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呵呵,遠來是客,閣下裡邊請,婚禮馬上就開始,別錯過好場面了。」老頭笑著說道。

凌天拱手回禮:「多謝劉管家!」

「無需客氣,進去吧!」

凌天不作猶豫,走進劉家堡。不得不說這裡的一切都是無比豪華,就連地上也都是稀有的玄青石鋪設,沒走一步都輕盈無比。凌天躲過人多的地方,穿梭了幾個小房子,想打探北月的下落,不過讓他失望了,什麼也沒有看到。

「劉兄真是有福氣,娶了這麼漂亮的媳婦!」就在凌天準備轉身的時候,一道聲音沖身後的房間里傳了出來,凌天找個辟角靠近房間,以他現在的境界,想要瞞過武聖境界的武者輕而易舉。

房間內劉恆正滿臉得意的舉起酒杯:「來,喝一口。」他對面的少年也一飲而盡,兩人同時哈哈大笑。

「王兄,等我們程完親,我們去東玩玩去!」劉恆說道。

對面少年姓王,沒錯,他是王家的大公子—王昭千,實力麻,一般,武聖高階而已,當然這一般是對於凌天來說的,在申雪城,王昭千還算有名氣。都在為斷刀宮賣力的王家和劉家,這兩個大公子關係如此,那也是正常的。不過看著他們兩個在那裡扯淡,凌天還是沒有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他決定返回大殿,等候婚禮的舉行。看來只能搞突然襲擊了!

「堡主到,」隨著下人一聲喊,一道黑影忽然降臨在大殿的中央高台。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轉了一個圈,掃視一翻下方的眾人。

「歡迎及感謝各位今日在百忙之中來參加犬子的成親大喜!為了感謝各位同仁的,劉家堡將送給來現場的各位每人一顆6品丹藥。」胖子激昂說道。

一聽到6品丹藥,下方的人一片沸騰,雖然說這申雪城的6品丹藥不是稀有物,但也不是個普通貨。最起碼它的價格也不是每個普通人都買得起的!

胖子就是劉家的主人,劉恆和被凌天殺死的劉數的親爹。

「劉家真是大方啊,這麼多人啊,一人一顆丹藥,那得要多少啊!」

「是啊,都夠我吃喝幾輩子了吧!」

「哎,人家的底蘊是我們這等人想象不到的!」

「想了也白想,領葯去啊。「

此時台上已經有下人在給來著分發丹藥!說是一場婚禮,怎麼更像是一場救濟!

在一個時辰后,終於把丹藥都分發,劉胖子道:「好了,丹藥都已經發給了大家,還有半個時辰就是犬子叩拜的時間,還請大家移步卧龍殿。」

卧龍殿,是劉家堡的中央大殿,是最為神秘的地方,今天劉胖子在這裡為兒子舉辦婚事,看得出來他對兒子的疼愛。卧龍殿全是金色的牆壁,光暈縈繞,散發一股清爽的感覺,讓走進這裡的人精神一陣。

「好神奇的地方,看來劉家堡還真是如傳說中神秘聖地!」

凌天不管別人怎麼議論,在擁擠的人群中,他死死盯著大殿的一個高台,上面伴著一張桌子,還有幾把高高的椅子,一看就知道,北月和劉樹待會就在那裡跪拜。想象那情景,凌天心裡突然一陣疼痛,他等不及,他很不得這一刻就把北月帶走,可是北月在哪裡他還是沒有看到一點蹤跡!

凌天強行壓下心裡的著急,他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紫色的光,就在這一瞬間,劉胖子的臉色一沉,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很快又恢復。

「難道是錯覺?」劉胖子的嘴裡嘀咕一句。

而他後面的凌天大驚,還好嫣姨給自己的玉佩內掩飾實力,而且是這麼牛,只要不動用力量,別人根本無法看出自己的真實實力,剛才突然露一點,被劉胖子有所察覺。看來眼前這胖子也是難對付的種啊。這場劫親可能要比想象中的難!

隱約間,凌天能夠感覺到多條強悍的氣息親臨這裡,而且都是武帝境界,什麼時候申雪城有這麼多武帝了?不是才有幾位嗎?凌天不禁有這樣的疑問。

終於,眾人等候多時的吉時到了。一對穿著紅妝的男女從高台上慢慢的走出來,紅色的頭巾蓋住了女孩的面孔,只露出薄薄的紅唇!儘管看不見全部容貌,凌天快要肯定,這,就是北月,突然,在他的注視下,一滴晶瑩的淚珠落在她那薄薄唇角上面。

劉胖子和美婦坐在高台上面,樂不籠嘴的看著眼前的新人。

「吉時已到!新人跪拜行禮」

劉樹跪在地上,隨手拉著身旁的北月,北月不情願的被拉扯跪下。

「一拜…」

「都不用拜了!」忽然,一道聲音在卧龍殿上方響起,一道紫光一閃,北月消失在高台之上。

「你是誰!」劉樹大聲驚呼.

「敢進來這裡搶親?到底誰這麼大膽?」

是凌天,在劉胖子等人樂得不得了的時候,他傳音給北月,並突然打開金宮將其收進裡頭。

一個閃身,凌天衝出卧龍殿。不過,他很快在大殿外面停了下來! 此時幾道強悍的氣息突然出現在殿外上空。隨著凌天停下腳步,幾個人影懸浮在卧龍殿的上空,凝視著凌天。無形的壓力作用在凌天的身上,沒錯,這幾個人的境界都是武帝境界,甚至有一個人是凌天看不透他的修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在劉家堡門口碰見過的劉管家。

「來者何人?膽敢在劉家堡鬧事?」劉管家開口道,聲音平靜,但不乏威嚴。今天劉家堡可謂是聚集了各路英豪。眾多的高手都在殿外圍觀著這一場即將開始的戰鬥。凌天也無需在掩飾什麼,事到如今,要輕易逃離劉家堡似乎已經不是可能的事了。他右手慢慢撕下假麵皮。俊秀的臉出現在眾人眼前。頓時現場一片驚呼。

「是他?他不是凌天嗎?」

「沒錯,就是他!」

「太大膽了,竟然敢在劉家堡搶親,我還真有些佩服他!「

「太帥了,要是有一個男人敢和他一樣,我一定嫁給他!」更有花痴少女的崇拜和愛慕。

不過凌天不理會這些,眼前重要的是要怎麼才能離開這裡。

「凌天,你好大膽的膽子,竟敢在我劉家堡鬧事!快把我的未婚妻放了!」劉恆的聲音從他的後面出來,凌天回過頭,凌厲的眼神盯著他,那一瞬間,劉恆的身體不由一顫,也就在霎那間,劉恆突然有一股無力的感覺。他發現,現在的凌天已經比在通天獄場的時候強了不知多少了。他只感覺到,自己有種挫敗的感覺,但是在這麼多人面前,他努力把這些情緒掩藏過去。

「把我的未婚妻放了,我留你一條狗命!」

「是嗎?可我沒打算留你!」凌天說罷,雙瞳里爆出聊到綠光,只射劉恆的雙眼。上空的幾人大驚,慌忙阻止,可惜,晚了,一聲慘叫,劉恆無力癱軟在地上昏迷過去。劉胖子喘著粗氣,脖子上的筋脈顯露無留。

「凌天,你不得好死!」他打手一揮,把劉恆收進他的神戒,對於這樣的人來說,有一個神戒那倒也是正常的。

凌天的果斷,在場不少人都投來佩服的眼光,但他們不敢有稱讚的聲音,開玩笑這裡還有這麼多高手在呢。

凌天知道,今天不可能安然的離開這裡了,這又是一場挑戰,「各位,我凌天今日來這裡,就是為了搶親,攔我者,殺之!」囂張,霸氣。現場的人又一片驚呼。

「哈哈,好大的口氣,!」劉胖子說著,一掌向凌天轟來,凌天運起殘步,消失在原地,在一次出現的時候在卧龍殿的上空。劉胖子騰空而起,無數的掌影向凌天攻擊。凌天依然閃避。

「凌天,你不是很有種嗎?難道只會逃避嗎?」劉胖子憤怒喊道!

劉胖子雖然也是武帝境界,但戰鬥力比起凌天估計還得差一小截。

「劉胖子,是你無能,別怪我凌天心狠了,哈哈!!」凌天大笑,龍魂劍出現在他手中。那一刻,卧龍殿的上空一股狂風呼嘯!那不是凌天的攻擊,而是劉胖子再一次出招,他的周圍空間在凝聚著一個巨大的漩渦,正在瘋狂吸收著天地靈氣。

凌天已經不再閃躲,龍魂劍揚起,漩渦刺去。順著巨大的吸力,凌天很快靠近了劉胖子。忽然,劉胖子奸詐一笑:「帝道,龍捲風!」隨著他大喝,原本流轉的漩渦忽然停下,下一刻忽然想凌天襲來,狂風內掩藏著無限殺機,在扭曲的空間里,凌天感覺到無數的劍氣正向他刺來。

凌天大驚,龍魂劍再一次揮舞,無數道紫光劃過天空,一張複雜的陣網出現在他的跟前,這是他這段時間從迷幻殺陣里悟出來的防禦陣法,還是第一次用到。劉胖子的攻擊和陣網碰撞在一起,一聲巨響,上空炸出絢爛的光芒,兩人被光芒籠罩。下方的人看得心驚膽戰。

「劉管家,你看這,我們要不要出手?上空觀戰的兩人看著劉管家同樣露出疑問的神情!

劉管家拜拜手道「王家主,不急,還不是我們出手的時候!我們劉家主自己能搞定!」

旁邊一個稍微老一點的男子道:「我看未必的,這小子雖然剛突破不久,但是看他的防禦,劉胖子還真難奈何得了他!」

「我說慕容天,你就這麼小看我們家主?」劉管家應道。

「劉管家,我慕容天是就事論事!」慕容天雙手附背說道。

其實劉管家也有同樣的感覺,他乾脆沉默下來。

終於,上空的光芒消退,兩個身影懸浮在上空對望.

「很強悍的防禦,不過單有防禦還是不夠!」劉胖子看著凌天說道,聲音明顯有些顫抖,其實他自己能夠感覺到,凌天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強悍得多!

凌天持著龍魂劍,孤傲的站在另一頭凝視著劉胖子,背後若隱若現的雙翼顯得無比妖異。

「是嗎?那你就接好招吧!」凌天,這次選擇主動,龍劍揚起,刺向劉胖子,一條火龍憑空出現,洶湧的撲過去。劉胖子雙手併攏舉過頭頂,忽然眼睛大睜,口大張,一樣是一條龍從他嘴裡呼出,這是一條藍龍,在空中快速變大。

兩條上百米的神龍在上空相互撕咬,場面華麗壯觀!

「好漂亮的龍,這是傳說中的劉家密寶,《藍龍經》嗎」

「可能是吧!》好漂亮,不過凌天的龍我好像沒有見過,看起來也很強悍的樣子!」

「劉管家,看劉胖子的殺手鐧都拿出來了,要是還不敵,那就沒辦法了!」慕容天擔憂道。

一旁的王家主也說道:「是啊,劉管家,我們上去助他一臂之力!」

兩人剛說完,劉管家猛然轉身手裡出現一張古老的獸皮,小小的獸皮上面是一道複雜的符文。劉管家手指點在獸皮上面,獸皮燃燒起來,就在這是,王家主和慕容天從高空上墜落下來。

「你」

「劉通,你幹什麼?」慕容天大叫,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毫無力氣。在往下墜落。

「慕容天。王坤,你們中了我的盪氣符,最好不要強行運體內的真氣,一步小心會爆體而亡的哈哈!」劉管家突然眼神大變,凌厲說道!

說完,他向凌天和劉胖子的戰圈飛去。

此時,凌天周圍充滿迷霧,火龍早已消散不見,劉胖子的藍龍依然洶湧攻擊.

凌天的在迷霧中,龍魂劍在空中凌亂揮舞,忽然周圍一片冰冷,無數的冰塊包裹著火紅的龍魂劍氣穿出迷霧,鋪天蓋地的攻向藍龍。轟的一聲之後,隨著一聲悲鳴,劉胖子的藍龍被絞殺乾淨,劉胖子狼狽倒退數丈后再掉落幾丈,就在這時,身後有人接住了他。他狼狽回頭一看,那張熟悉的臉,讓他看見了一絲希望,不過很快,他絕望了! 劉管家在微笑的看著劉胖子,忽然他的臉色陰沉下來,手掌按在劉胖子的背上,一股炙熱的氣息傳進劉胖子的身體。

「啊,為什麼?、!」這是劉胖子最後的聲音。他的身體快速膨脹,最後在空中炸開,一片血雨散在卧龍殿上空,一個人影在血雨中掉落,那是原本藏在神戒里的劉恆。在最後的一瞬間,劉胖子放了他。但是他身上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

在半空中,劉恆忽然穩住身形,原本被凌天刺瞎的雙眼此時完好如初。

「這是藍龍經的力量,竟然轉到他的身上了」劉管家心裡暗道!他對藍龍經的了解,可能要比過劉恆。修鍊藍龍經的人,在生命的盡頭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傳給他人,而且實力要比自己原本的強大,但是自己也將因此爆體而亡、也就是說,此時的劉樹,用有的力量就是劉胖子灌輸給他的藍龍經。

「爹!我會為你報仇的!!」劉恆咬牙切齒說道,這時,一條藍色的神龍繞在他的身上,漂亮的龍頭和在他肩上死死的盯著凌天,而此時凌天的身旁已經多了一個人—-l劉管家。

雖然劉管家幫他幹掉了劉胖子,但是凌天還是世風警惕,他不明白為。

「孩子,快離開這裡,現在的劉很是你不能對付的!j交給老夫便好!」劉管家低聲對凌天說道。

凌天眼神依舊看著氣勢大變的劉恆,嘴裡回道:「劉管家這是為何?」

「沒有為何,為的是一老朋友。」劉管家說道。

凌天不明所以,心想,難道又有什麼人派人來保護自己嗎?

「呵呵,劉管家真會說笑,晚輩和劉管家的老朋友又是什麼關係呢?」

「沒時間解釋,到時候你就明白了,你從哪裡醒來就回哪裡去。到時候我自然會找到你!」劉管家暗示道。

但是他還是不夠了解凌天,這樣的情況他怎麼會臨陣逃跑呢?那不是他的風格!。

「等打完這一場再說!」凌天說完,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劉恆前面數丈的地方。

「凌天,今日我要你血債血償!」此時被藍光包圍著的劉恆狠狠道。

「來吧,!」凌天乾脆回答。

劉恆露出貪婪的眼神道:「交出火雷石,我考慮留你全屍。」

「什麼?傳說中的火雷石在他的身上》?」

「這不是真的吧?」

劉恆說出火雷石,下面的人都在議論紛紛,更有不少人的心在蠢蠢欲動。只是他們此時不敢妄動。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的劉恆會變成什麼樣子。

「孩子,聽老夫的,你快逃!」劉管家見凌天已經到了劉恆的跟前,急忙大叫,同時掠空飛去。

翁的一聲,凌天和劉恆所在的空域充斥著藍色的光芒。一條藍色的神龍快速凝聚。磅礴的威壓作用的眾人身上,宛如萬斤壓頂,不少人跪倒在地痛苦嚎叫。凌天更是感受到一股窒息的感覺。

劉管家空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刀氣砍向藍龍,但刀氣剛到藍龍數米的距離,已經消散不見。此時劉恆的身體正被藍龍包圍起來,應該說是被藍龍吞噬。這就是換取藍龍力量的代價。

凌天的在藍光中艱難掙扎,他忽然發現自己在這個空間里是那麼渺小,那麼無力。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恐怖的力量,藍光里的每一寸空間都隱藏著殘忍的殺機,不斷的絞殺著他的肉體,精神也不斷受攻擊,好在他的精神力已經突破到成人無法想象的地步。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耀眼的藍光外邊,劉管家依然在拚命的攻擊,可是他的沒一道攻擊都如石沉大海。

一聲龍吟徹響整個申雪城,藍龍忽然一個漂亮翻身,巨爪從上而下的向凌天壓了下來。凌天仰天長嘯,魔幻的雙翼在他身後浮現,足有兩米長的雙翼猛然扇動,一股狂風大作,原本狼狽的眾人更是痛苦難堪,已經有不少人推到千米之外,但還能那覺到壓力巨大。

劉管家此時也支撐不住墜落下去,凌天身影一閃,不顧上方的龍爪。他極速向劉管家射去,就在他剛抓住劉管家手臂的那一刻,龍爪也結實的抓在他的被后,衣服爆爛。健碩的身軀在上空顯露出來,劇痛讓他咬緊牙關,吧劉管家放進金宮中。隨即他還是堅持不住往下墜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