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吼。什麼。想要我們的魔核。真是找死。今我一定要咬碎你的每一塊骨頭。」

「該死的人類。你去死吧。」

…..

「人類。就憑你這句話。你就已經失去了留下全屍的資格。本座會將你扒皮抽筋。侵泡在毒液之中。讓你五臟六腑潰爛而死。」藍色巨蟒看向周雲峰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冷聲道。

「是嗎。我倒是想試一試。你的魔核、蛇膽、蛇皮、蛇筋也不錯。我都想要。只是不知道是你將我剝皮抽筋。還是我將你扒皮抽筋。」噬槍瞬間出現在手中。周雲峰看著藍色巨蟒戲謔的道。眼中已是殺意凜然。

「吼。人類。去死吧。」

藍色巨蟒顯然不想再和周雲峰做口舌之爭。一聲充滿殺意的怒吼之後。巨大的身軀一擺。就向周雲峰殺了過來。

「哈哈。來的正好。就讓我看看合道後期的魔獸到底有什麼樣的實力。」看著衝殺過來的藍色巨蟒。周雲峰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一臉期待之色。眼中戰意涌動。大笑道。 ?第十八章「戰」和「殺」

十幾隻魔獸虎視眈眈,周雲峰一個納虛期的人類,在它們眼中周雲峰就只是一隻等死的羊而已。

雖然它們都認定了引起異象的寶物就在周雲峰身上,它們對寶物也是垂涎不已,但是有三隻合道魔獸在前,它們卻沒有一個敢動手。

而三隻合道期魔獸中又以那隻藍色巨蟒實力最強,就算是同為合道期的赤色大牛和黑色飛禽也是忌憚不已,所以在藍色巨蟒沒有動手之前,它們都只能看著。

現在藍色巨蟒出手了,但是它們眼中卻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一個合道期魔獸對一個納虛期的人類出手,其結果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

如果藍色巨蟒有戲耍的心情,那麼眼前這個人類還有多活些時間的可能,但是藍色巨蟒此時卻是含怒出手,那麼周雲峰的命運就已經定了。

「伏屍百萬!」

「轟!」

「嘶!」

但是結果卻超過了所有魔獸的預料,周雲峰這個納虛期的人類不但沒有被藍色巨蟒一招擊殺,反而將藍色巨蟒給震退了,雖然周雲峰退的更遠,但是這樣的結果已經足夠將所有魔獸的下巴驚掉了。

「怎麼可能?」

「是我眼花了吧!這個的人類居然將幽藍大人逼退了!」

……

親愛的,來日方長 在震驚之下,這些魔獸的聲音根本沒有壓低,這些話一字不落的進了藍色巨蟒的耳中。

一個合道後期強者居然連納虛後期的武者都殺不了,而且還被逼退,對於藍色巨蟒來講,這無疑使奇恥大辱,再加上這些魔獸的話語,他心中更是狂怒不已。

「人類,今本座一定要將你扒皮抽筋!」藍色巨蟒張開血盆大口,怒吼道。

「哈哈!你的夢想和我的還真是一樣,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今你要是能留下全屍,那就算是我周雲峰沒本事!」周雲峰大笑道。

著,一人一獸再次激戰到了一起,先前藍色巨蟒並沒有將周雲峰放在眼裡,所以並沒有全力出手,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為了挽回自己的尊嚴,他必不會對周雲峰留手。

藍色巨蟒蟒尾一擺,就向周雲峰衝殺了過去,一道道光芒不停的閃爍,眼中充滿了嗜血和殺意。

「氣嘯山河!」

…..

先前的一擊,這個叫幽藍的藍色巨蟒未出全力,然而周雲峰又何嘗不是如此,但是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一人一獸都不再有絲毫留手。

「蟒游地!」

「凌絕獨霸!」

「幽蟒吞!」

「伏地斷乾!」

……

瞬間,一人一獸就激戰了上百個回合,不但沒有分出勝負的跡象,反而還是越戰越激烈。

這樣的情況讓藍色巨蟒心中無比憤怒,然而卻讓一旁觀戰的十幾隻魔獸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得到周雲峰身上寶物的希望。

如果周雲峰的實力真的不濟,被幽藍一擊擊殺,那麼攝於藍色巨蟒的實力,他們只能放棄。

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雖然周雲峰的強大超出了它們的想象,但是卻給了他們機會,一個有可能獲得寶物的機會。

從戰鬥的情形來看,一獸一人是勢均力敵,如果他們不插手,最後多半是一個兩半俱傷或者是同歸於盡的結果,到那時它們就有希望了。

退一萬步,就算幽藍見勢不對,要求他們出手,這樣他們也得到分取寶物的資格。

所以不管事情最後會向哪個方向發展,對於這些魔獸來講,都是有利的,所不同的只是利大利而已。

很快,一人一蟒就激戰了近半個時,隨著戰鬥的持續,周雲峰對增長的力量掌握的越來越熟練,戰鬥力也在不斷提升。

起初一人一蟒還是勢均力敵,但是在十五分鐘之後,周雲峰就漸漸掌握了戰鬥的主動,開始慢慢壓制藍色巨蟒。

而到現在,幽藍的情況已經岌岌可危,隨時都有敗亡的危險。

「一群蠢貨,還楞著幹什麼?快給本座上,斬殺了這個人類,否則,本座的手段你們是知道的!」幽藍冷喝到。

藍色巨蟒是一條滄幽藍蟒,在蟒蛇類中也算是頂級血脈,而且滄幽藍蟒此時已經達到了合道後期,心中極為高傲。

遲遲不能擊殺周雲峰,這已經讓滄幽藍蟒心中非常憤怒,但是礙於面子和尊嚴,他又不能讓其他魔獸幫忙。

但是現在情況變了,以周雲峰不斷增強的戰鬥力,滄幽藍蟒知道,如此下去,他必將敗亡於周雲峰手中。

和性命比起來,面子和尊嚴就顯得不重要了,所以滄幽藍蟒才會命令其他魔獸參戰,甚至還不惜出言威脅。

雖然這些魔獸都想靜等周雲峰和滄幽藍蟒兩敗俱傷,甚至是同歸於盡,但是面對滄幽藍蟒的威脅,它們又不得不順從參戰。

「哼!想圍攻我?」憋了一眼衝殺過來的十幾隻魔獸,周雲峰不以為意的冷哼道。

「如此正好試一試我《滅魂吟》的威力!」周雲峰嘴角一掀,冷笑道。

周雲峰一槍逼退幽藍,神色一凝,嘴緩緩張開,一道低沉的聲音瞬間響起。

「戰!」

周雲峰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那些魔獸的耳中卻如雷鳴,腦海中更是如滅世爆裂一般,靈魂撕裂的痛楚讓大部分魔獸的臉都變了形。

如果這些魔獸的臉不是被鱗甲或毛髮覆蓋,必定能看出他們那蒼白無比的臉。

易先生,你認錯人了! 「嗷!」

「吼!」

…..

周雲峰的聲音剛落下,就有十幾道慘叫聲響起,隨即其中十一隻正急速向周雲峰衝殺過來的歸元期魔獸就一頭栽了下去,沒有了氣息。

此時剩下的魔獸只有六隻,其中有三隻是合道期魔獸,另外三隻都是歸元後期巔峰魔獸。

三隻歸元期魔獸雖然活了下來,但是它們卻不敢再前進,瞬間就停了下來,看向周雲峰的眼神也充滿了恐懼。

「靈魂攻擊!你居然會靈魂攻擊,而且攻擊力還如此之強,你絕對不只是納虛期!」滄幽藍蟒神色一凝,看向周雲峰冷聲道,眼神中忌憚之色更重。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周雲峰掃視了一眼六隻魔獸,看向滄幽藍蟒戲謔的道。

「居然還有三隻歸元期魔獸沒有死,《滅魂吟》的威力還是差了一些,那我們就再來一次吧!」周雲峰將目光投向那三隻眼神中充滿了恐懼的歸元期魔獸,冷笑道。

聽到周雲峰話,三隻魔獸的眼神頓時大變,先前的靈魂攻擊已經讓它們痛不欲生,幾乎讓它們感覺到了死亡的感覺。

雖然他它們仗著修為僥倖活了下來,但是靈魂已經受了重創,如果周雲峰再來一下,那他們就是必死無疑。

三隻魔獸根本不敢再停留,急忙轉身向遠處激射而去,有了動作的不僅僅是這三隻魔獸,就連那兩隻合道初期魔獸也在不斷向後邊退去。

周雲峰的靈魂修為已經達到了合道初期巔峰,不在赤色大牛和黑色巨鳥之下,他的一記靈魂攻擊直接將十一隻歸元後期巔峰以下的魔獸秒殺,三隻歸元後期巔峰魔獸的靈魂也受到了重創。

三隻合道期魔獸中,也只有幽藍未有受到影響,那隻赤色大牛和黑色巨鳥也因為周雲峰的攻擊而靈魂震蕩,受了一些輕傷,這也是它們連連後退的原因。

不但是他們,就算是修為最強的滄幽藍蟒,此時眼中也露出了凝重之色「現在才想到跑,不覺得太晚了嗎?」周雲峰看著六隻魔獸的舉動,嘴角一扯,冷笑道。

言罷,周雲峰的嘴再次緩緩張開,又一道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殺!」

「吼!」

「吼!」

「嗷!」

周雲峰的聲音一落口,又有三道慘叫聲響起,那三隻歸元期魔獸雖然已經跑出去了數百米遠,但還是被周雲峰的靈魂攻擊擊中,直接被秒殺了。

很顯然,周雲峰的這次攻擊遠超上一次,第一次的「戰」只是靈魂震蕩,只是靈魂攻擊中帶著無盡的戰意,而這次這個「殺」字裡面除了無盡的戰意外,還有著凌厲殺意。

周雲峰的靈魂修為雖然不及滄幽藍蟒,但是這次的攻擊卻讓滄幽藍蟒一失神,至於修為更弱的赤色大牛和黑色巨鳥眼神中更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就在現在!」

見滄幽藍蟒失神,周雲峰眼睛一亮,手中噬槍一緊,就向因為靈魂受創而而失神的赤色大牛和黑色大鳥掠了過去。

「伏地斷乾!」

「擎裂空!」

一閃,周雲峰就出現在了兩隻魔獸的上空,手中噬槍混沌之氣閃現,連連刺出,快如閃電。

「噗!」

「噗!」

兩隻魔獸因為靈魂受創根本還沒有回過神來,周雲峰的噬槍長驅直入,兩隻魔獸的頭顱瞬間被洞穿。

瞬間擊殺兩隻合道期魔獸,周雲峰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轉身看向剛回過神來正處在震驚之中的滄幽藍蟒,微笑道:「現在好了,沒有魔獸打擾,我們可以好好戰一場了!」

「你…..」幽藍道。 ?第十九章殺的太順手了啊!

這樣的變化遠超出了滄幽藍蟒的意料,在短短几息時間內,周雲峰居然將包括兩隻合道初期在內的十六隻魔獸全部擊殺,就僅僅兩次靈魂攻擊就殺了所有合道期以下的魔獸。

擊殺這些魔獸,滄幽藍蟒也自信能辦到,但是它也非常清楚,就算是他擊殺了這些魔獸,它自己也必然會受傷。

然而,周雲峰不但沒有受傷,而且只用了幾息之間就完成了,這讓滄幽藍蟒恐懼了!

沒錯,就是恐懼了!

之前,滄幽藍蟒看向周雲峰的眼神只有凝重和忌憚,但是現在卻多了恐懼,甚至它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雖然在這兩次的靈魂攻擊中滄幽藍蟒並沒有受傷,就算是第二次,他也僅僅是一失神,但是誰又能保證周雲峰沒有其他的底牌?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一個納虛人類居然能和一隻合道後期魔獸力戰而不敗,並且短短几息之內將包括兩隻合道魔獸在內的十幾隻魔獸全部擊殺,那一件事情都透露出了眼前這個人類的不簡單。

「第一擊讓合道初期魔獸都受到影響,第二擊卻讓合道初期魔獸受創,連我都出現了失神,讓他抓住機會殺了赤牛和黑鴉,如果他還有更強的第三擊或者第四擊,那我豈不是危險了!」滄幽藍蟒心中暗道。

「不!我幽藍絕對不能死在這裡,絕不能死在一個納虛期人類的手中!」

滄幽藍蟒將「納虛」兩個字咬的極重,好像在提醒自己周雲峰只有納虛期的修為,沒有什麼可怕的,好像又是在提醒自己這次的恥辱是來至一名納虛期的人類。

為了能擊殺周雲峰,為了能獲勝,滄幽藍蟒甚至威脅其他魔獸出手,這就可以看出滄幽藍蟒極為惜命,現在形勢於他不利,滄幽藍蟒當然不肯坐以待斃。

咻!

面對死亡的威脅,滄幽藍蟒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蟒軀一擺,就轉身向遠方激射而去。

「一個如此合適的陪練,如果就這麼讓你走了,那豈不是太可惜了!」看著急速遠去的滄幽藍蟒,周雲峰戲謔的道,周雲峰的實力雖然不弱於合道後期強者,但是在速度上卻差了一些,好在周雲峰在空間之力上有弱的造詣,在打鬥時短距離躲閃上他毫不輸於合道後期強者,但是在長距離的追逐上他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但是這難不倒周雲峰,因為在《渾擊》中有著一式借用空間之力的攻擊。

「渡虛殞屠!」

周雲峰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而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在滄幽藍蟒的上空,並且一槍攻了過去。

滄幽藍蟒此時一心只想逃跑,而且周雲峰又是利用空間之力,出現可以是悄無聲息,所以滄幽藍蟒根本沒有防備,在他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轟!」

周雲峰一槍擊中滄幽藍蟒,頓時血肉飛濺,一個盆大血洞出現在滄幽藍蟒的身上。

「嘶!」

滄幽藍蟒一聲慘叫,蛇信不斷吞吐,轉頭就一口向周雲峰咬了過去。

然而滄幽藍蟒的反應早就在周雲峰的預料之中,在滄幽藍蟒咬過來的時候,周雲峰手中噬槍一轉就迎向了滄幽藍蟒的血盆大口。

「擎裂空!」

「轟!」

「嘶!」

滄幽藍蟒雖然含怒攻擊,但是畢竟太倉促,最終不敵周雲峰被一槍擊飛。

「轟!」

滄幽藍蟒龐大的身軀砸在山體上,一個大坑陷了進去,整個山體也為之一震。

「吼!人類,本座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滄幽藍蟒怒吼道。

「哼!如果你能拚死一戰,也許你還有活下去的可能,但是你心中已經生了懼意,並且還妄圖逃走,你認為此時你還有機會嗎?」周雲峰手執噬槍,凌空而立,看著衝出來的滄幽藍蟒不屑的冷哼道。

滄幽藍蟒心中雖然非常憤怒,但是它也知道周雲峰的是事實,如果它不逃跑,那麼周雲峰就很難有機會能偷襲到它,只要它沒有受傷,就未必沒有和周雲峰一拼的實力。

但是現在一切都遲了,周雲峰的兩擊已經讓他身受重創,實力大損,它此時又豈是周雲峰的對手。

然而,滄幽藍蟒已經沒有選擇了,全盛時都沒有逃跑掉,此時身受重傷就更不可能逃脫了,所以現在它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拚死一戰,如此或許還可能有一線生機。

滄幽藍蟒巨大的蛇信不斷吞吐著,背上的傷口血液不斷流出,嘴角也掛著血絲,神色凝重的和周雲峰對峙著。

「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