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啊!」李長安心虛點頭,不敢直視章飛羽的目光。

章飛羽瞪著李長安,這手在隱隱顫抖…

「外面,好像下雨了…」

站在窗邊的林敏,抬起手抵在窗上,目光有些遊離…

「嘩啦啦…」

大雨,說下就下,不知此時的天,在為誰哭泣。

雨幕將城市蒙上了層朦朧模糊的幕簾,遠遠的看向這座城市,只能隱隱見到高聳的建築,就像是在雨幕中靜待郎君歸來的嬌人。

章飛羽沒有再跟李長安生氣,既然人家來了,帶上她一起回新區也沒什麼。

坐在懸浮汽車上,看著窗外倒退的景色,三個人全都沒有交流。

待駛出了軍部城市時,大雨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下得更大了。

林敏忍不住拉開車窗,伸手出去任由雨滴落在手心上…

「好涼…」雨滴落在手上,猶如是冰水般透涼。

「涼你就收回來。」章飛羽背靠在座椅上。

「嗯…」林敏收回手,不過沒有關上窗,她解下背後的古箏,放在大腿上輕輕彈奏。

悠遠細膩的古箏聲,在大雨的『滴答』聲中悠悠傳開,李長安和章飛羽不知不覺的沉浸在這美妙的琴聲中…

懸浮汽車在大雨中飛馳掠過,流線型的車身猶如炮彈般射入雨幕中…

不知道飛行了多久,大雨依舊沒有減弱的跡象,而林敏也早就關上車窗,背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看著窗外的李長安,忽然眼皮挑了挑,他敏銳的眼神透過雨幕,看到遠處閃過道亮光…

「轟!」炸響聲陡然傳開,爆炸衝擊波席捲而開,將那塊區域的雨滴盡數推開。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席捲而來的衝擊波,也將李長安所坐的懸浮汽車給掀飛了… 傾盆而下的大雨,給森林大地蒙上層模糊視線的雨幕。

豆大的雨點從天上落下,在大樹的樹葉上滑落,穿過懸浮汽車破損的玻璃窗缺口,滴落在林敏的眼睛上。

「喂,醒醒…」李長安將林敏從座位上扶,見她並沒有大礙,只是混過去了,不由大鬆了口氣。

章飛羽淋著大雨站在懸浮汽車外,臉色異常凝重的看向先前衝擊波襲來的方向:「這股濃郁的蕭殺妖氣,到底是怎麼回事…」

「估計是妖族人內部起衝突了吧。」李長安找來把傘,扶起昏迷的林敏,走出深陷在土地里的懸浮汽車。

「啪噠噠…」雨滴落在傘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眼前的景色既朦朧又模糊。

李長安轉身打量了眼懸浮汽車,懸浮汽車遭受到爆炸再撞在地面,此時已經破損嚴重不能再乘坐了。

「這下子,我們算是迷失在森林中咯!」章飛羽打趣的開了個玩笑。

沒有懸浮汽車,就想穿過茂密的叢林,恐怕就連些厲害的武者都不敢。

因為大部分妖族都隱秘在深山老林中,特別是那些對人類社會有敵意的妖族。

李長安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不過著急也不是辦法呀。

「最近的城市,距離我們多遠?」

章飛羽掏出個人終端察看了眼,說道:「大概上百里這樣。」

原本設定的路線,就是從軍部直接抵達新區的,走的是最近的直線距離。

由於新區新建立沒多久,很多城市都還沒有直達路線,所以章飛羽才會設定直線路線。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誰知道,中途竟然翻車損毀了!

按道理說,懸浮汽車不過輕易的就損毀,除非在沿途被遭受攻擊。

說起襲擊,章飛羽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剛才那波衝擊波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妖族內部起內訌,也不至於這麼激烈吧?該不會是有什麼厲害的武者在深林追捕妖獸吧?!

「要不要去看看?」章飛羽來了興趣。

李長安緊了緊懷中昏睡的林敏:「以我現在古武後期的修為,加上學長你先天一段的修為…」

要是有什麼事打不過,那跑路應該是可以的。

兩人一拍即合,剛撐著傘沒走多遠,林敏就醒來了。

不過,林敏意識到是在李長安的懷中時,她卻繼續假裝昏迷…

如果,能這樣的方式,被他多抱久一點,也是件挺開心的事情的…

林敏輕輕閉上眼睛,鼻尖似有若無的嗅到,李長安身上有種特殊的韻味…

於此同時,距離李長安幾百米外的山上。

在山道上流動的雨水中,有絲絲紅水摻夾著流動,淡淡的血腥味在雨水中飄散…

「啪嗒!」一頭妖熊人立起來站在大雨中,閃著紅芒的雙瞳兇狠的掃視眼前的山林。

「狐靈兒!」妖熊口吐人話,沉悶的聲音傳開:「你是絕對跑不了!趕緊把那東西交出來!」

沉悶而凶怒的聲音傳開,除了大雨落下的聲音外,就沒有其他聲音回應了。

「你不要妄想,你可以隱覓躲過追捕!」妖熊全身肌肉繃緊尖嘯怒吼:「就是掘地三尺,也會把你找出來的!」

揮起兩隻砂鍋大的拳頭,狠狠的捶打在腳下的地上,瞅這勢頭似乎是真要掘地三尺…

妖熊強大的力量捶打在地上,將這片地區都給錘得震動起來,地面也逐漸被捶打出個凹陷。

距離妖熊捶地的地方不遠,鑲嵌在山體上的小山洞裡,狐靈兒就蜷縮著身體躲在裡面。

狐靈兒此時的狀態很不好,她渾身都是令人瞠目結舌的傷口,最深的傷口甚至看見了骨頭…

血液從傷口上湧出,順著地面流出小山洞外,被雨水稀疏過後血腥味就沒有那麼濃郁了。

這也是嗅覺靈敏的妖熊,嗅不出狐靈兒位置所在的原因。

「追得真夠緊的,不過是拿了枚靈石么!至於么?!」

狐靈兒蜷縮在小山洞裡,渾身涼得在瑟瑟發抖,感覺精神越來越模糊了,渾身都提不起力氣來。

此時身體的狀態和傷勢,狐靈兒深知撐不了多久了,可是沒有辦法啊!

自己貴為狐族皇女,沒想到最後竟然落幕在個小山洞裡?這到底是有多可憐啊!

可是,這次是自己執意要獨自前來的…

即便是不幸身死在此,也是自己做的孽…

狐靈兒顫抖著手臂,從懷中掏出枚紫色的晶體來,這是枚高品階的靈石。

紫色靈石比普通靈石的靈氣濃郁度,還要更加精純上百倍。

「只要將這枚紫色靈石拿回狐族,就能通過紫色靈石的共鳴,找到其他紫色晶石礦脈了!」

到時候,擁有開採紫色靈石的狐族,在妖族中的地位將會直線攀升!

「即便我狐靈兒為此獻出生命,」狐靈兒的眼色沉了沉閃過一絲遲疑,紫色靈石真的值得自己為此獻出生命么?

即便自己身為狐族的皇女,可是也有其他的皇女在啊?為什麼我要自我犧牲成全她們呢?

就在狐靈兒自我遲疑時,一道魁梧的身影在洞口外閃過,一隻毛茸茸的大手抓進來,直接抓住狐靈兒的手臂將她給拖出去。

狐靈兒吃痛驚駭不已,想還手也提不起力氣,只能被凶蠻的強行拖出洞外。

洞口外,站著只兇猛的虎妖,它強而有力的爪子提起瘦弱的狐靈兒。

「你倒是跑啊!你不是很會躲貓貓嗎?」

冰寒的雨水灑落在狐靈兒的傷口上,狐靈兒那模糊的精神恢復了點。

她沒有跟虎妖多廢話,眼神一寒甩起腳就踹上去。

「啪!」狐靈兒的腳踹在虎妖的手臂上,虎妖抬起頭沖著狐靈兒咧嘴一笑:「你可真是只柔嫩的小狐妖啊!」

狐靈兒倒抽了口氣,剛想掙扎掙脫開束縛,就被虎妖抓起手臂甩起來,重重的摔打在地上。

「噗!」噴出來的血水,在大雨的沖刷下,很快就流逝掉了…

「我說小狐妖,身為皇女應該知道,什麼叫量力而為吧?」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虎妖俯身抓起狐靈兒,露出狠厲的笑容:「竟然闖入我們三妖族的地盤偷東西。」簡直是自尋死路!

狐靈兒被虎妖掐起來,她轉了轉舌尖,沖著虎妖噴出口血沫:「別以為其他妖族不知道你們三妖族的打算!」

「你們既然敢做,就要做好被其他妖族來偷取紫色靈石的準備!」

只要擁有紫色靈石的妖族,那麼那個族群將會實力大漲!

紫色靈石蘊含的利益,對於其他妖族來說,誘惑力也是非常大的。 「既然被你知道了,我就不怕告訴你知道。」

虎妖掐著狐靈兒的脖頸:「等靈石大規模開採出來,別說懼怕有妖會來偷了,就是送上門它們都不敢收!」

「知道為啥么?」虎妖湊在狐靈兒的脖頸處,狠狠的深吸上口氣:「因為啊,到時候…」

「整個妖族,都將奉我們三妖族為統領者!」將會讓成百上千個妖族,向我們三妖族跪地臣服!

「轟咔——」驚雷劃破天際,耀眼的電芒閃動,將狐靈兒驚駭的神情給照亮。

「既然我們敢做,就不懼怕你們來偷!」虎妖用力將狐靈兒甩在地上,抬起虎爪踩在她的肚子上:「當然,只要你們敢來,就是有來無回!」

虎妖眼色一凝,撐開爪子朝狐靈兒的脖子劃去。

狐靈兒暗喝不好,奮力想掙紮起身,卻被虎妖死死的壓制著,虎妖鋒利的爪子在眼中急速放大,涼颼颼的感覺在脖頸油然而起。

「等等,你殺了我,你就得不到紫色靈石了!」狐靈兒大喊,企圖以此讓虎妖停下。

可誰知,虎妖不但沒停,爪子揮下的速度更快了:「只要把你殺了,紫色靈石不就是我的了么?」

「你是想私吞紫色靈石?!」狐靈兒故作驚訝的高喊出聲,企圖引來在山上不遠處的妖熊。

虎妖呲牙利嘴一笑:「既然被你知道了,就更不能讓你活著了。」他倒是不擔心那隻妖熊,在妖熊過來前就能殺了狐靈兒拿到紫色靈石了。

只要拿到紫色靈石,那實力就能大漲,在妖族中就能說上話了!

想到興奮處,虎妖眼中眸色更加瘋狂了,就在爪子要劃破狐靈兒的脖頸時,雨幕中的樹林內射出柄雨傘。

「叮!」雨傘撞在虎妖的爪子上,將虎妖的爪子打偏了幾分,幾乎是貼著狐靈兒的脖頸插在地上。

「是誰!」虎妖猛然抬起兇狠的臉。

「好歹是個身形壯碩的虎妖,竟然在欺負個弱女子。」若是說出去,怕不是叫妖族人恥笑啊!

章飛羽站在大雨中,目光凌然的瞪著虎妖。

「人類?!」虎妖驚了驚,沒想到在深林深處竟然有人類…而且,還是個先天一段的人類!

虎妖察覺到章飛羽的力量后,臉色連連驚變了變,毫不猶豫的抓起狐靈兒就跑,它知道自己不是章飛羽的對手。

「學長還不追?」李長安從黑暗中走出,瞅著展開身形掠走的虎妖。

「不急,想讓我熱熱身。」章飛羽掰起手指發出『咔咔』的聲音,眼見著虎妖的身形隱沒在樹林的黑暗中時,章飛羽踮起腳尖猛然爆射而出。

「咻!」幾乎眨眼之間,章飛羽的身形就消失在李長安的視線中了。

片刻后,兩股狂暴的力量在樹林中爆發,將這周圍的雨水都給震動了動。

李長安收回目光,盯向懷中的林敏:「我知道你已經醒了。」

靜待片刻后,林敏的眼皮動了動,睜開眼睛幽怨的說道:「就不能讓人家多趴會兒?」

「那你也得想想我好吧。」李長安搖頭苦笑:「從下山將你抱上來,你就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重?」

「你說什麼?!」林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李長安,你在說誰重呢!」

「沒有啊!我可沒說你…」是你自己承認的。

「你!」林敏看著嘿嘿發笑的李長安,氣得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響:「對待女孩子,不能說女孩子重!」知道嗎?!

林敏從李長安懷中下來,氣鼓鼓的朝戰鬥波動傳來的方向走去。

看著林敏的背影,李長安覺得懷中的熱量在一點一點的消散,不知為何竟然有種空虛感…

捏了捏餘溫尚存的指尖,抿嘴輕笑了起來:「不得不說,身體挺柔嫩,觸感還是蠻好的。」

見著林敏消失在視線中了,李長安趕緊拔腿追上去,萬一她遇到危險那就完了。

樹林中,章飛羽跟虎妖互相對峙,拳拳相對迸發出來的力量,將身旁的雨滴給震散,在他們交手的範圍內,竟然沒有一滴雨水,著實能想到到他們的力量有多大了。

「唰!」章飛羽後退半步,猛然甩起拳頭砸去,虎妖見狀並沒有退縮,也是捏緊拳頭回擊。

「咚!」拳拳相對,狂暴的力量席捲而出,將兩人同時反震半步,章飛羽很快就泄去反震力,甩起腿奮力踹去。

虎妖抬起手臂擋住襲來的腿,眼神微沉邁腳向前一步,用身體重重的撞擊章飛羽,巨大的力量將章飛羽撞得倒退了好多步才停下。

「不愧是虎妖族的。」這身體強韌度實在是太強了。

章飛羽站在大雨中輕喘著氣,感覺雙腿都在顫抖,這不是害怕的顫抖而是興奮!

就是要這麼強筋的對手,就是要這麼耐打的對手:「戰鬥才會爽快啊!」

章飛羽怒嘯一聲,腳尖點地爆射而出,雙手捏拳左右開弓攻擊虎妖,將虎妖死死地壓制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