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吃飽之後,就該回去了,這趟出門接近十天,小妤她們一定很擔心。」許陽默默盤算,又咬下一大塊獐腿肉,咀嚼著。

不遠處,祁門道場的三名玄士仍在苦苦搜尋。

「霍老大,那裡有一束濃煙,好像有人!」瘦長玄士激動地低聲喊道。

霍老大也興奮起來,一揮手,三人迅速摸了上去。

在幾棵大樹掩映的土坡上,三名玄士偷偷摸摸地觀察下方情景。

看到許陽和一頭不知名的奇怪寵物大口啃著烤肉,三名玄士均感口中生涎,心中的不平衡油然而生。

「奶奶的,老子在這裡挨凍受餓,這小兔崽子倒是愜意得很,」瘦長玄士罵了一聲,「霍大哥,上吧!」

霍老大觀察了周遭情形,沒有發現什麼陷阱,便點頭吩咐道:「猴子去左邊,虎頭去右邊,莫要讓他逃了。」

身材瘦長的「猴子」陰陰一笑,露出焦黃的牙齒:「放心,霍老大,區區一名玄徒,逃不過我們的手心。」

三人正要行動,卻看到那許陽驀然站起身子,銳利的眼睛直接掃來,彷彿兩點寒星。

緊接著,清朗的聲音響起。

「藏頭露尾的鼠輩,還不現身?」

許陽現在的耳力、目力都厲害非常,就是玄師也未必能逃過他的察覺,何況是三名玄士?他雖然在吃肉,但不遠處的土坡上傳來的窸窸窣窣的聲音,仍是引起了他的警覺。

許陽本以為對方是過路客,沒有理會,哪知三人竟是要對他形成包圍,這種明顯的挑釁表明,三人根本不是過路者,而是沖著他許陽而來!

被許陽叫破行藏,三名玄士心中均是一驚,互相看了一眼。

「奶奶的,這個小兔崽子果然詭異得很,」瘦長玄士說道,「不過,他畢竟只是玄徒,再怎麼妖孽,也不是咱們的對手。直接上吧,宰了他交令!」

看到對面土坡的草叢中猛然站起的三人,許陽嘴角的一絲不屑,猛然放大。

三個玄士,在他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高山,但現在,許陽已經凝聚出八極玄輪,肉身力量直達兩百鈞,對他來說,三名玄士,就是待宰羔羊!

見到許陽沒有逃跑的意思,霍老大也就定下神來,率領著另外兩名玄士,大搖大擺地走到許陽面前。

「你已經突破了?」霍老大察覺到許陽周身淡淡涌動的玄力氣息,瞳孔一縮。

「難怪這麼有恃無恐,原來也到達了玄士境界,」瘦長的「猴子」冷笑一聲說道,「剛晉級的小傢伙,你也太過狂妄了!我們三個,都是玄士後期,你不過初入玄士境界罷了!要是立刻逃命,還有些活下來的指望,正面對抗,你是絕對贏不過的!」

「你們是祁門道場的人?」許陽冷冷問道。

「沒錯!」瘦長玄士一臉得意,「你不該得罪祁門,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猴子,你話太多了,」霍老大道,「快點做掉他,遲則生變。」

瘦長玄士答應一聲,腳下涌動淡淡的青色玄力,整個人也變得有些飄渺,快速奔向許陽。

「原來是風極玄士。」許陽雙腳不丁不八,穩穩站立。

「小子,受死吧!」一股青色的風極玄力,猛然從瘦猴的掌中爆發而出,刺耳的尖嘯聲響起,玄力化作一道徑達十尺的大型風柱,向許陽席捲而去。

被叫做「虎頭」的玄士,不無羨慕地對老霍說道:「霍大哥,猴子的『破刃千鋒』威勢越來越厲害了。」

老霍臉色卻沒有任何輕鬆,一上手就是最強殺招,可見猴子心中對這詭異的敵人也摸不透底,心中緊張。

淡青色的風柱一路席捲枯枝碎葉,威勢浩大,在行進了一半之後,猛然化作無數薄薄的風刃,割裂空氣發出刺耳的鳴響,射向許陽。

ps:今天上了分類強推,小亞很開心,兄弟們多多收藏推薦,支持小亞吧,拜謝大家! 「威勢倒還可以,只可惜玄力虛浮,根本不配和我交手。」許陽平淡說道,他單手張開,向前緩緩探出!

一股強烈的吸力暴涌而出,那些鋪天蓋地射來的青色風刃,如江河入海,均被吸引到了許陽的右掌心,彷彿其中藏著一隻小小黑洞,無論多少風刃,都不能讓許陽後退半步,神色變幻一分!

很快,「破刃千鋒」的威勢止歇,瘦長玄士「猴子」見到神色平靜,保持著右掌探出姿勢的許陽,臉上不由露出了恐懼之色。

「古怪,你到底藏了什麼寶物,竟然能接下我的殺招!」猴子一邊小心翼翼地後退,一邊大吼道。任何一個玄士,在最強殺招被一個後學末進的小輩輕鬆接下后,都不會平靜。

許陽嘴角露出一絲譏諷,這種人,得勢猖狂,一旦遇到強大的敵手,心境瞬間就會失守。

心境對於一個玄者的戰力影響極大,比如當初面對洪希,玄徒境界的許陽,硬是以傷換傷,完成了跨階殺敵的壯舉;而現在的瘦猴玄士,心亂如麻,連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猴子小心!」霍老大的聲音剛傳入耳中,瘦猴玄士就驚駭地發現,那個面容冰冷的少年,幾步就跨到了面前,跟著就是一掌拍出。

掌未至,惡風已經迫得瘦長玄士胸口一悶,跟著就是熊熊熱風,熏得鬚髮麵皮,都好像被灼燒起來一般。瘦猴玄士下意識後退,卻為時已晚,許陽的右掌,帶著濃郁的火玄力,「嘭」的一聲拍擊在瘦猴玄士的胸口。

瘦猴玄士就像被巨象撞擊,兩百鈞,足足六千斤的絕強力道,直接粉碎了他的胸骨,連帶著內臟也化為一團血泥。瘦猴玄士的眼中、耳孔、鼻中均湧出暗紅色的鮮血,口中更是鮮血狂噴,還帶著一塊塊內臟,眼見得不活了。

「沒有控制好力道……」許陽搖頭,一出手就是這麼血腥暴力的場面。

老霍和虎頭兩名玄士,相顧駭然!這哪裡是一個初入玄士境界的小輩,分明是一頭蠻荒巨獸!

「他、他是火極玄士,」外號叫「老虎」的玄士結結巴巴地說道,「霍、霍老大,咱們趕緊跑,他、他應該,追不上咱們!」

一邊說著,「老虎」玄士毫無形象地轉身就逃。他是火極玄士,自忖就算打不過許陽,也不會連逃跑都做不到。

「該死的老虎,居然撇下我一個人先逃!」老霍剛剛從驚駭中反應過來,轉身跟著老虎逃走,可腳步剛動就停了下來,一臉木然。

因為眼前發生的事情,再次超出了他的認知!

那個凶獸一般的少年,在老虎剛剛轉身逃走的瞬間,如一頭矯健的獵豹,呼的一聲就越過了自己,直撲「老虎」!看他的速度,比三人中最快的「猴子」還要快上一籌。

又是「嘭」的一聲悶響,許陽的右掌按上了「老虎」的背心,這次他稍微控制了力道,沒有再出現七竅流血的慘狀。不過「老虎」遭此一擊,眼神也迅速渙散起來,一口鮮血噴出,踉蹌倒下。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老霍後退兩步,一臉恐懼。

「我是許陽,就是你們要殺的人,」許陽冷漠地看著老霍那帶著疤痕的面孔,淡淡說道,「我現在就在這裡,來殺我吧。」

「不……不要過來!」老霍驚恐地後退一步,大聲喝道,「玄龜盾!」

老霍身上玄力噴發,在身前凝聚成了一面巨大的暗黃色盾牌,上面符文閃爍。

「土極玄士,不知防禦如何?」

一拳轟出,玄師級的肉身力量,毫無懸念地洞穿了老霍的玄龜盾,土黃色的土極玄力四處逸散。

老霍鐵塔一般的身軀前傾,倒伏在地。一瞬間,他眼中閃過了後悔,也許,沒有參加這次捕殺許陽的行動,自己就不會死?

世界上沒有後悔葯,許陽的那一拳,已經震碎了老霍的心臟,誰都救不了他了。

站在三名玄士的屍體之前,許陽深吸一口氣,運轉導引法門。星海之中,八大玄輪中心的鎮玄塔微微晃動。

一股股灰色的氣流,從三名玄士的屍體中被抽取出來,飛快地沒入許陽的身體之中。與此同時,三具屍體開始飛速腐朽,到最後只剩下三具被吸乾的骨架,寒風一卷,就成了漫天的骨粉。

許陽感覺精氣充裕,他借著三名玄士的生命精華,一舉穩固了玄士初期的境界。

「鎮玄塔,果然有汲取死去玄者的生命能量,加速修鍊的功效。」重新驗證了這一點,許陽心中五味雜陳,能夠快速進境當然是好事,但吸取屍體的生命能量,已經接近魔道,不知有什麼後遺症,而且也有些犯忌諱。

「一定要固守本心,不作無謂的殺戮,如果淪落到為了屍體能量而殺人的地步,那就真正墮落成魔了,」許陽心中微凜,「而且不論如何,不能讓別人發現這一點,否則我有可能被視為邪魔,遭到天玄大陸所有玄者的圍殺。」

戰鬥結束,肥球三兩下竄到了許陽肩頭,牢牢趴好,兩爪抱著一大塊金黃色的獐子肉,津津有味地啃著。

溫熱的小肉球,髒兮兮的絨毛摩擦著耳朵,許陽微微一笑,撫了撫肥球的腦袋,大步走向臨淵城。

「這三人的確該殺,但也只是奉命行事的屠刀罷了,那些幕後下令之人,更加該死。」許陽想到祁門道場的行徑,眼眸不由冰寒。

臨淵城北。

一個佔地百丈的巨型擂台,四周早已圍滿了看熱鬧的居民。

「這可是咱們臨淵城最大的兩家道場之間的擂台,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了!」

「不知道誰會贏,是祁門,還是火雲道場?」

「我看是祁門,要知道祁門門主,祁連城師傅,早在十年前,就是玄師巔峰的高手了,現在說不定已經晉級玄宗!火雲門主楊牧雲師傅,剛剛踏入玄師後期不久,肯定不是祁師傅的對手。」一個托著茶壺,神色亢奮的老者正激動地手舞足蹈,彷彿上擂台的就是他一般。

「不一定,據說火雲道場提出了三戰兩勝的賭約,祁連城老師傅能贏一場,但保不準剩下兩場啊。」有人反駁道。

此刻端坐在擂台北側位置的祁連城,表面看一副穩如泰山的樣子,實際上,微微發白的骨節,顯示出他內心的不平靜。

在提出挑戰之後,楊牧雲那死胖子很乾脆地同意了,不過他同樣提出,要三局決勝!

不知火雲道場給城主府送了什麼禮物,反正臨淵城主黎伯延是同意了,還表態:「一方提出挑戰,接受一方決定規則,很公平。」

這下子,立刻讓一場十拿九穩的戰鬥變數橫生。 擂台南側,一排座椅上,坐著此次賭鬥的另外一方,火雲道場。

「蓮亭,你拿到的名單,沒有問題吧?」 假如我們再相遇 胖胖的火雲門主楊牧雲一臉油汗。

「門主放心,絕無問題,」旁邊,一名相貌清癯的中年文士模樣的玄者,恭敬回答道,「屬下向城主進獻了四株入品靈藥,其中還有一株四品的火芝,此等厚禮之下,臨淵城主自然會傾向我方。」

「哈哈,不愧是我義弟,好手段,」楊牧雲手裡拿著一張單子,喜不自禁,「有了祁門派遣的玄者出場次序,我們這次贏定了!」

想到獻給城主的藥材,楊牧雲有些肉痛,不過這些都是值得的!一旦他贏得了這場賭鬥,火雲道場立刻聲威大振,滾滾生源就會不斷湧來!

目光掃過另一旁的一名玄師,楊牧雲和藹一笑:「彪子,不緊張吧?」

那名玄師體魄魁偉,但臉色有些不好看,勉強說道:「如果只是拖延的話,沒問題……」

「咣!」

一聲鑼響,負責主持擂台賭鬥的,赫然是黎家的護衛隊長,玄師黎風。他身穿青色勁裝,手拿兩張名單,分別是祁門、火雲道場兩家的賭鬥出場次序。

低頭看了看兩張名單上的名字順序,黎風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大聲說道:「決鬥台上了恩怨,比武場中判曲直!祁門道場、火雲道場,以賭鬥方式了斷恩怨,勝者,將得到輸家的所有苦修路線;敗者,將關閉道場,從此退出臨淵城!你們兩家,可清楚了?」

祁連城、楊牧雲齊聲道:「清楚。」又互相瞪視一眼。

「好,賭鬥開始!第一場,祁門道場賀金旋!」

「吼!」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吼,一個**著上身的漢子猛然躍上台來,捶胸仰天咆哮,一股威凌狂霸的意味撲面而來。

「這是祁家排名第一的教師,就連少門主祁宏都比不上他!看來祁老師傅將賀教師排在首位,就是要來個開門紅,給火雲道場一個下馬威啊!」

黎風臉上笑意不減,看了一眼名單,大聲說道:「火雲道場,楊牧雲!」

場下一片寂靜,只見一個胖大漢子,嘿嘿一陣怪笑,以和身材不相符合的敏捷身手,飛縱到台上。

「這……這才是第一場吧?」

「是第一場,怎麼火雲道場的門主就直接現身了?他去對陣賀金旋教師,那最後一場的祁老師傅誰去應對?」

人們竊竊私語,在潛意識中,大家都以為最強的兩個門主,肯定會在最後一場,來個將對將,王對王。誰知火雲道場,沒有按照常理出牌!

「黎隊長,我可以動手了嗎?」火雲道場之主楊牧雲不管台下如何紛擾,慢條斯理地笑道。

「當然可以。」黎風腳尖一點,整個人飛速後撤,讓開中間區域。

「哈哈,讓我掂量一下,你賀金旋祁門第一教師的斤兩!」楊牧雲胖臉上,和善的笑容依舊,語氣卻森冷無比,「咄!」

雙掌一錯,淡青色的風極玄力噴涌而出,迅速凝聚成了一頭猙獰的猛虎,搖頭擺尾,向賀金旋撲擊而去。

而在擂台北側,祁門眾人的臉色,全都是錯愕無比。

「父親,我看楊牧雲這鼠輩是怕了你,火雲道場,當真不足為慮。」祁宏呵呵一笑說道。

「是的,門主成名多年,豈是他楊牧雲所能仰望的?」有祁門中人回過神來,笑著逢迎。

「住口!」

一聲嚴厲的斷喝,嚇得祁門諸人臉色一白,看向門主祁連城時,卻發現這位枯瘦老者,神色無比複雜,既帶著憤怒、後悔,又有遮掩不住的驚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