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咦,這塊石頭好怪哦,幽夢你看看!」

花小鈴這時突然拿著一塊形狀很不規則,顯得無比難看的石頭。

它灰黑之色,顯得很平凡,如路邊的那些普通石差不多一個樣。

但唯一不同的是,花小鈴手上此時流轉著強大的靈力。

顯然,她需要動用了靈力,才能將這一塊只有嬰兒拳頭一般大小的灰黑石頭拿起。

夜幽夢接過,發動神秘的血脈力量,然而,卻沒有引一絲的共鳴反應。

也便是說,這塊石頭除了沉重之外,並無其它一絲的特異。

「你看看!」

夜幽夢把灰黑石遞給了江寂塵。

江寂塵接過灰黑石,入手間,驀然覺得一沉。

只是半個嬰兒拳頭大小,竟然擁有上萬斤!

江寂塵吃了一驚。

只是,無論他神念如何探尋,都發現不了它除了沉,還有何神異處?

「這是融靈石,至尊之上的材料,雖然當中只是蘊含了一絲,但只要能夠提煉出來,它便可以融靈入器,可以提升靈器的通靈屬性,但更重要的卻是可以讓無法通靈的神兵通靈,比如你手中那把沉岳,若能加入融靈石,那它便可以通靈,變成煉體、靈修一體的絕世神兵。」

龜奶這時卻驀然傳音道。

聽到此言,江寂塵心神一震,心中驚喜、激動。

其實,江寂塵一直遺憾的是,他是體靈雙體,一直就缺少一柄稱手的神兵。

而沉岳,他用得很得心應手,但可惜只是煉體神兵,無法通靈,無法發揮靈修術法。

現在,聽龜奶這麼說,沉岳或許可以進化成一柄通靈的煉體神兵,前提是有足夠的融靈石。

「老闆,這塊石頭我要了!」

江寂塵不動聲色的開口道。

然而,江寂塵聲音剛落,便有另一道聲音傳來。

「且慢,這塊石頭我已經看上,他是屬於本公子的!」 ?轉頭看去,只見一名青年公子和一名老者向這裡走來。

很快,就站在了攤位前。

他看也不看江寂塵一眼,只是很直接的開口對攤主關中則道:「開價吧,這塊石頭本公子買下了!」

青年公子身著縷金錦衣,臉上表情傲然。

江寂塵注意到,錦衣公子腰間系著一塊腰牌。

腰牌一面刻著皇甫二字,散發著很驚人的氣勢。

顯然,那二字出自不凡人物之手,代表著一種極大的威嚴。

而且,江寂塵還能感應出那神秘腰牌是一件很強大的防禦秘器。

一旦受到攻擊,便會主動生出防禦光幕,守護持腰牌者。

老者,一身黑衣,身無長物,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是融嬰圓滿境!

他顯然是青年公子的隨身護衛。

從這些便可看出,這青年公子的來頭很驚人,背景不可想象的強大。

地攤主關中則目閃精光,但臉上微微一笑道:「一億枚八品靈石!」

聲音不大,但能夠出現在這裡的,哪個不是修為強絕的修士?

此時,這叫價聲一出,五域市坊在這一刻驀然之間陷入了一陣靜寂中。

本身,這名青年公子出現的時候,便已經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江寂塵初來咋到,不知眼前的青年公子是誰,情有可緣。

但這裡的攤主,還有在中州呆了極長時間的修士,又豈會不知?

「天哪,那坑人攤主竟然敢向皇甫四公子叫價一億枚八品靈石,這」

「一億枚八品靈石,關中則他怎麼不去搶呢?整個五域市坊,紫明軒商鋪中最貴的聖器材料天火石也只賣到了九千萬枚八品靈石啊!」

「嗯,我倒覺得正常,關中則是五域市坊出了名第一坑貨,叫價無比驚人,不過,他的攤位上確實出過驚人之物。」

「嘿,這次他只怕要踢到鐵板了,他竟然敢向皇甫四公子如此叫價,真是不知死活。」

我真不想花錢了 此時,這些人都在議論皇甫四公子和關中則,卻完全忽略了江寂塵幾人的存在。

而江寂塵沒有出聲,靜靜地看著,同時四周眾人的議論聲一收耳底。

如此,大概也知道眼前的青年公子是誰了!

中州第一大世家皇甫世家大長老之子皇甫星空。

身份背景無比驚人、強大,而且還是一個名人。

因為,他是中州青年高手榜第十強。

而第十強便已是融嬰中境,這根本不是南州修士可比的。

差距太大了!

要知道南州青年高手前五的人都沒有幾個是融嬰中境的修士。

皇甫星空是五域坊市的常客,所以,這裡的人幾乎都認得他。

他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江寂塵手中的這塊融靈石,他之前也看過,但並沒有看出什麼異樣。

所以,最終沒有買下來。

直到回去翻找資料后,才覺得有可能是傳說中極少能夠尋到的至高融靈石。

於是,他再次前來,要買走。

他覺得,那至高融靈石沒有人能夠看出來,因它與正常的融靈石不一樣!

而且沒有什麼奇異之處,除了沉重,一切都顯得太過平凡普通,可以以低價買下。

而只要從這塊石頭上,那怕只能提煉出粗沙一般大小的精純至高融靈石,那價值都已無可估量。

根本不是靈石可以買得到的,需以無上至寶相換。

而真算起價格,不說一億枚八品靈石,便是十億、百億枚也買不到。

關中則自己雖沒有看出是融靈石,但看到皇甫星空橫刀搶奪。

何況,之前他可是記得皇甫星空看過這塊石頭的。

現在,對方再回頭,要買下這塊石頭,便可以知道,皇甫星空必然看出了一些什麼?

也便是說,這顆石頭應該很不凡!

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的叫價一億枚八品靈石。

當然,若讓他知道這塊石頭內蘊至高融靈石,他只怕要吐血。

因為相對融靈石的本身價值,一億枚八品靈石,實在是叫得太低太低了。

現在,關中則卻為自己精明而洋洋自得。

而皇甫星空,聽到關中則的叫價,臉色驀然一變。

他是聰明人,又豈會不明白關中則的算計。

若對方知道這是融靈石,叫價一億枚八品靈石也就罷了。

可是,對方毫不知情,只根據自己急著要買下、回頭,便叫價一億。

這絕對是要坑他!

要知道,正常情況,比如說當日他看到這塊石頭。

就算關中則再坑,他十萬枚八品靈石足可以輕鬆買下。

但現在,足足抬價一千倍!

這是要坑死他的節奏。

何況,哪怕身為皇甫世家的四公子,一億枚八品靈石也不可能輕鬆的一下子拿出來的。

特別是出門在外,哪個傻逼會帶這麼多的靈石在身?

皇甫星空臉色難看了!

關中則明知他的身份,卻依舊敢坑他。

「哼,關中則,你是要坐地起價么?」

皇甫星空還未開口,他身邊的那名融嬰圓滿境老者已經冷冷地開口。

強大的融嬰圓滿境氣息外放,壓向關中則。

不過,五域市坊禁制打鬥,老者自然不敢真的出手,只是要給關中則壓力。

然而,關中則神色不變地道:「東西是我的,我愛怎麼叫價是我的自由,同樣,你愛要不要,那也是你的權利,咳,這位公子若是錢不夠,也不用勉強的!」

關中則這話說得沒有錯,而哪怕皇甫星空身份有多高,但有些規則他依舊不能觸犯的。

可是,他身上並沒有這麼多的靈石。

再者,他也不願意出這麼高的價格去買。

皇甫星空咬牙道:「最多兩千萬枚八品靈石!」

這是他現在身上靈石的極限數量,再多就拿不出來了。

然而,他聲音剛落,一道淡淡的聲音已傳遍全場道:「這塊石頭我要了,這是一億枚八品靈石!」

剎那,全場又一次冷場,所有的人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目光,愣愣地看著那個小青年,只見他把那塊石頭收了起來,同時丟給了關中則一個高級藏空袋。

靠,真的有這麼傻逼的人,會帶一億的八品靈石在身?

而且,如此的豪氣直接,隨手丟出。

似乎那一億枚八品靈石,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跟路邊的石頭沒有什麼區別。

「不可能,這絕對是假的,有哪個傻逼會帶這麼多的八品靈石在身?」

皇甫星空咆哮、不信。

不止他,四周所有的人都不信。

娘子美又嬌:夫君蜜蜜寵 但關中則的聲音這時響起:「成交!」

一言落,四方驚,再無言! ?成交!

這已說明了一切。

那高級藏空袋中真的就有了一億枚的八品靈石。

關中則把高級藏空袋中的靈石轉移到自己的納物空間后,又把藏空袋丟回給江寂塵。

於是,一筆一億枚八品靈石的買賣就成交了。

而買賣的對象,只是一塊看起來無比普通的石頭。

所有的人都覺得很不值、非常的不值。

「真是土豪,這小子什麼來歷啊?一擲億金,太可怕了!」

「毛線的土豪,純屬錢多人傻,用一億枚八品靈石買一塊破石頭。」

「嗯,這次讓坑貨攤主關中則賺上天了!」

「唉,不爽啊,為什麼這樣的好事不落在我的攤位上?為什麼沒有這麼傻逼的金主來買我的東西?」

有五域的買客驚嘆,也有攤主在捶胸頓足。

而關中則,此時滿臉笑容,神情得意、興奮、喜悅,不一而道。

他只覺得自己真的賺大發了,一塊如此普通的石頭,再不凡,又能值錢到哪裡去?

何況,他也觀察過這一塊石頭,並沒看出有什麼價值。

他覺得這次坑到了江寂塵,這是一個錢多人傻的無知小子。

那怕擁有五域市坊第一坑貨攤主之稱的關中則,此時也有些不好意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有些表示,畢竟這可是一個大金主呀,希望以後對方不斷會再來光顧。

「咳,這位小兄弟,我關中則是這一帶有名的誠信攤主,鑒於這次成交額巨大,你已成為了我攤的最高級的貴賓,可以在我的攤位上再任意挑一件小東西,這可是買一送一的哦!」

關中則此時笑著,非常和氣地開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