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哼!就你們那半斤八兩,還能交出什麼好弟子來?」魏明軒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而聽到魏明軒的話,幾個峰主心中居然同時產生一絲不妙的預感。

「老夫,一生沒收過徒弟,今日就都別和我爭了,我打算將這個青年收為本宗的唯一弟子!」魏明軒臉色平靜,平淡的話音落下。

「不要臉!真是不要臉,哪次不都是你看不上,而你稍微看上的又被那個老東西給搶走了!」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幾名峰主心中同時冒出了這句話。

看著如此義正言辭的五行門掌門,幾名峰主面容抽搐,但是人家說的的確是實話,而且又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的,如果搏了自己門主的面子,傳出去的話,難免影響五行門的聲譽。

「五行門掌門唯一弟子!」魏明軒的聲音,並沒有遮遮掩掩,下面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是滿臉羨慕的看著洛天,五行門掌門的弟子,光是這個身份就可以在北域橫行無忌,只要張張嘴便可滅了一些小門派了,而且還是唯一,也就是說洛天很可能是下一代的五行門的掌門!

此刻洛天的心中也是砰砰直跳,如果之前沒有那個神秘師傅的話,洛天估計此刻都會高興的蹦了起來,但此刻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他到哪裡都是這麼耀眼!無論是在天元城,還是在比起天元城強了無數倍的五行門!」古千雪心中暗自為洛天高興。

「看見了么?他是我兄弟!」古雷沖著旁邊大喊著。

「切!他要是你兄弟我就認你做爹!」旁邊一個青年猶如看白痴般的看著古雷。低聲嘲笑。

「此話當真?」古雷來了興緻,找到嘲諷他的人說道。

「切!懶得理你,神經病!」青年懶的搭理古雷,翻了翻白眼。

「哼!你等著,他等下下來會來找我!」古雷臉色通紅,顯然是被刺激到了,然而迎來的又是陣陣白眼。

張鴻運有些不甘的看著洛天,此刻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洛天的身上,卻沒人在意他已經走到了八百五十層,今天他本應該是最耀眼的存在,而此刻卻都被洛天奪走。

風千羽卻沒有在意,依然自顧自的朝著台階走著,彷彿眼中只有登天梯一般。

第三的那名黑衣青年,看著洛天,眼神露出一陣別人無法看懂的神色,嘴角微微彎起一抹弧度。

洛天被這麼多人關注著,臉上有些發熱,尤其是天空中的幾位元靈境,雖然讓洛天沒有感覺到絲毫壓力,但是畢竟那也是一口氣就能將自己吹死的存在啊。

「你叫什麼名字!」魏明軒很是嚴肅的問了起來,畢竟要收洛天為親傳弟子,身份必須要問清楚,不但要問,過不了多久也得派人去查清楚才行。

「晚輩,洛天,現住在天元城古家!」洛天不敢大意,連忙躬身答道。

「哦,可願意拜我為師么?」魏明軒繼續問道,顯然已經將洛天當成了自己的弟子了,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和藹。

「這個,晚輩,其實,這個!」洛天吱吱嗚嗚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就說什麼就是了,別婆婆媽媽的!」魏明軒臉色有些不喜,顯然對洛天的遲疑生出一絲不滿。

「掌門,這個年輕人已經加入我們丹殿了!」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聽起來頗為年輕。

聲音落下,一看起來三十歲的年輕人,身後跟著一個健碩青年和一個一身黑衣的青年,從遠處走來,來到了登天梯下沖著天空喊道。

「這是誰?居然敢這麼跟掌門說話?不要命了不成?」陣陣的質疑聲從人群中傳出。

不過質疑過後,人們就看到了讓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幕,只見領頭的那個年輕人背後傳來一陣元氣波動,兩隻巨大的翅膀緩緩張開,輕輕的抖動,年輕人離地而起,飛向魏明軒和各大峰主。

「我的天,這個年輕人也是元靈境!如此年輕的元靈境!」人們驚呼出聲,腦袋陣陣眩暈,顯然對於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還沒接受。

「張子平!」魏明軒嘴裡低呼一聲,暗自頭疼,沒想到到底還是讓丹殿給知道了。

其他幾峰的峰主看到張子平的到來,嘴角都是一咧,不過隨後便是有些幸災樂禍起來。

洛天看到來人眼中露出一絲喜色,因為他看見張子平身後的兩人正是當初在天元城的雷永和季晨,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張道一此刻已經暗自咬牙,沒想到洛天一轉眼就成了香餑餑,這讓自己的計劃不得暫停下來。

「丹殿殿主一脈!」在五行門中是一個較為特殊的存在,門下現在只有三個弟子,但在五行門中卻是聲明赫赫。

大弟子張子平三屬性體質,三十一歲,元靈境,這堪稱變態的天賦即使沒有他的師傅在丹殿坐鎮,張子平的存在也確保了丹殿在五行門中的地位。

二弟子雷永,雷屬性體質,五行門化骨境的第一人,三弟子、季晨,黑暗體質,與雷永常年佔據五行門化骨境弟子的第一二位。

可以說丹殿的這三個弟子,一個比一個變態,而今天丹殿又打算招收洛天為第四個弟子,可見洛天的天賦之可怕。

人群中鼻青臉腫的張啟,看著洛天,暗暗的向後退去,他知道他得儘快通知自己的父親今天發生的一切,現在的洛天已經不是一個小小的玄天城可以惹的起的了。 第三十章天驕綻放

「子平,是你師傅讓你來的?」魏明軒看著這個當年自己也想收為弟子的年輕人說道。

「是的,之前我師傅在天元城遊歷就發現了洛天,將其收為弟子!」張子平對魏明軒有一絲尊敬的說道。

魏明軒眉頭微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不過他身後的金光峰峰主卻冷笑起來:「丹殿那個老東西貌似好幾年都沒見過人影了吧,你怎麼就確定他早就收了洛天為徒?」

張子平笑了笑,沒有說話,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副畫卷一樣的動,緩緩的將其打開。

畫卷展開,陣陣的金光灑落,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人們面前,老者仙風道骨,雖然頭髮花白,但是臉上卻看不到一絲皺紋。

「魏門主,此子已經成我的弟子,不是老夫和你搶,而是此子關係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掌門和眾峰主能給老夫一個薄面,老夫保證日後我不再與你等爭搶!」老者話音落下,人影消散在天地間。

魏明軒滿臉敬重的看著老者說完話,揮了揮手:「等待考核完成,洛天便是丹殿的弟子了。」

隨著魏明軒的拍板,幾個峰主也不在好說什麼,不過對於一直以來丹殿的霸道,略顯不滿起來,不過一想到當年丹殿殿主那恐怖的實力,也就訕訕地離開了。

洛天看著眼前年輕的不像話的元靈境強者,心中也是震動不以,沒想到還有如此年輕的元靈境,而這人看樣子好像是自己的大師兄。

「恩!不錯,師傅他不在丹殿,等你完成考核就去丹殿吧,你的一些疑問我到時候會一一告訴你!」張子平眼中露出和藹的神色說道,說完便也轉身離開了。

「小師弟,我們在這看著你!」雷永洪亮的嗓門響起,並沒有隨著張子平離去,而是和季晨站在下面朗聲吼了起來,震的旁邊人很是不滿,不過看到雷永那化骨境的修為,只好忍耐下來。

隨著眾多元靈境的離去,登天梯下的人們都長出了口氣,今天的事情實在是讓人太難以難承受了。

饒是各峰主也是有些感嘆,居然有人可以拒絕五行門門主的唯一弟子,而去選擇其他的山峰,哪怕是神秘的丹殿,在他們看來也沒有門主弟子的吸引力大。

人們驚嘆過後,又紛紛的看向那個將事情鬧得波瀾起伏的青年,而此刻青年卻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以樣,緩緩的抬起腿來向上走去。

這時人們才注意到還在登天梯上的其他人,緊接著讓人們又是一陣無語。

登天梯上張鴻運滿臉苦澀,今天可以說對他的打擊太大了,出了個洛天,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當人們的視線回到登天梯的時候自己卻從第一跌落到第三。

沒錯,此刻張鴻運已經掉到了第三的位置,風千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其趕超,如果說風千羽將其超過,還情有可原的話,那名黑衣青年也慢慢的將他超過這讓張鴻運有些無法接受。

洛天抬頭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的三人,眼中露出一絲戰意,自己雖然體質逆天,但如果在此要是輸掉的話,不免被人小看,更是丟了師兄弟們的臉,想到這,洛天加快了速度向前追趕而去。

「七百五!」

「八百!」

「八百五!」洛天一路加速,登天梯的壓力好像不存在一樣,穩健的走到了八百五十層。

「看,洛天走到了八百五十層了,沒想到憑藉煉體六重就能走到那裡,而且看樣子明顯還有餘力,五行體果然可怕啊!」人們低聲議論著。

其實洛天並沒有人們看到的那麼輕鬆,此刻他已經混身是汗了,到了八百五十層,壓力明顯增大了不少。

「哼!我也是天才,我不能輸!本以為到最後才會亮出我的雙屬性體質,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即使是輸,我也要輸的耀眼!」張鴻運低吼一聲,修為全部散發出來,一黃一綠兩種元氣纏繞在身前阻止著壓力,向上走去。

「沒想到,張鴻運也是兩屬性天才,之前他沒將金屬性暴露出來,顯然沒有用全力,可惜,如果沒有洛天,他此次肯定是這次最耀眼之人!」人們不禁感嘆張鴻運並沒有像他的名字那樣有什麼鴻運。

風千羽看到張鴻運爆發修為,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一紅一藍兩種元氣從身體中飄出,同張鴻運一樣,風千羽也是兩屬性的天才。

而後來追上佔據第一的黑衣青年向後看了看,淡笑了一下一絲灰色的氣息散布在周身。

孔德明震驚的看著在登天梯上的四個人,在五行門多年的他也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天才一起前來拜入五行門,往年能夠發現一個雙屬性體質已經被各峰爭的頭破血流了。

一個金木屬性的張鴻運,一個水火屬性的風千羽,在加上神秘的灰色元氣的黑衣青年,在加上木火屬性的古千雪,除卻五行體的洛天這就已經是四個天才了。

登天梯下的人群,都是暗嘆自己今年沒有白來,能夠遇見這麼多的天才和五行門掌門以及各峰主也就不虛此行了。

而登天梯上的四人卻不管台下的人怎麼想,咬著牙向上走著。

其實過了八百五十層之後幾人的距離已經很近了,相差不出二十層階梯,隨著張鴻運風千羽兩人的爆發與第一名黑衣青年的距離已經只差三四層而以。

「想拉下我?證明自己?」洛天輕笑一聲,五種顏色的元氣包裹全身,又是加快了速度。

「唉……可惜又被丹殿給收走了!此子若是在我離火峰,該多好啊!」司徒安樂嘆息起來,各峰峰主也是深有同感。

「我的天,那個洛天真是變態,如此情況居然還能提速,即使是五行體也承受不住吧,畢竟他才剛剛煉體六重啊!」又是一陣陣的議論之聲。

洛天的速度一提升,瞬間又是拉近了與張鴻運的距離。

張鴻運心中不甘,雖然有心想要提升速度,奈何自己已經拼盡了全力,仍然無法追上風千羽。

「九百!」張鴻運,跌坐在第九百層的登天梯上,大口喘氣。

抬頭向上看去,發現風千羽同自己一樣跌坐在第九百零五層,顯然也是不能夠在進一步。

「這次,我贏了!」風千羽虛弱的笑了一聲,一絲血跡從嘴角溢出。

而黑衣青年站在第九百二十層處,盤膝而坐,不知道還有沒有餘力。

「八百九十九!九百!」洛天額頭青筋直跳,緩緩的邁上了第九百層,但洛天彷彿入魔了一般,只是開口數著數字。

「太變態了,這幾個人真是太變態了,我聽說已經很久沒有人等夠蹬上第九百層了!」一個青年滿臉狂熱的看著四人,臉上露出欽佩的神色。 第三十一章你不敢!我敢

五行門後山之中,幾座峰的峰主們也是滿臉興奮的看著這四個年輕人,心中都在想著怎麼將除了洛天外四個年輕人收到自己的門下。

天才對於任何一個宗門來說都是底蘊般的存在,一個時期一個耀眼的天才可以穩定住一個宗門,就好像五行門的丹殿一樣,雖然殿主不在,但是有張子平的存在丹殿便無人敢惹。

洛天一步一步走到了風千羽的身前,對於風千羽,其實洛天是很喜歡風千羽的執著的,但兩人沒有過多的交集,洛天只是投出了一個善意的眼神。

看到洛天善意的看向自己,風千羽也是善意的笑了笑,只不過由於壓力的原因,笑起來臉上有些微微變形。

點了點頭,洛天邁著沉重的步伐繼續向上走去,走到了黑衣青年的身前。

閉著雙眼的黑衣青年看到洛天的到來,猛的睜開雙眼,臉上露出強烈戰意。

而洛天看到這雙眼睛,總有一股熟悉的感覺在心間遊盪,總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沒理會黑衣青年,洛天繼續向前走去,看著離自己還剩幾十層的登天梯,一絲豪氣在心間涌動。

雖然一步比一步壓力大,但是洛天還是緩緩的向前走去。

「看,洛天成為第一了!」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全部的回到洛天的身上,這個讓人敬佩的男子。

張鴻運抬頭仰望著洛天,這個將他的傲氣徹底打碎的男人,他的心中不禁生出一絲無力感,不過此刻張鴻運眼中露出一絲期待,他倒是想看看這個男人到底能夠走到什麼程度。

不只是張鴻運,此刻五行門後山上的幾個峰主,也都目露期待,想看看這個傳說中的五行體,到底會不會再給人們心中填上一筆震撼。

而黑衣青年則是緊緊的跟在洛天的身後,彷彿沒有底線一般,不曾落下。

「九百五!」洛天心中吶喊,踏上了第九百五十層,剛剛踏上第九百五十層,洛天便有些不受控制的向前傾了一下,稍微適應了一下,洛天才將身體站直。

洛天此時已經沒有回過身看看黑衣青年的力氣,只能抬頭仰望著上方剩餘的四十多層台階。

「小師弟,加油吧!希望你能打破當初師兄的記錄,看一看九百九十九層到底是什麼樣子。」張子平端坐在丹殿之中,眼神中露出希冀之色。

「估計洛天已經到了極限了,以煉體六重的實力走到第九百五十層,想必他還是五行門開創以來的第一個吧!」火峰峰主看著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可惜之色,如果洛天的修為在高一些,沒準還能走的更遠。

其他長老也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火峰峰主的看法,而讓他們意外的則是那個黑衣青年居然也能夠走到此步,紛紛在考慮著,等下怎麼去招攬一下這個黑衣青年。

洛天咬著牙,眼中露出一絲掙扎,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走向盡頭。

「吼……」洛天大吼一聲,踏上了第九百五十一層台階。

「九百五十一!九百五十二……九百七十八!」洛天走的很慢,每誇出一步都要用好久的時間,但洛天卻沒有放棄。

身後的黑衣青年,臉上也是露出猙獰的神色,咬牙緊緊跟隨著洛天的後面。

兩人彷彿隨時都能倒下,但卻每次都會穩穩的踏上上一層的台階。

而兩人每一次踏上台階之後,登天梯的底下便是以陣急促的呼吸之聲,此刻已經沒有人在說話,因為人們已經找不到詞語來形容這兩個年輕人。

「九百九!」兩人同時踏上了第九百九十層。

剛一踏上去,兩人身體一陣娘嗆,同時單膝跪倒在地,發出沉悶的響聲。

一絲絲裂痕在兩人的身上形成,顯然已經到了極限了,洛天強行偏過頭看著旁邊的黑衣青年,嘶啞的聲音響起:「你還走么?」

「你走!我便走!」黑衣青年面容冷峻,冷冷的吐出一句話。

「那就走!」洛天不想在多說一句話,壓力太大,洛天感覺自己每吐出一個字,身上的壓力便增加一分,緩緩的站起身,一隻腳搭在了第九百九十一層之上。

黑衣青年見此,也是伸出腿來搭在了上面。

「九百九十一……九百九十八!」終於經過長達一個時辰的時間,兩人踏在了第九百九十八層之上。

「九百九十八!」幾座峰的峰主也終坐不出了,九百九十八層,當年的張子平也達到了這個地方,而雷永等人都止步於九百九五層左右。

此刻洛天與黑衣青年兩人的身上都是一片紅色,肌膚都有些炸裂開來,遠處一看跟一個血人差不太多。

踏上第九百九十八層洛天整個人趴在了台階上,雙手拄地,眼睛睜的很大,彷彿要從眼眶中掉出來一樣。

登天梯下的人們,都是滿臉敬重的看著二人,不同於剛才的敬佩,現在則是發自內心的敬重兩人,即使現在的洛天不是五行體,人們也會尊重這個年輕人。

人們知道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不是單純的靠體質和實力了,還要加上一項超人的毅力。

洛天看著第九百九十九層台階,他有一種心顫的感覺,彷彿自己只要一踏上去,就會瞬間被碾碎。

黑衣青年也是顫抖的看著第九百九十九層台階,不敢靠近。

「傳說除了第一代掌門,好像沒有人踏入過第九百九十九層,沒人知道踏上第九百九十九層之後會發生什麼!」孔德明低聲嘆道,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解釋給身後的弟子們聽。

「這麼多年不會有沒人踏入過第九百九十八層吧!」身後一個弟子輕聲問道。

「不是沒有,居記載,五行門曾有三十人當初踏上過第九百九十八層,但是據所有踏上過第九百九十八層只人說,根本生不出一絲勇氣踏入第九百九十九層。」孔德明心中想起了五行門中關於登天梯的記載。

洛天和黑衣青年此刻也是面臨著這樣一個難題,根本沒有勇氣去面對這最後一層台階。

「敢上么?」洛天又輕輕的問出了之前問過的話。

「不敢!」黑衣青年老老實實的答道。

「你不敢,我敢!」洛天站起身,沒有一絲顫抖,身形踏上了第九百九十九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