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可惡!」,他捂著左肩,氣憤的看向上官玉。

「你還是歸順我吧,免得受苦!」

「你做夢!」

歐陽玄真的怒了,既然身份被識破,他也懶得再偽裝,右手說話間凝聚的靈力已經打了過去。

受傷的上官玉怎麼會來得及躲避,被靈力擊中,又一次撞在樹上,可是這一次,他沒有再爬起來,因為氣海已經被歐陽玄的槍指擊破,幾近昏迷。

「陛下!!」

就在歐陽玄鬆了一口氣,準備離開的時候,營帳不遠處卻傳來一個讓他恐懼的聲音。

「不好!那老頭回來了!」,就連影

都嚇得叫了出來。

驚訝之下的歐陽玄急忙想要離開,身上的靈力爆發,全力運轉流光暗影,可是他的前腳剛剛要跨出,卻被一道靈力控制,直接提到了空中。

「傷我陛下,你該死!!」

來的人正是跟在上官玉身旁的老者,他不放心回來查看,卻沒想到上官玉不敵,已經被歐陽玄破壞氣海,心中自然怒不可遏。

「唔呃……」,感受著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甚至自己就好像快要被捏爆了一樣讓他痛苦,歐陽玄緊咬牙根,不甘的望著他。

「他竟然…是一個靈宗!雖然氣息上看應該是剛剛晉級。」,影嚇得嘴巴都可以放下一個鵝蛋,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因為哪怕剛剛晉級,靈宗也是靈宗。

「小鬼!」,看著衣袖一甩,直接將歐陽玄甩了出去,將一個營帳都撞塌,卻仍然往後,衝進了背後的土裡。

「可惡!!」,歐陽玄不得不再次動用靈環的力量,因為他聽到了影的話,挑戰一個靈宗!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可知罪!!」,根本不由分說,老者上去就是一個巴掌,直接朝著歐陽玄的臉上打去。

轟!!!

這簡單的一巴掌,直接讓他在地上推開陣陣沙塵泥土,飛出數十米,才被那十里几几米高的土堆攔了下來,這還只是光靠肉體的力量,他的臉上已經滿是傷痕,也腫起了大包,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已經暈死過去,甚至一命嗚呼。

疼!!

這就是歐陽玄的感覺,不只是臉上疼,自從他肉體被強化以來,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痛苦。

可是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一個靈力手掌又來到了他的頭頂,這一掌下去,就算不死,他也離死不遠。

「啊!!」

危機時刻,歐陽玄動用了全部的靈環,用力的頂住拍下的手掌,借力再次飛了出去,就這麼兩下攻擊,歐陽玄竟然直接重傷,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肉體的恢復力似乎失去了效果,沒有治癒他。

「咳咳…」

老者飛到歐陽玄面前,還想再次攻擊,甚至他打算這一擊直接殺死歐陽玄,卻聽到上官玉的咳嗽聲,臉上的憤怒立刻變成了擔心,飛向了遠處。

「小子!快跑!!」,影尖叫著喊道。

「唔嗯!!!」,歐陽玄拼盡全力,不顧身上的靈力瘋狂消耗,用全部的靈環加持自己,直接用流光暗影沒入叢林。

老者扶起上官玉,發現其氣海已經被打破,身受重傷,再想要追擊的時候,卻已經看不到歐陽玄的身影。

「可惡!該死的小畜生,算你跑得快,別讓我抓到你,否則必要你碎屍萬段!!」



歐陽玄不知道自己逃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一定要逃,就像當初賈嗜冥的追殺一樣。

因為靈環的加持,他的速度很快,幾個呼吸就已經離開了那裡,以至於老者即使是靈宗,也難以發現他的行蹤。

可是靈環的消耗也是恐怖的,特別是五個靈環全開,他的靈力很快就枯竭了,可是恐懼讓他繼續跑著,沒了靈力,他就努力的不讓自己倒下,用肉體拚命的逃跑,活命。

就這麼一直跑到了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裡,只知道周圍全是樹木,而他的身上還是很痛苦,這麼長的時間,身上的傷竟然一點也沒有好轉。

終於,他累到了。

「可惡,我要是再強一點就好了!」,歐陽玄想要起來繼續跑,卻無奈全身的痛苦讓他已經沒有了繼續的力量。

眼前的一切變得模糊,他知道,自己已經堅持不住了,恐怕要昏迷。可是在昏迷前,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大…」 天武覆滅,一天後。

「怎麼了?」

秦壽正忙著布置婚禮,儲物戒指里突然傳來的波動讓他神色一動,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了通訊令牌。

「是歐陽玄有什麼消息了嗎?」

「你不知道嗎?」,令牌里傳來周雲的聲音,顯得有些急躁。

「知道什麼?」

「你們不是在天武帝國附近嗎?天武帝國早在前一個晚上就覆滅了!」,周雲焦急道。

「天武覆滅了?」,秦壽還真不知道,他一直忙著婚禮的事情,剛剛才聽說這件事,「怎麼回事?一夜之間就…」

「是啊,關鍵是罪魁禍首是歐陽玄!」,周雲說到這裡,聲音變小了,顯得很是神秘。

「而且武靈帝國的皇帝,那個上官玉,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小道消息,已經把天武據為己有了。」

「這樣啊,他的行動倒是迅速。」,秦壽皺著眉道,顯然他也認識上官玉,「那歐陽玄怎麼樣了?」

「哎呀!我跟你說的就是他!」,對面傳來周雲跺腳的聲音,「那個上官玉不知道怎麼認識的歐陽玄,想讓他歸順自己,歐陽玄那個傢伙怎麼可能同意?」

「這我當然知道,說重點。」,秦壽心中一緊,感覺有些不妙。

「然後他就把上官玉打傷,逃走了,現在正在通緝他!」,周雲似乎發現自己漏了什麼補充道:「那傢伙把上官玉直接給廢了! 從良小妾喜翻身 氣海都打破了!」

「逃走了?」,秦壽一愣,「這傢伙還真狠,直接把一國之君給廢了,不過逃了就是好事。」

「好個屁!當天跟著上官玉去的是宮裡的太上長老,已經是靈宗境修為,歐陽玄臨走前被他打成重傷!現在生死不知,你還說好事?」

「什麼?!」

秦壽瞳孔一縮,被靈宗打成重傷?以周雲所說歐陽玄僅僅是靈皇修為,竟然能在靈宗手底下逃脫?而且僅僅是重傷而不死!

這讓他心中多少對歐陽玄有了一份好奇。

「那怎麼辦?」

「怎麼辦?找啊!」,周雲扶了扶額頭,「你和霸凌天離天武那麼近,趕緊去找找!!」

「好,我明白了。」,停止傳音,秦壽顧不上繼續布置婚禮,直接跟霸凌天傳音說了這件事。

安排好后,他直接去找丁盼,因為當初歐陽玄的行蹤就是丁盼告訴他的,丁盼定然有尋找歐陽玄的辦法,現在也只能去找他了。

「丁盼!!」

一進門,秦壽直接叫出了丁盼的大名,惹得丁盼一臉不爽的看著他,「有你這麼叫你大舅哥的?你再叫一個試試?」

「咳咳…哥…」,秦壽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言行欠妥,尷尬道,「歐陽玄又不見了…」

當下他把周雲告訴他的事情也告訴了丁盼,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又不見了?」,丁盼眉頭一皺,他自然也對歐陽玄充滿了好奇,關鍵是一個靈皇如何能夠收靈宗幾次攻擊而不斃命反而逃脫?

再次拿出令牌用靈力感應歐陽玄的位置,可是他卻突然爆睜雙目,眼神中充滿了驚駭。

「怎麼了?」

「感覺不到了!」,丁盼看向秦壽。

「感覺不到什麼了?」,秦壽不解。

「歐陽玄的位置,我感覺不到了,他似乎到了一個無法傳遞消息,被封鎖的地方。」,丁盼面色凝重。

「這一次,我也幫不你了,你快和霸凌天一起去找。」

「好。」





一個月後。

秦壽和霸凌天二人一起派出了許多人,在原天武帝國,現武靈帝國天武邊境四處搜尋,不管是農戶還是官商,全部進行監視巡查,卻毫無所獲,只能繼續搜尋。

二人更是利用家裡的實力去壓迫,逼得武靈帝國撤銷了通緝令,可是那靈宗卻無法平息怒火,而二人的能力有限,也只能不了了之。

而也就是這一個月,上官玉因為被歐陽玄擊破氣海,實力盡失,竟然鬱鬱寡歡,終究死去,其子上官清上位。

「他怎麼樣了?!」

「狀況有所好轉,體內殘留的靈力已經被剝離,相信快要恢復了。」

耳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雄厚,有力,而且熟悉,這讓歐陽玄感到很溫暖,眉間一蹙,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這裡是哪裡?」,他看了看四周,自己正躺在一張木床上,而自己所處的這個房間,古色古香,並沒有煙火之氣。

「他們都走了?」,歐陽玄奇怪的看向門外,可惜他還起不了床,否則必然要出去看看。

「小子,你醒了?」,影驚喜的問道,甚至聲音中難掩激動。

隱居在娛樂圈 「是的,我暈了多久了?」

「你睡了差不多一個多月吧。」,影抓了抓腦袋,思考了半天才回答。

「一個多月…」,歐陽玄皺了皺眉,急忙檢查身體的情況,發現自己除了有些虛弱,其他的強勢已經全部好轉,只不過靈力還沒有恢復。

「小玄,你醒了?」

一個人影從門外進來,手裡還拿著一碗湯藥,顯然是給他的。

「父…父親…?!」,歐陽玄看著面前一臉滄桑,鬚髮花白,可是身影依然偉岸的中年人,眼眶一紅,眼睛忍不住有些濕潤。

是的,歐陽玄面前的這個人,就是他的父親,歐陽明,而那天他昏迷之前看到的人,就是他的大哥,歐陽天。

「小玄。」,歐陽明立刻走了過去,將湯藥放在桌子上,將歐陽玄扶了起來。

父子二人重聚,眼中滿是複雜的感情,可是男人之間又怎麼說得出口,只能用一個擁抱來表達。

「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歐陽明的聲音依然威嚴,只不過這一份威嚴中,還包含著疼愛與想念。

「是,父親。」

「父親,我們回來了。」,門外又進來兩個人,見到歐陽玄,立刻上前,「小玄,你醒了?」

「大哥,二哥!」,歐陽玄本想起來,奈何身體還很虛弱,只能無力的朝他們笑了笑。

「你別急著起來,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歐陽天點頭示意,二人見歐陽玄醒來,也滿是欣喜和激動,畢竟許久未見,他們一直也都很擔憂歐陽玄,如今再見,沒有什麼更讓他們高興的了。

「對了,父親,這裡是哪裡?」 妖孽小神農 ,歐陽玄看向歐陽明,好奇道,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裡的靈力,比他去過的任何地方都要充裕。

「這裡是我們歐陽家的聖地,也是我們落葉歸根的地方,歐陽家的族地,元初境。」 「元初境?」

歐陽明口中的話讓他十分疑惑,家族聖地?自己以前可並沒有聽說過有這麼個地方。

「父親,小玄他還小,也沒有聽你說過。」,歐陽德見自己的小弟一臉疑惑的樣子,對歐陽明道。

「唉,我本想要在你成年後和你說,可惜,造化弄人,有些時候,命運總是不盡人意。」,歐陽明嘆了口氣,起身走了出去。

「小玄,你先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一切等你傷好了再說。」,歐陽天二人見狀也一起走了出去。

「影,聽得見嗎?」,三人走後,歐陽玄才向腦海中的影問道。

「廢話,除非你掛了,不然我都聽得到。」,影沒聲好氣的回答道,因為他覺得歐陽玄問的這是廢話。

「我覺得這裡有點奇怪。」,歐陽玄雙目一閉,精神體來到了精神海內,因為在伏蒼的指導下修鍊精神力,他的精神海已經十分遼闊。

「哪兒奇怪了?」,影瞥了他一眼。

「因為我從沒有聽父親和母親說過有這麼個地方存在,突然出現,讓我有些不習慣。」

「你老子不是說了嗎?本想等你成年了告訴你,奈何你家除了那檔子事。」,影嘆了口氣,有些同情的看向他。

「還有一件事,就是,為什麼我之前受了傷無法恢復,可是現在卻回復完全了?」,這是歐陽玄最想知道的。

「之前?」,一旁閉目養神的伏蒼醒了過來,「你是說你被靈宗攻擊后吧?」

「是的。」

「那是因為,那靈宗的攻擊中包含著一種特殊的東西,叫做法則。」,伏蒼道。

「簡單來說,靈尊是靠靈力突破的最高等級,如果想要突破靈宗,就需要領悟元素的法則。」

「元素法則?」,歐陽玄奇怪道。

「是的,不同屬性的靈力,都有其特有的法則,金的鋒銳,木的生機,水的柔和,火的炙熱,土的包容,任何一種元素也都有不同的奧義,要看個人怎麼去理解。」

「你之所以被靈宗攻擊后無法恢復,就是因為這些法則,相對應的在你體內阻止了你的靈力對傷口的恢復,即使是鴻蒙靈力,也毫無他法。」

「那有兩種屬性的人怎麼辦。」,歐陽玄一聽伏蒼這麼解釋,頓時愁眉苦臉,因為伏蒼所說的法則,他一點也不懂。

「你是指你自己吧?」,伏蒼捋了捋鬍鬚,「一起掌握,合二為一。」

「合二為一?」,歐陽玄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不夠用,光明與黑暗明明就像宿敵,如何合二為一?

「嗯,你現在還沒到那個境界,不要想太多,沒有好處。」,伏蒼見他苦思,急忙上前阻止。

「不過有一點!那就是,靈宗造成的傷,留下的元素法則之力,也只有同為靈宗,或者實力更高的靈聖才有辦法消除。」

「同為靈宗或者靈聖才有辦法消除?」,歐陽玄心中一驚,因為他能夠感知到,自己的父親只是靈尊而已,兩個哥哥也不過靈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