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咔嚓!」

「咔嚓!」

三個防禦結界,面前防禦下了女子這一劍。

三個防禦靈玄器粉碎,七夜幾乎下了一身冷汗。

「有話好說,我不是淫賊!」

七夜慌了,下意識往後褪去。

「還說你不是淫賊!」

那絕美的女子是又羞又怒。

七夜赤身裸體不說,下身的小七夜更是因為剛才的心緒波動稍微有些激昂。

往後跳走的七夜,自然無法控制小七夜的跳動,那一副甩著小七夜的流氓舉動,立讓那女子羞怒不已。

被女子看在眼裡的赤裸七夜,這女子恨不得將七夜撕碎。

因為此時此刻,自己也被那淫賊看光了身子!

一想到,自己在一名陌生的男子眼前脫光了身子,這女子手中的長劍又激蕩起了幾分劍意。

剛調動劍意,女子的嘴角流出了一縷鮮血!

她重傷在身,剛才那一劍幾乎透支了體內的玄力,更是引動了傷勢。

雖然受了重傷,可是女子有點兒小小潔癖,想要清洗身上的血污,卻不想遇到了七夜,轉而發生了這樣造作的事情。

「七夜,發生什麼了?」

一直羞答答不敢出來的唐雪,赤裸著身子跑出了山洞。

剛才的劇烈爆炸,讓她以為殺手又追上來了。

用衣服捂著羞處,唐雪跑到了渾身赤裸的七夜身旁。

「雪……有,麻煩了……」

七夜一臉尷尬的說道。

當唐雪順著七夜的眼神望去的時候。

原本俏臉通紅的唐雪,其臉上的緋紅更甚了幾分。

「啊……」

眼前之景,讓唐雪的腦袋迷糊,看向七夜,眼裡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女俠,我真不是淫賊……」

「我,我有妻子!」

七夜將唐雪摟在了身邊,急忙說道。

這個舉動讓唐雪也不知所措,可是自己的玉臀被一塊兒堅硬的事物頂著,唐雪立刻羞的埋著腦袋。

下意識用手將那惡形惡狀的東西撥開。

兩人的這番舉動,直接讓眼前的無劍宗女子氣的吐血,甚至差點暈過去。

「你,你們,你們兩個……」

三人皆是沒有遇到過如此尷尬的境地。

這無劍宗的女子並非是殺人不眨眼的狠人。

七夜和唐雪一起站在一塊兒,她自然也明白兩人的關係。

至於七夜為何脫光了衣服躺在水潭之中,這女子也突然明白了那一層關係。

一臉羞紅的盯著七夜和唐雪,這無劍宗的女子,有些手足無措。

自己的確是錯怪眼前的男子,不過她又哪裡想過,這一男一女,竟然在大白天的時候,在這種地方做這種事情。

難道這就是那些臭男人所說的找刺激?

越是想,這無劍宗的女子就越是羞憤不已。

「那個,你要洗澡的話,這裡我們先讓給你!」

說罷,七夜拉著唐雪,一步步後退。

武王一怒,山崩地裂。

七夜現在的實力,可還沒有挑戰武王強者的勇氣。

此時此刻,只能認慫。

「混蛋……你看了我的身子,就像一走了之嗎?」

那無劍宗的女子憤怒的說道。

「你,你不也看了我嗎……算扯平了吧……而且你的身體還,沒有我妻子,雪的好看……」

七夜這一句話,更是讓女子羞怒的滿臉緋紅。

「你,你這淫賊,我我殺了你!」

在這女子涌動玄力的瞬間,她竟然因為傷勢爆發,直愣愣的暈倒在了水潭之中。. 第三百一十三章璇璣

「噗通……」

一聲落水聲響,濺起一片水花。

七夜和唐雪兩人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七,七夜……那個……她,掉進水裡了……」

唐雪傻傻的指著水潭之中的波浪擴散出。

掉入水中之後,那無劍宗的女子直接被水潭吞噬,只有幾個氣泡從水潭之中不斷冒出來。

「我知道啊!」

「你,你是想讓我救她嗎?」

七夜捏了捏唐雪的柔嫩小手,眼裡有些奇怪的光芒。

七夜這麼捏捏問問,唐雪也是有些發傻,眨巴著大眼睛,心裡莫名的有些慌忙。

「她,在這麼下去,他會死的……」

心善的唐雪略有些不忍心的說道。

「我知道啊!她沒穿衣服,她還是個女的,你還讓我救她嗎?」

七夜又有些呆然的問向唐雪。

「而且,剛才她自己在我面前脫光了,不小心被我看了一眼,就想著要殺我。如果我們救了她,待會兒她醒來之後還要殺我們,你說怎麼辦?這女人是武王強者,我們又打不過她……」

七夜又道。

七夜並不是那種聖人,辣手摧花他又不是沒有干過,更何況這個女人很危險,自己救了她如果被她反咬一口,那豈不是倒霉的要死?

「只是救下她,把她帶進山洞裡……如果你怕她出手,可以封住她的經脈……」

唐雪畢竟是個女孩子,不忍心另一個女子死在自己眼前。

而且這個無劍宗的武王強者,是一個男女通吃的絕美女子。

「而且咱們救了她性命,她不會報復你的……」

唐雪話語輕輕的說道。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去救她!」

七夜腳下輕點,直接扎入水潭之中。

蔚藍色的水潭底下,蔚藍色的水流讓女子的身體美得就如同一張畫卷。

女子的體形本就是世間最為完美的美景之一,更不用說這般夢幻的蔚藍水流之中。

加之女子的體形完美,這張畫卷也顯得更加美麗!

抱起了落入水中的無劍宗女子。

赤身裸體的無劍宗女子,皮膚白的晃眼,當然最為晃眼的是她身上的豐盈柔軟。

七夜抱著皮膚柔軟細膩的無劍宗女子,隨時肌膚緊貼,手掌握著她的豐盈柔軟,可是七夜目不斜視,心裡並沒有過多的雜念,只是將她抱進了山洞之中。

「你給她穿上衣服吧!」

七夜轉過身,走出了山洞。

七夜身受重傷,昏迷了兩天兩夜,再加上恢復玄力治療傷勢,七夜已經有三天沒有吃過東西,所以準備就近去弄點吃的。

七夜並沒有封住這無劍宗女子的經脈,而是留下唐雪,讓唐雪照顧她。

因為七夜已經探查了女子體內的傷勢。

雖然女子昏迷不醒,不過只是玄力透支過重,在加上她的身體較弱,被什麼能量衝擊擊傷了脈絡,一時之間,玄力鬱結無法貫通,這才昏迷不醒。

將幾顆丹藥交給唐雪,讓她照顧女子,七夜則是封好洞口,獨自出去找點吃的。

「玄心,你不是說,這落水澗方向有什麼靈寶嗎?有靈寶之處應該有高階玄獸存在,為何感應不到高階玄獸存在?」

走出閃動,七夜問了問玄心空間的唐雪。

「莫非……」

七夜轉過身子看向了山洞之中。

「主人,若是沒有猜錯,應該是山洞中的那武王女子所為……」

玄心劍魂低聲說道。

「剛才主人抱她進入山洞的時候,我用靈魂之力感應到了她體內有奇怪的傷勢,似乎是修鍊所致……」

「而且,我曾經感應到的天靈地寶,準確來說一株靈草!」

玄心劍魂將話說道這裡的時候,事情瞬間就明晰了許多。

「或許,這武王女子,就是為了治療體內的傷勢,才來到這裡獲取靈草,擊殺了守護靈草的高階玄獸!」

「不過,很巧合的碰到了主人……」

「主人,這女子是無劍宗的人,您也要去無劍宗,如果可以的話,恐怕您還得和她搞好關係……」

玄心劍魂為七夜考慮的說道。

「和她搞好關係?你覺得這個不講道理的女人,能夠和我好好說話嗎?」

「這女人對自己的清白看的如此之重,不過是被我看了一眼,就要殺我,而且一劍就毀了我三件防禦靈玄器,你覺得她可能聽我講道理嗎……」

七夜沒好氣的說道。

「這,這也是個麻煩……」

玄心劍魂點點頭。

清白的聲譽,對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子來說,有時候比起自己的性命還重要。

「哎,希望待會兒回去的時候,雪能夠好好的開導她吧!」

七夜搖了搖頭。

鑽入了密林之中。

七夜在密林之中抓了幾隻玄獸烈兔,又採集了一些水果果實,以及唐雪告訴七夜的野菜,並且在水潭之中抓了幾尾大魚。

七夜並不怎麼會做東西吃,不過唐雪的手藝可是特級的。

餓了這麼多天,七夜自然想讓唐雪給他做頓好吃的。

所以七夜特別打了不少獵物。

將烈兔剝皮洗凈,潭魚也清理乾淨,用碩大的蕉葉包裹,裝入儲物袋中。

七夜提著兩大桶清水,走進了山洞之中。

此時已是夜晚,夜幕降落,山洞之中柴火撩動。

七夜一進山洞,唐雪就立刻迎了上來,幫她卸下水桶,接過七夜取出的獵物和瓜果野菜,真如同主持家務的妻子。

「雪,那個……」

七夜用眼神瞥了瞥洞中。

唐雪臉上帶著紅潤的笑容,「璇璣姐姐原諒你了,走吧……」

看唐雪的模樣,似乎和那無劍宗的女子談的不錯,說著就拉著七夜走進了山洞內部。

二女一男,午後的尷尬場景依舊在三人腦海中閃過。

七夜拘謹的坐到火堆旁,目光緩緩的移動到了無劍宗女子的臉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