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可不能再睡了,再睡就沒有咱們的位置了。」李叔一邊洗漱一邊招呼著顧久檸起床,順便還熱了一熱昨晚吃剩下的東西,叫她先應付兩口再說。

顧久檸一邊起來一邊問道,一副迷迷糊糊還沒有太精神的模樣:「天都還沒亮呢,那莊園里開門了嗎?」

「當然起來了,你以為都像咱們這樣。懶惰的話那還怎麼做生意了?還怎麼開門迎客?」李叔嗔怪似的一句,催促著她動作加快一些。

好不容易吃完了東西,緊趕慢趕的趕到了門口,卻比顧久檸想象中的還要多人,她以為他們來得已經夠早了,這門口居然早就已經堵了好些人了。

「你看看他們要,說不定昨天晚上就在這裡等著了,就是要趕個大早,不然都話你就會讓人家給搶了位置去……」李叔振振有詞,慶幸自己來得早。

這裡可從來都不缺人,若是每一次等管事的出來,以後點名有人沒到的話,他可是隨隨便便往人群裡面拉幾個過來就行了。

瞧著李叔過來了,這人群有幾個人還認識的就跟他打招呼,不過看了一眼他旁邊的顧久檸卻只是隨口問了一句,倒也沒有在她身上放太多的注意力。

不過李叔倒是很是興奮地跟旁人介紹著:「這是我乾兒子叫做小顧,你們幫我多照顧這點啊……」

乾兒子?

顧久檸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別人的乾兒子呢,別人見自己的眼神就已經換上了更為和善的樣子。

「原來是你乾兒子呀,行,你老李對我們都這麼好,我們哪還能對你這乾兒子差呀?」

有人這麼一說,眾人紛紛附和,看來這李叔的確是人脈廣,雖然大家都沒有什麼身份,但是在這裡做活,你幫襯我,我幫襯你也是有好處的。

顧久檸也沒有當著大傢伙的面拂了老李的面子,只是乖巧的笑了一下,別人自然不會懷疑什麼。

等到別人都忙活自己的事兒了,李叔這才摸摸自己的腦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你別介意呀,你初來乍到的,我若是不這麼說的話,說不準要受人欺負的。」

「沒事,我都懂得。」不過是一個稱謂罷了,顧久檸也不會與他計較,畢竟對方也是為了自己好,她還沒有計較到這個地步。小說娃小說網

只是見她沒有拒絕,李叔下意識的以為對方是默認了,更加開心了。

他們今晚來的地方是這莊園里最大的一個鋪子也是每日招的人手最多的一個地方,要不然的話李叔也不可能找到,同時讓他們兩個人進去的機會。

一群人還沒有等多久,只見那朱紅的大門吱呀一聲的打開,發出一陣厚厚的聲響,在這即將到來的黎明給出了最刺耳的聲音。

從裡面走出來幾個小廝模樣的人,想來都是這裡面的管事,不過瞧著他們的表情卻像是困意未散,應該也是剛起不久。

實在是他們來的太早了,這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的,長久以往身子都不一定能不能熬的住。

不過這比於那些銀子來說還是微不足道的,見到裡面有人出來一群人趕緊為用了上去,顧久檸也被推搡著到人群沖了進去。

「莫管事出來啦,昨晚睡得可還好呀,今日要招多少個人呀?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有人殷勤的上去打著招呼,一邊還偷偷的往他手裡塞了一些銀子。

冷王悍妃 這是他們的習慣,也是他們這裡的規矩,每天不給一些好處的話,又如何能夠讓他們這個小集體每日都得到消息來這裡招工呢?

「還行吧。」那人滿臉的高傲,明明都是一個小奴才,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傲氣,也許是這群人給捧出來的吧。

顧久檸身姿嬌小,這一來二去的居然被擠到了最前面,不過她也不太惹人注意,只是稍微觀察了一下這一群人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便默默縮到了一邊,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以往這些時候這一群人可都是要被嫌棄的,因為太多了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進去,但今日他卻是前後掃了掃不大滿意的,皺了眉頭。

「今天你們可有福氣了,我家主子來了一單大生意正是缺人手的時候,你們這些還不夠呀,有沒有認識的看能不能喊幾個過來?」

一聽他這句話,這眾人可歡喜極了,連忙要或者要回去叫人,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有的,若是能夠搭夥去的話說不準還能夠得到賞銀呢!

「那就好,留幾個人在這兒守著,其他人先跟我進去吧……」那人稍微數了一數,包括顧久檸在內總共數出了三十個人。

人群趕緊往裡面涌,顧久檸被擠了一個趔趄,差點沒有站穩,不過及時的被李叔給拉住了。

「進了裡頭可小心這些,有些不該碰的可不要亂碰,這裡頭的東西可值錢著呢,賣了你都賠不起……」李叔邊拉著他往裡面走邊說道。

顧久檸自然是乖巧的點點頭,隨著眾人進去了不過那扇朱紅的大門,緊接著他們最後一個人的腳步緩緩關閉,再次發出那刺耳的響聲。

好歹也是白月山莊最大的一個,莊園總歸是有著不該有的氣派,這裡頭說空曠卻也有一些裝潢。

不過不管是雕木還是玉器都不算是什麼名貴的,看著也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就是普通的一個莊園而已。 第六百五十四章無異

領頭的一路帶他們彎彎繞繞,也不知道過了幾個彎進了幾扇門,總之最後將他們帶到了一個小作坊一樣的地方。

「今天你們便在這裡忙活吧,到了時間會有人來給你們吃東西的,晚點就送你們出去了。」

那人撂下這麼一句話便離開了,眾人也似乎沒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應和了幾聲便送他離開了。

他們也輕車熟路,對於這些活計並不陌生,眼看著門被關了起來,轉身招呼了幾聲便開始做事了。

不過他們雖然都熟悉顧久檸,卻還是一竅不通,壓根就不知道從哪裡下手,有這個時間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大概對這眼前的環境有了一個了解。

這裡面都是大木桶,還有掛在上面隨風飄揚的綢緞,佔據了整個院子。

這一根又一根的欄杆叫顧久檸有些手足無措,不過她見李叔徑直走過去,拉著那綢緞就使勁的甩。

只見他一邊動作還一邊回過頭來招呼顧久檸,意思是叫她趕緊過來:「還愣著幹什麼呀?不幹活的話可是要被扣工錢的。」

「誒好!」顧久檸乾脆應和一句,連忙過去搭把手。

這不搭不知道,這一搭李叔倒是有些驚訝,沒想到看著小顧柔柔弱弱的一個人身上也沒有幾兩肉,這做起活來力氣倒是蠻大的。

這麼重的綢緞,就算是他甩起來那都是要費一番功夫的,沒想到這小輕輕一拿就將它輕輕鬆鬆的拿起來了,這動作到比他還要熟稔的多。

「看來你還真是做活的料,若是換了旁的生人,恐怕這一天都不知道在抓耳撓腮的幹些什麼呢!」李叔越發覺得自己撿了一個寶,看著顧久檸的眼神也越發的滿意。

就是自己沒有女兒,若是能夠和女兒連個姻緣,讓他做做自己的女婿,那也是不錯的,怎麼也比一個名義上的乾兒子要親的多。

「家裡就我一個人,我自然要多忙或者一些,而且這左鄰右舍的都是一些年紀大的,我都應該照應著一些。」對於自己的力氣之大,顧久檸是這樣解釋的。

她名義上可是一個普通人,可不能將自己會功夫的事情暴露出來,要不然肯定會被人懷疑身份的。

瞧著她的身世,李叔也覺得可憐,絲毫沒有懷疑:「難怪你也是個命苦的,不過從今以後你跟著我就不會再吃這麼多苦了,所以說這力氣活也還是要做,但是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得到這管事青睞的。」

這做事伶俐的人誰都喜歡,更何況是都要著力氣活的地方了。

「好嘞!」顧久檸回以憨笑,繼續自己手裡的活計,半天也不見她喊苦喊累。

這半天下來眾人也發現了李叔新帶來的那個乾兒子當真是個能人,這麼多的活就算是換了他們這些老手,做了這麼久也應該坐下來休息一下了。

可是這小子倒好,雖然也跟著他們一起休息去,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壓根就沒見著哪裡累了嘛……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你說這老李倒霉了大半輩子,臨了的就是他撿了個寶回來?」幾個坐在一起休息的人閑聊起來,當然這閑聊的對象就是顧久檸。

一旁有人也是連連點頭:「誰說不是呢?瞧那小子做活那麼能吃苦,以後呀,肯定是個能掙錢的主。」

「早知道我就多理會他幾下了,昨兒個我就見他也在那裡探頭探腦的,想來也是想找活干,不過我看他身子瘦小也不像是有力氣的,就沒搭理他……」也有人覺得可惜,昨兒個並不是只有李叔發現了她而已。

這些人的竊竊私語多多少少也傳到了李叔的耳朵里,雖然他聽得也是覺得開心,不過也不能讓他們都把這小子給搶了去。

倒是這小子的身世誰也不知道,他已經說了是他的乾兒子,想來這些人也只會覺得可惜而已。

不過這做了一天的活下來顧久檸也沒有發現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雖然這些花花綠綠的綢緞他不知道用來幹什麼的,不過就這些布匹能做什麼?

而且這大桶大桶的顏料看著也挺正常的,並沒有什麼有害的東西在裡面,這倒是叫顧久檸想不通了,到底哪裡有問題呢?

難道這一次真的是姜珊單純的在找茬而已嘛?

雖然這樣想,但是事情還沒有到最後一刻,所以顧久檸還是打算暫且觀望觀望,一直到了日落西山,這一天的活總算是幹完了。

這其中他們也規規矩矩地端了吃食過來,伙食雖然不算好,但是相比於他們平日里吃的那些東西還算是不錯的了。

一天下來都沒有出什麼差錯,這管事的過來檢查了一下這些布匹也是覺得甚為滿意,連連點頭,不時還誇讚幾句他們的活幹得好。

「這熟悉的人做事兒就是穩妥,哪像是東邊兒那一家的招了幾個新手,一天下來不知道出了多少差錯呢!」

管事的自顧自地念叨著,想來時那邊的事情不大順心,一開始來的時候臉色也不大好,現在總算是心情好了一些。

李叔走到這裡前頭,連連應和:「都是承蒙管事的您照拂,咱們做事豈敢馬虎?」

那管事的這話聽著順心自然不會給冷臉,不過也是莫名說了一句:「諒你們也不敢犯什麼錯,要不然這金飯碗你們可就再也端不起來了。」

話到最後的時候,他眼神有些奇怪,顧久檸觀察細緻入微,不過有些太快了,她也沒有捕捉到。

「行啦,這裡沒有你們的事了,去領了工錢回家去吧,明兒個再過來會有別人招呼你們的。」管事的一放話,眾人自然作鳥獸散,不過李叔卻還留著。

「管事的貴人事兒多,小人自然不敢多話,不過……換了個生人,我怕兄弟們不習慣呀……」

這裡的人架子可都比外頭的大,要招呼這管事的一個就已經夠累了,他們之前以可也塞了不少銀子呢,這要是換了一個新的,那之前的努力豈不都是白費了嗎?

要是可以的話,最好還是不要換了別的人,這樣說不準還能一直做下去,對誰都有好處。 第六百五十五章一切正常

「你以為我願意嗎?這東走西走的我還嫌累呢,這不是主子已經發了話,哪還由得我?」管事的也是一臉不耐煩,像是戳中了他的痛處一樣,不願再多說。

顧久檸跟在李叔身後默默地做個透明人,倒也安靜。

不過這管事的終究還是注意到了,瞧著他身形瘦小跟在李叔身後像個小尾巴似的,多少也讓他留心了一下。

「老李呀,你做事可不太乖呀,竟然塞了這麼個貨色進來?」一看就知道不是能做的了力氣活的,就這樣還領了一天的工錢,管事的自然有些不大高興。

你看他這樣的表情,李叔也知道他在想什麼,連忙搖了搖頭,將顧久檸推到面前,一副殷勤介紹的模樣:「您可千萬不要小瞧了這小子,他的力氣可大的很,今天他可幫了不少忙呢!」

「你可不要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就他這樣的能拿的起那麼大的布嗎?」管事的自然不信。

「那是當然,就連兄弟們拿不起的東西他都能拿的起來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神力不信呀,你去問問這個看守我們的人,絕對錯不了!」

也不是沒有人看著他們的,一問便知。

見他說的這樣信誓旦旦,管事的也有一些半信半疑,再次上下打量了顧久檸一眼,仍然沒有覺得她哪裡有什麼特別之處。

「既然是個有力氣的,那你倒是把旁邊那個水缸給推一下,若是能夠推得動,我今日呀格外給你賞錢……」

一聽這話,李叔顯得要比顧久檸還要更興奮,連忙將她推到前面去,不停地催促著她趕緊在他面前表現一番。

若是可以得到管事的青睞,以後哇找活都會主動的找上門了,哪裡還要他們擠破頭去搶?

這模樣顧久檸也很是無奈,不過既然話都已經說出口了,他也不好就這樣拒絕,萬一這管事的還以為李叔騙人,到時候發難就不好了。

只見她信步走到了一個兩人圈起來那麼大的水,剛面前那厚厚的水缸讓她一巴掌都握不完。

將手放到上面顧久檸內力使動,不過並沒有將這一切做得太明顯,她不確定這周圍有沒有什麼會武功的人,萬一感受到了就麻煩了。

儘管是這樣,要推動這個水缸也並不難,管事的瞪大著眼睛,沒有想到這樣一個瘦小的身體居然真的把水缸給推動了,不僅僅推動了,甚至還差點把水缸給舉起來了。

「這……世上竟有這樣天生神力的人?」這也太玄幻了一些,他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眼前的場景。

若是換了一個健碩一些的人,可以說他是後天練成的,可是像他這樣看著好像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居然真的能有這樣的利器道,真讓人驚訝。

「不錯不錯,你從哪裡找來這樣的人才?實在是難得!」管事的連連點頭在看,顧久檸的目光也變成了讚許。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他之所以招這些年輕的壯丁,一來就是因為他們有的是力氣,這樣的重活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得了的,所以主子才多給了工錢。

李叔臉上也笑的像朵花似的:「那是自然管事的,日後若是還有什麼活,可千萬要想著我們一樣,小顧他肯定是事半功倍的!」

得到了管事的允諾之後,他更是開心再次拍著顧久檸的肩膀,不停的誇讚著她:「我就說你這樣的人找活干肯定很容易,日後呀,這錢就大把大把的進你的口袋裡啦!」

顧久檸一邊附和著,一邊和李叔來到正前廳,直接那裡正是今日和他一起幹活的人,他們都排著隊在領他們今日的工錢。

相比之下這才是今日最重要的事情,不過看著他們拿著錢興高采烈的出去了,一點也沒有什麼異樣。

他們捧著的可都是真金白銀,也都是平平安安出去了的,也沒見拖欠了誰的工錢,甚至連一點口舌之爭都沒有。

直到那一真金白銀也到了顧久檸的手上,等到他們平安的出了府回家之後,那銀子被她放在桌面上盯著它半晌都在出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