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咳咳……」

真嗆人,聞人希打開了矢量力場將煙霧屏蔽在了體表三公分外。

「果然還是想和你打一架!」

不用矢量或者器,又或者是強化后的身體,就像二十年前撕b一樣耳光互扇,頭髮亂拽。

想起了什麼的歐陽正音連忙說道:「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老處女的事情又不是秘密。」

雖然是事實,但是好氣啊。

聞人希瞥了眼不遠處的傀儡呵呵笑著:「當年你不也是純潔天仙?再看看現在,呵呵。」

「哪能怎麼辦,喜歡的就玄陽一個,總不能不享受吧?」

「那你可以找個丈夫什麼的啊。」

「誰配上我?」

「也是,當年能和我一較高下的女人,雖然敗了也不是隨便誰都配得上的。」聞人希點了點頭。

歐陽正音故作神秘道:「我有雙頭的哦,要不抽個時間……」

「想都不要想,你看我像是那種人?」

「嘁,老處女。」

兩人誰也不讓誰的功夫,其他人已經選好了護甲。

坤月選的是一套衣服,和服不似和服,漢服不像漢服,有種影樓裝的既視感?

嘛,看還是蠻好看的。

在傀儡的介紹下,該套衣服水火不侵,極其耐磨並且擁有修復的功能。

縱使是衣服下的絲襪也是如此。

怎麼做的?

方少爺看的嘖嘖稱奇,要知道這些東西在外面完全沒有聽過啊。

技術進步?總覺的很魔幻。

話說……

這店是什麼時候開在這裡的?以前貌似沒有吧?

央月也選了一件衣服,本來是件燕尾服的,卻因為一些不可抗力被迫選擇了裙裝。

乾陽滿滿的愉悅,人常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不得不說這感覺真的很痛快。

阮韻瑤也同樣是選擇了一套耐磨的衣服。

俗話說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不想被牽制的步顏並沒有選擇什麼商品,而是傲嬌的說自己要用自己的錢來買。

「想要自己買?」

歐陽正音毫不吝嗇自己的稱讚道:「好志氣,三樣已經選好了嗎,那就結賬吧一共是12億貢獻點,每件4億。」

步顏差點沒驚掉了下巴,這麼貴?這是搶劫吧。

總覺的自己虧了。

「12億,你是窮瘋了?」聞人希有錢!不代表人傻。

才三件看起來破破爛爛的衣服,卻要12億,還真是獅子大張口。

「物以稀為貴,要不然你買下一件去量產,若做出來了,我十倍還款。」歐陽正音瞪了眼聞人希,眼神中透著深深的鄙視,如同在說土鱉不識貨樣。

「值這個價格。」乾陽點了點頭。

「哦?」歐陽正音抬眉瞥了眼乾陽:「居然有個識貨的?」

說起來,她還沒看見乾陽選商品呢,這是要空手而歸?

「小傢伙兒,你的選擇呢?」

「我不想要商品,我想要她。」 大牌老公:萌妻純天然 乾陽抬手指向了一直介紹商品的星一。

歐陽正音停下了抽煙的動作,死死盯著乾陽想要看出些什麼來。

乾陽本以為歐陽正音會拒絕的,誰知她開口詢問起來:「不是不可以,既然你如此識貨那就開個價吧,你認為星一該是什麼價。」

「生命本不應該被當做商品,其價值自然只要生命才能換取,所以我為她的定價是無價。」

歐陽正音越聽眼睛越亮,望向乾陽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欣賞:「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喜歡了,所以你又準備如何換的?」

「這條命。」

「哦?」歐陽正音皺起眉頭,晃著翹起的大腿笑道:「我要你的性命何用?」

「不是與你交換,而是對於星一的承諾,用這條性命去保護她不受傷害。」

星一獃獃的也不看乾陽,自顧自的說道:「星一隻是沒有價值的娛樂傀儡,如果要選擇商品竭誠向您推薦我手中的星雲劍,它可以生成能量護盾防禦下級戰士的全力一擊。」

「可以。」歐陽正音居然同意了。

乾陽還沒來得及興奮,歐陽正音又道:「不過我作為監護人她同意了,還得過了我這一關。」

就知道沒這麼簡單。

乾陽做足了心理準備,不是見色起意,而是星一所包含的信息太多了。

在之前過程中,乾陽的混合粒子早已滲透進入了星一身體的每個角落。

小到只有零點幾毫米的齒輪,大到外部包裹的仿生皮膚。

他甚至敢說自己比星一還要熟悉自己的身體。

非器,傀儡。

完全是齒輪結構,卻能做到和人無異,智能甚至也都達到了生命的程度。

絕非這個世界當前進程該有的產物,與樹狀圖中的圖紙類似,都是觸及到了世界最深層次的東西。

「帶走了我的女兒,怎麼也得叫我聲岳母。」

「蛤?」乾陽目瞪口呆。

好簡單的要求,虧自己做了那麼足的心理準備,感覺一拳打在棉花上好難受啊。

乾陽這邊已經沒問題了,聞人希卻是站了出來:「開什麼玩笑,讓我和你做親家,乾陽她有未婚夫了!」

乾陽:「喵喵喵?」

央月很不幸的被聞人希拉了出來:「就是她,聞人央月。」

完了!

央月脖子像是生鏽了一樣,沒轉動一度就抖三抖,當目光轉向了方錫林后。他所看到的,是方錫林戲謔的調笑。

總覺的得換個人合租了,不然怕是菊花不保啊。

「聞人央月嗎,倒也是個不錯的傢伙,可那又如何,大不了婚事一起辦了。」

貌似沒毛病。

聞人希恢復了安靜。

坤月卻是炸毛了。 央月也好,眼前的人偶也好,剛認的母親也好。

為什麼總會有人和她爭奪姐姐。

這些人……

該死!

暴虐的情緒一閃而過,坤月又恢復了正常。不正常!這樣自己太過異常,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會想要殺死對方。

坤月不斷深呼吸著,情緒逐漸穩定。

「殺了她們。」突如其來,只有坤月一人能夠聽見的聲音。

坤月瞪大眼睛環顧向四周,剛剛的聲音從何而來?

「怎麼了?」

除乾陽外,沒人發現坤月的異樣。

不想讓乾陽擔心的坤月,連連擺手:「沒什麼。」

乾陽拉上了坤月的手淡淡一笑:「還以為你會怪我,傀儡的事情,之後我再和你解釋。」

這麼一說后,坤月放下心來,果然姐姐想要傀儡是有原因的。

「算了算了,不開玩笑了,星一你帶走吧,記得善待她。」歐陽正音擺了擺手,眼中似有不舍的看了星一最後一眼,就像是做母親親手送走了女兒:「她會是個不錯的主人,星一你願意嗎?」

星一瞳孔中光芒流轉,看不出絲毫情緒起伏:「星一是娛樂用全能傀儡,我的最高許可權中您是……」

「刪除我的許可權,是時候做出自己的選擇了。」正音打斷了星一的話。

「星一自己的選擇?」

星一愣愣的,似乎是在疑惑?

「理解不能,重新定義,主人拋棄了我。」

「不被需要的娛樂用全能傀儡。」

星一眼中光芒越來越暗,最終完全消失低頭呆立在了原地。

歐陽正音苦惱的吸了口煙,沖著乾陽充滿歉意笑了笑:「看來這孩子有些害羞啊。」

「星一,我知道你在。」

「星一回話,我並沒有拋棄你。」

「星一……」

……

我都懂得,很久之前你就想這麼做了。

今天終於出現了合適的,能夠放心託付的人。

只是星一不喜歡自己做出選擇,以自我的角度,不存在任何的干擾。

星一的想法很簡單。

能陪你到永遠就足夠了。

星一的瞳孔恢復了明亮,她轉過身默默走向了乾陽。

「許可權修改。」

說著,星一攬住乾陽踮起腳尖。

這一吻,唾液相交,血光四濺……個什麼鬼哦。

億萬掌權者:總裁爹地天價媽咪 坤月見乾陽受傷,手一抖猛地上前一步,卻被乾陽抬手制止了。

「血液樣本記錄,全縣已修改。」

星一瞥向了歐陽正音,柔軟的舌頭舔乾淨唇瓣上的鮮血后,轉身站在了乾陽的身後。

「星一,以後我會去看看你的,如果她對你不好請告訴我。」

「我會拉她共游黃泉。」

說完后的歐陽正音冷下了臉,開始趕起了眼前的人。

「趕緊付款,付完款快點滾。」

「好的。」

最先做出答覆的是星一,只見她從一邊零件中取出了些東西。

「哇,星一你做什麼?」

「星一在帶走屬於自己的行李。」星一一邊往袖口裡塞著東西,一邊回答著歐陽正音。

報復一般,整個店裡的商品被取走了一半。

鬼知道那不大的袖子是怎麼塞下這麼多商品的。

「這可是我做的!」歐陽正音早已失了儀態,死死護著剩下的一半商品。

「做出來給我的。」

星一的喉嚨中突然出現了歐陽正音的聲音,應該是錄音。

錄音中歐陽正音說道:「這家店可是為你開的哦,賺到錢后,就給你買合適的材料進行四代身體更新。」

「重新定義,該店的所有物是我的。」

兩人互相拽著一件胖ci。

歐陽正音緊緊抓著胖ci,怎麼也不肯放手的苦苦哀求道:「什麼都可以,只有這件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