還在閃著淡淡的光芒。

在剛才幾位神通修士要撞擊屏障時,以艾琳娜的能力是不足以支撐反饋回來的巨大震蕩的。

就在艾琳娜打算要放個缺口,讓幾位神通修士離開屏障時,在旁許久不出聲的離島聖女,伸出手撫在艾琳娜的手背,使出的自己的力量加持上離島大陣…

「聖女殿下,你這是在幹什麼啊!」安琳娜有些著急:「不是說好的,你們介入的話,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嗎?!」

你們不是很相信預言中的警告嗎?!為什麼聖女殿下你還會…

「艾琳娜,」聖女的聲音,沒有先前那麼輕吟了,反而有點無奈的空靈:「離島,是我們的家。」

「在這片土地上長大,在這片土地上生存,守護了幾千年,經營了幾千年…」

凌霄大圣 「卻因為觸犯了某些錯誤,離島就被那位存在封禁起來,並且還留下則預言…」

「如果離島註定會被毀滅的話,余希望能盡上全力守護離島。」

「夠了!就你這樣的想法,憑什麼要擅自決定離島的未來啊!」

影帝的圈寵喵妻 艾琳娜厲聲呵斥,絲毫不給聖女面子:「你相信預言中的毀滅,為何就不能相信預言中的救贖啊!」

若是真要說,我們本就互不相識,卻因為你們的預言,而留在離島上為你們賣命。

「是,我的實力不夠,不夠抵擋神通修士。」可是還有李長安和楊林啊!

「他們在你們的培養下,雖說不上很厲害,可也能幫上忙啊!」

「預言中,離島人,不能以任何方式介入,一旦介入就被降臨懲罰。」

「你這麼做,無疑是在將離島推向深淵啊!」

艾琳娜接連幾句都是在怒斥聖女。

聖女全程沒有回話也沒有其他表示,就靜靜的站在原地像是犯錯的孩子…

偶然間,艾琳娜見到,幾滴晶瑩的淚珠,從面容遮掩著薄霧的聖女臉上滴落…

忽然間艾琳娜被觸動了,聖女之所以是聖女,那是因為她的族人相信她,並且將離島的未來交付給她。

實際上背地裡她承受的壓力不比誰小,甚至幾度要將她壓得喘不過氣想要放棄。

可最後都咬咬牙堅持下來了,帶領著離島人度過一個一個的災難,直到如今關乎離島存亡的預言發生…

在離島投影上可以清晰的看見,如今的離島相比以前可謂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海灘開始的戰鬥痕迹,蔓延進樹林中導致一整片一整片的樹木倒塌,再到山上山峰被削斷等等。

這哪裡是當初靈氣濃郁的離島,完全就是各方勢力的亂戰之地…

「明明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卻只能束手無策,守護經營了幾千年,卻因為個預言而全盤崩潰…」

聖女緩步走到離島投影前,看著代表著神通境的紅色光點:「如果可以的話,余願背負上預言的懲罰…」

離島投影上有抹藍光綻放,朝著幾枚代表著神通境修士的紅光急速掠去,也不知道那是李長安還是楊林。

「也不想放走任何一位侵入者。」離島不應當落得個支離破碎而消失的下場… 「怎麼可能會撞不動!」

幾位圍聚在屏障前的神通修士,瞅著眼前龜殼紋路的屏障全都懵住了。

神通修士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操縱比先天修士要強百倍的力量,卻撞不動區區一個屏障?!

就在幾位神通修士焦急的打算再來一次時,接連幾聲破空聲在後炸開,一道身形一極快的速度爆射而來。

「咚!」

急速掠來的身形徑直撞在位神通修士身上,緊接著伸出雙手環抱起他的頭將他狠狠的甩飛起來。

「神通,雙龍飛舞!」

大量靈氣匯聚而起,形成兩條仰天無聲怒吼的巨龍,徑直朝著那拋飛的神通修士衝去。

上籤引,風華如你 「轟轟——」

兩頭靈氣巨龍相撞,產生了巨大的爆炸和剛猛的烈風,整座離島都在這股爆炸下顫動幾分。

擴散而出的衝擊波,朝著山體上壓去,迎面就將不少武者妖獸給震成血霧。

「叮!」李長安甩動大刀,仰頭看向天上的爆炸衝擊,無奈的抿著嘴呢喃:「這傢伙下手也不知道輕重…」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神通是這樣用的嗎?!一上來就出底牌,看你後面怎麼玩!

在雙龍飛舞這招神通下,有股神通威壓正在逐漸消失,久久都不見那位神通修士跌落下來,想必已經化成渣渣了。

「呼哇!」楊林的表情有點激動,他以為神通就跟靈技或者武技一樣,沒想到神通的威力竟然這麼大!

「早知道就跟離樓多學幾招了…」楊林可惜的搖了搖頭,隨即轉身看向身後那幾位神通修士。

「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上?」一起上你們也不是對手,一個一個上又浪費時間。

「你不要太狂妄了!」有個妖族神通修士怒聲道:「不過是個毛頭小子,竟然想吞下我們?!」

剛才楊林確實秒殺了位神通修士沒錯,可那位修士是他們當中最弱的。

可不要把最弱的辣雞,跟我們這些比啊!

妖獸修士站出來,釋放出氣勢跟楊林對峙:「蛇心不足難吞象,你會後悔主動挑事的!」

「是么?」楊林不懼妖獸修士的鋒芒,略微低於它的氣勢開始逐漸提升。

感覺到楊林的氣勢的變化,妖獸修士臉色微微變了變,竟然還隱藏著實力!

不過好在,楊林的氣勢提升,只到跟自己相差不多的位置。

這讓妖獸修士心鬆了口氣,只要不強於自己就有得打了。

從剛才開始,楊林已經斬殺了兩位神通修士,不管他是取巧的還是暗算的,總歸是殺了兩位神通修士。

無形中也給其他修士人人自危的察覺,這也是他們從開始就像跑路的原因之一。

楊林神情淡然,絲毫不把妖獸修士放眼中的樣子,這可把一身傲氣的妖獸修士給刺激得不輕。

以往都是被人尊敬的,怎麼此刻就都是被看不起和鄙夷呢!

「你們幾個,趁我拖住他之際,趕緊破開屏障!」

妖獸修士厲喝一聲,身形化成殘影激射而出。

幾乎眨眼間便出現在楊林的身邊,高舉起拳頭包裹上靈氣砸向楊林的腦袋。

「唰!」

凌冽的拳風在耳邊炸開,楊林看都不看就抬起一根手指便擋住了。

「什麼?!」妖獸震驚了,拳頭的力量有多強,他自己是知道的,竟然被一根手指就…

就在這瞬息間,楊林抬起另外只手,看似輕緩實則快速的重擊在妖獸的腹部。

「嘭!」妖獸的身影從天上倒射而出,重重的砸在離島上,激起十米高的塵埃碎屑。

妖獸在亂石中起身,臉色陰沉的捂著生疼的腹部,抬起頭看向漂浮在空中的身影,瞪大了難以置信的雙眼,為什麼…

自己可是神通修士啊!還是體魄強大的妖獸,怎麼可能會…

「唰!」在妖獸的眼中,漂浮在空的楊林忽然不見了。

下一瞬間,凌冽的鋒芒在旁傳來,妖獸驚愕的轉過目光,只見楊林抬起掌心正對自己的面龐。

楊林面帶輕笑,崛起嘴從中發出輕聲:「嘣!」

瞬息間,靈氣匯聚在掌心,形成衝擊波爆發而出。

「轟——」靈氣衝擊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猶如一道光箭似的炸開並射向遠方擴散。

片刻之後,靈氣的光芒逐漸消散,楊林的跟前出現道五六米深,向離島邊緣蔓延的溝渠。

「呼!」楊林輕鬆口氣,甩甩髮出靈氣衝擊的手,此時都還在冒煙兒吶!

「彷彿身體被掏空啊…」楊林就像試試看,沒想到威力居然這麼大!

「難道是自身太強的原因?」楊林連自己什麼境界都不知道,就想讓那些神通修士幫自己測測呢!

沒想到,除了剛開始熱身時的章魚族長外,竟然沒有一位神通修士能接下自己三招…

「這跟以前對神通修士的想象,出入很大啊!」楊林抬起頭見那剩餘幾個神通修士在那發獃,心中就不由來氣。

「唰!」從地上騰空而起,在神通修士的面前定住身形:「你說說你們,沒有點實力跟底牌,還學人家裝大佬搶奪資源?!」

「不是我們太弱,是你太強了…」有個神通修士憋著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