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哈哈……」唐錚用手點著唐火火,「你知不知道這話要是讓別人聽去,這世間十個人估計有十個人會說你是一個狂妄無知的人。」

唐錚身為幽雲關的軍主,是洪武皇朝為數不多真正手握大權的軍部大佬,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甚至有人將他排入皇朝十大強者之一。

這樣的人,唐火火如此年輕別說十年,就是百年無法超越也屬正常。

但現在唐火火言下之意他十年後就能超越唐錚,此話確實狂妄至極。可是唐火火卻是神色平靜,此話,是他平心而論。

而看唐錚的態度,明顯也不覺得唐火火的話有半點狂妄,隱約中還認同了這話,語氣中更是對唐火火有莫大的讚賞。

唐火火咧嘴一笑,沒有再多說。

既然唐錚鐵了心不讓他去救人,他去不了,韓賓的苦頭是要吃定了。

只是唐火火的內心中真的很疑惑又很震驚,難夠讓唐錚束手無措,這麼多年一直無法查出的人是何方神聖。

但他又暗中驕傲與自豪。

唐錚花費多年都無法查出的人,現在卻能夠將希望放在方昊天的身上,而且還得到了他那位皇朝唯一異姓王的師傅的支持,可見他們對方昊天是何等的看重。

這世上,還有什麼比自已的兄弟有出息而讓人更為驕傲?

唐火火有種與之榮焉的感覺。

但隨後他眼眸深處又是微黯,他想到了另一個兄弟。

唐火火微抬頭,看向虛空,彷彿看向另一個黑暗籠罩的世界。

他已經知道,他的那個兄弟已經去了那裡。

「二弟,撐住。」唐火火暗道,「相信我們,別說是魔界,就算是比魔界還要強大萬位的世界,我和三弟都一定能夠將你帶回來,我們兄弟三人一定能夠團聚……嘿嘿,到時讓你不得不對我這個當老大的心服口服。」

唐火火的眼神漸漸溫和,彷彿有三道歡悅的身影不斷的浮掠著。

此時,不僅是唐錚看著,同樣身為幽雲關巨頭的高山揚,姜龍山,柳半刀,他們也看著。

他們身邊的心腹都很不解,都不能理解為什麼由著軍需部胡作非為,但高山揚,姜龍山,柳半刀三人都嚴令手下不得任何人干涉,他們的手下也只能無可奈何,眼睜睜看著軍需營胡作非為,折磨韓賓。

突然間,幽雲關所有人都是一震,只看到幽雲關的上空突然有六道身影極速飛射而入。

「是什麼人?」

幽雲關不少人都是大吃一驚。

敢這麼大張旗鼓的飛進幽雲關,來人可謂是囂張至極,簡直無視軍中各強者的存在。

嗖嗖……!

立馬有一些軍中強者飛身而起,要攔截那六人。

「巡察營要救人,誰擋,誰就是跟軍需營的幫凶。」

方昊天冷厲的聲音在半空響起,在整個幽雲關響徹著。

「是巡察使,失蹤多日的巡察使回來了?」

「不是說他死了么?原來他還活著,這下子戲大了。」

幽雲關頓時一片騷動。

方昊天,姜遠行和四小,一行六人無視幽雲關的動靜,如六道流光一般的射入軍需營。

「兄弟!」

唐火火終於無法控制,神情激動。

姜放空看著方昊天的身影,也是一臉笑意。

唐錚也笑了,道:「這傢伙真的成功了,而且實力明顯大增……呵呵,軍需營要吃苦頭了,希望以此為引子……」,他沒有將話說下去,透著神秘。

「什麼人?」

軍需營內,人影閃動,有數十名強者或是高手飛起攔截。

實際上,他們都已經知道來人是誰,只是明知故問。

「除了死,怎麼樣都行。」

方昊天不管不顧這些人,朝韓賓飛去,但他平靜的聲音中任誰都能聽得出其中蘊含的憤怒。砰砰砰……!

四小前撲,軍需營飛上來攔截的人都被打落下去,等他們落到地面后就沒有誰能夠再站起來。

不死,但傷勢很重。

下方,頓時一片混亂。

剛才上去攔截方昊天的人,無一不是軍需營中地位彼高的將領,現在他們都被人打成重傷,下面的人自是大驚失色,趕緊將人帶入軍需營內部搶救。

方昊天和姜遠行將處於暈迷狀態的韓賓解下來。

姜遠行道:「我來背,現在,我不再是你。」,現在方昊天實力大增,又有實力深不可測的四小當護衛,方昊天的安全不成問題,兩人的身份就不再互換了。

更何況兩人的身份,現在對軍需營的人來說,應該也不再是什麼秘密,人家已經知道他們兩人誰是方昊天,誰是姜遠行。

既然不用再掩飾什麼,那方昊天就是巡察使,而姜遠行只是執劍士,是方昊天的手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背人這種活自然由姜遠行來做。

方昊天也不客氣,因為現在也不是客氣的時候。

他先將一枚丹藥塞進韓賓的嘴裡,手掌按在韓賓的背後輸入一口精純的玄力后才將韓賓放到姜遠行的背後讓姜遠行背著。

兩人緩緩落下,落到地面上來。

「我需要解釋。」一落地,方昊天聲音便穿透整個軍需營,「如得不到合理的解釋,今天我便行使我最大的權力。」

巡察使最大的權力就是對三品將軍都有先斬後奏的權力,對三品將軍以下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方昊天如此說,就是要殺人,而且要殺很多的人。

一名看上去才二十七八歲的青年將領模樣的人按刀上前,道:「韓賓盜取軍需物品,人證物證皆在,吊他三天以儆效尤,我們軍需營何需解釋?」

方昊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姜照。」青年將領抬頭傲然道,「我是皇族子弟,現在領三品銜,就是我親手抓韓賓的。怎麼?巡察使大人,你要斬我嗎?」

方昊天盯著姜照看,突然咧嘴一笑,道:「就你這點實力你如何能抓韓劍士?」

姜照神情微滯,隨後道:「你管不著,反正我就是抓了他你能奈我何。」

方昊天輕輕點頭:「你是皇族子弟?」

姜照語氣冷傲:「是。」

我真是萬億大佬 「三品將軍?」

方昊天再問。

姜照眉頭微皺:「你能問有點用的東西嗎?」

「哦。」方昊天聳了聳肩,問:「那我問你,你怕死嗎?」

姜照冷笑:「我怕不怕關你什麼事,你敢殺我不成?別說我只是吊打一個小小的執劍士,就是吊打你這個巡察使又有什麼大不了。哼,要解釋?真是荒荒謬可笑。我是皇族子弟,就你這種賤民當了巡察使就以為可以凌駕在我們皇族子弟的頭上……」

他的聲音突然停止,臉色更是一下子變得駭然與憤怒。隨之他尖叫而起:「方昊天,你敢!」

「咻!」

一道劍光,射穿姜照的眉心。

「你好大的膽子……」

姜照渾身一震,抬頭指著方昊天怒喝,但跟著他滿臉血的撲倒在地。

整個幽雲關都是一剎那寂靜。

但這份寂靜很快就被方昊天的聲音打破。

「我需要解釋!」 東方玉卿在浴室洗澡,而秦菲則是失魂落魄地站在落地窗前發獃。

突然,她聽到幾輛警車正往港口方向開去。

莫非是有人報警了?

秦菲拿起東方玉卿的手機走到浴室門口,隔著門板問道:「老公,我想用你的手機打個電話,我的掉海里了。」

「隨便用,鎖屏密碼是你和鈺兒的生日。」

哇塞,竟然跟家裡的門鎖一樣?

成功打開鎖屏后,秦菲本想直接給秦瓊撥電話的,突然發現那個熟記於心的號碼竟然想不起來了。

秦菲只好去翻看東方玉卿的電話薄。

一點點往下划著屏幕,一眼便看到了東方玉卿給她的電話備註:親愛的老婆大人。

說實話,在看到這麼一長串逗比的文字后,秦菲險些笑出聲,只可惜今天的氣氛實在不適合吐槽。

短暫的怔愣后,秦菲打電話給秦瓊說了一下大致的情況,告訴他自己正在附近的酒店內。

秦瓊一個勁地在詢問秦菲的身體情況,興許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后,才有些支支吾吾地說起嫌疑人,楚穎兒。

這下輪到秦菲神經質了,有些難以置信地追問:「你是說楚穎兒那個妖孽竟然還活著?」

秦瓊聽笑了,「嗯,禍害遺千年嘛!她獲救時也沒說是和你一起墜的海,所以錯失了最佳救援你的時間,」

「後來我弟弟報了警……警方的人正在全力打撈你……話說你是穿越了,還是我手機進水了,你怎麼會用我二哥的電話?」

眾所周知,東方玉卿遠在海外出差,怎麼會跟墜海的秦菲待在一起?

秦菲一個沒忍住,嗤笑出聲,笑著笑著竟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喂,嫂子,你沒事吧?」秦瓊多少有些懊惱,他剛才不該跟秦菲開這樣的玩笑。

「嗯,我疑似是穿越了,正在過奈何橋,順便給你打一通電話,看樣子那裡的WiFi信號還不錯。」

「……」秦瓊語塞,頓時感覺自己頭頂飛過一排整齊的烏鴉。

掛完電話后,秦瓊看向窗外。

游輪上,警方的人已經陸陸續續地上岸,例行公事地詢問起整件事情的經過。

某個房間里楚穎兒披著干浴巾,還沒有來得及換掉那身濕透了的晚禮服,甚至就連頭髮都沒有吹乾,模樣看上去楚楚可憐。

此刻的她唇色蒼白如紙,眼神渙散,像極了一隻驚嚇過度的小白兔。

身旁有輪船上的工作人員在安撫她,而且很快就有警察敲門進來,公式化地詢問她相關的墜海細節。

楚穎兒不愧是有些演技底子,恰到好處地演繹了一個受害者的角色。

就連正義凜然的警察,問話的語氣也不自覺地柔和起來:「楚小姐,麻煩你給我們說一下事情的具體經過。」

楚穎兒靈機一動,突然擠出了幾滴貓尿,「具體發生過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當時路過那裡的時候,就看見她攀附在欄杆外,我出於本能地想拉她上來。她卻一個勁地說不想活了—說她老公要跟她離婚,而網路上也全是她的黑料。」

別看楚穎兒的解釋無懈可擊,實則正是這樣,反倒讓人懷疑她事先就想好了應對媒體或者警方的說辭。

眼看著警察一字不落地記錄了她說的那些話,楚穎兒又信口雌黃:「哎,都怪我當時力氣太小,沒能將她拽上來,反倒把我給連累了。」

很快就有警察提出了質疑,「你會游泳,當時落水后怎麼不試著救她呢?還有,當時分明有很多人跳下水來救你,而你卻隻字未提秦菲也落水了?」

楚穎兒神色慌亂了幾秒,但很快恢復如常,語無倫次地說道:「我……我當時也被海水嗆住了,等我反應過來,潛到海水裡找了她一會,後來沒有找到我就放棄了。她一心求死,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怕是畫蛇添足吧?真的不是我不想救她,而是我當時也面臨著生命危險。」

開局激活背景系統 警察意味深長地瞥看了楚穎兒幾眼,繼續進行筆錄。

楚穎兒暗自驚嘆,不愧是警察……她險些就露出了破綻,幸好她反應夠快。

不給楚穎兒有足夠的時間斟酌,就看到另一個警察出示了一個裝有藥包的塑料袋,「這個東西是在落水點找到的,你可認得?」

乍一看到,楚穎兒的瞳孔明顯瑟縮了一下,但很快看向了別處,「這個東西是……什麼呀?我也不知道,我沒見過。可能是她用來自殺的。」

對於自己的臨場發揮,楚穎兒覺得堪堪算是能矇混過關,卻不敢掉以輕心。

看到幾個警察默契地對視著,楚穎兒突然抓住了其中一個警察的手,狀似撒嬌地闡述,「這位帥哥,我真的已經儘力救她了。可是對於一個試圖自殺的瘋女人,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又豈能救她?」

不等警察提問,就憑空多出了一道聲音,「誰說是我自尋短見的?」

圍觀的人回頭看過來,猛然間驚嚇了一大跳,卻不忘讓出一條通道。

想必是因為眾多警察事先看過秦菲的檔案資料,所以在她出現的那一刻,明顯輕鬆了許多。

然而楚穎兒看到秦菲走來的剎那,臉色噌地白到了極限,渾身也跟著哆嗦起來,彷彿看到了這世間最為恐怖的東西。

恍惚間,楚穎兒的腦海中浮現出秦菲落水后的畫面,分明已經被她捂了麻醉藥,自始至終連頭都沒有冒出過水麵的女人竟然又奇迹般地復活了?

楚穎兒大概以為秦菲必死無疑吧?不成想抱的希望越大,而此刻的失望就越大。

人群里很快就有參賽選手前來八卦:「秦菲,原來你沒死啊,你怎麼游到岸上的?」

「你說你,身為豪門的闊太太,有什麼想不開的?就算離婚了,那也會分給你一半的財產……」

「別說了,你們看她臉色都變了。」

秦菲沒有搭理眾人的陽奉陰違,而是直勾勾地盯著楚穎兒,「不是我有意輕生,是楚穎兒用麻醉藥暗算我,然後親手把我推下海的!」 雖說巡察使對三品將軍都有先斬後奏的權力,但沒有人能想到方昊天真的會殺了姜照。

正常的做法,身為巡察使的方昊天就算姜照再是如何不是,都應該將他先拿下然後向上請示,再狂,至少也得跟軍主唐錚打聲招呼。

但現在,他真的先斬後奏,真的殺了一名三品將軍,而且還是出身皇族的三品將軍。

方昊天聲音,在寂靜的場面顯得很大,但沒有人回應。

軍需營此時在場的人都看著姜照的屍體,他們真的驚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