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吵什麼呀?不知道人家正在睡覺的嗎?」

「難得做了一個非常討厭的夢……」

估計是還沒有完全睡醒,兩人並沒有注意到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場面。

「赤蠻奇,正邪。」

看到她們,原先還蹲在地上低聲哭泣的女孩立刻站了起身,露出了滿臉的驚喜。

「啊?!」

她的聲音也總算喚醒那兩個人了,少女們望著對面的傢伙,都是一副愕然的表情。

「咦,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面的?」

赤蠻奇和鬼人正邪眨了眨眼,異口同聲問道。

「給我醒一醒啦!你們兩個白痴。」

怒火中燒的少名針妙丸也顧不得遮掩身體了,突然飛上前去,一腳就把赤蠻奇的頭踹飛了。

真是豈有此理,自己就在旁邊,她們沒有注意到就算了,竟然還說出那樣的蠢話。

「嗚哇哇哇!」

腦袋尖叫著飛了出去,然後落到地上的時候,又咕嚕咕嚕的滾出了很遠才終於停住了。

「啊,我的頭,我的頭……」

赤蠻奇的身體趕緊跑去想把自己的腦袋撿回來,可是由於缺少眼睛負責指明方向,好幾次都撞到牆壁上去了。

「哼!」

見她這樣,少名針妙丸沒有感到絲毫的過意不去,這全是對方自作自受。

後來,在鬼人正邪的幫助下,赤蠻奇總算把自己的頭放回到原位。

看清少名針妙丸的樣子,她和鬼人正邪立刻捂住了嘴巴,可還是沒能忍得住,發出了「噗嗤」一聲輕笑。

「針……那個……針妙丸,你怎麼不穿衣服的?」

雖說主要的地方還是被遮掩住了的,但在別人眼中看來,跟**是差不多了啊!

不說這個還好,一問起,女孩的暴怒更進一步升級了。

「還不是因為你們的錯。」

少名針妙丸撲上去,對著兩人就是一輪拳打腳踢。

「居然把我扔下不管,你們怎麼可以做得出這種事情來的呢?」

儘管記得不太清楚了,不過後來自己好像遇到了某些極為可怕的事情。如果她們兩個當時也在身邊的話,就肯定不會發生那種事的。

「對不起,真的是萬分抱歉。」

面對怒氣衝天的小人兒,赤蠻奇二人唯有低下了自己的頭顱。

沒辦法,的確是她們做錯了啊!

將兩人狠狠揍了一頓,她們沒有什麼事,反倒把少名針妙丸自己累得夠嗆了。

「今……今天就先放你們一馬,以後再敢這樣做,我從此都不理你們了。」

女孩哼唧了幾句,爬進赤蠻奇的領口裡面去了。一來已經精疲力盡,需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而這裡可是她的專用場所。二來,嗯,她可沒有忘記自己現在是種什麼樣的狀態,藏在裡面的話,就不用擔心被別人看到了啊!

得到寬恕的鬼人正邪和赤蠻奇二人,都暗自舒了口氣。

以後的確要機靈一點才行,連夥伴少了一個都沒有發現,真的是太粗心大意了呢!

「哦,你們也醒了呀!」

我艱難的走過來,笑著對她們說道。

「嗯,啊……」

赤蠻奇和鬼人正邪獃獃的,望住了眼前這名男性。倒不是她們記起了對方是誰,只是因為這傢伙現在的樣子太奇怪了。

底下一隻長得像狗,或者是狼的不明生物,在起勁的撕咬著他的腳。更兇殘的是趴在他頭頂上,那位長有翅膀的小女孩,如今正充滿幹勁的拿他的腦袋磨練自己的牙齒。

「那個,你流血了耶!」

都已經滿臉鮮血不停流淌下來了,這傢伙竟然還笑得出來!

「嗯,沒事,都已經習慣了。」

呃,這個男的難道是受虐狂嗎?被人這樣對待都不反抗。

「終於來了啊!」

巨大的震動迅速接近,最後出現在少女們面前的,是一群散發著凜冽寒氣、外表十分恐怖的巨型猛獸。

「嗷!」

見到自己的家人來了,零歡欣的叫了一聲,從蕾米莉亞懷裡跳落地上,跑回到自己的父母身邊去了。

「以後可不要再到處亂跑了哦!」

這句話,我是對它們所有的成員說的。

「嗚。」

雪獅子們低下頭,輕輕叫喚了一聲。

「那趕緊回去吧!」

我揮揮手,示意它們可以走了。

「master。」

從獅子背上站起了一名身穿黑色女僕服的少女,她望著我,神情顯得很嚴肅的樣子。

「請擦一下臉上的血跡好嗎?會嚇到大家的。」

「哦,我知道了。」

我回答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來。

「回來的時候記得帶一點冰果哦!」

「明白。」

在暗的指揮下,一大群雪獅子又轟隆隆的離開了。

「那麼,接下來……」

我收回目光,轉向了那三名女生。

「該處理一下你們的事情了。」

「我覺得你的頭才是最應該先被處理啊!」

「好痛!」

這隻暴力而又粗魯的吸血鬼,居然對我使出了那麼強力的側踢,腳差點都要被她踢斷了耶!

「話說這根本就是你造成的吧?」

「哈?這關我什麼事啊?我踢。」

唉喲,這混蛋,還來勁了呢!

「這個傢伙真的沒有問題嗎?」

看著呲牙咧嘴躲避那名女生攻擊的男人,赤蠻奇幾個都是一陣的無言。

不管怎麼看,都很不可靠呀!

「無聊。」

「咦?」

鬼人正邪愕然望向了趴在地上那隻似狼非狼的不明生物,剛剛好像聽到它說話了耶!

可是看它無精打采,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又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咕嚕嚕嚕……」

一陣彷彿打雷般的腹鳴,驚動了所有人。

「不是我。」

見大家都盯住了自己,赤蠻奇趕緊擺手否認。

可是,眾人明明聽得很清楚,那種聲音是從她身上發出的。

「是針妙丸發出的啦!」

少女有些哭笑不得,那傢伙個子明明小得可憐,可是肚子一響起來就非常的嚇人。以前發生過好幾次,她們被人追擊的時候,就是因為她的腹鳴而暴露了行蹤。

「不好意思,肚子真的餓得快要死了啊!」

少名針妙丸從赤蠻奇的領口探出頭來,有氣無力的**道。

之前由於太過緊張,而一時忘記了。如今一旦放鬆下來,立刻全身乏力了誒!

「這倒是我失禮了呢!」

她們睡了那麼長的時間,會感到飢餓也是理所當然的。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先去用餐吧!」

「啊,嗯。」

感覺自己的確有點飢餓了,三位女生雖然非常羞怯,但是也沒有拒絕。

「那個……」

紅衣服的少女望著我,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嗯?」

「你的頭,又開始流血了……」

「誒?」

不知何時起,蕾米莉亞這個可惡的傢伙又開始拿我的頭磨牙齒了…… 看樣子,這三個被我帶回來的傢伙確實是餓壞了。

個頭跟上海蓬萊差不多的小矮人就不必說了,另外兩位也是一路狼吞虎咽啊!本來還想說幾句話的,看她們那麼忙碌,也只好罷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