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8 日

「啊……」監聽里突然傳來林思怡高亢的尖叫:「好棒,小郭,你身材保持的太好了,比那個死鬼強多了,每次我都能從你這裏得到極致的快樂……」

「雲總要是知道我拿着他的錢,還睡他老婆,只怕要氣得當場心臟病發吧?」郭霖銘猥瑣的獰笑着。

林思怡哼唧了兩句,彷彿很享受,斷斷續續地說:「誰讓他沒本事,話說回來,只要你能……能在夢瑤的生日宴那天徹底毀了雲琉璃,你要多少錢我都給。」

「又能舒服還能賺錢,這樣美的事,我沒理由不好好乾,寶貝兒,你就等著瞧好吧……」

「攝像機我也準備好了,你到時候記得拍好視頻……嗯……」林思怡呼吸越來越急促,好像快喘不過氣來。

接下來便是一長段的難以描述,蕭鈺和雲琉璃再度陷入沉默。

良久之後,確定兩人不會再說什麼重要訊息了。

蕭鈺給她倒了杯溫水,推到她面前,「那個女人……就是你的繼母?」

「她不配。」雲琉璃冷冷的捏着手機。

臉色不是很好看,不知道是因為氣憤還是仇恨。

「聽她的意思,是要在宴會上算計你?要我幫你出面搞定他們么?」蕭鈺平靜地說着,沒有半分殺氣,可無端的就是給人一種威懾力。

雲琉璃眼中閃過狐狸般的狡黠:「還不知道是誰算計誰呢。」

「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提。」蕭鈺說着,抽出一張名片遞給她:「上面有我的私人電話,一般是二十四小時開機的。」

都讓他幫忙了,這時候再拒絕反而顯得矯情了。

雲琉璃痛快的接過了名片。

心裏卻想着,以後一定要把這個人情還給他。

監聽器里的兩人似乎攀登到了巔峰,傳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她果斷拿起手機,給郭霖銘打微信電話。。「你們有心了,多謝,有沒有吃飯呢?還一起吃點!」

黃琴起身,就準備為三人盛飯。

「吃飯就不必了,妹妹啊,我這次過來呢,你也好好的,我有個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中年女人切入主題道。

……

《最強仙婿:開局搶婚美嬌娘》第七十五章房子給我兒子結婚 出拳的男人臉上也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全然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是真的懵住了。

是的,畢竟他還以為許林不過就是一個軟腳蝦而已,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讓他完全想都不敢想像的。

「怎麼?以為我是軟腳蝦不成?」

見男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恐之色,許林淡淡一笑,臉龐上充滿了冷靜,開口說道:「只是很可惜。這現實不如你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呢!」

「大言不慚!」

男人聽到這話,臉色頓時浮現出了一絲憤怒的神色,口中怒吼一聲。旋即收回拳頭,再度悍然轟出。

這一次男子爆發出來的氣勢比剛剛還要更加恐怖,那翻騰的勁氣就像是也要將整片空間都撕裂成無數碎片一樣,充斥着凶威,朝着許林一拳轟去。

許林見狀,眉毛微微一挑。倒是感受到了這一拳蘊含的勁道是有多麼的強勁,只不過,再如何強勁終歸到底不過還是一重天而已,對於現在的許林來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所以,在這一拳轟來的時候,許林只是笑了一笑,旋即微微抬起手掌,五指張開,身體就像是木樁似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彷彿他要面臨的這一拳似乎不過就是撓痒痒而已,根本不值得一提。

下一秒,兩人的掌拳相碰,緊接着狂暴無匹的能量就在這一瞬間收斂起來,彷彿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幻覺一樣。

而男人的拳頭也是被許林輕而易舉的握住,他拚命的掙扎,但是不管他怎麼掙扎,都掙扎不出來。整張臉都已經憋得通紅,終於他忍不住怒聲吼道:「特么的給老子放手!」

「放手?」

許林似笑非笑地說道:「你真的確定要我放手?」

見許林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如此詭異,男人的臉色驟然一變,心中湧出了不好的預感,張開嘴巴就想要阻止:

「不……」

然而,他剛剛喊出這麼一個字,許林的聲音就充滿淡定的響了起來:「既然如此,那我就放手吧。」

下一秒,許林鬆開了手。旋即「轟」的一聲,一股兇猛的勁氣就在許林的掌心裏爆發開來,直接轟在了男子的身上。

頓時他口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身體向後倒退而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上,不知生死。

一瞬間,全場寂靜。

在場的眾人看着許林的眼神,都是充滿了驚駭,不過也有很多人充滿了幸災樂禍。憐憫。

因為許林居然敢這麼打唐墨寒的臉面,這無疑是對唐墨寒的一個侮辱。

堂堂唐家大少居然被侮辱了,這樣做的結果是如何的?那自然是找死無疑了。

所以,在看到自己的手下沒有把許林給滅掉反而還把自己搭上去后的唐墨寒整張臉在一瞬間就陰沉得像是要滴出水來一樣,身上都有着森冷的陰寒氣息在釋放。

下一秒,已經有着唐家的人沖了出來。氣勢洶洶,凶神惡煞的把許林給包圍了起來。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造反嗎?」

就在這個時候,袁夢也是反應了過來,撫媚的俏臉上湧出了一抹寒霜之色,陰冷地出聲怒斥起來。

聽到袁夢的叱喝,這些包圍起來,準備動手的唐家武者都是停止了動作,下意識的紛紛望向了唐墨寒。

唐墨寒見袁夢居然要保護許林,這讓他的心情更加的不爽。他沉着臉,開口說道:「袁夢,你是要護着他不成?」

「他是我今天帶來的男伴。我要是不護着他,以後還會有誰敢跟我在一起?」

袁夢盯着唐墨寒,寒聲說道:「反倒是你。唐墨寒,你又是一個什麼意思?」

「你在說什麼?」唐墨寒微微皺眉,開口問道。

「那你的手下不分青紅皂白就衝上來想要打我的人,怎麼?你的人很神氣啊,問都不過問一下我就想要動我的人,是誰給他的勇氣?」

「還是說,在你們眼裏,已經沒有我袁夢這個人了?」

說到這裏,袁夢向前踏出一步,同時身上也是釋放出了一股鎮壓全場的無雙霸氣,讓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

沒有辦法,實在是袁夢的氣場太過強大了。而且眼前的袁夢也的確是惱怒至極,如果不是許林的反應夠快,實力夠強的話,那麼現在許林早就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了。

到了那個時候,她是不是也能夠任人隨意拿捏了?

真的以為她袁夢是好欺負的不成!?

見袁夢已經生氣,唐墨寒微微皺眉。臉龐上的陰沉神色稍微緩和一些,平靜地開口說道:「袁夢,我沒有這個意思。」

「沒有這個意思,那你連阻止都沒有阻止一下你的人動手那又是什麼意思?」

袁夢口中發出一聲冷笑,寒聲說道:「不要跟我說你來不及反應,你堂堂三重天的念者,連一個一重天的念者都無法阻止,你覺得這樣的話傳出去會有人相信嗎?」

「唐墨寒,甚至其它人,我知道你們在想些什麼,我三蓮會近些日子的確是發生了不少事情,但是那又如何?真的以為那些事情就能夠影響到我們三蓮會不成?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真的以為現在三蓮會出現問題,我袁夢變成了一個軟柿子,可以隨意任人拿捏的話,那麼你們就來試一試看!」

「我倒是要看一看,敢現在就跟我做對的!!」

霸氣!

十足的霸氣!!

袁夢展現出了一副許林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一面,霸道女王的風範,是許林完全沒有見到過的,儘管袁夢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此時此刻她所展現出來的強大氣場,卻是讓許林都不得不心生佩服。

其它人也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完全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往這個方向走去,這的確是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

唐墨寒目光中不停的閃爍,在思考着對策,他也完全沒有想到袁夢居然會這麼的果斷,把最後一層遮羞布完完全全的撕裂開來,把局面完全擺放在這明面上,這無疑對於他來說,的確是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 但是雲天歌似乎不太想要跟沈清若說點什麼,這言談之間都是不耐煩的態度,而且滿滿的討厭。這個時候只有沈清若還在強撐著,不願意放棄什麼。

雲天歌的眸子裡面閃過一絲嫌棄。

沈清若自己也看得出來,現在雲天歌多麼的嫌棄。可是沈清若就是為了這嫌棄來的,眼前的男人喜歡自己,她反而是要難受了呢。

她再往前一步,雲天歌就退後一步。

「你為何躲著我,如今皇上都給了這樣的機會,讓我們可以好好的相處一下,但是為什麼……」

「清若郡主可不要誤會什麼,皇上今日之事有這樣的意思,卻並沒有多說什麼。郡主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今日竟然也如此主動。」

「婚事本就是自己的,為何要不主動呢。總而言之,我們之後在一起就好了。」

她靠了過去,眼前的人卻十分緊張的模樣。

她白了一眼,對著雲天歌身後異國打扮的女子開口:「本郡主與你們皇子說話,你在這裡做什麼,識相的還不下去,免得打擾了?」

她這一句話吼了過去,雲天歌明顯沉不住氣了。

那姑娘卻行了個禮:「是!」

看到那一抹委屈的背影,雲天歌徹底怒了,一把拉住了那姑娘的胳膊,將她拉到了自己的後面,又一次開口:「清若郡主,這是本殿下的宮人,你如此霸道怕是不合適吧。」

「不過是一個宮人而已,在晉國根本就是命如草芥,我可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你就為了這樣一個卑賤的人如此對我,你真的是很過分。」

沈清若每次開口,都感覺自己要裝不下去了。

但是沈清若就算是不舒服,也需要強撐一下的。現在這個時候,有些事情難以言喻,但是沈清若堅信,她跟這個雲天歌各有所愛,一定能夠擺脫了對方,正大光明的擺脫,也是痛快。

至於為什麼不讓雲天歌自己拒絕了眼前的婚事,大概就是因為雲天歌如果有這樣的本事的話,也不必帶著自己的心上人過來了。這事情只盼著鬧大,沈清若想要在這件事情之中,獨善其身。

「清若郡主,這是你的想法,本殿下從未如此想過。哪怕是一個宮人,也是西雲國的人,容不得你如此無禮。」

「殿下那麼緊張,這宮人長得也是不錯,莫不是她與殿下有點什麼關係不成?」

這個時候,沈清若的語氣平靜而且淡然,就像是養尊處優,高高在上一樣。

只看到那雲天歌,臉都綠了,此時此刻,心中憤怒說不出口。畢竟堂堂七尺男兒,說什麼都不像是能夠對一個嬌弱女子發火的。沈清若只想要一步一步,探聽下去這個人的底線,這樣也就夠了。

沈清若的眸子裡面,淡淡的都是平靜的味道。

「清若郡主,本殿下不想要與你多說那麼多,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你竟然如此的霸道無理,真的將本殿下當成你日後夫君了不成。」

「西雲不過是晉國的附屬國而已,如今皇上賜婚,這事情我為什麼不能!再說,殿下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她的聲音有些自然,平靜而且寧靜。

哪裡想到這雲天歌竟然真的拉起那女子的手,轉身離開了。

只留下沈清若一個人,滿身的珠釵翠環顯得有些狼狽,這一幕不禁被那不遠處的沈依瀾瞧見了。她原本是過來看沈清若的笑話的,就笑得跟銀鈴一樣:「我可沒想到,妹妹今日竟然吃虧了,看起來這西雲的皇子,似乎對於妹妹這個郡主……」

這沈依瀾再度掩面笑了笑,沈清若也只是一臉的平靜而已。

「姐姐幸災樂禍可是有一套,如今家中將這件事情的榮辱早就放在我的身上了,倘若我這一次不成,不曉得之後……左右這都是尚書府的事情,姐姐還是期盼我一點好事兒吧,總是要好過現在這個情況,我們之間都倍感尷尬是不是。」

沈清若說完之後,那沈依瀾才收住自己的笑容。

是啊,沈清若走不了,自己白白給了她一個郡主的身份,這件事情又是憑什麼呢。她想著都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兒的很,眼裡面都是不滿。

「我還以為妹妹你胸有成竹,有的是辦法可是沒想到,這所謂的辦法就是找我幫忙。為了你的前程,我這個做姐姐的唯有過去了,只不過不管成功與否,這事情可都是你的造化了。」

沈清若沒說話,靜靜看著沈依瀾。有些事情沈清若一直以來都是清楚,這事情有了沈依瀾的加入,不僅僅不能夠加分,反而可能會功敗垂成,讓那雲天歌看到她不好的一面,看到尚書府不好的一面。

但是仔細想想,她現在可是為了脫身啊。

沈清若為了擺脫這樣的處境,可是連自己的顏面都不顧了,難道還能多想著什麼別的事情嗎。她十分想要扯下自己頭上的東西,彆扭的很,明明知道所有人都在看著笑話,卻還是不以為意。

等到晚宴之後,人來人往的安靜下來。因為西雲皇子的原因,沈清若這身份真的不方便早些離開,無聊便到處走走,她想也知道那西雲皇子不會理會她,哪怕是一點點。

如今這個時候啊……

「若兒你如此打扮,本太子倒是第一次見。」

月光下面,一個身影有點模糊,儘管這樣,沈清若卻也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張臉照的清晰,就是南風翊正在認真的看著她呢。沈清若瞬間就感覺自己有點不好意思。急忙想要拉扯頭上的東西。

但是太多了,牽一髮動全身的,沈清若這個時候就在好奇啊,這貴妃平日裡面都是怎麼習慣這些東西的。這難受的感覺實在排解不了,她乾脆放棄了。

「太子殿下幸災樂禍的本事,臣女也不是第一次見了,如今這樣看著卻還是那麼新鮮。臣女弄成這個樣子還能是為了什麼,今日已經丟臉的不得了了,哪裡想到連太子殿下都跟著嘲笑。」

加更13

。 看到帖子,花錦明心不由得一緊。

他翻出群聊,看到老魚吹浪和斗轉城荒他們正聊得火熱。話題正是前不久發生的「歐服第一序列易主」事件。

通常,他們的消息來得更快更真實。通過他們,花錦明也確定了,Shining在最後的天神盪中活了下來,繼承了Eureka的第一序列。

花錦明很擔心,將帖子轉發到三劍客,並告知了劉斌和林美堂最終結果。

……

思易傷:[哽咽]帖子里好多人罵我。

雨吊雄魂:他們就是嫉妒,不用在意。歐服那邊已經有方法能規避天神盪了,不久后應該就會傳到國服。

清風常在:是啊。我看到皇圖的霸劍橫空,已經開始在徵集線索了。

雨吊雄魂:@思易傷,你俱樂部考慮得怎麼樣?現階段,我覺得你還是找個俱樂部比較穩妥。

思易傷:我儘快吧。很多人找我都是沖著我的序列來的,有的乾脆就騙我讓出序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