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呵呵!估計這個世界的法則在這裡鮮血的手上堅持不了多久,只要自己再打出一個缺口了,估計這個世界變黑自己的囊中之物。」

羅磊看著向著法則飛去的鮮血,嘴角之上露出一絲冷笑。

這枚鮮血可不僅僅只是因為普通的先學而已。

這枚鮮血的能耐足夠污染一片中世界的法則。

而且這一滴鮮血的來源可也不簡單。

這一滴是鮮血是整整屠掉了一個小世界之後用那個小世界人所有的經血凝結而成的一滴。

可想而知,這滴鮮血上面到底有多麼龐大的怨氣。

這些怨氣足以把這個世界的法則給徹底的摧毀掉了,只要自己找準時機把這個世界的法則打開一個缺口。

那麼這個世界的法則,便會徹底的崩潰掉。

到時候這片世界還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嗎?

而且沒有了世界法則加成的是天道執掌者,他相信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同為準聖,而且自己手上還有主上詞語的那幾件東西,

這個世界的天道執掌者又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而且有很大可能,這個世界的天道執掌者也才初入准聖而已,而自己已經到了准聖的後期。

兩個人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他又怎麼可能會是自己的對手呢?

「桀桀!接下來我可要好好準備一番才是,不過目前來看還是不宜接觸天道執掌者,所以接下來的事情一定要瞞過他,不能讓他繼續打亂我的布局了。」

大尊冷笑的看了一眼天空,然後立刻的時候是在這邊小世界當中,雖然他的世界還有五萬年,但是他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要儘快的去安排下來。

…… 「嗯!我怎麼感覺這這個世界的法則當中湧入了一點什麼東西。」

林牡的別墅當中。

原本正在訓練李洛星的林牡突然眉頭一皺。

他感覺自己掌控的天道當中突然的出現了一點什麼東西。

或者說是被什麼東西給入侵了。

不過這又怎麼可能呢!天道可是這個世界強大的存在,有什麼東西能夠入侵天道?

「錯覺嗎?」

林牡的眉頭還是緊皺,到了他這種境界來說,絕對不會產生什麼錯覺。

所以說他之前的感覺絕對不會有錯。這個世界的天道當中絕對是被什麼東西給入侵了,但是他剛才動用了自己,這個世界的柄權去查探一番,但是什麼東西都沒有查看到。

也就是說那個入侵的東西能瞞過自己的感知。

這不由得讓林牡更加的忌憚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當中,便是絕對的存在,擁有這絕對的,實力絕對的柄權這個世界當中還有什麼東西能夠瞞得過自己的感知嗎?

「系統,探查一下,這個世界到底被什麼東西入侵了。」

既然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那就只能拋給自己的系統了。

畢竟他內心當中還是很有13數的,知道自己就算在這個世界當中是暫代天道的身份,他也絕對不會強過系統的。

所以就算自己查看不出來的東西,系統一定會察覺得到。

一會之後,系統那熟悉的冰冷的聲音便在他腦海當中響起。

「這世界的天道被殺戮之血被污染了!」

「如果是物主在不清除殺戮之血,不出萬年這片世界的天道法則便會被殺戮之血給徹底的污染掉!」

真想吃口飽飯 「殺戮之血。」

林牡以後的問到,他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東西。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驚訝自己的實力,雖然已經臻至准聖,但是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各個世界培養徒弟,而且他修鍊的時間也不過區區百餘年而已,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去了解諸天萬界當中的一些事務,所以不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

「殺戮之血要屠掉一個世界所有的生靈,把所有的生靈的精血凝聚成一起,然後經過無上的威力把整個世界生靈的精血凝聚成為一滴。」

「這便就是殺戮之血。」

「殺戮之血對於一般的修鍊者基本上沒有什麼作用,但是,對於污染一個世界的天道法則卻是有些十分強大的作。」

系統也知道自己的這一位宿主根本不了解諸天萬界當中的一些東西,不由得再一次提醒道。

「好狠!」

林牡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了起來。

沒想到竟然有人把一個世界的所有生靈都給屠了,就是為了凝結成一滴殺戮之血。

而且還是為了污染自己這個世界的天道法則。

這簡直就是枉為諸天萬界當中的生靈,

「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林牡想不通把自己這個世界的聽到房子給污染了,對於幕後之人來說有什麼樣的好處?

「目的?目的很簡單,稱天道法則被污染的時候,奪取這片世界的徹底控制權,成為這片世界的真正的主人。」

…… 「也就是說,現在正有人隱藏在幕後,想要把我這個世界給徹底的奪取掉。」

林牡有些驚訝。

諸天萬界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人,想要謀取一個世界。

這樣對於他來說有什麼樣的作用嗎?

難道是為了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但是你把這個世界的天道都給污染了,那麼就算奪取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天道也不能給你帶來任何一點好處,所以說,這樣做根本就不能增強實力。

可要是這樣的話,那人費了這麼大力氣奪取這個世界到底對於自己有什麼樣的好處?

「這樣的人在諸天萬界當中,無外乎只有一個勢力當中的人而已。」

「只有那個勢力才會行這樣的事情。」

系統說道。

林牡再一次驚訝,諸天萬界當中竟然還有這樣強大的實力,竟然想要奪取諸天萬界的世界,趕緊問道:「什麼樣的勢力!」

他很好奇,諸天萬界當中是什麼樣的勢力,才有這樣強大的能力。

「天!」

「天,這樣一個事例是突然出現在諸天萬界當中,在之前根本就沒有一點名號!」

「其實里的首領也無比的神秘,諸天萬界當中鮮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除了其勢力當中的成員幾乎沒有人知道其勢力的總部到底在什麼樣的地方。」

「而且,天這個勢力的做事方法無比不讓諸天萬界當中的一些大能十分的惱火,也造成諸天萬界當中的一些大能集體討伐過,不過天都目前為止還是相安無事,而之前討伐的那一些大能卻是神秘的消失不見,估計早已遇害。」

「天,這個勢力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奪取某個世界的徹底控制權,在此之前,天,當中的成員已經奪取了數個世界的控制權。」

系統冰冷的聲音讓林牡更加的警惕了。

畢竟一個諸天萬界當中十分強大的勢力盯上了自己的這個世界。

而且其中的人為了奪取這個世界的徹底控制,選,甚至不惜屠殺了一個世界的整個生靈,在凝結而成的一滴殺戮之血來污染自己,這個世界的天道。

看起來那個勢力當中的那個人十分看重自己的這個世界。

這更加讓他謹慎了起來,畢竟一個來自諸天萬界當中十分強大的勢力當中的一名成員,足以讓他如此重視。

「系統,你能不能在不被那個隱藏在幕後之人發現的情況下把這滴殺戮之血給收回來?」

林牡試探的問道。

他不確定一直沒有給自己幫助的系統,這一次會不會來幫他。

如果沒有得到系統的幫助下,他也不清楚自己貿然的把聽到當中的那地殺戮之血給清除掉了,會不會讓幕後之人發現。

不過這一次系統確實沒有說話。

嫡女有毒:我的邪王夫君 許久之後,就當林牡都認為沒有機會的時候,系統突然開口說道。

「可以!」

林牡沒有想到系統竟然同意了。這一次的請求。

不由的大喜道:「好!系統你先把這一滴殺戮之血給抹除掉,我現在倒要看看隱藏在幕後的到底是哪一位?」

林牡冷笑。 有這樣大手筆來謀划這件事情的人,實力絕對不會弱,估計就是這個世界在數萬年前前存活下來的那幾位人當中的一個。

也只有這樣才能好好的把自己的身份給隱藏起來。

畢竟要是隱藏的像一個普通人一樣,但是自己確實有著強大的實力,這絕對會讓他給注意到。

所以林牡的目標只有那幾位從那個時期就活下來的人之一。

他現在會時時刻刻動用天道的柄權來查探那幾個人的動下。

如果在其中有人妄動的話,那麼絕對就是隱藏在幕後的那個人。

只要查出來是哪個人隱藏在幕後那一切就好辦了。

畢竟,雖然那個人有可能知道了自己這個世界有自己的存在,但是他並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而且,他還不知道他投放殺戮之血早就被他讓系統的清除掉了。

這樣,林牡手中的底牌又多了一點。

只要不讓他發覺,那麼一切的掌控都在林牡的手中。

到時候,那人想要出手的時候絕對會大吃一驚吧。

沒有想到這天地的一切都是在騙他的。

「不過現在耽誤之急,還是要找出隱藏在幕後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林牡呢喃細語道。

如果不把那個人給找出來,那麼一切都是空談。

那麼一切都是敵在暗,我在明的情況。

根本無法把這種情況給扭轉下來。

「師父,怎麼了?」

李洛星的聲音突然在林牡的耳邊響起。

李洛星你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師父,至剛才為止,自己的師父臉色就一直在變到現在還沒有停止,難道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沒事!你先修鍊吧,我有一點事情要去處理。」

以目前來說,林牡自然不會把實話告訴李洛星,畢竟你李洛星的實力還是太過弱小了還只是一隻小菜鳥而已。

還沒有那個資格接觸這樣的事情。

只要等到他繼承了這個世界天道的位置,才有那個資格接觸這樣的事情吧。

「好吧!」

雖然內心當中肯定肯定絕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的,但是林牡並不想說李洛星也沒有辦法。

只能新出按到自己的實力現在還是太弱小了。

師父連一點重要的事情都不和自己說就像當初第九棟宿舍裡面那一位存在一樣。

都把自己的好奇心給搞出來,但是到了關鍵的時候就是不說。

所以在這種時候只能在心中暗下決心,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的實力抓緊的給提升上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了,既然走的這麼急,而且剛才臉色那樣的變化,要說沒有什麼事情發生,簡直就是騙鬼呢。」

林牡走了以後,李洛星還是有些好奇。

剛才林牡的臉色變化他可是都看在了眼中。

他還沒有見過一直都是無比淡然的師父的臉上竟然透露出這一樣的臉色。

按這種情況來看,絕對是有什麼大事情去發生呢?

「唉!希望師父他能夠解決吧!」

李洛星在心中暗喜的說道。

相處了這麼多天了,他和林牡之間早已產生的感情,自然不會希望自己的師父出事。

…… 「這就是殺戮之血嗎?」

天道空間中,林牡獨自一人站在中間。

他的手中正有一滴血正在不斷的掙扎著,好像要逃脫出他的控制。

但是任由這一滴血,無論的怎麼掙扎,卻依然逃不出林牡的手掌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